紫幽阁 > 恐怖灵异 > 灵车
灵车 / 三搞学生

第065章 你一定没见过的厕所

    西装大叔说:据说那个丫鬟后来就躲在了井中,而那间老宅,也成了鬼宅,无人再敢闯入。周围的老百姓晚上在睡觉的时候,都能听到咔嚓咔嚓的声音。就像是指头被折断了似的,而且挂在院子里的那些破灯笼,时不时的会在深夜亮起烛光,结果弄得人心惶惶。几百年后天下大乱,清军入关,那老宅子也就彻底荒废了。

    我听了之后,开车的时候,都觉得有些寒意。

    我问:咱们这是要去哪?

    “去市郊,找到了东风运通那个高管的祖籍位置,其实就在咱们市区,不过地处偏僻,而且那间老宅子还没有拆。”木私休技。

    我说我靠。民国老宅子到现在都没拆?

    西装大叔点头。说:没办法,东风运通公司实力雄厚,那个高管买下了那一块地,专门供着那个老宅子,所谓有果必有因。他如此保护老宅,想必有什么秘密藏在里边,我觉得应该跟拶指灯笼的诅咒有关。

    一路无话,我趁着西装大叔不注意的时候,摸了一下手机,他并没有看到我这个小动作。

    等我们赶到那个老宅之时,我定睛朝着四周看了一圈,这老宅附近。也有一些民房,只不过在民房的周围,这老宅被一座高高的院墙给围堵了起来。

    院墙很高,上边还插的有钢刺。我俩把汽车停到了路边不碍事的地方,这就下车,寻找老宅子的入口。

    顺着老宅院墙走了一圈,我差点都呕吐了出来,真特么骚!

    这老宅的院墙,约有两米五的高度,都是用二三十年前的红砖堆砌的,在这围墙的墙基上,长满了青苔。

    我俯下身子,用力嗅了一下鼻子,差点忍不住从鼻孔里喷出胃液。那骚味就是从青苔上散发出来的。

    “怎么这么骚啊?我靠。”我很少说脏话,但在有些控制不住情绪的时候,会飙上那么两句。

    西装大叔也是捂住了鼻子,对我说:把你手机给我。

    他拿着我的手机,朝着青苔照射而去,我发现这青苔生长的很怪,怎么说呢。

    一般的青苔,都是青绿色的一整片,而这青苔则是一块一块,分裂口就像冬天被皲裂的皮肤一样。

    西装大叔看了两眼,谨慎的问我:你玩过女人吗?

    我一瞪眼,说:你问这个干什么?同时,我有意无意的往后退了一小步。

    他说:你就告诉我,你是不是处男。

    我点头说:百分之百是!

    西装大叔一本正经的样子,忽然变得鼠头鼠尾,朝着四周看了两眼,对我小声说:对着这些青苔,撒泡尿。

    我真是无语到了极点,站在墙角下硬憋了十几分钟,这才憋出来一点。

    就在我刚发动,液体刚滴落到青苔上的一瞬间,那些皲裂的青苔,竟然以肉眼能看得清的速度,快速的合拢!

    我吓了一跳,剩下的尿都给憋了回去,赶紧倒退了两步,惊恐的问:怎...怎么回事?

    西装大叔用手机照着那些青苔,观察良久后,点头,笑道:怪不得啊,看来这宅子曾经有高人指点过。

    我再朝着青苔看去,原本合拢成一大块的青苔,在液体全部流干之后,慢慢的,再次分裂成了无数块,就趴在墙角一动不动。

    这自然界中,会动的植物,我只知道含羞草,食人花,别的还真不太清楚。

    没想到此刻在这见到了会分裂,会愈合的青苔,真让人难以相信。

    “这座老宅子咱们暂时不能进,走,跟我来。”说完,西装大叔一挥手,在黑夜中带着我,朝着老宅子的西面走去。

    我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这西装大叔的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我是一点都没搞明白。

    见我有些急,他就对我说:这样吧,你去东边,我来西边,咱们一起寻找厕所,十分钟后,不管找没找到,咱们就在老宅子南面的大门前汇合,记住了吗?

    我还想问问找厕所干什么,荒郊野地的,都算是农村了,还找个毛厕所,站路边就可以解决了。

    西装大叔转头朝着西边走去,我在东边寻找了十分钟,发现东边的道路两旁,除了种植很多梧桐树之外,别的就只剩下田野了。

    梧桐树上卧着几只老鸹(乌鸦),在深夜传来嘎嘎的叫声,似乎在传递着一股不吉祥的征兆。

    十分钟后,我回到了老宅子的正门前,而西装大叔还没回来。我借着月光看去,这老宅子修的还挺派气,三层小洋楼搁到民国时期可不多见。

    在这小洋楼四面的墙壁上,更是爬满了爬山虎,这种藤蔓植物,将四面墙壁包裹的严严实实,那数不清的根茎,就像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在低头哭泣。

    不一会,西装大叔回来了,见到我的第一眼就问:找到厕所了吗?

    我说:没有看到,你找到了没?

    他也摇头,同时带着我,一起绕道老宅子的北面看了一眼,可这北面都是田野,根本没有一丝人影,更不会有厕所。

    等我们一同前往南边之时,终于在一座现代化小村子的村口,发现了两个厕所。

    没错!

    两个厕所!

    男厕所在东,女厕所在西!

    这个就怪了,众所周知,很多人出门旅游,或者逛街什么的,所见过的公共厕所,都是男女挨着,因为这样粪池连通,清洁起来比较省事。

    但男女厕所完全分开,那就太少见了,至少我是第一次见。

    而且,道路东边的男厕所竟然还是露天的!我觉得一米八身高的男子,站着方便的时候,都能把脑袋完全露出来。

    试想一下自己站着方便,旁边几个女人走过这条道路,然后与自己四目相对,该是多么的富有喜感。

    相对于男厕所来说,女厕所就不同了。女厕所修建的很大,而且在厕所门前竟然还有一个值班室,值班室的灯光也亮着呢。

    这男女厕所一对比,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啊!

    我猫着腰走过去女厕所看了一眼,一个五六十岁的老大妈正躺在沙发上,和衣而睡。

    回过头去,我问西装大叔:厕所找到了,接下来该怎么办?

    西装大叔说:你进女厕所,撒泡尿。

    我当时就炸毛了!

    我说我靠!我看你这个人一本正经,怎么老带着我做一些不知廉耻的事情?

    由于我音调稍微有点高,西装大叔一惊,立马捂住我的嘴巴,把我拉走了。

    离开女厕所很远,他才说:你听我的没错,你想办法进女厕所,只要在里边撒泡尿,咱们就能进入这个老宅子,不然,哼哼,进了老宅咱俩就双手插裤裆--完蛋了。

    我说你先把原因告诉我,还有为什么你不去?

    西装大叔担忧的看了一眼天色,叹了口气说:哎,天要亮了,你再不抓紧时间,咱们就得等到明天了。

    我拧着头说:上吊也得喘口气啊!刚才在青苔上来了一发,现在又让我来一发,你当我是水龙头啊?

    他叹了口气,想了想,说:算了,还是先回去吧。

    在回去的路上,我止不住的问:我不管别的啊,你得给我把话撂明白了,为啥让我进女厕所撒尿,这特么的要是传出去,我刘明布颜面何在?

    西装大叔不卖关子,他说:这老宅子被人下了厌胜之法,咱们若是不破去这厌胜之法,擅自进入老宅,不出三年,我们则会变的男不男女不女,若是这厌胜之法的威力巨大,我们甚至可能会出现女性特有的生理症状。

    我震惊道:男人来月经?

    西装大叔点头,表情严谨,说:对!

    卧槽,这么狠?我说:这老宅子的厌胜之法,莫非就下在了那些青苔上?
(快捷键 ←) 上一章 加书架 目录 投推荐 下一章 (快捷键 →)

推荐:黄河捞尸人 倩女幽魂 我的女鬼俏佳人 我的师父是棺材 阴阳代理人 紫玉钗街诡怪传说 黄河古事 剃头匠 出魂记 吾当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