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 恐怖灵异 > 灵车
灵车 / 三搞学生

第064章 全家必死

    西装大叔把自己腹部的衬衫按了下去,按的贴住了肉,我定睛一看,果不其然,在他最下方的一根肋骨处。那一片皮肉是凹陷下去的。

    这与我的身体一模一样,我记得小学时候体检,体检的医生都问我这根肋骨是怎么回事。

    我说小时候爬树摔的,医生说:在你能爬树的情况下,如果把肋骨摔断,那你一定记得那种疼痛,这不是摔断的。

    当时老师就站在我旁边,我也不敢多问。

    后来我又问我妈,我妈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就说了一句:可能是胎里带吧。

    胎里带,顾名思义,我一生出来。这最后一根肋骨。它就是弯的。

    此刻看到与我一模一样的情景,我怎能不震撼。

    西装大叔小声说:我救你,同样是在救我自己,我调查了许久,终于调查出了一些端倪。我们有可能是某些恶鬼选中的投胎身体。

    “什么?”我瞪着眼珠子,满脸的难以置信。

    “恶鬼投胎,看中合适的身体,就会想法设法的做下记号,而唯一能做出记号,却又无法从外表看出来的地方,就只有骨骼了!我们的第十二根肋骨,是鬼掰弯的!”西装大叔说最后一句话之时。可谓一字一顿。

    我吃不下去饭了,一口都吃不下了,坐在这里等了许久,我俩结账走人。

    走在空旷无人的大街上。西装大叔这才说:不过你别担心,你跟我不同,我的肉体已经被鬼给折磨的体无完肤,所以才想方设法去龙虎山,利用梵衍那神树再造肉体。

    直到这一刻,我才从面前的骗局中走出来。

    西装大叔的肉体早就被鬼给折磨的不像样了,他变的人不人,鬼不鬼。而他为了拯救自己,就把眼光放在了我的身上,在我第一次遇上无限循环的公交车站之时,他出现了。

    那一次,他救下了我,也就是那一次开始,我彻底进入了他的圈套。

    去桑槐村找葛钰,去龙虎山找洗罪悬棺,都是他一手策划出来的,他的目的,就是为了找到梵衍那神树,再造肉体。

    至于刀茹,无疑是一个最遗憾的牺牲品。

    我说:那我会不会被那些鬼魂折磨成人不人,鬼不鬼?

    西装大叔笑道:我说过,我在救你,直到现在你还没懂吗?你没了心脏,没了灵魂,那些恶鬼还怎么折磨你?而你只有变成了现在这个模样,你才有资格知道这个秘密。

    我点头,感觉这个计策当真深不见底。

    西装大叔说:这几天我有点头绪了,等我查到那栋民国老宅之时,你就跟我去一趟,破除这百年诅咒。

    我说:破除诅咒的同时,我们能打得过鬼吗?

    西装大叔说:当然打不过。

    我说我靠,打不过还去,这是嫌命长吗?他说你别急,有高人在背后护着你,具体是谁,我就不清楚了。

    我想起了那个带着京剧脸谱面具的男子,那一顿小巴掌甩的,简直各种犀利。

    “那行,我就先回去了。”跟西装大叔道别,我独自一人回到了焦化厂终点站。

    两天后,西装大叔给我打来了电话,这效率真不是一般的高。

    “今晚发车回去之后,你开着车,咱俩出去一趟。”

    我知道西装大叔应该是找到了那栋民国老宅院,就说:行。

    晚上发车回来,他已经在房子店等着我了,我开着车,他指着路,在这凌晨三点多,行驶在市郊外。

    “大叔,上次那个拶指灯笼的事,你还没给我讲完,说说后续呗,我挺想知道那个老叟为啥要走龟壳。”

    西装大叔笑了笑,看了一眼车窗外黑暗的夜色,说:那个老叟借走龟壳,便是要踩着龟壳,去东海鬼域取来万年尸气,用以完成灯谜之谜底。

    说到了这里,西装大叔给我讲起了后半段。

    那老叟抱着龟壳,跳进河里不见了,老爷疑惑不解,以为遇到了什么世外高人,遂朝着河中拜了两拜,这就回家了。

    到了家中,他驻足观看许久,仍然是不得其解,第二天还没醒来,就有仆人慌慌张张的跑来禀报:老爷老爷,不好了,张虎死了!木私叉号。

    张虎,就是昨天对丫鬟施用拶刑的家奴。

    老爷起床一看,顿时吓的呕一声,吐了一地。那张虎双手十指被砍,眼珠子也被挖了出来,此刻就坐在桃树下,抬起头来,面朝那盏红灯笼。

    而红灯笼上,则多了一对朦胧的血手印!

    第二天,又死了一个家奴。红灯笼上又多了一对血手印。

    第三天,死了一个丫鬟。红灯笼上同样多了十根手指的血印。

    第十天,全家死的只剩下这个老爷,而红灯笼上,则密密麻麻印满了鲜血手印。

    他求神拜佛,有高人指点他,说是午夜子时,跪在桃树下,对着灯笼磕头,九个响头过后,便可消灾避祸。

    这天晚上,午夜子时,风呜呜的吹,桃树的树枝来回摇摆,天上的毛月亮映射出光芒,树影看起来就像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

    “小的有眼不识泰山,姑奶奶手下留情啊。”这老爷跪在桃树下,一边磕头,一边求饶。

    砰砰砰,响头一个接着一个,每当他磕完一个响头,红灯笼上的血手印就会减少一双。

    老爷大喜,以为磕完九个响头,九个血手印就消失不见,自己也就没了灾祸。

    可他却丝毫没注意到,每当红灯笼上的血手印消失一对,他地面周围就会出现一对黑手影子。

    等他磕完第九个响头之时,他背后的地面上,九对黑手影就像一个个碗口大的黑蝎子似的,缓缓的顺着他的小腿,攀爬到了他的脖子上。而他自己,却毫无察觉!

    就在此时,老爷忽然身后传来了一句:你猜出这灯谜了吗?

    老爷一惊,回头看去,见一衣衫破烂的老叟站在厅门前,淡然的问他。

    “晚辈愚钝,仍然不知,求前辈指点迷津”老爷已经吓的屁滚尿流了,他甚至都不知道这个老叟是怎么进来的。

    老叟还没说话,忽然老爷身后阴风大震,桃树上的灯笼中,忽然亮起了烛光!

    烛光洒向庭院,在庭院的地面上,竟然映照出无数的手影,而老爷身后的桃树上,忽然显现出一个穿着大红衣服的女人,同时也传来了一句女人的厉喝声:灯谜就是--全家必死!

    “啊...”

    只听老爷一声凄惨,趴在他肩膀上的那十对黑手影,忽然同时掐在了他的脖子上,当场将他掐的口吐白沫,眼珠凸出,不多时便活活被掐死。

    老爷被掐死后,他脖子上那十双手影子,就像是贴在了他的脖子上,再也无法消散,此刻每一根手指的关节处,都缓缓的流出了鲜血,顺着老爷的脖颈,流淌到了地面上,渗透到了砖缝下。

    我听的目瞪口呆,颇为不解的说:灯谜是全家必死?这也太狠了吧。

    西装大叔点头,说:这个灯谜流传几百年了,最为凶神恶煞,因为这灯谜从字面意义上来看,说的都是好话,但从拆字组字来看,却是大凶之咒。

    “例如第一句,人杰地灵盖王相,猛的一听,挺好的,说这地方好,人杰地灵的,能出王侯将相之人才,但是人字站在了王字的头上,便成了全字。”

    我点头,他继续说:珠宝灵玉冢天降,宝玉从天而降,落入冢中,也就是家,但那老叟偏不说家,而是说冢,你想想冢乃何物?是祭奠死人之地啊。

    至于后边的阖家一心为团圆,一心,心上加一,正是一个必字!最后一句的死字则最为明显了。

    我问:后来那个丫鬟呢?去哪了?
(快捷键 ←) 上一章 加书架 目录 投推荐 下一章 (快捷键 →)

推荐:黄河捞尸人 倩女幽魂 我的女鬼俏佳人 我的师父是棺材 阴阳代理人 紫玉钗街诡怪传说 黄河古事 剃头匠 出魂记 吾当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