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 恐怖灵异 > 灵车
灵车 / 三搞学生

第061章 白血病女孩

    他的声音,很是沙哑,那种感觉怎么说呢,就像是用手指,捏着自己的咽喉来说话。

    又像是咽喉里堵着一口痰。反正说话的声音特别沙哑。

    那一群人吓坏了,只听扑通扑通,瞬间跪倒一片,不停的求饶。

    带着脸谱面具的男子,侧头看了我一眼,没说话,随即走到那群人面前,一人甩了一巴掌。

    靠!真霸气!

    这耳光打的,那群人连个屁都不敢放。

    确定所有人都打了一巴掌,面具男子走到我身旁,指着那群人说:记住他们的样子,以后再遇到他们。如果他们敢跟你说话,就直接打他们脸。

    说完,他转身离去,可谓轻轻地来,轻轻地走,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丝云彩。

    我望着他离去的背影,觉得这货真是太拉风了。

    我转头朝着跪在地上的那群人看去,他们顿时吓的连连摇头,他们以为我要打他们呢。

    此时,街道两旁的红灯笼,慢慢的熄灭了,从街道东头开始,一直到街道的西头,两盏一灭,很有节奏。就像是灯笼内的蜡烛被人吹灭了一样。

    当蜡烛灭完。头顶上的路灯也诡异的亮了起来,我觉得这才是进入了正常的世界当中。

    再朝着那群人看去。我豁然一惊,他们脸上刚才被面具男子打过的地方,全部浮现出了一个黑色的手印,那手印并非是因为打的太猛,导致淤血。而是直接印了上去,根本无法消散。

    我觉得这应该是面具男子故意做的记号,让我下次再看到这些人的时候,可以直接动手打他们。又或者可以直接逃走。

    此时他们跪在地上,胆战心惊的看着我,比之刚才嚣张的追逐,这反差太大了。

    我说:你们都走吧,咱们无冤无仇,谁也别为难谁了,行吗?

    那群人的脑袋,点的就像捣蒜一样,忙不迭的从地上起身,一个个逃也似的跑走了。

    就连那个瘸腿的老太太,此刻都健步如飞,跑的比兔子还快。

    我正要搀扶着葛钰离开,葛钰抱着我,又亲了我一口,忽然之间,我俩的心脏都不疼了,只不过我也感受不到心跳了。

    我问:葛钰,刚才怎么回事?

    葛钰说:情况紧急,我把心脏一分为二,咱们一人留着一半,这样也好过被他们抢走。

    “哦,这样啊?怪不得疼,原来是心被割开了。”我傻傻的说。

    葛钰扑哧一声笑道:现在又和好了,我们回去吧。

    在回去的路上,一切都正常了,我们打了一辆出租车,回到了房子店。

    而陈伟竟然跟技术人员一起赶到了现场,检查一番之后,发现14路末班车没有任何问题,最后陈伟把车开了回来。

    葛钰则是跟着我一起,回到了我的宿舍里。

    在关上门的那一刻,我激动的浑身都是颤抖的。

    葛钰看着我发抖的样子,疑惑的问:阿布,你怎么了?生病了?

    我说不是,就是第一次和女人睡一个房间,有点激动。

    葛钰掩嘴轻笑,调侃我:瞧你那点出息,上次我抱着你胳膊看电影的时候,你也很激动吧?我记得很清楚呢。

    我挠了挠头,不知道该说什么,但忽然间,大脑中电光一闪,想起一件事,就赶紧问:对了,葛钰,你知不知道有一个女人,跟你长得一摸一样!

    葛钰已经开始脱衣服了,看的我目瞪口呆,下巴都差点掉在地上。

    葛钰一边脱衣服,一边笑着说:刀茹是吧?我知道。

    最后,葛钰脱下了外衣,仍然保留着自己的防线,钻进了我的被窝里,然后第一句话就是皱着眉头说:你天天晚上抽烟?

    我激动的浑身都在抖,说不出话了,只能点点头。

    “怪不得呢,被子上都是烟味,以后别抽了好不好?”葛钰捂着鼻子说。

    我说行,没问题,以后不在床上抽了。

    葛钰白了我一眼,说:我的意思是让你戒烟,懂吗?

    我赶紧又点头,说:我懂,我懂。

    她拍了拍床边,饶有深意的笑着说:来嘛,又一次机会哦。木找围巴。

    等我火气冲天的钻进被窝之后,才发现,葛钰就是逗我玩的,我还没来得及伸手,她就说:诶,放规矩点啊,睡你的床,不代表让你睡,懂吗?

    这一次,我就不懂了。

    我傻了,我说:那你这...

    “我这?我这什么?你刚才问我认不认识刀茹,是吧?”葛钰绕回了正题。

    我点头说:恩,对,刀茹,你认识她吗?

    葛钰叹了口气,柔软白皙的身体就像一条小蛇一样,攀到了我的身上,把脑袋偎依在我的怀里,黑色的秀发铺在了我的胸膛上。

    “刀茹,注定是要死的。”葛钰说完这句话,又是叹了一口气。

    我说:在龙虎山的时候,西装大叔名义上带着我们寻找洗罪悬棺,结果他是故意把刀茹我俩骗到龙虎山上,寻找梵衍那神树,为他自己再造血肉。他是坏人吗?

    葛钰抬头,眼神迷离的看了我一眼,说:阿布,我还是那句话,你谁都不要信。

    我点头说:对,我仍然对那个西装大叔有戒心。尤其是他掐住刀茹的脖子,把刀茹扔到梵衍那神树上的时候,我觉得他就是个冷血动物。

    葛钰说:刀茹,只是我安插在你身边的眼线,想必你也见过她原本的相貌了,是我用药草改变了她的容颜,给她的大脑中灌输了我们之间的故事,所以,她才会知道一切。

    我靠,怪不得啊。

    我说刀茹怎么知道葛钰我俩看电影,还知道我俩逛街,还知道葛钰喜欢金盏花,说的形象一点,刀茹就是葛钰的傀儡啊。

    “药草能改变一个人的容颜吗?”我不解,问道。

    葛钰点头说:能。

    我又问:痛苦吗?

    “活人痛苦,死人就不会痛苦了。”葛钰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心里咯噔一声,觉得不对劲了。

    我试探性的问:那刀茹...

    “没错,她是一个得了白血病的姑娘,也是我以前上艺校时的一个朋友,几个月前,她奄奄一息就快要死去了...”

    虽然我有了心理准备,但还是被吓了一跳。

    葛钰说:有一种叫做鬼画脸的古术,就是用药草改变模样,但这样是最痛苦的,因为这跟整容手术不一样,刮不了面骨,只能改变外在皮肤。血藤,枸杞,茯苓,香砂,捣碎之后放到一张兽皮上,然后把兽皮敷到脸上,连敷七日,可使脸面肌肉变得犹如面团一样软。

    我明显抖了一下,葛钰拍了一下我的胸膛,嗔道:这么胆小啊?

    我说:不是啊,刚才后背有点痒。

    没等葛钰说话,我赶紧又问了一句:如果脸上的肌肉变得跟面团一样软,那不会是用手把脸捏成你的模样吧?国家一级捏面人高手也不一定能捏的没有一丝差别吧?我反正是没认出来你俩。

    葛钰说:当然不是,我提前用胶泥做好了脸模,等她的脸面被药草侵蚀的变软之后,把她翻转过来身体,脸朝下,盖在脸模上。三个小时之后,即可变成我的模样,只不过在脸面定型之时,会特别痛苦。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

    葛钰又是重重的叹了口气说:林倩茹生前最大的愿望就是去看海,可她已经患病晚期,终究没有机会了,在我去看望她的时候,她说出了这个愿望,我思索了许久,决定在她生命还剩下最后一丝气息的时候,帮她完成这个愿望。

    现在我就想通了,葛钰帮林倩茹续命了!

    原本林倩茹患了白血病,可能就要与世长辞,但葛钰她俩是校友,好姐妹,葛钰想帮她完成愿望,就帮她续了命。然后林倩茹就假扮刀茹,联系上了我,在完成人生理想的同时,又过了一段正常人的人生。也算是为这苦难的人生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
(快捷键 ←) 上一章 加书架 目录 投推荐 下一章 (快捷键 →)

推荐:黄河捞尸人 倩女幽魂 我的女鬼俏佳人 我的师父是棺材 阴阳代理人 紫玉钗街诡怪传说 黄河古事 剃头匠 出魂记 吾当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