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 恐怖灵异 > 灵车
灵车 / 三搞学生

第057章 第三张纸条

    我觉得,西装大叔的鲜血,估计是假的,可能他装作咬手指的模样,吐了点口水,也有可能用的什么小戏法,当时山洞内部很黑,谁也没在意,而且吐沫中也含有一些腥味。这个我不打算过多纠结,毕竟西装大叔要是想骗我,分分钟一百个理由。

    “小刘,愣啥呢?”陈伟给我倒酒的时候,看我发愣,就问我。

    我癔症过来,笑着说:没,想点事。

    陈伟指着我,晃着手指,饶有深意的说:哟哟哟,你这小子,八成是想女人了吧?要不今晚陈哥带你开开荤去?诶,我跟你说,帝皇那边新来了一批妞,哎哟喂,俄罗斯的啊,简直都是奶牛,晚上跟我去吧?

    我说:不了,谢谢陈哥了,这两天心情不太好。

    陈伟打了个响指,说:喝完酒,你心情一定会好!

    结果,喝着喝着,陈伟还是老样子,一头栽倒桌子上,就这么睡着了。

    我把他搀扶到宿舍里,正准备走出客运站散散心,正巧扫地的保洁阿姨看到了我,立马笑着说:小明啊,你真行诶。

    我一愣,说:阿姨,怎么了?

    保洁阿姨指着客运站角落里停放着的一辆小现代,说:诺,咱公司奖励你的,等国庆忙完,要给你开个表彰大会,这就是奖励啊。

    我回来的时候就看到了这辆崭新的小现代汽车,估计也得十来万,还以为是谁买的私家车,没想到是奖励给我的?仔细算算,我还真是做够半年了。

    靠!

    当初说的福利是真的?

    做够半年配私家车,做够一年配一套一百平以上的房子?

    我心中的阴霾一扫而空,走出客运站的时候,都是呲着大牙的,想我刘明布屌丝二十多年,连私家车方向盘都没摸过几次,当年考驾照,学开车,还是老爹的哥们帮忙,不然我现在就是个搬砖工。

    乘坐公交车,到了市区逛了一圈,心想着什么时候再去一趟葛钰的家里,给冯婆送点钱,老太太过日子不容易,这么大年纪了,得给她买点豆奶粉什么的,补补身体。

    饿了,我在肯德基里买了一个套餐,一个汉堡,一包薯条,一对炸鸡翅,一杯可乐。

    坐在窗户边,边吃边看,天朝人口就是猛,国庆节大街上没别的,光看人头了。

    汉堡刚吃了一半,一口咬下去,我就觉得不对劲了,像是这汉堡里放了什么东西,咬不烂。

    我转头看了一眼四周,没人注意我,就噗的一口,吐出嘴里的汉堡。伸出手指一拨弄,顿时浑身一惊。

    汉堡中竟然夹了一张纸条!

    我手一颤抖,还没来得及打开纸条,一股不祥的预感就侵袭上了我的全身。

    我小心翼翼的把那张小纸条抽了出来,确定没人注意我的时候,我装作低头喝可乐的样子,悄悄的在手心中展开那张纸条。

    纸条上,写着这样一段话。

    “灯笼里亮起烛光,你要捂住心脏,雨水中出现皮影,你则永生不亡。”

    我赶紧用力把这张小纸条撕的粉碎,心中震惊之意,到现在还没缓过来神。

    第一张纸条上说,让我一直开公交车,必须开下去,如果我不开,就由我的灵魂开。

    这应该是警告我,我要是走了,就必须得死,所以我有几天不开的时候,却发现是我的灵魂在开。

    第二张纸条上说,当冰尸落泪,金鱼倒游,血染青云之时,将会是我真正走向死亡之日。

    我觉得这一张纸条应该就是西装大叔放的了,毕竟他承认他给了我一张,而他是在龙虎山取走了我的灵魂,也就是说,他的纸条肯定跟龙虎山有关系。现在的我,没了心脏没了灵魂,虽然看起来像是个活人,但在理论上讲,我跟死人有区别吗?

    这第三张纸条上说,灯笼里亮起烛光,我想了想,灯笼现在很少见了吧?

    这年头,各种高科技灯具层出不穷,霓虹灯,LED闪光灯,节能灯,数不尽的灯具,谁家还用灯笼照明?不说灯笼,就说蜡烛,谁还闲的没事用蜡烛啊。

    但是转念一想,浑身再次一惊,不对!蜡烛还是有人用的!而且有一个情况下必须用上!

    停电!

    假设说,停电的时候,手机正好也没电,家里没准备电灯什么的,而自己想要看书或者做别的事,那就需要蜡烛来照明了。

    而后半句话是什么意思?雨水中出现皮影,我则永生不亡?

    我对皮影的理解不是很透彻,我只知道一种皮影戏,这是一种民间流传已久的文化。

    就是在一块幕布上,打上灯光,然后老艺人们手里捏着几根竹签,控制着那些小人,演绎着各种动作。

    可这皮影戏的演绎条件很苛刻,必须要在暗室里进行,结合着纸条上所写的,皮影怎么会出现在雨水中呢?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事。

    盯着面前吃剩下一半的汉堡,正纠结不同这件事,脑海中却忽然一震,猛然转头,朝着肯德基的柜台看去!

    这汉堡里的纸条,是谁放进去的?!

    我站起身,朝着柜台内部看去,心想:难不成一直打算害我的某个鬼,竟然是肯德基的员工?

    这么想也不一定对,或许是鬼上身,控制着某个员工,把纸条夹在了汉堡里!

    那这么说的话,或许这个鬼,还没远离这个地方?

    我朝着熙熙攘攘的人群中看去,全是陌生脸孔,正看着,忽然后背上有人拍了我一下。

    “啊!”

    我身子一抖,立马转过了身子。

    “瞧你那点出息,大白天都能被吓到?回家玩鸟去吧。”

    海伯来了!

    他端着一个餐盘,直接坐在了我的对面,抓起一个汉堡,咬了一大口。

    我心中一震,心想我刚收到纸条,海伯就出现在我的旁边,难不成这纸条就是海伯放进去的?

    “小子,又发什么愣呢?”海伯问我了一句。

    我说没什么,就是想点事。

    海伯笑嘻嘻的凑过来,压低声音说:小子,你去龙虎山这一趟,觉得怎么样?

    我一愣,说:还行吧。

    海伯伸手,又拍了拍我的胸口,小声告诫道:这几天开公交车小心点。

    我没弄懂海伯的意思,就问:海伯,你怎么突然来这了?

    海伯咬了两口汉堡说:他大爷的,我们那块,那一帮大妈跳广场舞,声音开的真大,在家太吵,这就出来逛逛。

    “哦,这样啊,那我开公交车为什么要小心点?”我不懂海伯突然出现在这里,告诉我这些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海伯说:我看到你第一眼,就知道你这傻蛋又被人当枪使了,这才过来提醒你。

    我一惊,心想西装大叔不会又在骗我吧?

    我知道西装大叔最擅长的本事,就是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看似说的很有道理,其实都是瞎编乱造。

    我现在对海伯的戒心很重,我很怕他,一种莫名的恐惧涌上心头,但有些话我又不敢明说。

    海伯吃完了汉堡,擦了擦嘴角后,站起身走了,临走前,在我身边,拍了拍我的肩膀,俯下身子小声说:有些人想把你带入深渊,我就要把你救出深渊,朋友的敌人加上自己的敌人,那就是永恒的敌人。

    说完,海伯从兜里掏出一个墨镜,递给了我,说:如果你哪天心脏承受不住了,开公交的时候就戴上这个墨镜。

    海伯走了,留下了一头雾水的我。

    打开那副墨镜看了看,还挺酷,偏光蛤蟆镜,电影大片里经常出现,看海伯给我的这个,更是电影同款,耍帅必备。

    可问题是,这墨镜有啥不同?

    我正翻转着墨镜来回观看,眼角余光撇到餐厅桌子上,映入眼帘的景象,吓的我啊一声大叫,直接站起了身子!
(快捷键 ←) 上一章 加书架 目录 投推荐 下一章 (快捷键 →)

推荐:黄河捞尸人 倩女幽魂 我的女鬼俏佳人 我的师父是棺材 阴阳代理人 紫玉钗街诡怪传说 黄河古事 剃头匠 出魂记 吾当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