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 恐怖灵异 > 灵车
灵车 / 三搞学生

第049章 梵衍那神树

    我以为这个中间人,应该就是海伯。

    西装大叔说:想知道这个中间人是谁,并不难。但如果你知道了,就要付出代价!

    话音刚落,西装大叔豁然转身。

    扑通一声,我直接坐在了地上!

    他浑身上下的西装,早已塌陷下去,古铜色的脸面也变成了纯黑色,眼窝深陷,脸颊干枯,两只乳白色的眼珠显得很凸秃。嘴唇也消失不见,两排牙齿就裸露在外边。

    “我来这里,不止是为了救我自己,我也是在救你!”西装大叔此刻说话时,上牙击打下牙,使他发出的声音显得很生硬。

    我惊恐道:你到底是什么鬼!

    “我不是鬼,也不是人。我只是被人抽干了鲜血!我备受折磨,终于走到今天。”他说话时,开始脱衣服。

    等他将西装西裤全部脱下来的时候,才彻底震惊了我。

    他浑身上下原本健硕的肌肉,全部变黑,干枯,塌陷了下去,犹如一具存放了千年之久的僵尸。

    我似乎想明白了他为什么一直穿着一套西装,不管冬夏,不论严寒,始终不换。

    或许他穿着西装就是怕自己的肉体暴漏吧。

    西装大叔此刻朝着梵衍那神树走去,我喊道:你干什么!

    他头也不转,走路姿势很机械,毕竟缺少了肌肉和韧带,就像是一具骸骨。他说:等我获得血液,我再帮你。

    等他走到那藤蔓中间之时,伸出枯槁发黑的手臂,慢慢的拨开藤蔓,我这才看清,藤蔓之中,竟然包裹着一口黑铁棺材。

    那口黑铁棺材,并没有棺盖。棺材板上雕刻着密密麻麻的梵文,具体是什么意思,我也看不懂。西装大叔走到棺材前,扑通一声,直挺挺的躺了进去。

    我只听到哗啦的一声,那棺材里瞬间溅射出许多猩红色的血液。

    而后,棺材里没了动静,我回头看了一眼刀茹,她浑身上下的尸斑越来越多,我问刀茹:还能撑得住吗?

    刀茹咬着嘴唇,点了点头。

    我这就朝着那口黑铁棺材冲了过去,我要看看,这西装大叔花费几个月的时间来骗我入局,从14路公交车开始,一直让我骗到这最后的龙虎山,他找这口棺材究竟想干什么。

    等我冲到那口黑铁棺材前之时,数不尽的藤蔓已经将棺材彻底包裹住了,从外边看,根本找不到一丝踪迹。

    我急的用力拽开那些藤蔓,但这些藤蔓看似柔软,实则坚硬,我根本无法撼动。

    不多时,只听得藤蔓包裹住的那口棺材,里边传来咕嘟咕嘟的声响,就像茶壶中的水被烧开了一样。

    而这梵衍那神树周围,也飘升起一股浓烈的血腥味。

    刀茹在远处对我呼喊道:阿布,快回来,快...

    在刀茹喊出这句话之时,四周的藤蔓再次蠢蠢欲动,而那棺材中咕嘟咕嘟的冒泡声,也逐渐停息了下来。

    等我退离梵衍那神树范围之后,藤蔓渐渐的展开了,再次露出了那口黑漆漆的棺材。

    棺材中,并无动静。

    我不知道西装大叔是重生了,还是投胎了。此刻小心翼翼的朝着棺材走去。

    刚走到一半,棺材中忽然一声响,一颗头颅直接伸了出来。我啊的一声,往后跳了一步,定睛一看,正是西装大叔!

    鲜血顺着他的头发,滑落到脸上,再滑落到脖子上,顺着他的身躯,一直流到棺材里,丝毫没有沾染到他的身体上。

    他缓缓的站起身子,从棺材中走出来之时,浑身上下,饱满充盈,再次显现一身古铜色的肌肉!

    刚才那僵尸形态,一扫无遗,根本看不到分毫了。

    他低头环视一圈,感觉很满意,刀茹捂住了眼睛,不敢再看。

    西装大叔看着我,说:重获新生的感觉,真的太好了。

    我说:你先把裤子穿上再说话,行吗?

    西装大叔淡然一笑,重新穿好了衣服,走到我身前,说:阿布,我并非有意欺骗你,但我不欺骗你,这事就做不成。

    我说:你完全可以自己来,哪怕多寻找几天,也没必要骗我来这吧?所以我觉得,你骗我来这里,还有别的目的。

    啪!

    西装大叔打了一个响指,笑道:问的好。

    话音刚落,他就朝着刀茹走去。

    我一惊,忙问:你干什么!

    他不说话。

    “你到底想干什么!”

    他还是不说话。

    “你给我站住!”

    说出最后这句话之时,我已经拦在了他的面前。他的脸上重新恢复了冷漠的神情,抬手一挥,直接把我砸翻几米远。

    我知道他身手非凡,我跟他过招,绝对必死无疑。但我看他所要做的事情,可能要对刀茹不利。

    “你他妈给我站住!”我暴喝一声,捡起工兵镐,对准了他。

    西装大叔终于停了下来。他没看我,口中说道:阿布,你被她骗了,你知道吗?

    我咬着牙说:放屁,一直以来都是你在骗我!

    西装大叔摇头,笑着说:非也,今天我就让你看看她的真面目。

    说罢,他再次朝着刀茹走去,我忍不住了,手持工兵镐就冲了上去,刚到他面前,还没来得及出手,他飞身摆尾,一个侧踹,给我踹出几米远。

    我在地上翻了好几个跟头,这才稳住身子。我趴在地上,只觉得胸口发闷,有点呼吸不上来。

    西装大叔走到了刀茹的面前,笑道:演够了吗?

    刀茹瞪着他,说:呸,你这个大骗子,你才是幕后的黑手。

    西装大叔说:不不不,我确实是个骗子,但我以自己的真实面目来骗人,可你呢?你把阿布骗的团团转,最后阿布连你是谁都不知道,你不觉得可笑吗?

    听到西装大叔这句话,我一惊,有点不懂了。

    难不成,刀茹的身份并非我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西装大叔不再废话,弯腰,一把掐住刀茹的脖子,拖着她的肉体,就往梵衍那神树走去。

    我大呼:你干什么!住...

    住手这个词,我都没能完整的说出来,刚才西装大叔那一脚,给我踹的胸口发疼,呼吸的时候都疼的钻心。

    待到西装大叔将刀茹拽到了梵衍那神树的攻击边缘后,他转头,对我笑道:阿布,好好看看她是谁。

    说话间,西装大叔抬手就把刀茹仍到了梵衍那神树的攻击范围之内,那数不尽的藤蔓,就像美杜莎头顶上的无数条小蛇,快速的攀爬了过来。

    刀茹吓的哭喊连连,不停的喊着:救我...阿布,救我啊...

    数不尽的黑色藤蔓,缠绕在刀茹的身躯上,拽着她往后退,一直拽到了那口黑铁棺材的上方。

    看这样子,像是准备让她浸在棺材的血液中溺亡。

    我站起身,朝着刀茹跑去,刚跑到西装大叔的旁边,他一把拉住我,说:她不是你爱的葛钰!

    我眼里含着泪,大吼着说:她不是葛钰,我也想救她,我们曾经患难与共啊!

    西装大叔冷漠的脸上,仍然没有一丝表情,他说:十分钟后,你才会明白,一直以来,你都是被当成傻蛋来骗,所有人都在利用你。

    此刻,被藤蔓缠绕的刀茹,忽然痛吟一声,我抬头看去,已经有十几根细小的藤蔓,插进了她的身体里,旁边仍然有数不尽的藤蔓,伺机准备着动手。

    刀茹体内的血液,顺着藤蔓缓缓的往下流,一直滴落到最下方的黑铁棺材之中,慢慢的,我觉的不对劲了。

    刀茹的脸面在变化,这种变化并不是衰老,也不是变年轻,而是慢慢的在改变模样。

    大概十分钟之后,我彻底震惊,我浑身颤抖,我盯着藤蔓上的这个女人,惊声问道:你究竟是谁!
(快捷键 ←) 上一章 加书架 目录 投推荐 下一章 (快捷键 →)

推荐:黄河捞尸人 倩女幽魂 我的女鬼俏佳人 我的师父是棺材 阴阳代理人 紫玉钗街诡怪传说 黄河古事 剃头匠 出魂记 吾当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