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 恐怖灵异 > 灵车
灵车 / 三搞学生

第044章 金鱼倒游

    我盯着这面叠满白骨的洞壁,抓紧了手中的工兵镐,强行镇定,问:大叔,这一次是遇上真正的鬼打墙了,该怎么办?

    西装大叔将手指上的鲜血甩到了白骨洞壁上,说:闭上眼!如果此法管用,定能破解鬼打墙。

    我俩同时闭上了眼睛,我只觉得后脖颈冷飕飕的,像是有人趴在了我的身后,朝着我的脖子上吹气。

    缩了一下脖子,我问:大叔,什么时候能睁开眼?

    西装大叔没吭声,过了约有两分钟,忽然山洞内传来了刀茹的呼喊声:阿布,你们在哪?

    我睁开眼睛四处观望,却发现刀茹从山洞深处的方向走了过来!

    怎么回事?

    刀茹不应该是在山洞口看着登山包吗?她怎么会从山洞深处走出来的?

    方向完全不对!

    等刀茹跑过来的一瞬间,我举起工兵镐,喝道:你是谁?

    刀茹一愣,说:阿布,你怎么了?

    西装大叔说:不用怀疑了,她是真正的刀茹。

    随即又问她:你怎么跑过来了?不是让你看着登山包吗?

    刀茹说:见你俩那么久没回来,所以我就进来找你们了。

    我和西装大叔对视一眼,跟着刀茹就返回,说来也怪,我们这一次是朝着山洞深处的方向走去,可没走多久,竟然再次诡异的走到了山洞口。

    鬼打墙又莫名其妙的消失了!

    我盯着刀茹和西装大叔看去,难不成,鬼魂就在我们三人之中?!

    我隐隐觉得,如果那个鬼想要杀我,那这龙虎山就是最佳的动手地点了!或许这两天就会动手。

    曾经在宾馆的时候,桌子上出现一张纸条,说冰尸落泪,金鱼倒游,血染青云之时,便是我的死期,冰尸落泪已经出现,就差后两者了。

    正自思索,西装大叔蹲在火堆前,狐疑的恩了一声,转头问:这面是谁吃掉的?

    我没吭声,刀茹瞬间憋红了脸,说:你认为是我吃掉的吗?

    毕竟我和西装大叔是一起离开的,刀茹随后才去找我们,面不见了,应该是她吃掉的。

    可刀茹一口咬定,自己还不到那么没出息的地步。

    西装大叔沉默了许久,转头对我说:阿布,你的香烟给我。

    他从烟盒中抽出三支,点燃,以插香的姿势,插在了山洞口,毕恭毕敬的说:晚辈愚钝,不知前辈所想,还请前辈海涵,这三支烟,就当是晚辈孝敬您的。

    说完,西装大叔鞠了一躬。

    插在山洞口的三支香烟,猩红色的烟头时明时暗,竟然像是有人在抽!

    还别说,西装大叔来了这么一出之后,山洞深处再也没有出现鬼火了,我们重新生火做饭。

    西装大叔小声对我说:我们确实遇见鬼打墙了,不过这鬼不打算害我们,只是利用调虎离山之计,把我们都支开,然后享用食物。

    我点了点头,嗯了一声。

    吃过饭,我们三人将睡袋挪到山洞口的附近,以防止有什么不测,可以随时逃出山洞,临睡前,我特意去找了一些干燥的枯树,架在了火堆上,保证能够燃烧一夜。

    躺进睡袋的时候,我眯上眼,看着山洞外的星空,心想葛钰如果在这里,那该多好。

    朦朦胧胧中昏睡了过去,我只感觉自己肩膀上的黑色脚印开始疼了起来,就像是有人用力掐我肩膀上的肉。

    我疼醒了,抬头一看,刀茹就蹲在我的前头,我正要说话,她立马把食指竖在嘴边,说:嘘!

    我骨碌一下爬起身子,想从睡袋里钻出来,她按住我的肩膀,示意我不要动,我问:刀茹,你大晚上不睡觉干什么?

    她说:我不是刀茹,我是葛钰。

    我一惊,借着山洞外昏暗的月色看去,只觉得她脸色苍白,浑身毫无血色,而且...而且...

    我再一次感受到了自己的心跳!

    没错,我此刻能够感受到自己的心跳了!难不成这真是葛钰来帮我了?

    “阿布,你不要说话,听我说。”葛钰伸手,抚着我的头发,小声说道。

    我点头,激动的心脏砰砰直跳,有心跳的感觉真好,就像重获新生一样。

    “阿布,明日正午时分,你们会走到龙虎山中段,届时你将会遇到传说中的金鱼倒游,你记住我说的话,不管那些金鱼如何游动,不管你多么热,你千万不要喝水!”说完这句话,葛钰俯下身,在我的嘴唇上浅吻了一下。

    “阿布,好好活着,我还等你来娶我。”葛钰转身离去,走出山洞,妙曼的身姿消失在了朦胧的月色之下。

    我再一揉眼,发现葛钰瞬间消散,就像从未出现过一样。

    “葛钰!”我大叫一声,顿时睁开了眼睛。

    旁边的西装大叔和刀茹被我惊醒了,他俩问我:你干什么?

    我一看自己还躺在睡袋里,安然无恙,才知道刚才是做了一个梦,可能是我太想念葛钰了,做梦都想见到她。

    我说没事,就是做了个噩梦。

    刀茹饶有深意笑着说:大半夜喊我名字,这能是噩梦吗?

    我不再说话,钻进睡袋中不吭声了。

    翌日清晨,我们离开这个山洞,我肩膀上的人驮鬼脚印始终没有消散的痕迹,登山包我是背不动了。

    西装大叔背了一个最重的,另外一个登山包,里边的装备几乎全部掏了出来,只留了一些比较轻的食品,让刀茹背着。

    如此一来,我反而成了最轻松的。

    登山比较艰难,我虽然没有负重,但我却是三人中走的最累的,在他们二人面色还稍显轻松的时候,我自己就已经是满头大汗了。

    每走一段山道,我都要喘息连连,不停的伸手抹掉自己额头上的汗珠。

    刀茹说我:阿布,你的体质怎么这么差啊?

    我说:不是,平时家里农忙时节,我也总会回去帮忙,太重了不说,我一个人扛起上百斤的东西还是没问题的,可今天不知道怎么回事,越走就越累,两条腿像是灌了铅。

    西装大叔一听,立马一个激灵,冲过来就掀开了我肩膀上的衣服,他倒吸一口凉气。

    我低头一看,不免也为之一惊!

    我左右双肩上的黑色脚印,竟然挪动了位置!

    昨晚出现黑色脚印的时候,那脚印是在我肩膀正中间,而此刻再看,那黑色脚印已经踩在了我的锁骨上!

    如果参照这个脚印位置,来幻想有一个人站在我肩膀上的话,那么他的身子一定是前倾的!

    如此一来,我不但是扛着一个人在上山,更是被这个人前倾的身躯,压的直不起腰!

    我瞪着眼珠子,满脸惊恐之色,难不成村民所说的话,都是真的?

    刀茹不知该说什么,西装大叔看了一眼四周说:周围有轻微的流水声,可能从山上会有泉水流下来,再坚持走一段。

    我们继续顺着山道前行,走了约有十几分钟,确实看到了一条从山顶上缓缓流下来的溪水。这溪水清澈无比,能够一眼看到池底。

    我们三人都累坏了,到了溪水边,都蹲在石块上,撩着溪水洗脸,这种清爽的感觉,瞬间好多了。

    西装大叔坐在一块石头上说:传说中的洗罪悬棺,位于龙虎山的龙头之位,照我们这样的行进速度,顶多后天就能赶到。

    刀茹点头,表示赞同。

    我没说话,因为我真是累的连说句话的力气都没有了,正低头看着溪水,却忽然发现溪水上游漂下来了几十只鲜活的小金鱼。

    这群小金鱼约有三四十条,当它们顺着溪水游下来的瞬间,刀茹惊叹道:哇,好美的金色小鱼。

    而我心中一惊,立马抬头看天,头顶炎日高挂,光芒四射。此刻,定是正午时分!
(快捷键 ←) 上一章 加书架 目录 投推荐 下一章 (快捷键 →)

推荐:黄河捞尸人 倩女幽魂 我的女鬼俏佳人 我的师父是棺材 阴阳代理人 紫玉钗街诡怪传说 黄河古事 剃头匠 出魂记 吾当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