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 恐怖灵异 > 灵车
灵车 / 三搞学生

第043章 鬼打墙

    在我左右双肩,各有一个黑色的脚掌印,我大着胆子伸手摸了一下,瞬间疼的我抖了一下胳膊。

    那脚印上的肉,已经变黑了,闻起来没有任何异味,但就是不敢碰,一碰就疼。

    西装大叔凑了过来,看了一眼,震惊道:人驮鬼!

    这就是人驮鬼?我仔细回想白天在山道上,西装大叔说这条路有鬼走过,让我们小心点,没想到我们走过这条路之后,就遇上了人驮鬼?

    这鬼是何时站在我肩膀上的?

    看我左右双肩的黑色脚印,脚趾在前,脚跟在后,结合着脚印的方向,我能明显感觉出有一个鬼,站在我的肩膀上,与我一起目视前方。

    “该怎么办?”我有些惊恐,因为我确定我是没有皮肤病的。而这黑色脚印无缘无故的出现在我的肩膀上,科学真的是无法解释。

    西装大叔说:阿布,白天走山道的时候,你没发现什么异常?

    我说没有,就是一直感觉挺累的,感觉被登山包压的直不起肩膀,现在想想...

    说到这里,我浑身一震,颤抖着说:现在想来,就像是有一个人站在了我的肩膀上!

    遥想村民们所说的话,几个月或者几年后,我会不会也像那个二傻子一样,被肩膀上的鬼压成驼背老汉?

    西装大叔沉默不语,刀茹也沉默不语。人驮鬼我们都是第一次遇上,谁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你俩把衣服脱了。”我冷不丁的对他俩说道。

    西装大叔面无表情,开始脱衣服,刀茹双手环抱于胸,紧张的说:你想干什么?

    我说让我看看你俩的肩膀。

    第一,我们三个活人,为什么只有我自己遇见了人驮鬼?

    第二,排除刀茹没有负重的情况下,那西装大叔为什么没遇见?

    等西装大叔脱掉了衣服,我朝着他肩膀上看了一眼,古铜色的皮肤很是健康,而且以前没看出来,他还是个肌肉男。

    刀茹说什么也不脱衣服,我说:这样吧,你把肩膀上的衣服掀开,给我看看。

    刀茹想了想,说:行,就给你一个人看。

    西装大叔嗤鼻道:你就是给我看,我也不看。

    看了一眼刀茹的肩膀,肌肤白如美玉,根本没有黑色的脚印。

    那这就不对了。为什么我们三人都走过那条山道,单单是我自己遇上了人驮鬼。干什么?看我老实好欺负?

    正想不明白这个问题,忽然西装大叔一惊,抬手就抄起身旁的工兵铲,振声喝道:谁!

    我也一惊,伸手就去抓工兵镐,顺着西装大叔的目光看去,不由得手臂一抖,工兵镐都差点掉在地上。

    在这山洞的深处,缓缓的飘起了几团绿色的火焰。

    绿色的火焰在山洞深处飘忽不定,忽明忽暗,我们三人对视一眼,我压低声音说:鬼火吗?

    “老规矩,咱俩过去看看,刀茹看好行李装备。”西装大叔抓起手电筒,我跟在他的身后,朝着山洞深处走去。

    这山洞是天然形成,洞壁有高有底,道路有宽有窄,最宽的地方我觉得能比得上篮球场,最窄的地方,也就是一条小道。

    我俩刚走一步,山洞深处的鬼火就往后飘移一段,再往前走一段,鬼火再次后退一段。

    “这是鬼火吗?”我问西装大叔。

    我俩站在原地都不敢动了,那几团绿色的鬼火,就像是一双双幽暗的眼睛,无时不刻的盯着我俩,盯的我们毛骨悚然。

    西装大叔说:别怕,我曾经学过两手对付鬼魂的法子,应该管用。

    继续前进,刚走两步,就闻到这山洞深处飘来的一股腐朽之味,同时还夹杂着些许腥臭,闻之隐隐作呕。

    鬼火飘进了山洞深处,慢慢的消失不见了,而我们也走进了一片广阔的区域,抬起手电筒朝着头顶上照射,这山洞至少几十米高,山洞内部怪石嶙峋,道路错综复杂,根本就不敢盲目前进,生怕迷了路。

    “不对,那些鬼火是故意引诱我们来这的!”西装大叔刚说完,我就问:此话怎讲?

    他举着手电筒,朝着旁边的山壁照射而去,对我说:问题就在这了。

    我顺着他手电筒的灯光看去,豁然大惊!这山洞的一面洞壁上,密密麻麻开凿了无数的孔洞,每一个孔洞中,都摆放着一口腐烂的棺材!

    我俩走过去,朝着棺材里边看,这棺材中的尸体早已腐烂,唯有一堆白骨才能证明这棺材里确实躺过死人。

    洞壁下方的十几个棺材,从头到尾,依此看了一个遍,我心中越来越急躁,也越来越害怕了。

    这些森然白骨,有一个共同点。

    他们都没有脚骨!从脚踝处的断裂伤痕来看,这些人生前应该是被硬生生的砍掉了脚掌。

    我问西装大叔:历史上有这种砍脚的刑罚吗?

    他说:数不胜数。

    山洞里静悄悄的,从山洞黑暗的角落中,又再次飘出了几团绿色的鬼火,漂浮在虚空中慢慢的晃动,像是在勾引着我们,让我们去追逐。

    我说这里不太对劲,我们是来寻找洗罪悬棺的,跟洗罪悬棺不搭边的东西,我们不要碰了。

    西装大叔说:正有此意,我们现在返回,天亮就离开这个山洞。

    我俩一前一后,同时打开手电筒,朝着原路返回,说来也怪,我们来到了时候,越往山洞里边走,那些鬼火就越是往里边躲。

    而在我们离开的时候,我们越是离山洞内部越远,那些鬼火就离我们越近,像是有意追逐我们。

    走着走着,西装大叔忽然停顿下来了身子,我一直在看后边的鬼火,也没注意什么,扑通一下就撞在了他的身上。

    “怎么不走了?”我问了一句。

    西装大叔一向沉稳的脸上,也终于露出了惊恐之色,他指着道路前方说:这堵墙是什么时候出现的!

    我朝着道路前方一看,几乎浑身一紧,差点就尿在裤裆了。

    这山洞中,何时出现了这么大一面石墙?让我们后退的道路封堵的严严实实,就连蚂蚁都爬不过去,我甚至觉得我们走错了道路!

    “不对!我们一定是走错了,一定是走错了!赶快返回!”我歇斯底里的喊道。

    西装大叔也是脸色苍白,这绝对是真正的鬼打墙!因为这条道路我们几分钟前刚走过,仅仅是几分钟的功夫,怎么可能会出现这么大一块石壁,除非山石坍塌,不然不可能!

    可山石坍塌怎么会一点动静也没有?

    我俩再次朝着山洞深处走去,走着走着,就觉得不对劲了。

    我说大叔,你有没有听到流水声?很慢很慢的那种,就像手腕被割破,鲜血滴答在地面上的声音?

    西装大叔摇了摇头,没说话。而就在我们走到山洞的岔道口,即将再次遇见那些被斩掉脚掌的森然白骨时,我俩几乎浑身一颤,就要瘫软在地上。

    刚才遇见断脚白骨的山洞,竟然也消失不见了,出现在我们面前的情景,是一条山洞内部的暗流小溪!

    “那个山洞哪去了?”

    我俩蹲在暗流小溪前,目瞪口呆的看着周围的情景,西装大叔二话不说,猛的咬破自己的手指,在自己额头上点了一个红点,随后也伸手在我额头上点了一下,说:重新回去!

    我问:大叔,这个方法管用吗?

    他说:不清楚,也是一个老道教给我的,生死关头,有总比没有强。

    我嗯了一声,越是关键时刻,越要振奋起来。

    我俩再次朝着洞口的方向走去,当我们再次走到那面忽然出现的鬼打墙之时,我俩几乎同时大叫一声:不可能,不可能啊!

    我们觉得自己都要疯掉了,因为刚才诡异消失的断脚白骨,那一面洞壁竟然就挡在了我们回去的道路上!
(快捷键 ←) 上一章 加书架 目录 投推荐 下一章 (快捷键 →)

推荐:黄河捞尸人 倩女幽魂 我的女鬼俏佳人 我的师父是棺材 阴阳代理人 紫玉钗街诡怪传说 黄河古事 剃头匠 出魂记 吾当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