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 恐怖灵异 > 灵车
灵车 / 三搞学生

第040章 村口老庙

    我说:跟团旅游没啥意思,我以前在旅行社工作过,跟团旅游,导游地接带你到处逛商店,不买东西就给你脸色看,哪有自己出来玩的开心啊。

    村民不懂这一套,就说:老表,你要是走这条小路上山的话,你听我一句,晚上你别去。

    西装大叔始终都是一脸谁敢跟我说话,我就一巴掌拍死谁的表情,在桑槐村是这样,在江西龙虎山下的小村子,也是这样。

    刀茹站在一旁,默不作声,所以问话,回话的重任,都落在了我一个人身上。

    我放下沉重的包袱,眼看村民们手指中夹着的香烟已经燃烧到了烟屁股,就赶紧乐呵呵的又散了一圈,问:老表,为啥晚上不能上山啊?

    村民说:老表,不是我诳你,村里这几十户人口,你问问谁敢晚上去?

    其他村民都笑了,有一个光屁股小孩说:叔,山上有龙。

    我一愣,片刻后也跟着笑了,我以为这小屁孩跟我瞎扯淡呢,就说:娃儿,龙是不存在的,是神话传说中才有的神兽。

    谁知我一说这话,立马就有一个村民,几乎以闪电之势冲过来,捂住了我的嘴巴,瞪着眼睛说:哎呀呀,老表啊,这话可不能乱说啊。

    我都懵了。

    这也太迷信了吧?

    我说江西卫视有一档栏目叫经典传奇,很有名的,你们都没看过吗?

    刚才捂住我嘴巴的村民,小声说:老表,不瞒你说,我们这村子,世世代代都是药农,就靠着白天在龙虎山上采摘点药材,晒干了卖给城里的中药铺,这山里的情况,我们可比你懂的多啊。

    我说那肯定,老表,还希望您多多赐教啊。

    “这山上啊,有勾魂的野鬼呢,你是不知道,晚上啊,这漫山遍野都是鬼火。”村民们说这话之时,脸上充满了敬畏。

    我不以为然,现代科学早已证明,鬼火就是“磷火”,通常会在农村,多于夏季干燥天出现在坟墓间。

    因为人的骨头里含着磷,磷与水或者碱作用时会产生磷化氢,是可以自燃的气体,质量轻,风一吹就会移动。走路的时候会带动它在后面移动,回头一看,很吓人的,所以自古以来便被称之为鬼火。

    这龙虎山中,数不尽的山洞,数不尽的悬棺葬,也就是说,更有数不尽的骨骸,所以,有鬼火,是自然现象,没有才叫怪。

    我笑着说:那除了有鬼火,还有什么?

    村民见我满脸不信,有点不乐意了,说:老表,我可真不诳你,晚上去龙虎山的人,从来没有能活着回来的,前几年村里的二傻子上了龙虎山,他人是活着回来的,但精神却傻了,而且啊,村里的老人都说,他上龙虎山肯定是遇上了人驮鬼。

    “人驮鬼?这是什么东西?”

    “就是他遇上了鬼啊,那鬼就骑在他的肩膀上,一直不下来呢,现在二傻子走路都弯着腰,根本直不起来。”

    刀茹忽然插话道:二傻子是天生驼背吗?

    江西老表一吧嗒嘴,说:你这女娃儿,那二傻子现在是傻,搁前几年,那也是个壮小伙啊,腰杆子硬着呢,咋会天生驼背呢?

    我问:那二傻子去医院拍过X光吗?

    “啥光?爱克死光?山里人,哪有钱去大医院啊,自己采的草药,熬一点喝几天,剩下的卖给城里中药铺了。”

    我想起了一句诗:遍身绫罗者,不是养蚕人。

    情况打听的也差不多了,反正听这村民们所讲的话,龙虎山在晚上是不能去的。

    我看了一眼西装大叔和刀茹,他俩一句话也不说,我问村民:老表啊,咱这有地方休息吗?

    老表说:那还真么有,不过村西头有个老庙,破四旧的时候,俺们这穷乡僻壤的也没人管过,现在早荒了,经常有云游的僧人,晚上会住在那。

    我点了点头,见时间不早,村民们也都准备回家了,这就又散了一圈烟。

    村民们都离开了,我问:那咱们是直接上山,还是先去老庙里休息一晚?

    西装大叔说:上山。

    刀茹说:睡觉。

    两人几乎同时说出口,然后又同时看向了我,三票中,我这是最关键的一票。

    我说这样吧,不是我偏向刀茹,我觉得,咱们刚来这,人生地不熟,别冒冒失失,先休息一晚,白天再进山,大叔你觉得怎样?

    西装大叔说:随便。

    我们三人走进村子,朝着西头走去,走了一半,西装大叔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事,就说:你俩先去吧,我过会就跟上。

    我虽然疑惑,但也没多问,就跟刀茹一起去了村西头老庙。

    到老庙一看,这老庙的位置,简直绝了,会当凌绝顶啊。

    老庙四周的土地,都被挖掘的差不多了,只剩下孤零零的老庙矗立在原地,这庙门早已腐朽不堪,牌匾也掉了下来,说是老庙,就是一间破瓦房。

    里边的神像,上半身都找不到了,只能隐约看到下半身是穿着青色的袍子。

    除此之外,整个老庙里,也就剩下个神坛,别的再无他物,抬头一看,哟,私人豪华别墅啊,自带全景天窗。

    我说:我想起了小时候躺在院子里看星星的画面。

    刀茹说:我想起了小时候一个小男孩拉着我的手一起看星星的画面。

    我说:这么巧,我小时候也拉过一个小女孩的手看过星星,只不过,哎,不提了。

    我俩搭好了帐篷,弄好了睡袋,才见西装大叔姗姗来迟,进入老庙后,我问他:干嘛去了?

    他说没什么,看了一下四周的地形。

    西装大叔确实是比较机敏之人,等他伸展好了帐篷,这就钻进了睡袋。

    夜晚,起风了,老庙外传来呜呜的风声,刮动着村口那一排排杨树的树叶,哗啦啦的响动,让我难以入眠。

    眯眼了许久也没睡着。我从睡袋里露出一个头,从老庙破败的屋顶,朝着天空看去,不免心中一阵惆怅。

    俗话说得好,不该你赚的钱,你别赚。我一时贪心,做了14路公交司机,结果一连串的事情,层出不穷,如果这一次能够顺利找到洗罪悬棺,洗刷掉我身上的罪孽,那我做完这一年,就直接辞职。

    现在,我就是想跑,都跑不掉了。

    惆怅间,叹了口气,正要缩回脑袋睡觉,却猛地发现,老庙天空上的星星,被忽然遮盖住了一片。

    但仅仅是瞬间,那被遮盖住的星星又再次显现了出来。

    我心中一怔,心想:刚才是乌云遮挡住了星星吗?

    可是云朵的移动速度绝对没有这么快吧?

    心中一惊,我赶紧小声喝道:嘘,嘘,屋顶有人!

    西装大叔和刀茹躺在睡袋里,一动不动。

    我以为他俩睡着了,就捏着嗓子加大了一些音量:快醒醒,屋顶有人!

    两人还是不吭声,我瞪着眼珠子盯着老庙的屋顶,今晚忽然起风,可谓是月黑风高,光线暗淡,会是谁突然出现在老庙的屋顶上?

    老庙附近都是洼地,但洼地里种有杨树,会不会是有人顺着杨树爬上了屋顶?莫非是要谋财害命的?

    我从登山包中,抽出工兵镐,这玩意要是砍在头颅上,必死无疑。

    老庙外风声呼啸,呜呜的吹,老庙破旧的木窗,被夜风吹的哐当响,可令我想不明白的是,刀茹和西装大叔,此刻像是彻底昏睡了过去,如此大的动静,他们竟然毫无察觉。

    我忍不住了,悄悄从睡袋中伸出左手,去拍了拍刀茹,小声说:快醒醒!屋顶有人!

    刀茹不动。

    我又伸手推了推西装大叔的睡袋,可这一推不打紧,我吓的啊一声大叫,顿时窜出了睡袋。
(快捷键 ←) 上一章 加书架 目录 投推荐 下一章 (快捷键 →)

推荐:黄河捞尸人 倩女幽魂 我的女鬼俏佳人 我的师父是棺材 阴阳代理人 紫玉钗街诡怪传说 黄河古事 剃头匠 出魂记 吾当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