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 恐怖灵异 > 灵车
灵车 / 三搞学生

第037章 洗罪悬棺

    我再朝着海伯的影子看去,果然只剩下了一个,而且很清晰,我看了一下刀茹的影子,看了一下自己的影子,都是一个,清清楚楚。

    刚才我看花眼了?

    又或者海伯也是鬼?

    我一惊,脑海中浮现出了这个想法,但下一刻又给拒绝了,别的不说,海伯救过我两次,单凭这一点,不管他是鬼还是人,我觉得他都不是害我的。而且海伯也无数次的暴漏在阳光下。

    话说到了这里,我们三人再次无话,气氛又变得尴尬异常,只剩下了火锅汤底咕嘟咕嘟的滚烫声音。

    “服务员,加点汤。”我喊了一句。

    海伯擦了擦嘴,说:不了,我就先回去了,你们慢慢吃。

    说完,海伯就要起身,我说海伯我送送你吧?

    海伯摆手说不用,你留下来陪陪女朋友吧,然后对我俩笑了笑,转身离去了。

    我还想下楼去送送,刀茹忽然抓住了我的手掌,小声喝斥我:你是个傻蛋啊!

    “我怎么了?”

    刀茹指着桌子上的照片说:我给你这些照片,是来救你命的,你怎么动不动就让别人看了?

    我挠了挠头,说:几张照片而已,没这么夸张吧?

    刀茹说:你知不知道你被多少个鬼盯上了?

    我咋舌道:不会吧?我啥时候也成香饽饽了。对了,这些照片是干什么的?

    刀茹没好气的说:这是龙虎山的悬棺葬,现在的你,被很多鬼盯上了,如果你还想活,就只能去这个地方,能救你的人,唯有你自己。

    我又翻看了一遍那些照片,看着看着,我大惊失色道:最后一张照片怎么变成这样了?

    总共三十一张照片,前三十张都好好的,唯独最后一张,莫名其妙的变成了一片空白,此刻捏在手中,就像是捏着一张白色卡片。

    刀茹拍着我的脑袋说:你真是傻蛋,幸好我留了一手,在最后一张照片上抹上了特殊药水,现在那个老头,应该没能记住最后一张照片的情景。

    我说他肯定没记住,因为我也没记住啊,根本没来得及细看。

    刀茹收起了照片,小声对我说:阿布,你相信我吗?

    我看了一眼刀茹那一双美目,尤其是长长的眼睫毛,性感至极,我赶紧转过去头说:别跟我说什么相信不相信,那对我来说已经不重要了,我连自己都不信了。

    刀茹又说:行,我就跟你直说吧。

    接下来的一番话,才让我清清楚楚的认识到,这些照片究竟有多重要。

    原来这悬棺葬也叫做崖墓,距今已有两千多年的历史,关于正史方面的记载比较枯燥,刀茹直接跟我说了重点,也就是如何能救我性命的办法。

    龙虎山不但是道教发祥地,自古以来更是以悬棺葬而闻名天下,当时的人坚信:弥高者以为至孝,高葬者必有好报。但从古至今,却无人知晓那些悬在山崖上的棺材究竟是怎么运上去的。

    据说在这万千悬棺之中,就有一口春秋战国时代的悬棺,这棺材原本是给一位女子打造的,但此女子心烈,死后没有葬在龙虎山的悬棺之中,而是毅然选择净身入土,与战死沙场的未婚夫埋葬在了一起。后有道教高人途经此地,听说这件事之后,攀上龙虎山,找到那口棺材,拍着棺材盖连说三声,好,好,好。

    从此以后,每当有药农在山涧采药而被困在龙虎山之时,不管是迷路还是遇到诡异之事,多半认为是身上罪逆深重,被阴魂缠身。不过只要寻找到那口棺材,连拍三下,说三句好,好,好,就能安然无恙的离开龙虎山,而且再也不会遇上邪灵作祟之事,从此,那口棺材便被称之为--洗罪悬棺。

    我问:刀茹,你的意思是说,让我去龙虎山,找到那口洗罪悬棺,洗刷掉我身上的罪孽,然后就可以万鬼不侵了?

    刀茹点头,说:正是此意。

    我笑了,我说我有罪吗?上小学一年级就带上了红领巾,被评为三好学生,小学三年级就被评为学习雷锋小标兵,小学六年级就是我们学校的升旗手。

    还没等我说出后边的话,刀茹瞥了我一眼,指着餐桌说:每个人都有罪,只要活着,就有罪。

    我不懂。

    刀茹指着我啃剩下的鸡翅骨,说:鸡有罪吗?

    我说不知道。

    刀茹又说:你吃鸡,你不觉得你有罪吗?

    我扑哧一声笑道:大姐,我给过钱的,好吗?

    刀茹面色严谨,说:或许是因为你没有直接动手,所以你没有负罪感,若是让你杀掉你吃下的这只鸡,你还会这么想吗?

    我沉默了。

    “人杀人有罪。但人杀鸡、杀狗、杀猪、杀羊,就无罪了?它们天生就该杀?天生就该被吃?”

    我还是不知道该说什么。

    刀茹又说:人在面临死亡时有多恐惧,动物就有多恐惧。大道理我也不想跟你讲,没有什么意义,佛家为何不吃荤?

    我拧着脖子说:我就见过有的和尚吃肉,还喝酒,还搂着女人。

    刀茹美目瞥了我一眼,说:那是假的,不是真正的修行僧人。所谓真正的苦行僧,你永远不会见到。他们只出没于山间野林之中。

    刀茹的话,我信。因为我外婆信佛,我妈也信佛,从小我也经常看佛经。六祖慧能传我看了好几遍。我始终觉得佛家教育人,说的话都挺好,教人行善,教人学德。

    沉默了许久后,我问:那找到了这口洗罪悬棺,真的就可以避开那些鬼吗?

    刀茹并没有立即作答,她看了一眼窗外,略带惆怅的说:你一定要活着,我等着你娶我。

    我叹了口气,小声嘟囔了一句:可我一直喜欢的都是葛钰。

    我声音很小,但刀茹还是听到了,她红唇微动,凑到我的面前,满是柔情的说:你爱谁,我,就是谁。

    刀茹走了,临走前她带上了耳机,我朝着她的手机屏幕上看了一眼,播放的始终是那一首东风破,我不知道她为什么特别喜欢这首歌,可能在这首歌的背后还隐藏着什么。

    我自己坐在火锅店,翻看着悬棺照片,刀茹刚才说的话,我懂。

    每个人都有罪,犯着不同的罪,你杀鸡是罪,吃鸡是罪,甚至你踩死一只蚂蚁,或者拔出一棵青草都是罪,当然,这种理论性太强的话题,我是不会去纠结的。

    而这传说中的洗罪悬棺,便是能洗刷掉每个人在日常生活里,无形中犯下的罪过,这些罪过就好像印记一样,有罪过在身,便会被怨魂缠绕,一旦洗刷掉罪祸,就像重获新生一样,鬼魂便不再侵袭。

    我仔细想想现在的遭遇,还真是有种万鬼缠身的感觉,直到这一刻,我仍然不知道谁是鬼,谁是人,唯一能确定的,只有葛钰的死尸,这是真的。

    可确定这一条的同时,我又伸手摸了一下自己的胸口,说真的,我感受不到自己的心跳,可去医院拍X光的时候,却明明看到我的心脏完好无损,这又该怎么说?

    难不成,我是进入了幻觉?

    心中一惊,想起了一种可能性。

    我在冯婆家里那几天的经历,会不会是一直处于幻觉之中?比如说,海伯在赶到桑槐村外那个小宾馆的时候,就用秘术把我引入幻觉。

    而接下来的几天,所发生的事,比如阴阳守宫,以及我进入冯婆家中,看到冰尸,难不成都是海伯潜意识灌入我大脑中的画面?

    如果这是真的,那我是什么时候醒来的?我是什么时候走出幻觉的?

    难道是坐在沙发上看到那张死亡预言的纸条时,才算是走出幻觉?因为海伯第一次来到宾馆之时,我俩在房中聊天,给他开了一间房,我就回到自己的房间,坐在沙发上沉思。

    这个画面,恰好可以与我发现那张纸条的画面衔接,如果海伯对我的大脑动了手脚,那么说,其实,冯婆的家里,我根本没去过,葛钰的无心冰尸也根本没见过!一切都是我坐在沙发上幻想出来的。

    而海伯完全可以在我幻想的时候,把纸条放在桌子上,往我大脑中灌输我已经回到了宾馆中的画面,等我从幻觉中走出来,发现桌子上的纸条,这一切,就顺理成章了!

    庄周梦蝶蝶梦我,到底谁是真实的,谁是虚幻的?
(快捷键 ←) 上一章 加书架 目录 投推荐 下一章 (快捷键 →)

推荐:黄河捞尸人 倩女幽魂 我的女鬼俏佳人 我的师父是棺材 阴阳代理人 紫玉钗街诡怪传说 黄河古事 剃头匠 出魂记 吾当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