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 恐怖灵异 > 灵车
灵车 / 三搞学生

第035章 数不尽的棺材

    我真的要精神分裂了,我感觉自己像是进入了一个奇幻的世界,在这世界里发生的事,太诡异了!我根本无法去想象!

    “阿布,不要纠结,葛钰是我,刀茹也是我,你爱的不是葛钰,也不是刀茹,你爱的就是我,懂了吗?”

    她说话时,吐气如兰,加之其身上淡淡的女人香,这股味道窜入我的大脑之中,让我一阵心猿意马。

    不对!

    我忽然想到了一点!

    小时候村里老人都说过,鬼是不敢见阳光的,这都是几辈人口口相传下来的,西装大叔我觉得他百分之九十不是鬼,不止是他能暴漏在阳光下,更因为我俩之间一起经历的事。

    其次这个女郎,也曾暴漏在阳光下,那么,她不是鬼!

    我见过葛钰的尸体,而且葛钰取走了我的心脏,那么,葛钰是鬼!

    既然葛钰是鬼,面前这个女郎不是鬼,那她不是葛钰,她,就是刀茹!

    我大喝一声:刀茹,你跟葛钰什么关系!不要以为你跟葛钰长的一模一样,就能肆意欺骗我!

    刀茹轻抿红唇,再次揽住我的肩膀,吐气如兰道:阿布,我是谁真的不重要,上一次你拒绝了我,结果发了疯的想我,这一次,你还会拒绝我吗?

    她身上的体香愈发浓郁了,这股味道,闻之令人上瘾,令人迷醉。

    我说你不要诱惑我!

    我一把甩开刀茹,冲出了酒店,午夜,大街上除了上夜班的的士司机,基本上就没别的活人了,我如行尸走肉一般,晃荡在这灯红酒绿的城市中。

    难不成,我所遇见的这个女郎,一直都是刀茹?

    既然是刀茹,那她当初为何要用葛钰的名字来做自己的身份证?她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故意欺骗我?好让我引到葛钰的家乡,桑槐村?

    我买了一瓶二锅头,猛灌两口,我告诉自己,不要把问题复杂化,有时候,明明面前摆着一条直线,我却非要绕几个弯。

    我心想:难不成这个女郎就是个办假证的?这么一想,倒是简单了,可我在冯婆家里那地下冰库中的所见所闻,又该如何解释?

    想到这里,我心中一惊,当即就挥手打了一辆出租车,直奔中心医院,找到了值班的医生,我说要拍X光。

    拍完之后,医生睡意蒙蒙的说:诺,你看,你身体很健康。

    X光片,我看不懂,就问医生,我说我的心脏在哪个位置?你看我的心脏健康吗?

    医生把X光片夹在铁架上,打开灯光后,对我说:你的心脏在这,挺健康的,没事了,心情高兴点,回去该吃吃,该喝喝啊,没事的。

    我觉得医生是把我当成醉鬼了,可能他觉得我就是喝醉酒了闲的蛋疼,来医院没事找事发酒疯了。

    可我真的没醉,换句话说,不管我醉没醉,至少医生是没醉的,他是专业人士,能看懂X光片,他说我的心脏健康,那就说明,我的心脏还在我的体内?

    怎么可能?

    我的心脏明明被葛钰的冰尸给取走了!葛钰亲口告诉我的!她说要帮我保管的!

    我对医生吼道:你他妈看清楚点,我到底有没有心脏啊!

    医生吓了一跳,连忙呼喊:保安!保安!

    我说你他妈别乱喊,老子不会吃了你,你就给我看清楚,我到底有没有心脏!

    医生吓懵了,连连点头说:有,有啊,你看。说话时,医生还指着X光片上的一个位置。

    他手指有些颤抖,可能很害怕,我发现自己酒后失控,就赶紧说:医师,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就是想问问,我的心脏真的还在吗?

    医生的头,点的跟捣蒜一样。

    我伸手放到了自己心脏的位置,静止了半天,也仍然没感受到我的心跳。

    我拉住医生的手,就放在了自己的胸口,说:医师,您帮我摸摸,看看我还有心跳吗?

    医生的脸上,一脸恶心的神情,或许他把我当成一个钙片了,医生支支吾吾的说:哥...哥们,我...我家里有老婆的...

    我盯着他,没说话,像模像样的摸了一下,他点头说:心跳挺正常的,你真没事,哥们,早点回家休息吧。

    我来医院之前,疯疯癫癫。

    我离开医院后,几乎癫狂!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我站在马路边,抬头爆吼,过路的人看到我,都吓的赶紧绕开,其中一个天真的小孩,惊恐的问他妈妈。

    “妈妈,妈妈,你快看,那个人是不是疯子?”

    疯子?

    我的大脑中像是划过一道闪电,猛然间醒悟,我愣住了,心想:背后操纵一切的这双手,其目的不是为了杀我,而是为了折磨我,让我逼疯?

    杀一个人,简单!但没乐趣。

    折磨一个人,简单!乐趣倍增。

    折磨一个人的灵魂,很难!但对于始作俑者,绝对是令人兴奋之举!

    我猛的一睁眼,握住拳头,牙齿咬得咯嘣响,我告诉自己,谁他妈也别想整我!老子今天就跟你杠上了,人死球朝天!

    你越是想折磨我的灵魂,你越是想逼疯我,我就越活出个精彩给你看!我要让你明白,我是一个意志坚定,稳如泰山之人!

    想到这里,我冷笑一声,慢慢的在心中策划接下来的计划。

    回到酒店的时候,客房服务员告诉我,刀茹已经退了房,临走时留下了一件东西,如果有一个叫刘明布的先生来找她,就把这件东西给刘明布先生。

    我出示了一下身份证,在服务员确认我就是刘明布的时候,将一个小包裹递给了我。

    我接过包裹,就坐在酒店的大厅沙发上拆开看,刚撕开封条的时候,就觉得有一股香味迎面扑来。

    打开一看,里边有一支早已枯萎的金盏花,以及一叠厚厚的照片。

    我看了一眼枯萎的金盏花,确定这就是我曾经送给她的,花瓣早已枯萎发黑,但她却喷洒上了金盏花提炼出来的香水,使这枯萎的花朵,仍然芳香四溢。

    那一叠照片,我刚一翻阅,就吓了一跳,这所有的照片,几乎都是拍的棺材,有的棺材早已腐烂不堪,里边的森然白骨都露了出来,有的棺材还算新颖,而有的棺材则不见了棺材盖。

    再一看背景,这些棺材都是存放在一个个小型山洞之中,可前边这些景象都不算什么,真正令我诧异的,却是这照片的拍摄角度。

    照片拍的是一面山崖,山崖上有无数洞窟,洞窟中摆放着密密麻麻的棺材,从这角度来看,这张照片,至少是在离地面几百米的高空上拍摄的。

    简言之,从天上拍的!

    航拍吗?这个我不懂,但我觉得现在应该有这种技术。可刀茹给我这么多棺材的照片是什么意思?

    我自己不懂,就打通了海伯的电话,大半夜的,海伯接通了上来就是一句:你小子整天闲的蛋疼了是吧!大声告诉我,现在他妈几点了!

    我赶紧说:海伯您别生气,有个朋友给我发了点照片,全部都是在一面山崖上,很多悬在山洞中的棺材,密密麻麻,数不胜数啊,中国有这个地方吗?

    电话那头猛然一沉默,良久后,海伯问我:这照片谁给你的?

    我一愣,支吾了片刻,说:一个我深爱的,但却不知道她是谁的女人。

    海伯说:你爱的女人你都不知道她是谁?靠!这么复杂,回家玩鸟去吧,老子没空。

    说完,海伯就挂了电话,我赶紧又给海伯打了过去,海伯接通后,第一句就吼道:你现在如果在老子面前,老子一巴掌给你呼到墙上你信不信!

    “海伯,这最后一张照片,竟然...竟然...是你躺在一口棺材里!”
(快捷键 ←) 上一章 加书架 目录 投推荐 下一章 (快捷键 →)

推荐:黄河捞尸人 倩女幽魂 我的女鬼俏佳人 我的师父是棺材 阴阳代理人 紫玉钗街诡怪传说 黄河古事 剃头匠 出魂记 吾当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