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 恐怖灵异 > 灵车
灵车 / 三搞学生

第029章 奇绝壁虎 (祝大家端午节快乐~!)

    海伯说:冯婆不是人,也不是鬼,顶多算是半人半鬼。

    这话给我绕懵了,我不是来学绕口令的,就问:海伯,您别卖关子了,有啥事直接说吧。

    相对于海伯,西装大叔的说话风格,我就挺喜欢,一点不卖关子,上去就直奔主题。

    “昨天晚上,我们被监视了。”

    我等的就是海伯这句话,因为我实在弄不明白他昨天晚上为何会突然变的那么诡异。

    “我们被谁监视了?是人,还是鬼?”我忙不迭追问。

    海伯说:不是人,也不是鬼,是一只壁虎。

    什么?

    我眼珠子都差点掉在地上,我觉得这句话完全可以用来给小孩子讲笑话,两个大活人被一只壁虎监视了,怎么想都觉得好笑。

    见我脸上颇为不信,海伯说:小子,这世上有指南针,指北针,但你听说过指东针,指西针吗?

    我说:上学的时候老师给我们布置任务,让我们学习制作指东针,不过我没学会。

    海伯说:你们那是利用科学,我不懂,但从古至今,指南针,指北针层出不穷,唯独无法做出指东针和指西针,正是因为南北龙脉固定,气运平衡,而东西方位,河流交织,气运复杂,指针无法准确指定方位。

    我说海伯你别卖关子了,你就直接说重点吧。

    “昨天晚上,自从我看到冯婆的第一眼起,我们就已经被监视了,冯婆饲养了一对壁虎,一只养在她的家里,另一只养在她的身上。”

    我回想昨晚海伯用清水在茶几上画出那只壁虎的时候,我还以为是蜥蜴,后来看到断裂的S型尾巴,才豁然醒悟,那是一只壁虎。

    可能当时海伯就在提醒我,咱们被监视了,然后我不懂,就画了一个问号,海伯就写了一个人字,一个鬼字,但同时都画了叉号,意思是提醒我,监视咱们的,不是人也不是鬼。我不但没懂,反而更疑惑了。

    最后海伯就画出了一个壁虎,但怕我认错,就特意切断了壁虎的尾巴。可惜我太笨了,直到这一刻,我才彻底明白了海伯的良苦用心!

    懂是懂了,可懂了这个,却更疑惑了别的。

    “海伯,壁虎怎么可能监视人?”这个我想不明白,我知道猴子鹦鹉以及警犬,驯养之后非常聪明,或许也能做到监视人的作用,可一直壁虎也能监视人?我真的不信。

    海伯说:壁虎就不能监视人了?壁虎不但能监视人,还能完全听懂咱们说的话!

    我不插嘴,海伯说:你以为昨晚我老糊涂了?我不那么做,就完全露馅,你就彻底进不了冯婆的家中了。

    “可那壁虎如果能听懂人话,会和冯婆沟通,那肯定会告诉她,咱俩昨晚在演戏啊?”这个我挺想不明白的。

    海伯摆手,说:那不会,冯婆饲养的这种壁虎,能听懂人说话,也能把别人说出来的话全部转告给自己的主人,但它看不懂人的动作,所以它们也模仿不出来。

    我一惊,猛然醒悟,说:也就是说,你昨天晚上那番话,完全就是说给壁虎听的?好让这监视我们的壁虎,传递错误的信息,让冯婆以为,你就是一个爱下象棋的老头子?

    海伯笑了,指着我,说:小子,有长进了。

    我挠了挠头,颇为不好意思,海伯又说:如果不隐藏自己,刚来第一次就露馅了,对于冯婆来说,不免就是打草惊蛇,我也就彻底帮不到你了,现在那只壁虎,肯定告诉冯婆,我只爱下象棋,而且只是一个普通人。

    我真心服了!

    俗话说的真不假,姜还是老的辣,海伯与冯婆之间,这第一次不算碰面的碰面,这第一次无形之中的较量,海伯就算是略称一筹。

    “那现在怎么办?”我追问道。

    海伯说:今晚,我就带你破掉冯婆家中的诡异秘术!哼哼,小小伎俩,不足为惧。

    我没问冯婆家中的秘术到底是什么东西,因为我感觉海伯现在也不打算告诉我,人与人的性格是不同的,海伯就是那种爱卖关子的人,不像西装大叔那么直爽。

    “小子,现在你跟我走,去买点东西。”

    海伯带着我,跑遍了整个市区,而且买来的东西,非常怪异,可以说让我目瞪口呆。

    荧光粉,塑料袋,大镊子,小手电,以及腐烂的肉!

    没错,海伯不买鲜肉,就买腐烂发臭的肉,这让我很是不解。

    到了晚上,我心里激动了起来,心说今晚终于可以进入冯婆家中一探究竟了,我觉得葛钰一定没死,一定藏在屋里!这是一种第六感。

    海伯我俩收拾好东西,他带着我,没去桑槐村,而是直奔了宾馆附近的一个小树林,随后将那块腐烂的臭肉,扔到了树林的地面上。

    我还没来得及问,他又将荧光粉全部撒在了那块臭肉上。

    “海伯,你在做什么?我们不是要去冯婆家里吗?”我忍不住了,因为我俩在这小树林里,快特么的被蚊子给咬死了!

    我觉得这树林里的蚊子如果能全部集合,绝对能把我抬起来!

    海伯也被咬的够呛,他说:蚊子苍蝇喜欢腐肉,你拿着袋子,在这等着,一会把袋子猛的扣到腐肉上,抓点蚊蝇。

    我一愣,问:那你呢?

    海伯说:我?我当然是去树林外边等着你了。

    说完,海伯风骚的一挥手,就离开了小树林,留下我自己在这喂蚊子。

    不知过了多久,我觉得自己至少胖了二十斤,看那腐肉上趴了不少蚊蝇,就猛的把塑料袋扣上去,抓了不少。

    在路上,海伯对我说:小子,辛苦你了。

    我说:不辛苦,就是感觉自己脸肿了点。

    海伯看了我一眼,有点尴尬,咳嗽了一声说:荧光粉撒在腐肉上,这些蚊蝇一旦趴上去,身上就会沾染荧光粉,在夜里就会散发着微光。

    我说海伯你想制作萤火虫吗?

    海伯笑道:天机不可泄露,跟我走就是了。

    到了冯婆的家中,一看房门紧锁,冯婆肯定又出去了,海伯眯眼,朝着院子里看了一番,说:果然没错,走,进院子!

    海伯有信心,我自然也就不怕,到了院子里,海伯小声问我:你前几次都是从哪进入屋中的?

    我指着门槛,说:抽掉门槛,爬进去。

    “没从别的地方进入过吗?比如说,爬窗户?”

    我说没有,只从门槛下进入过。

    海伯点头,从我手中接过装满蚊蝇的塑料袋,走到门槛前,蹲下了身子,让塑料袋露出一个小口,顿时从里边飞出几十只蚊蝇。

    黑暗中,那些蚊蝇的身上都闪烁着点点幽光,刚一飞出来,便惊慌失措的逃离门槛的位置,海伯点头,说:冯婆那失传的秘术,就下在这了。

    “小子,过来,把这门槛抽掉,你以前抽掉门槛所用多长时间,这一次给我拉长十倍!”

    这给我说懵了又,我抽掉门槛,顶多就是两秒,延长十倍,那就是二十秒,拿一块木板而已,用得着这么长时间吗?

    我不敢违抗,走上前去,缓缓的抽掉门槛,这过程当真煎熬,必须一点一点的缓缓往上抽。

    等到门槛彻底被我抽出来之后,海伯忽然把手指竖在嘴边,小声嘘了一下。

    只见海伯打开小手电,用手指捂住灯头,从指缝中露出几丝微光,在门槛的位置来回寻找,片刻后,海伯冷笑一声,小声说:就是你了!

    我顺着海伯的目光看去,只见在门槛角落的缝隙中,趴着一只浑身雪白的壁虎!

    天下间竟然还有这种壁虎?
(快捷键 ←) 上一章 加书架 目录 投推荐 下一章 (快捷键 →)

推荐:黄河捞尸人 倩女幽魂 我的女鬼俏佳人 我的师父是棺材 阴阳代理人 紫玉钗街诡怪传说 黄河古事 剃头匠 出魂记 吾当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