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 恐怖灵异 > 灵车
灵车 / 三搞学生

第026章 计划再次败露

    我爸浑身一惊,我明显看到他的身子哆嗦了一下,他问我爷爷:爸,你怎么想起这事了?

    我爷爷站起身,说了一句:人啊,活一辈子还得多做好事,文亭,你当年做的对。

    说完,我爷爷撑开雨伞,慢悠悠的离开了我家。

    那个哑巴乞丐我知道,小时候我也见过,头发很长,都绣成一团一团的了,至于年纪有多大,我真看不出来,他脸上很黑,胡子也长,经常在那小县城的各个垃圾箱里翻找食物吃。

    我记得最清楚的一次,是那年冬天,下着鹅毛大雪,那个哑巴乞丐饿得实在受不了,估计都快饿傻了,在大街上抱着一块红砖,用力的啃,用力的咬。

    二十岁以上的人应该都知道,那个年代烧制出来的板砖,基本上都是红色的,而且很硬,质量好,现在的板砖都是灰色的。

    我们那一条街道很繁华,开家电维修的,开小超市的,开饭店的,大有人在,但那天,硬是没有任何一个人,去给那乞丐一个馒头。

    我爸妈是裁缝,做衣服的时候,透过窗户看到了那个乞丐,我爸看着那乞丐抱着砖头在啃,就从家里拿出去了两个烙饼,递给了那个乞丐。

    回来的时候,我爸的身上已经落了一层厚厚的白雪,他一边弹掉雪,一边对我说:明子,你要是不好好学习,你就会没出息,将来说不好也会变成乞丐。

    这件事我记得很清楚,因为我很害怕自己有一天也沦落大街,去啃砖头,所以我上学的时候,成绩一直名列前茅,这是事实。

    那年冬天,大年三十晚上,我们一家人正在看联欢晚会,忽听有人敲门,我爸去开门一看,那个乞丐满身白雪,站在门口对我爸拜了两拜。

    我爸一愣,知道这是在拜年,就笑着说:也祝你新年快乐啊。我爸当时要再给哑巴乞丐一些吃的,但他拒绝了。

    第二天清晨,街道上很多人在议论,那个哑巴乞丐死了,死在了垃圾桶旁边。他的尸体上已经覆盖了一层厚厚的积雪。

    三年后,我爸做生意赚到了钱,就带着我们一家人,回到老家盖房子,也就是遇上了刚才所说的事情,那几天正想要一条狗,就不知从何处跑来了一只狗,可这只狗偏偏是个哑巴。

    我不由得想起三年前那个夜晚,那晚下着雪,哑巴来找我爸拜年,第二天就死在了漫天雪地之中。三年后的今天,房子落成,下着大雨,这条哑巴狗忽然在雨中对我爸吠叫了一声,第二天,咬断了绳子,消失不见了。

    当时我还在上小学,我放学路上总会留意,但许多年过去了,我再也没见过那条不会叫的哑巴狗。

    我外婆信菩萨,经常烧香,后来每逢谈及此事,她都跟我爸说:这是哑巴来报恩了,做人啊,得多行善事。

    (或许很多人会觉得这件事很玄,但这确实是我小时候亲身经历的一件事,我爸经常跟我说,明子,哪怕你不做好事呢,也别去做坏事。老天爷都在上边看着呢。)

    我爸文化不高,我觉得他的话应该可以理解成:举头三尺有神明,积善之家必有余庆,积恶之家必有余殃。

    此时回过神来,我看着面前这条爱喝酒的黄狗,心中思绪万千,叹了口气,就伸手摸了摸它的脑袋,没想到,它也低着头,眯着眼,摇着尾巴,根本不反抗。

    这条狗跟我爸当年遇上的那只狗很像,但这条狗不是哑巴,它刚才吠叫过。

    叹了口气,站起身正要离开,谁知这条黄狗竟然摇着尾巴,快步的跟上了我。

    这可让我懵了,宾馆是不会让狗进去的,我说:你哪来的还回哪去吧,我还有事呢,别闹啊。

    可这黄狗就是跟着我,哪都不去,我一乐,当即就蹲下身子说:这样吧,老兄,这两天,你的酒我包了,但是你帮我做件事,怎么样?

    黄狗看着我,不叫唤。

    “OK,不吭声就是默认了。”

    我又去小卖部买了一瓶啤酒,倒进泡面桶里边,这黄狗一会就舔干净了,尼玛,酒量还真惊人!

    晚上,我特意去一家小餐厅,弄了点生鸡血,然后在一处无人的角落,用那根公鸡的尾羽,在狗头的正中间,点了一个红点。

    我忽然有种金狮点睛的感觉,有些门店开业,总会请来舞狮的,然后店老板图彩头,就拿着毛笔,帮金狮点睛。

    点了红点,我带着这条黄狗,就躲在宾馆的楼下,冯婆还是照常骑着三轮车出去,若是这一次能够成功潜入冯婆的家里,一个小时的时间,应该也够用了。

    带着黄狗进入村子之后,到了冯婆家的院子外,我小声说:老兄,能不能震慑这些四目门童,就看你的本事了。上!

    我很风骚的一挥手,就像指挥将士作战一样,可这黄狗蹲在我旁边,一动不动的摇着尾巴,好像根本没它什么事。

    “我去,大哥你敬业点好不好?”我摸着它的狗头说道。

    黄狗张着嘴巴,流着哈喇子,根本不甩我。

    “行行行,咱俩一起去,这总行了吧?”见我起身,黄狗跟我一起进入了冯婆家的院子,刚一进院子,气氛立马不对了!

    原本那些小鸡仔,站在笼子里边,死死的盯着我看,但见到我身后这凶恶的大黄狗之后,瞬间吓的在窝棚里四散逃开,躲进了窝棚深处,再也不敢出来。

    黑暗中,我低头看了一眼大黄狗,它的双眼仿佛闪烁着幽光,可能是月光的反射形成的效果,总之挺瘆人的。

    “吊啊!老兄还是你行!”我拍了拍大黄狗的头,这就赶紧朝着冯婆屋里赶,抽掉门槛,爬入青瓦房之内,那条黄狗就守在外边一动不动。

    我打开手机灯光,照耀这个屋子,刚朝着屋子的西北角看了一眼,豁然一惊!

    冯婆一直骑的三轮车,竟然就在屋里静静的放着!

    难不成冯婆没出去,而是躲在了这黑暗的青瓦房里?我身上惊出了一身冷汗,心说不可能,我明明看到冯婆骑着三轮车离开了桑槐村!

    屋子里没有别的动静,但一如既往的冷,我顺着这股凉意,慢慢的摸索,逐渐的找出了凉气最重的地方!

    一个破旧的黑色衣柜!

    这衣柜的把手上,镶嵌着几枚铜钱,大致看一眼,就知道是康熙通宝,因为那铜钱很大。

    这么做的原因并非是用铜钱克鬼,有些人从老辈手里传来下很多铜钱,做家具的时候就直接用上了,因为铜钱正中间有个小方格,这样可以固定把手。

    抬头看了一眼这衣柜整体的造型,怎么看都像是一口棺材给竖着放了起来,心中不免有些惊悚,觉得阵阵凉意扑面而来。

    我大着胆子,心说只要拉开这个衣柜的门,就能知道冯婆的秘密!因为这屋子里所有的冷意,都是从这柜子中散发出来的。

    当下颤抖的伸出手,正准备去拉柜子的把手,谁知身后的房门传来一阵悉悉索索的声响,我一惊,以为冯婆忽然回来了,此刻就在开锁,吓的我手一哆嗦,手机都差点掉在地上。

    定睛一看,是黄狗从门槛下伸出了一个脑袋,此刻对着我汪汪汪轻声的吠叫了几句。

    我没弄懂什么意思,正自疑惑间,这青瓦房外,北边的方向就传来了三轮车的响动。

    一瞬间,我在黑暗中瞪大了眼睛!

    不对!冯婆回来了,她怎么又知道有人潜入她家了?
(快捷键 ←) 上一章 加书架 目录 投推荐 下一章 (快捷键 →)

推荐:黄河捞尸人 倩女幽魂 我的女鬼俏佳人 我的师父是棺材 阴阳代理人 紫玉钗街诡怪传说 黄河古事 剃头匠 出魂记 吾当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