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 恐怖灵异 > 灵车
灵车 / 三搞学生

第023章 死人海鲜馆

    但,木箱子中,空空如也!

    我心中一惊,手臂都在发抖,虽说这木箱子中什么东西都没装,可这木箱子里的血腥味实在是太浓了,闻之隐隐作呕。

    啪!我合上了木箱子,转头快步离开。

    心脏砰砰直跳,一直害怕身后有人追上我,等我跑到了灯火通明的餐厅正门前,这才松了口气。

    冯婆的木箱子里,一定装有什么东西!说不定经常装死尸,要不然怎么会有那么浓重的血腥味?

    而且西装大叔也说过,冯婆院子里那棵桑树,是用人血浇灌的,而那些鸡仔,是用人肉饲养的!

    想到这里,我猛的抬头,看向了这家高级餐馆,一股无边的惧意从心脏中,弹跳至全身。

    这家餐厅,不会是卖人肉的吧!

    冯婆三轮车上,那个木箱子的秘密,暂时没有发现,我还弄不明白她每天晚上回家之后箱子里到底装的什么,但我完全可以进入这家餐厅,看看冯婆此刻在做什么!

    此刻我想起了水浒传中,孙二娘开的黑店,以及龙门客栈里的黑店,我今晚这么一进去,会不会被剁成肉馅?

    想到这里,我掏出手机给陈伟打了个电话。

    “陈哥,跟你商量个事。”

    “啥事啊?别想延长假期啊,给你三天假,已经是极限了!”

    我说不是,就是想跟你说一下,如果我明天早上八点以前,给你打电话报平安,那就没事,如果过了八点,我还没给你打电话,那请你帮我报警。

    说完我就直接挂了,三秒钟不到,陈伟就重新拨打了过来,我没接,直接让电话关机,然后走进了这家海参馆。

    刚一进去,服务员就热心的问我几位。落座之后,我说就一位,服务员拿来菜单,我点了几样海鲜之后,忽然问:诶,小妹,你们这的海鲜,都是现做的吗?我可不吃冻鲜的啊。

    服务员笑着说:先生,我们这的海鲜,都是活的,现做的,您放心好了。

    我说:那就先点这几样,你带我去你们后厨看看,我得验证一下。

    我去后厨,不是为了验证海鲜究竟是活的还是死的,我只想看看冯婆在干什么。

    服务员爽快的说:好啊,先生跟我来。

    站起身,我不露声色的从那一套餐具中,抽出了一把餐刀,虽说不怎么锋利,但用来自卫,还是没问题的。

    在后厨里,我看到了他们饲养在水池里的鲍鱼,以及龙虾,确实都是活的,怪不得这服务员说话的时候,底气十足。

    我装作很满意的样子,双手背在身后,就像领导视察一样,还别说,挺有范,让那群小厨师们都胆战心惊的,以为这又是餐厅的某个股东来视察。

    慢慢的,我朝着后厨更深的地方走去,服务员一愣,问我:先生,那边已经没有海鲜了,请您跟我回去吧?

    我笑着说:小妹,万一你们的冷库就设在这,餐饮食材都是冷冻的,那也说不准吧?

    服务员的脸上,仿佛都摆出了一副你明显就是个2B的表情。

    但她强颜欢笑,没有发作,毕竟在她面前,我是上帝。

    刚才转悠的时候,我几乎把后厨都看个遍了,就差这一条小胡同了,而且根据我的印象,这小胡同应该就是通往餐厅后门的方向。

    就在我刚走到这个小胡同里边之时,忽然一股浓重的血腥味扑鼻而来,同时还伴随着一股强烈的阴冷感。

    服务员都忍不住捂上了口鼻,皱着眉头说:先生,我们还是回去吧,这没什么可看的。

    我没说话,捂着鼻子继续往前走,走到左前方的一小间房屋之时,我侧头往里边一看,瞬间干呕了一声。

    “呕!”

    这房间的地面上,一大滩红色的鲜血!在房间的角落里,我甚至看到了一团黑色的头发,而且地面上还有很细微的指甲屑。

    “先生,这是屠宰房,平时厨师们在这杀鸡,杀牛蛙,咱们还是走吧。”服务员的脸色都变了。

    我强行忍住胃里翻腾的感觉,仔细看了一眼,这屋子装了一个蓄水池,地面上也都是白色的瓷砖,像是特意用来清洗的,但那角落里的一小撮头发,以及地面上的指甲屑是怎么回事?

    我赶紧快步向前走,走到了尽头,也没发现冯婆的踪迹,此时,我已经到了后门了,正巧有一个二十出头的小厨师,提着裤子满身烟味,从后门进来了。

    看他的样子,应该是趁着上厕所的功夫,忙里偷闲,抽了一根烟。

    “喂,哥们,你刚才有没有见到一个老太太?”我猛的拉住他的胳膊,问道。

    他一愣,指了一下后门,说:刚走啊。

    我转头就朝着后门跑,服务员喊道:哎哎哎,先生先生...

    我头也不回,大声说:谢谢小妹了,下回再来吃!

    跑出餐厅一看,冯婆的三轮车已经不见了,餐厅后院也看不到冯婆的踪迹,我一路追出这条街,站在大街上转头四看,最后终于看到了冯婆,但她骑着三轮车,已经缓缓的赶到了街道的尽头,一拐弯,在我的视线中消失了。

    我心想,要是走路去追,肯定来不及,当下就拦了一辆车,报出了宾馆的名字,我既然拦不了冯婆,那我就跑在她的前边,一探究竟。

    事实证明,四个轮子确实比三个轮子跑的快。

    等我赶到了宾馆的时候,我仍然是站在二楼,仔细的盯着回桑槐村必经之路的路口,不一会,冯婆赶到了这里,借助这路口明亮的灯光,我朝着冯婆看去。

    她的左手,竟然再次变得充盈白皙,犹如三十岁女人的手!

    我一拍大腿,心中说道:问题就出在那家餐厅了!

    冯婆每天晚上骑着三轮车,去的就是那家餐厅,在她到达餐厅之前,我发现她的双手都是干枯状态,现在从餐厅中出来,我发现她的左手再次充盈了起来。

    而且,我弄懂了一件事情!

    西装大叔似乎没有骗我,他说冯婆饲养的鸡仔,都是用巫蛊之术制作出来的四目门童,我感觉,这话有道理。

    第一,我俩连续两天跟踪冯婆,都被发现,不管是他跟踪还是我跟踪,都必定会暴漏,而问题的关键恰好是一人跟踪冯婆的同时,另一人潜入冯婆的家中,这就让我弄不明白,我们两人之中,到底是谁暴漏了。

    第二,秃顶老头说西装大叔根本没去冯婆的家里,而是对着村头的老驴说了几句话,原本我信了,按照这个逻辑来说,那西装大叔所说四目门童之事,纯属扯淡,因为他根本没去冯婆家里。

    但现在我弄明白了,秃顶老头是要杀我的,他说的话绝对是假的,反过来想,也就是说西装男子所说的四目门童之术,有可能不是编造出来的,确实是真的。

    今晚,没人去冯婆的家里,而我单独跟踪冯婆,她就完全没有发现,所以,极有可能那些鸡仔正是四目门童,每当有人潜入冯婆家里,冯婆就会感应到。

    既然这个问题弄明白了,那下一步就是如何要避开那些鸡仔的眼线,如何成功的潜入冯婆的家里。

    心中多少安慰了一点,翌日清晨,不到八点钟我就给陈伟打了一个电话,在电话里他狠狠的熊我了一顿,他骂的越狠,我心里越不是滋味,但同时越感动。

    陈伟一直记挂着我的安危,或许这不仅仅是上司对于下属的责任,更多的是我俩一起喝酒培养出的情义。

    我赶往了桑槐村,还没到村子里,大老远就听到了一阵敲锣打鼓吹唢呐的声音,我一愣,心说怎么回事?

    村里又死人了?
(快捷键 ←) 上一章 加书架 目录 投推荐 下一章 (快捷键 →)

推荐:黄河捞尸人 倩女幽魂 我的女鬼俏佳人 我的师父是棺材 阴阳代理人 紫玉钗街诡怪传说 黄河古事 剃头匠 出魂记 吾当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