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 恐怖灵异 > 灵车
灵车 / 三搞学生

第019章 与动物对话

    西装大叔冷笑一声,反问一句:还记得我刚才说这种巫蛊之术叫什么名字吗?

    我说:四目门童。

    “对!这巫蛊之术就诡异在这一点了,由于婴儿的灵魂都附着在了鸡蛋上,老母鸡用屁股压住这些鸡蛋来孵化,所以这些死去婴儿的亡灵无法超生,若是在鸡蛋孵化出来之时仍未投胎,便只能魂飞魄散,所以,大多数婴儿的亡魂都会选择附到鸡仔的身上,好歹继续活下去。”

    我连忙问:也就是说,这些用特殊方法孵化出来的鸡仔,它们出生之后,本体是鸡,但灵魂却是那些死去的婴儿?

    西装大叔点头道:没错!用此法孵化出来的鸡仔,出生之后,主人便挑选自己双手十指中的任意一根,用针刺破指头肚,挤出一滴鲜血喂这鸡仔喝下,一旦喝下之后,由于鸡仔体内怨气极重,便会和主人通灵,主人不在家之时,这些鸡仔就承担了看家护院的职责,每当有陌生人到访,它们不叫,也不找食物吃,只是静静的看着这些陌生人,而这些鸡仔的主人,他曾经刺破的手指,便会轻轻颤动,以此方法,可在千里之外感知家中有陌生人到访!

    我震惊道:靠,真的假的?能有这么神?

    西装大叔说:还有一种更为夸张的说法是,这鸡仔与主人通灵之后,鸡仔的双眼就是主人的双眼,当有陌生人到访之时,鸡仔眼中看到的景象,都能传递给主人!

    这特么的,真心吓了我一跳,见我脸上阴晴不定,嘴巴惊的合不拢,西装大叔说:这便是传说中的四目门童了,你可以不信我的话,但如果有机会,你可以去抓一只冯婆饲养的那些小鸡仔,一看便知真假。

    我说:看哪?

    西装大叔说:看眼!

    我说:怎么个看法?

    西装大叔说:鸡只有一层眼皮,而且与人类相反,它们的眼皮是在下边的,而用巫蛊之术制作出来的这些鸡仔有两层眼皮,两只眼睛就是四层眼皮,所以故称四目门童!而且它们眼皮的生长方式与人类一样,眼皮在上。

    说了这么久,我终于懂了。

    原来这用巫蛊之术制作出来的鸡仔,也就是所谓的四目门童,就是那些宦官权贵们专门用来看家护院的,遥想古代都是用狗看家护院,那些掌权的宦官们,可能感觉时间久了也没啥意思,就想弄点新潮的玩意,恰巧这四目门童就挺神奇的,所以大肆屠杀婴儿,不顾黎民百姓之死活,这样的腐朽王朝,迟早陨落。

    只不过王朝陨落,时代变迁,这些恶毒的巫蛊之术却悄悄的流传了下来。

    我问:也就是说,你刚进了冯婆家的院子,立马就察觉出来不对劲了是吧。

    西装大叔点头,说:那些鸡仔盯着我一动不动,我从它们的眼神中看到的不是恶毒,而是可怜,只有灵魂最纯净的婴儿,才能拥有这样的眼神,所以我察觉到,这些鸡仔并不是从小喂养人肉,因为从小喂养人肉的鸡仔,虽然也会一直盯着人看,但那眼光是邪恶的,狠毒的,恨不得想要冲出来吃人,而这些鸡仔们,簇拥在一起,那眼神就像一群胆战心惊的孩子们,所以我就想到了东汉巫蛊之术,四目门童。

    又跟他聊了两句,我们各自回房间休息去了。

    我躺在床上静静的思索,今天给西装大叔发短信的时候,他已经回到了宾馆,推算时间的话,他肯定没在冯婆家里过多停留。

    而我跟踪冯婆,也完全没有露出任何蛛丝马迹啊?我虽然没有学过专业的跟踪,但也绝对没有露馅,可冯婆偏偏就是知道了有人在跟踪。

    想到了这里,我一个激灵,噌的一下坐直了身子,我心想:难不成,冯婆一直都没发现有人跟踪她,而是那些四目门童发现了陌生人潜入她家,所以冯婆就快速返回家中了?

    说真心话,历史上的巫蛊之术,厌胜之术确实很有名,而且确实很神奇,但我始终觉得西装大叔所说的四目门童没那么夸张。

    可事实摆在面前,我绝对没露馅,但冯婆偏偏快速返回了家。

    我觉得这其中大有古怪!

    翌日白天,西装大叔说先回市区一趟,有点事要办,我俩告别后,我先去了一趟桑槐村,准备再假装路过冯婆家门前,趁机看看那些鸡仔到底有何不同。

    进了桑槐村之后,我为了不让自己显得那么急,就掏出烟,跟村口的几个老大爷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着。

    我发现这些老大爷之中,有一个秃顶老头贼能侃!

    拉着我侃了两个多小时,那热情也没丝毫的褪去,他跟我聊的话题,大到世界风云,小到吃饭拉屎,上一句航空母舰,下一句就能扯到开裆裤上。

    我甚至觉得这个老头是神经病吧?难不成是故意要跟我拉长聊天的时间,以此来蹭烟抽?因为我俩聊天的时候,我时不时的给他上烟。

    想到这里,我直接又从兜里掏出一盒好烟,递给他说:老爷子,今天跟你聊的真特么开心,我还有点事,就不打扰你了,以后有机会再聊,阿。

    村口已经没人了,就剩我俩了,别的老头都回家吃午饭去了。我给他一盒烟之后,正准备离开,谁知他嘿嘿一笑,小声问我:喂,小孩儿,你来俺们村,到底有啥事?

    我一愣,回头看了他一眼,笑道:没事啊,就是散心呢。

    秃顶老头嘿嘿笑了笑,很是诡异的说:散心?大晚上黑天摸地的来散心?

    他不会普通话,用的都是家乡话,但我能听懂,我哑然,愣了一会,转头走回来,又递上了一盒好烟,说:老爷子,我这个人从小就爱晚上散步,吃过晚饭散散步,有助于身体健康,延年益寿呀。

    “去球吧,别扯淡了,来,再给弄一盒。”秃顶老头嘿嘿一笑,又对我伸出了枯槁的手掌,意思是让我再给他一盒。

    我身上就剩下两盒了,不过这桑槐村我还得再来,为了不让秘密泄露,我满脸笑容,又掏出了一盒烟,递了过去,说:老爷子,您老可真聪明啊,晚辈佩服。

    秃顶老头怪笑两声说:小孩儿,你这货开眼,懂事,我喜欢,不过我劝你还是别再去冯婆的家里了,冯婆不是你能得罪的人。

    我渐渐的收敛起了脸上的笑容,小声问:老爷子,您这话...

    秃顶老头抽出一支烟,我赶紧麻溜的掏出打火机,给他点着,他满意的点点头,拍着我的肩膀说:这几天晚上,你们每天都来村子,对不?

    我点头。

    他说:大前天晚上,你和那个穿西装的小子一起来的。

    我嗯了一声。

    他又说:前天晚上,是你自己来的。

    我还是嗯了一声。

    他最后说:昨天晚上,是那个西装小子来的。

    我用力的点头说:对!

    话说到了这里,秃顶老头忽然神秘一笑,语重心长的说道:小孩儿啊,你这娃儿人品不孬,心善,但你还是太年轻了,你被人当枪使了,你知道吗?

    我浑身一惊,顿时觉得这个秃顶老头应该知道什么秘密,而他今天故意拉着我一顿聊天扯淡吹牛逼,应该就是要单独跟我说说这件事。

    我急切的说:老爷子,还请您赐教啊!

    他抽了一口烟,小声说:你难道没发现吗?你俩一起去找冯婆的时候,总是你去冯婆的家里,而他根本就不进院子,而且你前天晚上来的时候,还偷偷进了冯婆的屋子。

    我有点不好意思,有种做贼被抓的感觉,谁知他接下来一句话,让我彻底震惊在原地。他说:你知道那个穿西装的小子昨天晚上来了村子之后做了什么事吗?打死你,你都猜不到!
(快捷键 ←) 上一章 加书架 目录 投推荐 下一章 (快捷键 →)

推荐:黄河捞尸人 倩女幽魂 我的女鬼俏佳人 我的师父是棺材 阴阳代理人 紫玉钗街诡怪传说 黄河古事 剃头匠 出魂记 吾当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