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 恐怖灵异 > 灵车
灵车 / 三搞学生

第018章 四目门童

    我的担心是多余的,冯婆见我没有喝那碗水,只是叹了口气。我顺利的离开了冯婆的家里,到了土路上,我一摸自己的后背,全是冷汗。

    我心说冯婆这个人实在太古怪了,她今晚到底是什么意思?

    首先她让我拉进屋里的时候,刻意不开灯,设想一下,这么做的原因会是什么?我觉得没有别的原因,就是冯婆不想让我看到暖瓶里的东西。

    而且暖瓶里装着的,肯定不是开水,因为冯婆把那碗水递给我的时候,我感受到的是凉意,而不是热气扑面!

    回到宾馆的时候,我刚看到西装大叔,就直接发火了。

    “一个老太太你都能跟踪失败?”我虽然没吼出来,但语气很不友好。

    西装大叔的脸上,仍然是没有一丝表情,好像我不是在跟他说话。

    他说:这个冯婆,估计不是人。

    我猛的一睁眼,追问:为什么?

    “我一路跟踪她到市区,她骑着三轮车进了一个黑暗的小胡同,我怕跟的太急会被发现,所以就多等了两分钟才进到那个胡同里,你猜我看见了什么景象?”

    我说不知道。

    西装大叔也不卖关子,他直接说:胡同里,一个人都没有。

    话说到了这里,我特么瞬间气笑了,我一点面子都不给他,直接说:这不屁话吗?冯婆早就走了,胡同里还能有人吗?

    西装大叔摇头道:冯婆确实离开了,而且那辆三轮车跟随她一起离开了,但你可能不知道,那是条死胡同!前边根本没有路可走。

    我停顿住了。

    我不止停顿住了自己的身体,我甚至觉得我停顿住了呼吸以及恐惧。

    “会不会是胡同的尽头,墙头很低,冯婆翻过去的?”我的语气从愤怒慢慢的转换为疑惑。

    西装大叔摇头道:不会,这条胡同两边都是五六层高的小区建筑,而尽头是一堵五米多高的墙壁,设想一下,一个正常的老太太,能翻越五米高墙?

    我没说话。

    “就算能翻越五米高墙,那三轮车呢?她能连三轮车一起扔过墙头?”

    西装大叔的话,让我陷入了深思之中,良久后,他不说话了,我则是说道:我在冯婆的家里,顶多停留了十分钟,她就回去了,但我这次发现她的左手并没有变得充盈,从村外回来之后仍然是枯槁状态。

    西装大叔说:所以我才发短信告诉你,我跟踪失败了,冯婆根本没有去她原本要去的地方,所以我们也没办法弄清她的左手上的秘密。

    说到这里,他又问:你呢?在冯婆家里有没有发现什么诡异之处?

    我点头说:嗯,发现了,冯婆这个人特意在床底下埋了两块青砖,不知道怎么回事。

    西装大叔一愣,又问:床底下埋了两块青砖?

    沉思了许久,我眯着眼睛问:大叔,你知道冯婆这么做的用意不?

    他说:有可能是准备害我们两个,小心为妙吧,现在已经露馅了,这两天小心点。

    我表面上点头,嗯了一声,心里却在想,你这货就可劲编吧,看看咱俩谁更能编。

    现在,冯婆,我不能全信。西装大叔,我也不能全信。

    翌日,西装大叔说:冯婆应该是天天晚上都骑着三轮车出来,今晚再潜入她家一次!

    我一惊,说道:我可不去了,要去你自己去。她那屋子里太阴森了。

    西装大叔点头说:我就是这么个意思,今晚你跟踪冯婆,我去她家。

    我不怕西装大叔发现我撒谎,因为时间过了一天,冯婆完全有时间可以把床底下的那两块青砖挪走,当然,这对于西装大叔来说,就是一句谎话而已。

    到了晚上,冯婆依旧骑着三轮车从桑槐村的小土路中出来,这一次,西装大叔直接下楼,直奔桑槐村。

    而我,则是穿上一袭黑色风衣,远远的跟随在冯婆的身后,这一次,我小心万分,每当冯婆拐弯之后,我才会快步追上去,只要我俩处在一条直线上,我就始终距离她三十多米。

    我发现冯婆骑着三轮车,在市区里来回转悠,好几次都走着重复的路线,我心想,她不会是老糊涂了吧?难不成是发现了我,故意跟我兜风?

    转着转着,我发现冯婆忽然骑着三轮车,径直掉头,朝着原来的道路就折返了回去,看样子是打算直奔桑槐村。

    不对!

    她肯定是发现了什么端倪!

    难道她真的知道我在跟踪她?此刻我仍然跟着她,一直跟踪到了我所在的宾馆附近,看着她骑着三轮车快速赶回桑槐村的方向,我赶紧掏出手机,给西装大叔发了一条短信。

    “跟踪失败,速回!”

    发完短信,我就回了宾馆,刚打开房门一看,我豁然吓了一跳,西装大叔就坐在客厅里,一言不发的看着墙壁上的挂钟。

    我甚至都觉得这个西装大叔,不是我认识的那个西装大叔!

    我刚发完短信,他就直接回来了?这么快?

    “你...这么快就回来了?”说话时,我看了一眼他旁边桌子上的手机,屏幕亮着,正显示着我发给他的短信。

    西装大叔说:嗯。

    “你怎么这么快回来了?进不去她家吗?”我坐在西装大叔的对面,小声问。

    西装大叔那百年面瘫的脸上,终于浮现出一丝愁容,他说:我终于明白这事情的诡异之处了,原来,昨晚并不是我跟踪失败,而是你暴漏了!

    我一愣,心想,这不明摆着把屎盆子往我头上扣吗?

    昨晚是他跟踪的冯婆,而我在冯婆彻底离去之后,才去的桑槐村,冯婆怎么知道我去了她家?她千里眼顺风耳?扯什么蛋!

    “还记得冯婆院子里养的那群小鸡仔吧?”西装大叔见我满脸不屑之色,轻声问道。

    我说记得,吃人肉长大的,怎么了?

    “那群小鸡,根本就他妈的不是鸡!”说到这里,西装大叔忽然发怒了,此刻直接站起了身子,双手掐腰,很是愤怒。

    我说大叔先别急,有啥话先说清楚。

    西装大叔愤恨的说:这冯婆绝对不是一个简单人物,那些鸡仔从外表的长相来看,一个个都像是平常的鸡仔,但我今晚刚一到冯婆家的院子里,立马就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

    我没说话,因为我知道西装大叔从来不卖关子。

    他说:东汉末年,宦官(太监)当道,这些宦官没有生育能力,所以不好女色,但掌握天下权力,自然想让自己过的穷奢极欲,所以在宦官当道的朝代里,各种泯灭人性的巫术,蛊术,妖术,厌胜术,层出不穷,冯婆为了饲养那些小鸡仔,可能杀了很多人!

    我靠,我吓的小腿肚一软,差点瘫倒在沙发上,我说大叔,这到底怎么回事,你给我解释清楚。

    “乱世之中,草菅人命,若问乱世中一斤米值几何,一条命值几何,那着实令人悲叹唏嘘,据说在众多宦官之中,有一宦官从小家贫,为了讨个活命,能有口饭吃,就杀了家里仅剩下的两只鸡仔,以此果腹充饥,后来机缘巧合之下,净身入了宫,再后来掌权之时,仍念念不忘饲养鸡仔,时常感叹是那两只鸡仔救了他的命。”

    我说然后呢?

    “然后,有些佞臣为了取悦这位掌权的宦官,便献上巫蛊之术,此巫蛊之术名为四目门童!其做法,便是杀死婴儿,取走胎盘挖出眼珠,晒干,碾碎,混合鲜血一起,均匀的涂抹在鸡蛋壳上,然后再将这些鸡蛋放到老母鸡的窝棚里,让它们孵化。”

    我听到了这里,心惊肉跳,便问:那孵化出来的鸡仔究竟有什么诡异之处?
(快捷键 ←) 上一章 加书架 目录 投推荐 下一章 (快捷键 →)

推荐:黄河捞尸人 倩女幽魂 我的女鬼俏佳人 我的师父是棺材 阴阳代理人 紫玉钗街诡怪传说 黄河古事 剃头匠 出魂记 吾当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