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 恐怖灵异 > 灵车
灵车 / 三搞学生

第012章 鼠烧香、猫拜仙

    老头接过烟,我又说:这村里以前是不是有个叫葛钰的姑娘?

    “嗯,有,那是冯婆的女儿,你问这干啥?”

    我说我找她有事,话音刚落,那老头一哆嗦,差点从凳子上掉下去。

    “那小姑娘十几年前就死了,被人挖走了心脏啊,你怎么找她?”老头就像是看神经病一样看着我。

    我轰然一震,心说葛钰真的死了?那我这一段时间所见过的葛钰,难不成是鬼?

    又或者是两个葛钰?一个早就死了,另外一个正是跟我一起看电影那个?但这么想也不对,因为西装大叔看过葛钰的身份证,认定这就是那死去的葛钰。

    除此之外,我不相信世界上能有两个人长得一模一样!即便如此,也不可能名字,出生年月都一模一样,除非是双胞胎!

    大脑中像是划过了一道闪电,葛钰不会真的是双胞胎吧?姐姐死了,妹妹顶替她?

    “大爷,葛钰的老家在哪?”

    “哎哟,你可别去她家,自从那女娃娃死后,冯婆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晚上去菜地里干活,白天锁着门睡觉,就跟夜猫子似的,而且啊,她还有一个怪习惯。”

    我赶紧问:啥怪习惯?

    “冯婆吃饭的时候,桌子上一定会多放一个空碗,多放一双筷子,边吃边唠叨,说什么多吃点,吃饱,哎呀,总之神神叨叨的,都没人敢跟她说话了。”老头说着话的时候,还心有余悸的瞅着四周,生怕有人听到。

    我回头看了一眼西装大叔,他默不作声,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见老头抽完了烟,我又给他递了一支,这就跟西装大叔离开了。

    在路上,西装大叔说:冯婆白天睡觉,晚上去菜地干活,农村人有这习惯吗?

    我点头,说:有,比如种桃树的,种葡萄的,在成熟的季节怕别人去偷,一般都是在葡萄园里或者桃园里扎个帐篷,睡在里边。

    西装大叔摇头说这两者不一样。

    我仔细想想,也确实不一样,种青菜而已,这个没必要怕偷吧,这都什么年代了,还没穷到吃不饱饭的程度。

    我说那现在怎么办?这句话我是真心实意问出来的,现在我隐隐感觉,或许西装大叔说的对,因为我以前经常听老人讲故事,讲了很多人鬼相恋的故事,但最终都没有好结果,因为阴阳相隔。

    葛钰也爱我,但在爱我的同时,却远离我,或许她真是鬼魂吧。

    西装大叔想了想,说:冯婆不是晚上才出来吗?晚上去找她。

    我说这村子不是有阴气作祟吗?晚上来这里,安全不?

    西装大叔沉默了片刻,说:不知道,到时候再看吧。

    这话说的纯粹是双手插裤裆--完(玩)蛋。他都不知道有没有危险,那这一趟不明摆着踩地雷吗?

    可我心里记挂葛钰,思念到了泛滥的程度,也就不顾及那么多了,此刻我俩都腹中空空,去乡镇上吃了一碗面,休息了片刻,这就折回桑槐村。

    在到达桑槐村之前,天色就已经暗了下来,因为去往桑槐村并没有公交车,这村子太偏了,必须走个七八里的土路过去。

    在路上,西装大叔看了一眼月色,忽然冷不丁的问我:你玩过女人吗?

    我一愣,说你问这个干啥?跟你有关系吗?

    “不是,我就是想问问,你是不是童子身。”

    我点头说是,他说那我就放心了,今晚应该不会有大事。

    我有点范懵,不会有大事?那肯定就是有小事了,这么想着想着,我俩就走到了村口,农村不像城市里那样彻夜灯火通明,在八九点钟的时候,基本上都已经睡了。

    村口那头拴在枯树上的老驴,静静的卧在原地,偶尔挥动两下尾巴,眼皮往下耷拉,看样子快睡着了。

    西装大叔小声说:老驴没有剧烈反应,阴气应该消散了,咱们走。

    话音刚落,我还没来得及跟上他,忽然村口北面的一片草丛中,就传来了悉悉索索的声响,我和西装大叔都是一怔,朝着草丛里看去。

    只见那草丛中,杂草晃动,来回摇摆,像是有什么东西在里边快速跑动,我小声说:不会有蛇吧?

    “不会,蛇爬动的时候不会碰到杂草。”也就是刚说出这句话,忽然间草丛里竟然奔出了几十只大大小小的灰毛老鼠!

    领头的一只,都快比得上一只成年花猫了,我惊讶道:这老鼠个头这么大啊?

    我以前在广州工作过,那地方的老鼠真叫一个大,同事说这里天气炎热,适合动物生存。

    可在这小村子里,我竟然也亲眼目睹了堪比成年花猫一样大的老鼠,而且最为诡异的是,这几十只老鼠,成群结队的朝着村外跑去,就从我们脚下跑过,根本不惧怕我们。

    有句话叫做过街老鼠人人喊打,老鼠的天性是怕人的,但这老鼠竟然明目张胆的从我们身边跑过去,看起来神色匆匆,这是怎么回事?

    我看向了西装大叔,他摇头,表示自己也不知道,同时又小声说:老鼠不怕人,此中定有反常!跟上去看看。

    我俩朝着鼠群离去的方向,快速的跟了上去,只见那几十只大大小小的灰毛老鼠,在领头鼠的带领下,几乎是一溜烟的就跑到了今天下葬的一座新坟旁边。

    几十只老鼠,围绕着那座坟茔土丘,后肢站立,前肢捂脸,尾巴蜷缩!

    西装大叔惊恐道:鼠烧香!

    “什么是鼠烧香?”

    没等西装大叔回话,那几十只灰毛老鼠,在领头鼠的带领下,开始用自己的两个前肢,捋着自己的胡须,往上方捋。

    众所周知,老鼠的胡须是往两边生长的,但这些老鼠却将自己的胡须朝天上捋,定睛一看,那八根胡须,就像是它们用双手捧着的八支香!

    这诡异的一幕彻底震撼到我了,我虽然从小在农村长大,但这鼠烧香我还真没见过,也没听过,这不是传说故事,这就是真真实实的!

    只见那些老鼠,前肢朝着天上捋动胡须,来来回回,整整重复了九次,而且捋的速度很慢,样子很虔诚。

    在这鼠烧香仪式结束后,那群老鼠几乎是一窝蜂的就散去了,连看都不敢看我俩,这一次的感觉就对了,老鼠怕人那是正常现象,老鼠不怕人总觉得怪怪的。

    西装大叔喃喃道:埋在这里的人到底是怎么死的?

    我说不知道,他说我没问你。

    停顿了片刻,我俩正要离开,忽然只见村口处的土地上,再次出现一大片虚影,正朝着我俩这个方向赶来,我定睛一看,乖乖,至少二十只野猫!

    这野猫同样是有大有小,有黑有白有花,一窝蜂的跑到了这座新坟前,围绕着土丘。

    这群野猫中,领头的是一只黑灰色大狸猫,体型肥硕,它先是趴在地上,身子前倾,把两条后腿拉直,然后将身子往后退,再让两只前腿拉直,我笑道:这群野猫都是吃饱了撑的吧,大半夜的跑到这伸懒腰。

    西装大叔笑不出来,他神色凝重的说:这是猫拜仙!

    怎么又来了一出猫拜仙?

    但见那群野猫,先伸展后腿,再伸展前腿,活生生的就是伸懒腰,怎么就成了猫拜仙?

    西装大叔见我脸上不屑一顾,便说:它们趴在地上,看起来像是伸懒腰,但你结合着它们的动作,想象一下它们如果站起来做这些动作,会是什么样的?

    我一想,顿时后背发凉,浑身冷汗,这活生生的就是先下跪,然后再双手举过头顶,行跪拜之礼啊!

    “驴赶鬼,鼠烧香,猫拜仙,不行,这村子暂时不要进去了,我们必须要弄明白这新坟的主人究竟是怎么死的。不然这村子千万进不得!”
(快捷键 ←) 上一章 加书架 目录 投推荐 下一章 (快捷键 →)

推荐:黄河捞尸人 倩女幽魂 我的女鬼俏佳人 我的师父是棺材 阴阳代理人 紫玉钗街诡怪传说 黄河古事 剃头匠 出魂记 吾当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