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 恐怖灵异 > 灵车
灵车 / 三搞学生

第008章 末班车必须开下去!

    葛钰正准备往后排走呢,忽然一愣,片刻后娇笑道:你还真把我当成鬼了啊?真逗。

    这?

    葛钰笑着走过来,抓住我的手问:凉吗?她的小手有温度,我说不凉。

    她又抓住我的手,放在她的腰上,问:凉吗?这小蛮腰挺纤细,挺柔软,我说不凉。

    看我傻傻的样子,她噗嗤一声笑道:要不要让你摸一下我的胸,验验真假?

    我就像着魔了一样,机械性的点点头,葛钰一股女神范,说:想的美!

    她走到了后排,坐了下来,翘起二郎腿很是性感,留下我自己坐在驾驶座上发呆,我回头问:那天你是怎么下车的?

    “我一直都是在学院路口下车的,你没发现吗?”学院路口在魅力城的前边,也就是说,那天晚上我遇上鬼打墙的时候,葛钰已经下车了?

    或许是我当时太入神了?又或者我进入了幻觉?

    “呃,葛钰,你真不是鬼?”我试探性的问道,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女郎就像是有魔性一样,刚才那一幕让我心神荡漾,回味不及。我慢慢的不害怕了。

    她一愣,很惊讶的问:你怎么知道我叫葛钰?

    我一摸兜,这才想起那张身份证被西装大叔带走了,就说道:你身份证是不是丢了?

    葛钰是个聪明的女郎,她踩着红色小高跟,噔噔噔跑过来问我:我身份证是不是丢你车上了?我说怎么一直找不到。

    那张身份证不是她故意扔到车上的,是她无意之间丢的?而且她不是鬼?

    等等!

    到底是谁在欺骗我?这背后到底隐藏着什么?

    如果说葛钰在欺骗我,把身份证扔到车上后,故意说是自己不小心丢的,以此来跟我搭讪?那这么做的目地是什么?泡我吗?我不觉得她一个女神能看得上我这样的屌丝。

    如果说葛钰没有骗我,那西装大叔所说的话,完全就是一派胡言了,葛钰没死过,她也不是鬼,那这西装大叔为何又要骗我?

    骗我钱吗?我穷逼一个。

    骗我身体吗?我不觉得那货是个钙片。

    我的大脑凌乱了,我慢慢的感觉自己陷入了一个深不见底的漩涡,这里边一定有什么阴谋,或许有一方在骗我,在利用我,或许双方都在骗我,只有我自己蒙在鼓里!

    我一咬牙,心说非要把这件事查清楚不可!

    当下我发车,回头跟葛钰笑着说:美女啊,车上没人,坐我旁边聊会呗。

    葛钰也确实挺有气场,挺有女神范,当下踩着小高跟就坐在了副驾驶的位置上。

    我俩聊了许久,到学院路口她下车的时候,我说这两天我把身份证给她送去,然后问她要了手机号码。我不是为了泡她,我只是想跟她走的近点,从她身上找出突破口,看看这背后究竟隐藏着什么。

    我隐隐觉得这是一件大事,而且所有人说的话,我都不能全信,也不能不信,只能靠自己的感觉去判断真假。

    这一趟挺安稳,没有遇到什么诡异的事情,我发车回去之后,并没有立即下车,而是坐在车上静静的思索,上一次犯了忌讳,遇上了鬼打墙,然后西装男子出现,鬼打墙就不见了。

    如果不用常规思维去看待这件事,换一个角度来想的话,还有可能那个西装男子就是鬼,鬼打墙是他弄出来的,他先让我陷入鬼打墙之中,等我的神经到达崩溃边缘之时,然后再现身,帮我解除鬼打墙,这样我就相信他了!

    这一招如果真正成立,那可就太令人惊悚了!可谓计中计。

    “诶,小刘,坐车上干啥呢?一会来我办公室,咱俩整两口”陈伟从办公室出来上厕所,路过车辆旁边,看到我坐在驾驶座上不动弹,就大老远问了一句。

    我这就下车,但刚离开驾驶座的时候,我猛然一惊,看向陈伟的一瞬间,浑身的汗毛都竖起来了!

    不对!我还是把事情看的太简单了!

    我只是纠结西装大叔和葛钰究竟谁在骗我,可我完全把陈伟置身事外了,陈伟做为客运主管,整天坐在办公室里不动弹,14路公交车他从没开过,但他为什么告诫我,不到站点不准停车?而且在焦化厂停留时间不能超过十分钟?

    他是怎么知道这些事的?

    难不成,陈伟是鬼?

    我的大脑再次凌乱,下了车,正好陈伟从厕所赶回来,搂住我的肩膀就要去喝酒。

    整个客运站里,他是主管必须住宿在这里,而其余的司机师傅都是三四十岁,平时都回家住,毕竟有老婆孩子。整个房子店客运站,只有我俩住宿在这里,陈伟平时一个人喝闷酒也没意思,所以总拉着我一起喝。

    喝酒的时候我问他:陈哥啊,今天有个老太太在路中间烧纸钱,我差点撞到她,所以没到站点停了一下车。

    陈伟一惊,问:那你回来的时候,有没有什么特别的人上车?

    “特别的人?咋个特别法?”

    “比如穿的衣服是十几年前款式的,抽的烟是十几年前就停产的,又或者...没影子?”陈伟脸上的表情很严谨。

    我想起了那个给我递烟的小伙子,他曾经给了我一支水晶宫牌子的香烟,那确实是十几年前就停产的,难不成,那个小伙子是鬼?

    我想了想,说:这倒没有。

    陈伟这才放下心,说:切记,以后千万要在站点停车,这可不是开玩笑的。

    我心说到了这一刻,我也该摊牌了,不过摊牌的方式,我不能太直接,我说陈哥你跟我解释一下为啥不能在站点停车啊?

    陈伟抿了一口小酒,吧嗒吧嗒嘴,说:小刘啊,你要是信你陈哥,这事你别问,有时候知道的多了,反而不好,你说是不是?

    道理说的不假,但这话绝对是屁话,老子被蒙在鼓里,就像一只被人做实验的小白鼠一样,这种感觉你怎么不试试?

    我笑着问:陈哥,我这个人从小胆大,你尽管说说呗。

    话说到了这个份上,陈伟叹了口气,这才压低声音对我说:小刘啊,不瞒你说,咱东风运通公司的实力有多雄厚,行业里的人都清楚,对不?

    我点头。

    陈伟又说:资产这么雄厚的公司,为啥还保留着这样一辆老式公交车?我告诉你,因为这一辆14路公交车必须开下去!没人开,就要出大事!

    怪不得做够半年配私家车,做够一年配一套房,敢情这公交车必须开啊,但现在确实难找到熟悉蓝星公交的司机。

    陈伟应该是酒后吐真言了。

    我给陈伟满上,又问:陈哥啊,那这一趟14路公交车为啥必须开下去?是发生过什么事吗?

    我是趁着这个机会,把陈伟的话都套出来,陈伟醉眼惺忪的说:哎,十几年前啊,这辆公交车上,曾经发生了...

    话说到了这里,陈伟扑通一声,趴在桌子上醉的不省人事,鼾声打的震天响。

    我去,这就晕过去了?我晃了晃陈伟,发现他不像是装的,毕竟我俩在一起喝酒很多次了,我发现陈伟一个特殊的地方,就是他酒量不好,但却嗜酒如命,经常是夜夜买醉。

    搀扶着陈伟回到他的房间,我也回到了自己的宿舍,躺在床上我难以入眠,陈伟应该不是鬼,他今晚说出来的话,准确性还有待商榷。但我觉得,他是个有秘密的人,一定是!

    现在的我,隐隐猜测出了一些端倪,鬼肯定有,而且不止一个,但谁是,现在还不清楚。

    只可惜奶奶已经撒手人寰,她生前在医院里见过的那个女鬼,具体长什么样,我也无法得知了。

    第二天,我给西装大叔打了个电话,说葛钰的那张身份证我还有用,他让我去市区的一家餐厅去找他。

    我心想,取了身份证之后,就直接联系葛钰吧,所以就打扮了一下,又抹了点发胶。

    在市区一家西餐厅见到那位大叔之后,他说事情目前还没什么进展,没调查出什么,我点头,接过身份证之后,寒暄了两句就离开了。

    到了西餐厅外边,我拨通了葛钰的手机...
(快捷键 ←) 上一章 加书架 目录 投推荐 下一章 (快捷键 →)

推荐:黄河捞尸人 倩女幽魂 我的女鬼俏佳人 我的师父是棺材 阴阳代理人 紫玉钗街诡怪传说 黄河古事 剃头匠 出魂记 吾当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