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 都市言情 > 曾想盛装嫁给你
曾想盛装嫁给你 / 桑榆未晚

97 救下紫霞仙子的,只能是齐天大圣 (推荐票加更)(抢红包)

    宋予乔腰上的一道刀口已经凝住了,不再流血,疼痛依旧。

    有一个人搜了她的身,把她脖子上的一条项链直接就扯了下来。揣进了自己的口袋里,因为宋予乔没有带包,手机和钱包这个人都没有办法拿到,倒是将徐婉莉包里的所有东西都掏了个精光。

    车子缓缓地行驶着。一直到上了公路才开始加速。

    她身边有一个拿着刀的男人,还有隐在阴影里的男人靠坐一个蒲团样的垫子上。前座的副驾上坐着苏庆。有一个人在开车。

    宋予乔靠在车门上,看着躺在地上的徐婉莉,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刚才她看见了裴斯承的车。他也许就是开车来给自己送包包,必定会见到在家里的姐姐宋疏影,两人一对口径,就知道她没有回去,肯定是出了事了。

    那她现在是应该耐心等待,还是需要自己想办法做一点事情呢?

    她却是一点头绪也没有,这几个手里拿着刀的男人,她不敢肯定是不是亡命之徒,敢不敢真刀实弹地做一些杀人犯法的事情,她不敢冒险,拿自己的命去冒险,不值得。

    不过,现在她知道了一点,是叶泽南在外面做生意,惹上了这人,这人现在是抓了徐婉莉和她。来威胁叶泽南。

    但是,有一点她不明白,到底这一帮人是为了抓徐婉莉还是为了抓她?

    如果单单是为了抓徐婉莉,为什么会出现在自己住的小区里?

    或许,是跟踪徐婉莉,到自己的小区里?

    宋予乔晚间在和裴斯承吃饭的时候,并没有喝酒,却吃了几只醉虾,也不知道是不是里面的酒精作祟,头有些晕晕乎乎的,有些恶心想吐,就捂着嘴向旁边干呕了一下。

    旁边一个男人直接扔给她一个垃圾袋:“别吐车上!”

    宋予乔只是就着垃圾袋干呕了几下,并没有吐出来什么东西,想要吃酸的东西往下压一压这种恶心的感觉。

    就在这个时候,徐婉莉在地上动了动,慢慢睁开了眼睛。

    “啊!”

    徐婉莉在苏醒之后。第一件事就是大叫了一声,被前面隐在车的阴影里的男人狠狠地踢了一脚小腿肚子。

    “再喊,就割了你的舌头!反正你也用不着舌头生孩子。”外面有一道车灯闪过,照亮了这人的面孔,才看见,他的眼里全是嗜血的光芒。

    徐婉莉吓的一阵哆嗦,张嘴还想要说什么,宋予乔直接抬手狠狠地给了她一个耳光:“你就不能闭上你的乌鸦嘴吗?现在了还乱七八糟的话这么多,徐婉莉,为你肚子里的孩子积点德吧!别让他因为你,遭了罪!”

    宋予乔是故意这么说的,她一句话一个孩子,真是想要提醒徐婉莉,现在最没有资格跟这些绑匪们较真的就是她了,因为她是孕妇,她肚子里有孩子,想要保住孩子,那现在就安分点!别傻的冒泡!

    这些话是隐含的意思,不知道徐婉莉是不是能听得明白。尽妖农血。

    徐婉莉无缘无故挨了这么一巴掌,整张脸都是火辣辣的,不过,在刚刚这些人踢她的时候,她也略微意识到一些了。

    她虽然没有宋予乔反应那么快,但是她也不傻,心里虽然恨宋予乔打了她这一个巴掌,却咬了咬嘴唇,别过脸去不再说话,却开始哭。

    刚开始还只是抽噎,但是到了后面,哭泣的声音就大了,成了难以抑制哭,想停都停不下来。

    “哭什么哭?!”

    男人现在可是没有什么闲情逸致欣赏徐婉莉哭的梨花带雨的模样,直接揪着她的头发,将她的后脑勺向后面车窗上撞了一下:“还哭?!再哭我就把你的头从车窗里按出去!”

    他一看就是那种比较狠的人,从眼角一直到耳根,有一道长长的刀疤,好像是曾经有一刀,差点将他劈开,看着很是可怖。

    宋予乔看向他的同时,这个男人也向她看了过来,目光阴冷,带着杀戮的气息。

    这个人果真是说到做到,还是把车窗摇下来,直接就抓着徐婉莉的头发让她从车窗里把头伸出去,吓的徐婉莉失声尖叫,一双眼睛翻白眼,才把她又一把拽回来,摇下了车窗:“你他妈闭不闭嘴?”

    徐婉莉已经快吓死了,直接翻白眼就晕了过去。

    车厢里,没有了徐婉莉的哭声,总算是又安静了下来。

    面包车缓缓地行驶,从二环绕到三环,然后从三环一直开到郊区,最后上了高速。

    宋予乔看着车窗外原本的高楼大厦,最终全都变成了这种低矮的平房,还有绵延的土地,心里一片发凉。

    这帮人不是直接带她们出去,而是在兜圈子,兜圈子兜够了,上高速,不知道现在要开去哪里。

    宋予乔的手机在包里放着,都在裴斯承的车上,但是因为上班,所以习惯戴手表,她将衬衫的衣袖向上抬了抬,看了一眼时间。

    凌晨一点半。

    终于,车子下了高速,上了颠簸的土路,宋予乔被颠簸的有些困顿,那种恶心的感觉又上来了,这一次拿着垃圾袋直接吐了出来,把晚饭吃的东西全都吐了个干净。

    “董哲,让她把吐的东西扔下去。”

    前面苏庆已经摇下车窗来,散味儿。

    车子停下来,原来,这个看起来凶神恶煞,脸上有一道刀疤的男人,就叫董哲。

    宋予乔下了车,董哲也跟着宋予乔下了车,避免宋予乔突然逃跑,就在她身后紧紧跟着。附近根本就没有垃圾箱,她只有将垃圾袋系紧了封口,扔到一个树坑边上。回身的时候,身后跟着的董哲说了一句话:“我是狼哥的人。”

    宋予乔后背微微僵硬了一下,但是却没有抬眼,也没有做任何动作,仍旧低着头,上了车。

    狼哥……

    玉面狼,顾青城。

    宋予乔记得。

    是的,顾青城那样的人,怎么可能不在这个苏庆身边安插一个内线呢。

    最终,面包车在一个工厂前面停了下来,宋予乔再度下车,看见大铁门旁边的白色木牌子上的招牌是“XX食品加工厂”,她看向里面,阴森森的,应该是已经停业整顿许久了。

    徐婉莉现在还是昏迷不醒的,后面两个人架着她从面包车里出来。

    而宋予乔的身边跟着这个叫董哲的年轻人,他没有伸手压制着宋予乔,苏庆也并没有说什么,因为一路上,宋予乔都非常安分。

    进了厂子,徐婉莉还是没有要苏醒的意思,有人不知道从哪里接来了一盆冷水,直接照着徐婉莉的头就浇了下去,徐婉莉倒抽了一口冷气,醒了,她好像赫然从梦中醒来,猛的发现身边站着这么一些人,张着嘴想要尖叫,却没有了声音。

    苏庆低头,一手掰着徐婉莉的下巴:“还叫不叫了?嗯?我告诉你,你再敢这么不懂事儿,小心哥几个玩死你。”

    徐婉莉的下巴在苏庆手里捏着,她只是小幅度地摇头,唇中呜咽,不敢说话。

    紧接着,苏庆让人绑了宋予乔和徐婉莉,宋予乔绑在一个机器上,好像是食品加工的机器。

    徐婉莉则是被人推着,绑在了一个池子里,池子里没有水,只是有一层墨绿色的苔藓,徐婉莉吓的哇哇地哭,她的嘴唇现在都是青紫的,不停地哆嗦着。

    身后一个人将她向前推的时候,她也不知道是没有看清楚路,还是腿软,一下子跪在了地上,蜷缩了身体,两只手因为在后面绑着,只能好像一只虾子一样弓着腰:“疼……”

    苏庆直接抬腿踹了她的背一脚:“婊子,装什么装?!快点把她给我绑好了!”

    不过,同样身为女人的宋予乔,却看了出来,徐婉莉这不像是装出来的,因为她的这种性子,一路上已经受了不少苦头,她不可能到现在对着这一帮绑匪装可怜。

    她现在不可能为徐婉莉这种人强出头,只期望着裴斯承能联系到警察,尽快过来。

    她虽然说也讨厌徐婉莉,但是并不像她肚子里的孩子出什么事,孩子都是无辜的,况且已经将近六个月大了。

    苏庆已经让人拨通了叶泽南的电话,他在中间站了几秒钟,似乎是在权衡着,到底是从宋予乔,还是徐婉莉身上下手。

    就在苏庆看向宋予乔的时候,一直站在宋予乔身边的董哲,忽然直接啐了宋予乔一口,抬手给了她一个巴掌:“妈的,你看老大这是什么眼神?想死了是不是?!”

    宋予乔还没有反应,董哲直接上手掐住了宋予乔的脖子,身后就是黏腻冰冷的机器,她觉得全身的血液都向上冲,冲上了脑门上,耳朵里嗡嗡的响,眼前一片漆黑。

    然后,在眼睛里忽然闪现出来的一片花白中,她看见了苏庆向徐婉莉走了过去,董哲松开了手,她剧烈的咳嗽着,绑在胸前的绳子勒的生疼。

    宋予乔脸上火辣辣的疼,如果不是事先知道董哲是顾青城的人,她真的会认为这个人想要掐死她。

    不过,她也知道,刚刚董哲这样的动作,恰好声东击西让苏庆选择了徐婉莉。

    苏庆把一把刀架在徐婉莉脸上,在她脸上上下划着,只不过没有用力,凉薄地微有一丝触感,徐婉莉浑身打颤,却也不敢乱动。

    苏庆一笑:“是了,就该这样,我这手里的刀子可是不长眼,划了你这漂亮的脸蛋,就得不偿失了。”

    苏庆之所以选择徐婉莉,也是有他的原因的。

    对于叶泽南来说,这样一个三年多以来,都默默地没有名分的,而且叶泽南这个做丈夫的,在外面花边新闻不断,谁会说叶泽南是在乎她的呢?而这个徐婉莉,怀了叶泽南的孩子,肯定就是不一样的了。

    这个时候,对方叶泽南已经接通了电话。

    苏庆说:“叶少,还记得我么?呵呵,真是难得啊,你当初这么阴我,难道就不怕我会反过来弄死你么?”

    叶泽南听见苏庆的声音,似乎早已经知道了,早晚也会有这么一个电话,说的就十分平淡:“钱我已经给了你老婆了,你老婆把钱卷走了,跟我没有关系。”

    “哈哈哈,说的真是轻松啊,”苏庆说,“我跟我老婆离婚了你不知道么?你知道这段时间我被债主们追的有多惨么?全都是拜你所赐!现在你老婆在我手里,你情妇和她肚子里的儿子也在我手中,你想怎么样,要钱,还是要人?”

    徐婉莉听见话筒里叶泽南的声音,大声喊:“泽南,快来救救我!救救我们的孩子!”

    她的声音尖利,好像刚才的失声,都只为了这最后出声。

    苏庆只要她这一句,也就够了,直接拿了抹布塞进徐婉莉的口中,不再由她说话。

    “现在,你一个人过来,带着准备的钱,”苏庆说,“你要是敢报警,老子让她们都给你偿命!”

    ………………

    接到苏庆电话的时候,叶泽南正在夜色。

    他直接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只因为苏庆口中说了一句“你老婆”,宋予乔在苏庆手里?!

    只不过,电话里只听到了徐婉莉的声音,叶泽南不禁皱了皱眉,宋予乔到底在不在苏庆手上?只不过,他也不敢铤而走险,万一宋予乔在这个人手上,而他暴露了自己对宋予乔的关心,那她就危险了。

    所以,直到挂断电话,他的焦急,并没有表明对象,只是说:“你别动她!我马上就赶到!”

    这个她,指的是谁,并没有明确的说出来。

    乔沫就坐在叶泽南的旁边,因为距离近,再加上对方苏庆的声音很大,所以她基本上也听清楚了。

    再回头,就看见了叶泽南脸上的慌张焦急。

    她说:“你先打一个电话,问一下是不是真的。”

    乔沫说的十分淡然,收回正在泡茶的手,这个电话一打过来,还有什么心思泡茶呢?

    叶泽南低头看了乔沫一眼,拿过自己的外套,说:“我有事要先走。”

    “好。”

    乔沫随之起身,送他到门口,说:“叶少,您走好。”

    叶泽南回身看了一眼,自然没有错过从乔沫脸上看到的落寞。

    他顿了顿脚步,又重新返身走回来,双手搭在乔沫肩膀上:“我说过会让你出去,就一定会,这些天我正在和夜色的老板谈。”

    乔沫抬头,冲叶泽南笑了笑,“我知道。”

    她从来都没有想过,自己能在叶泽南这种豪门少爷心里能有什么样的地位,只不过,却还是要争取的,是么?

    她转身重新关上门,坐在床上许久,才看了一眼手机,是苏庆发来的一条短信。

    叶泽南到从走廊飞快地走出去。

    刚刚叶泽南已经接到了宋洁柔的电话,就是询问徐婉莉的去处的,那么现在,徐婉莉肯定无疑是在这个苏庆手中。

    虽然说徐婉莉这个人并不讨喜,但是也是一个威胁的人质,叶泽南先给宋洁柔打了个电话,告知了地址。

    宋洁柔一下子就慌张了:“你说什么?!莉莉怎么会被人给绑架了,叶泽南,你给我说清楚!”

    叶泽南直接打断她的话:“你再多浪费一句口舌,说不定她就要死在那儿了。”

    说完,叶泽南就把电话给挂断了。

    至于宋予乔……

    叶泽南打宋予乔的手机,却没有人接通。

    他心里一紧,加快了步子向外面冲出去。

    顾青城站在二楼,手指间夹了一支烟,身边站着薛淼。

    薛淼问:“你把路线给了裴三了?”

    顾青城点头。

    “不准备去帮忙?”

    “我派人过去了,”顾青城弹去烟蒂上的烟灰,“这种时候,该是裴三逞英雄的时候了,我们去了,只能是陪衬。”

    这话说的没有错,就像是《大话西游》里的,救下紫霞仙子的,只能是齐天大圣。

    薛淼直起身来,整理了一下衬衫衣袖上的一双袖口,说:“长夜漫漫,去看看热闹也好。”

    顾青城笑了笑,才打了一个响指:“阿飞,备车。”

    ………………

    金水小区。

    宋疏影给韩瑾瑜打过电话之后,就直接下了楼,在公寓门口等韩瑾瑜的车。

    韩瑾瑜说:“我去就行了,你现在怀着孩子,在家里等着。”

    宋疏影握着手机,冲话筒里面吼:“韩瑾瑜,你给我听着,那边出事儿的是我的亲妹妹!我知道你们男人那一套,兄弟是手足,女人是衣服么,手足断了不会再长出来,但是衣服破了烂了可以再买一套!不管你当初看上的到底是我还是宋予乔,妈的现在你都没有任何权利质疑我的决定!”

    说完,宋疏影就直接把手机给切断了,任何多余的话她都不想听。

    身后跟着的两个保镖,都被宋疏影周身的冷气压给压制了,面面相觑,不敢上前,这个时候到底是该听韩哥的还是要听这个女人的,真是好难伺候。

    她现在正在气头上,看向旁边走过来的一个大人领着的一个小孩子,身边还牵着一条狗,就狠狠地瞪过去。

    裴昊昱顿时睁圆了眼睛。

    这个阿姨好恐怖啊!那眼神好像是要吃人,要不要放贝勒去咬她呀?

    咦,后面那两个穿着黑衣的大叔很面熟啊!好像是在哪里见到过。在哪里呢?

    裴聿白之所以停下来,就是因为听见宋疏影口中说的“宋予乔”这个名字,他走过来,问:“请问,你刚刚提到的是宋予乔么?”

    宋疏影眯了眯眼睛,看向裴聿白,细细打量了一番,又低下头来看着这肥嘟嘟的小家伙和一条狗,眼睛猜到了,这个小孩子,应该就是裴斯承的儿子裴昊昱。

    她点了点头:“我是宋予乔的姐姐,宋疏影。”

    裴昊昱的眼睛又瞪圆了一圈,已经圆溜溜的不能再瞪大了,这个竟然是乔乔的姐姐,刚才幸好没有放贝勒去咬她。

    裴聿白说:“我是裴斯承的大哥裴聿白。”

    裴昊昱动了动耳朵,这是在自报家门么,那我要说!

    “我是裴斯承的儿子,我叫裴昊昱!”裴昊昱说完,还没有忘记介绍一下旁边的这条大狗,“它叫贝勒,是我大伯伯的儿子,是我表哥!”

    裴聿白:“……”

    宋疏影知道裴聿白的来意,就把宋予乔的问题说了,裴聿白皱眉:“是什么人做的?”

    宋疏影摇头:“刚刚裴斯承已经把线路给发了过来。”

    这边两个大人在说话,裴昊昱蹲下来,拍拍贝勒的脑袋:“你看,你爸爸马上就要给你找妈妈了,这个妈妈虽然说有点凶,但是是乔乔的姐姐啊,以后我们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当表兄弟了!”

    两个黑衣的保镖大哥听着裴昊昱的童言无忌,抽了抽嘴角。

    裴昊昱小胳膊往贝勒身上一支,拖着下巴看着这两个面无表情的黑衣人,想来想去,这个人到底是在哪里见到过呢?不是电视上,绝对是在现实生活里,还是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

    终于想到了!

    他直接站起来:“就是你!”

    保镖大哥:“……”

    “就是你给我送过面!差一点把我毒死!”

    裴昊昱掐着腰,呲着牙,他牵着的贝勒也站起来,呲着牙,发出低吼。

    不过三分钟,韩瑾瑜也到了,前后一共是三辆车,韩瑾瑜从车上跳下来,直接让另外两辆车先去那个宋予乔被劫持的工厂。

    裴聿白和韩瑾瑜并没有裴斯承跟这个二表哥熟悉,不过有时候过年过节,也会见过,原先他只是听说过韩瑾瑜在外面养情妇,却不曾料想到,这个情妇竟然能就是宋予乔的姐姐。

    他揉了揉眉心,这件事情他真是不该插手进来,裴老爷子和老太太一旦是知道了,家里肯定是要乱的,不光是裴家,恐怕韩家也要乱,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老太太给他找CP的事情,就可以往后推一推了。

    彼此碰面之后,短短一分钟里,得出的结论,就是让宋疏影带着裴昊昱呆在家里,韩瑾瑜和裴聿白去工厂。

    裴昊昱十分不情愿,虽然大人所说的一些话他不是太懂,但是他也差不多明白了,是乔乔有了危险了,“为什么要我呆在家里?我也要去救乔乔!”

    宋疏影低头看着裴昊昱:“你有什么本事能救下乔乔?”

    裴昊昱学电视上那种捶胸的动作,在自己挺起的胸膛上用力拍了拍:结果还咳嗽了出来:“咳咳咳,我是奥特曼,会打败小怪兽!”

    不过,也仅仅是说说而已,在一些很重要很紧张的时候,裴昊昱是不会拖大人们的后腿的,让他在乔乔家里安心等着,那他就等着,等乔乔回来。

    裴昊昱看着停在前面的车开走,才默默地转了身。

    宋疏影已经走的远了,向后面伸出手来,:“快点,小胖墩儿。”

    裴昊昱:“……”

    小胖墩儿?!是在说我吗?!你这个让人讨厌的大婶,我才不是小胖墩儿!

    不过,裴昊昱这个小家伙的适应能力还是很强的,他是第一次来到乔乔的家里啊,好鸡冻。

    自从认识了乔乔,每一次见面都觉得好鸡冻。

    宋疏影因为怀了孩子,肚子有些大了,她走路会扶着腰,这样的姿势走起来比较舒服,裴昊昱就伸手摸了摸宋疏影的肚皮,问:“大婶,你悄悄告诉我,你这里是塞了棉花么?”

    宋疏影哭笑不得:“这是真宝宝。”

    “原来是真的啊,”裴昊昱还特意用小手在宋疏影光溜溜的肚皮上摸了摸,“我上次看一个电视剧,里面也是一个大肚子的大婶,结果一下子从肚子里掏出来一个枕头,我一下子惊呆了!”

    宋疏影让裴昊昱去宋予乔的房间里去洗澡:“你就在这里休息吧。”

    裴昊昱问:“大婶,这是乔乔的房间吗?”

    宋疏影点头,说:“如果有什么问题,你就过来这个房间找我,我不会锁门。”

    “好!”

    等宋疏影一转头,裴昊昱就直接扑倒在宋予乔的床上,十分高兴地翻滚了两下,把鞋子一甩,蹦跶蹦跶地去宋予乔的浴室了。

    可以用乔乔的浴室,可以用乔乔的毛巾,可以用乔乔的洗面奶,可以用乔乔的洗发水,可以用乔乔的香香擦脸,好香啊,跟乔乔身上的味道是一样的。

    裴昊昱光着屁股从浴室里跑出来,在床上找到一套宋予乔的睡裙,马上就穿上了。

    还可以穿乔乔的睡衣睡觉!

    好开森!

    但是……

    乔乔在外面受苦,他在这里一直这么开心,这样真的好吗?

    真的不好。

    裴昊昱心想:自己真是一个坏小孩。

    他就搬了个小板凳,哭丧着脸,进去找宋疏影了。

    宋疏影正靠着床头坐着,在看一本法医解剖的书,抬眼就看见裴昊昱这个小个子穿着宋予乔的睡裙,拖着地,噗嗤一声笑出来。

    裴昊昱眯了眯眼睛,说:“大婶你也不是好人,乔乔在外面受苦,你竟然还笑。”

    虽然,刚才他也笑了,而且是开怀大笑,但是他已经自己深入反思过了。

    宋疏影没打算理裴昊昱,他就自己在小板凳上坐了一会儿,说:“大婶,我能不能钻进你的被窝啊。”

    宋疏影没有说话,却向旁边移动了一下,为裴昊昱留出一个空位。

    裴昊昱挨着枕头,上下眼皮就开始打架,他拉了拉宋疏影的衣角,说:“大婶,我实在顶不住了,乔乔回来了你一定要叫醒我哦。”

    宋疏影说:“知道了,快睡吧。”

    她阖上书,按下了墙上的壁灯开关。

    予乔那边,应该也差不多了吧。

    ………………

    工厂的车间里,夜深,特别静,外面的风特别烈,猛烈地吹动着,好像是古代战场上的号角。

    滴答……

    滴答……滴答……

    这件厂房里,不知道从哪里传来水滴滴落的声音,在这种深夜里,好像被凭空放大了数倍,折磨着人的耳膜。

    宋予乔从来都没有觉得这样被动过,哪怕是在她十八岁那年,父母之间感情最终崩裂,哪怕是在三年前,叶泽南带着怨恨的眼神看她。

    几个绑匪的男人在地上铺了个垫子,开始打扑克。

    宋予乔口干,觉得嘴唇已经磨破了皮,嗓子也是干涩沙哑,她看向那边的徐婉莉,徐婉莉整个人都蜷缩在地上,口中仍旧塞着一块破旧肮脏的抹布,眼睛闭着,看不出有什么异样。

    宋予乔是站着被绑在身后的机器上,现在的力气完全是支撑在两条腿上,已经开始打颤了。

    忽然,外面传来了一阵吵嚷,紧接着,大铁门被从外面推开。

    从外面走进来的……

    却是叶泽南。

    不知道为什么,宋予乔在看到叶泽南的时候,心里会有一丝隐隐的失落。

    她心里竟然想,为什么不是裴斯承。

    这个念头从内心的罅隙里钻出来的时候,就连宋予乔自己都吓了一跳。

    叶泽南身后跟着的是宋洁柔,宋洁柔一眼就看见了蜷缩在地上的徐婉莉,啊的一声叫了出来,直接就要冲过来。

    “莉莉!”

    但是,已经有苏庆的两个手下已经挡在了徐婉莉的前面,直接一把拽起了徐婉莉的头发,将她从地上扯了起来。

    徐婉莉从昏睡中转醒来,睁开眼睛就看见了宋洁柔,眼泪一下子就坠落下来,却因为口中塞着的抹布,不能说话,一直呜呜咽咽。

    苏庆看向叶泽南:“叶少,不是说过了么,只有你一个人来,要不然,你的老婆孩子还有情妇都得死!。”

    叶泽南笑道:“带着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也算是带人过来了么?苏庆,你什么时候成了这么胆小怕死了?”

    苏庆狠狠地将徐婉莉向前推搡了一下,徐婉莉一下子瘫倒在地上,她侧身,所以应该并没有压迫到肚子。

    宋洁柔看见自己的亲生女儿这样子,简直是心如刀绞,“别伤害她,你要什么我都给……”

    “什么都给?”苏庆阴狠地笑着,“你都能给点什么?能给我钱么?能直接让我出国么?”

    这才是苏庆的真正目的。

    拿了钱,出国,走人。

    叶泽南说的没错,苏庆真的是胆小懦弱,但是他有个致命的缺点,就是把钱看得和命一样重。

    叶泽南从一进来,目光就落在了被绑在一个机器上的宋予乔身上,宋予乔看起来也特别憔悴,绳子在身上勒的很紧。

    叶泽南早就想到了,所以已经准备好了钱,说:“你放了她们,我把钱给你,我找人送你出国。”

    苏庆哈哈大笑,宋洁柔已经将拎在手里的箱子打开,里面全都是现金钞票。

    算下来,没有一百万,也有几十万了。

    这是宋洁柔的全部身家了,毕竟事出紧急,大哥宋翊又都在S市,所谓远水解不了近渴,她能找到的,就只有钱,支票的话这个苏庆一定不收,暂时筹到的钱,就只有这些。

    而苏庆,恰恰是那种为了钱为了利益丧心病狂的人。

    叶泽南差不多也带来这么多现金,直接从里面拿出一摞来甩过去,“你找人检查一下。”

    他的手下捡起地上的一摞钞票,走过去翻看了一下,兴奋的两眼都放光,“是真的。”

    这么多钱,从来都没有见过,简直是梦寐以求的!

    苏庆说:“但是,叶少,不能什么好事儿都让你给占了,你说要保我出国,好,我这里必须留着一个人质,我不能没有人傍身,万一来一个警察,你说那不就糟了。”

    苏庆几句话说的冠冕堂皇,叶泽南冷笑:“你的意思是……?”

    “留一个人,”苏庆说,“这两个人里面,你只能带走一个,等到出国的手续办妥了,我自然会放掉另外一个。”

    “救我!救我!”徐婉莉口中的抹布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口中掉落出来,她大声喊叫着,“救我!救救我们的孩子!”

    这才是她最大的筹码,她肚子里有叶泽南的孩子。

    宋予乔在心里苦笑了一下,其实,不管她是不是怀了叶泽南的孩子,她都不会奢望,这一次叶泽南会选择带走她。

    宋洁柔抢在叶泽南之前说:“莉莉!要莉莉!她怀了你的孩子!”

    叶泽南皱眉,他看向宋予乔,宋予乔也同样看向他,两人的视线在空中交错。宋予乔的目光坦然,这让叶泽南在触及的那一瞬间,就移开了目光。

    或许,是因为心虚?

    还是这么久以来,对宋予乔的少于关心或可以羞辱?

    他已经分不清楚,心里是愧疚更多,还是爱意更多了……

    叶泽南张了张嘴,说:“我要……”

    宋洁柔忽然大喊:“莉莉!莉莉流血了!她流血了!”

    几个人同时向躺在地上的徐婉莉看过去,她身下的裙子已经被染红了一大片,在水泥地上,也有血迹。

    宋洁柔心痛不已,已经完全顾不得那边还有手持刀的绑匪,直接就冲了过去,“莉莉!你不要吓我啊!”

    苏庆看着宋洁柔向这边冲过来,眯着眼睛掏出了一把枪,说:“你站着别动!否则别怪我开枪了!”

    苏庆在这些手下眼里,也算是有威严的,一旦这种威严,因为一个女人而破坏掉,那么以后就再难立足了。

    况且,当初乔沫拿给他枪的时候就说了,这把枪是假的,里面的子弹是假的,只是为了做做样子的。

    “再动一步,我就开枪了。”苏庆瞄准宋洁柔,说。

    现在的这种绑匪怎么可能配枪?

    宋洁柔知道,他哥哥曾经还在政路上的时候,那个时候配枪都是有份额规定的,另外,私下里有枪的,也就是韩瑾瑜这类人了。

    她现在心里全都是自己的女儿,哪里还顾得上注意到苏庆,根本就是把他的话当成是耳边风。

    他毫不犹豫地扣动扳机,砰地一声,他的手腕猛的向后有一股后坐力,手腕一松,枪直接摔落在地上。他不禁向后退了一步,随着宋洁柔的尖叫一声,她的大腿上蹦出血花来,苏庆愕然瞪大了眼睛。

    这里面怎么会……有子弹,而且刚刚的那种后坐力,绝对是真枪才有的感觉。

    也幸好,因为枪子弹发出的冲击力,他失了一点准头,原本是照着宋洁柔的胸口,子弹却打进了宋洁柔的大腿。

    不可能,乔沫不是说过么,枪是假的!她怎么会弄来一把真枪?!

    操蛋的,被算计了。

    有两个小弟也是慌了神了,因为地上这个孕妇身下的血,都快要流成一条小河了,源源不断。

    宋洁柔护着自己的腿,忍着疼,“莉莉!莉莉,你说句话,你能听见姑姑说话吗?!”

    叶泽南看向这两人的目光,幽幽转开,对苏庆说:“我选我老婆。”

    我选我老婆。

    叶泽南从高中的时候开始,高二,从他们开始在一起之后,他就经常叫宋予乔“老婆”逗她,每次看着她因为这两个字绯红的双颊,都觉得心里全都是得意。

    那个时候,方照就问他,“你才十九,就这么见到一个宋予乔,就订了自己后半辈子的大事了?”

    叶泽南当时回答他说:“遇见一个喜欢的,不容易。”

    确实是不容易,叶泽南不是不受女生欢迎,有很多女生递情书送礼物,但是他都没有一丁点感觉,他的清高孤傲,不近人情,也是从那个时候传出去的,直到,遇上了宋予乔,才用她的光,照亮了他。

    现在回想起来,所有的人和事,好像都是因为宋予乔而串联起来的。

    也或许,正是因为方照所说的那样,在该花心风流的时候,因为一朵花放弃了整片花丛,等到终于得到了自己想要的,却又不知道珍惜了,想要重新找回那种原来没有享受过的感觉。

    男人,都是这么贱,到手的就不再会珍惜了。

    宋洁柔一手扶着徐婉莉,对叶泽南大喊:“叶泽南,你还有没有心啊?莉莉怀着你的孩子,现在快流产了!就算你不想要孩子,你也要顾及到人命啊!”

    她的大腿上也流了不少血,但是,她现在更加关注自己的女儿,在这样下去,别说孩子保不住,就连大人的命都不一定能保得住了。

    顿时,整个车间里,血气刺鼻。

    徐婉莉没有昏迷,她还是能够听见,叶泽南在做出选择的时候说出的话,也能够看见,叶泽南看向宋予乔的那种眼神,那种眼神,和以前三年前,甚至是五年前的时候,一模一样!

    她忽然记起来,叶泽南曾经说过,“就算不是宋予乔,也轮不到你。”

    他从来都没有喜欢过她,就算是看上她,也都是因为宋予乔!

    到头来,她连一个替代品都不算。

    一阵扑鼻的血腥味在鼻尖散开,混杂着这座废弃厂房里的湿潮霉味,宋予乔觉得胃里一阵翻滚,俯身开始干呕。

    宋予乔说:“你带她们两个人去医院,我没事。”

    叶泽南向宋予乔这边走了两步,宋予乔大声吼出来:“你要害死人了知不知道?!要是徐婉莉有什么闪失,你这辈子都于心不安!叶泽南,现在先送他们去医院!”

    宋予乔之所以敢这么说,是因为后面还有一个董哲,是顾青城的人,而顾青城,是裴斯承的朋友。

    所以,她信。

    等来的人都重新撤走,工厂内再度安静下来,只剩下了一阵阵扑鼻的血腥味。

    苏庆和几个人正在分钱,就怎么逃走,产生了一些争执。

    宋予乔头有些晕,昏昏欲睡,胃里翻腾的感觉渐渐弱化了,耳朵里,争吵声逐渐远去,她好像在做一个漫长的梦,耳边,是一曲悠远绵长的骊歌。梦境中,她喜欢穿宽松的大T恤,喜欢戴鸭舌帽扎辫子,喜欢在冬日阳光的午后,跟在裴斯承身后叫他裴哥哥。
(快捷键 ←) 上一章 加书架 目录 投推荐 下一章 (快捷键 →)

推荐:青春荷尔蒙 分手妻约 超级学生 拽丫头惹上酷总裁 很纯很萌哒 我的漂亮同桌 老子是富二代 女王凯旋 匹夫无罪 情深如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