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 都市言情 > 曾想盛装嫁给你
曾想盛装嫁给你 / 桑榆未晚

96 多补补,你身体太虚 (为钻石加更)

    十分钟前,叶泽南从叶氏开车出来,在经过浅语公司所在的写字楼的时候,下意识地向公司门口看了一眼。

    还没有到下班时间。宋予乔应该还没有走。

    叶泽南想到,已经有很长时间都没有同宋予乔好好说过话了,忽然想要和她一起去吃一顿饭。

    还有十多分钟才到下班时间,叶泽南把车停在浅语公司对面。下了车到星巴克里买了两杯焦糖玛奇朵。

    焦糖玛奇朵是宋予乔最喜欢喝的咖啡,叶泽南记得。还是在学生时代,宋予乔就喜欢抱着笔记本电脑,到星巴克里买一杯焦糖玛奇朵。然后浏览网页或者是看电影,在一个隐蔽的位置,呆一下午。

    后来,宋予乔喜欢上了看小说,叶泽南还买了一个kindle送给她,她当时特别兴奋,直接搂着他的脖子在他的脸上亲了一口。

    那种初恋的心悸,就算是现在,还会有一丝回味,皮肤上好像有那么一点点触觉。

    叶泽南在星巴克里排队买了两杯咖啡,时间就快到了。

    应该可以接到宋予乔吧。

    叶泽南在心里告诫自己,这一次一定不能生气着急,有什么事情全都要顺着宋予乔,一定要心平气和地谈一谈。

    但是,他从星巴克里刚刚出来,就看到了宋予乔开车门。上了一辆白色宝马车。

    他没有忽略掉,宋予乔在坐进副驾的时候,嘴角那不经意间勾起的一抹笑。

    在车打方向盘汇入车流的时候,叶泽南也不由得,手上用了几分力气,直接将星巴克的杯子给狠狠地扔到了垃圾箱里,咖啡杯被挤的变形,咖啡从里面流了出来,脏兮兮的,好像是被雨水晕染的浓妆艳抹。

    叶泽南解了车锁,急忙上了车,开始在后面跟着那辆白色的宝马车。

    那辆宝马车里,开车的是一个男人。

    叶泽南握紧了方向盘,紧紧地跟着前面不远处的宝马,满腔的全都是怨恨,如果宋予乔看不上他了。想要找男人,那为什么不找一个更好的呢?

    都说,车其实显示了一个男人的身份地位,确实没错,叶泽南开习惯了好的私家车,对于宝马奔驰这一类的车,根本就是看不上眼了。

    于是,在这条路上,叶泽南的车,对于裴斯承开的这辆车始终紧追不舍。

    ………………

    裴斯承开车越来越剑走偏锋,宋予乔一颗心跳的飞快,即将蹦到了嗓子眼里。

    她说:“在前面的路口放我下来吧,我正好要找叶泽南谈谈。”

    裴斯承没有说话,只是双眼目视前方。

    宋予乔知道既然是上了裴斯承的车,那么他就百分之九十的可能性不会把她放下车来,更何况后面还有一辆车在尾随的时候。

    宋予乔拿出手机来,仍旧是给叶泽南发了一条短信。

    “别跟了,有什么事情我稍后会主动给你联系,我现在有急事要去办。”

    她知道,一定是刚刚自己上车的时候,被叶泽南看见了,否则裴斯承和叶泽南应该没有什么仇怨,两人的关系,应该也就止步于商业上的生意往来。

    不过叶泽南没有回复。

    想来也不会回复,现在叶泽南正在全神贯注的跟车,哪里顾得上看手机上的内容。

    终于,在快到一个十字路口的时候,裴斯承熟练的超车,然后赶在红绿灯交接处跳跃了只剩下几秒的黄灯,直接窜了过去。

    宋予乔为裴斯承这种开车的方式捏了一手的汗,不过因为知道裴斯承开车技术还算是不错,这一手的汗没有变成冷汗。

    她再从后视镜向后面看,叶泽南的车已经被截堵在路口的红灯处,眼睁睁看着自东西方向的车流一辆一辆,将这两辆车之间的距离割裂。

    宋予乔看向裴斯承,他依旧是松松的握着方向盘,一副淡然不惊的面容,好像刚才不断的加速超车,为了帮她甩掉叶泽南,只是她的错觉一样。

    “现在要去哪?”

    宋予乔开口问,感觉到嗓子有些沙沙的。

    裴斯承说:“你不是要去沈宸良的律师事务所么?”

    宋予乔差点忘了,刚才确实是她说的要去事务所的。

    但是,裴斯承在身后跟着下了车是怎么一回事?

    宋予乔说:“我会很快,大约十分钟以内就下去,你在下面车里稍等一会儿吧。”

    裴斯承直接来揽住她的腰:“走吧,别害羞了。”

    宋予乔:“……”

    这是害羞么?

    宋予乔蹙眉:“我是来找沈宸良,让他帮我找叶泽南出轨的书面证据的,你现在跟着我进去,好像出轨的不是叶泽南而是我好么?”

    她说话的时候向后侧身,没有注意到身后的台阶,差点就从台阶上摔了下来。

    裴斯承一紧手臂揽住她的腰,把她扶正,说:“别担心,我现在是你的秘书,你尽管差遣我就好。”

    宋予乔无语。

    她怎么可能有一个这样人高马大,帅气多金,并且是男秘书呢?

    算了,裴斯承的决定,一般情况下都不容人反驳,宋予乔索性就让裴斯承跟在自己身后了。

    不过,前面一个身穿职业装的女人,后面跟着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这样的组合,一进律师事务所,就特别引起人的注意了。

    宋予乔是之前已经预约过沈宸良了,所以前台联系过内线之后,她就坐电梯上写字楼的三楼,直接去了沈宸良的办公室。

    沈宸良戴着一副眼镜,正在看卷宗,听见敲门声,说:“请进。”

    基于基本的礼貌,把眼镜取下,他站起身。

    只不过,沈宸良倒是没有想到,宋予乔身后跟着的,还有一个男人,并且,这个男人,看起来很眼熟。

    沈宸良没有和裴斯承直接打过交道,但是他记得,有一次嘉格被栽赃涉及到商业诈骗的案件里,他是主要负责律师,并且在财经之类的访谈上,看到过有关裴氏总裁裴斯承。

    裴斯承现在跟着宋予乔来他的办公室来做什么?

    宋予乔注意到沈宸良的目光落在身后裴斯承的身上,就说:“这是我……”

    裴斯承已经先向前一步,向沈宸良伸出来手:“您好沈律师,我是宋小姐的生活助理,裴斯承。”

    宋予乔:“……”

    沈宸良也是有良好的修养,微笑着:“您好,裴助理。”

    裴斯承倒真的是做足了生活助理的样子,在宋予乔要落座的时候先把椅子抽出来,然后帮宋予乔拿包。

    宋予乔真的有一种受宠若惊的感觉。

    不过,宋予乔一向是既来之,则安之,她把自己的来意告诉沈宸良,毕竟,像是这种律师事务所,和一些咨询社私家侦探,都会来往比较密切,便于自己的当事人能够及时的获得一些信息。

    沈宸良说:“好,我们事务所有我们获得信息的一套方法和渠道,您等电话通知就可以。”

    宋予乔说:“好,请尽快。”

    稍后,宋予乔和沈宸良的助理谈了有关费用的问题,就起身离开。

    其间,裴斯承自始至终站在宋予乔身后,手里拎着宋予乔的包。

    一个一米八的男人,拎着一个女人玫红色的包,宋予乔看到就觉得要发笑,等一出沈宸良的办公室,就要伸手去拿:“拿来给我吧。”

    裴斯承直接躲开宋予乔伸过来的手,另外一只手十分自然地牵过她,“走吧,别矫情了。”

    宋予乔:“……”

    裴斯承说要带宋予乔去一家梁小六最近新开的一家私房菜餐厅去吃饭,宋予乔直接拒绝,说:“我姐姐还在家等我回去做饭,你还要去接裴小火,就不要在外面吃了。”

    裴斯承说:“裴昊昱已经让黎北送去他奶奶家了,老太太有几天没有看见孙子了,心里想的很。”

    是……么?

    ………………

    裴老太太这两天可是没有闲工夫想孙子,她现在每天都在为大儿子找CP,总觉得谁都不合适,然后就想要把大儿子拉回正轨上来。

    裴聿白无奈,每天都要到裴家来报道一次,毕竟是亲妈。

    他停车下来的时候,看见裴昊昱也刚刚背着大书包,恹恹的从一辆黑色的私家车上下来,后面跟着裴斯承的助理黎北。

    黎北讨好地说:“小少爷,我帮你提书包吧。”

    裴昊昱抬起头来瞪他一眼:“我都已经连续两天在奶奶家住了,你为什么不让我回家?”

    黎北欲哭无泪,不是我不让你回家啊,是老板不让你回家啊。

    裴昊昱见黎北想溜,直接跑过去抱住黎北的腿:“不许走!我不要睡奶奶家,我要跟你去你家!”

    这句话对黎北来说,无异于是晴天霹雳。

    饶了我吧。

    “昊昱。”

    这个时候,身后传来裴聿白的声音,裴昊昱耳朵动了动,眼珠一转,向后看了一眼,叫了一声:“大伯伯!”

    裴聿白说:“跟大伯伯走。”

    裴昊昱站着没动,似乎是自己左右权衡了一下,松开了黎北的腿。

    黎北感激涕零:终于得救了!感谢苍天感谢党!

    裴聿白对黎北打了个手势,然后拉着裴昊昱向院子里走去。

    裴昊昱说:“大伯伯,我想要拜托你一件事。”

    裴聿白听着裴昊昱这种人小鬼大的话,忍俊不禁,“什么事?”

    “一会儿吃过饭,我想让你带着我去找乔乔,”裴昊昱说的十分忧伤,“我已经好几天都没有见到乔乔了,再不去见她,她就要把我给忘掉啦。”

    裴聿白问:“你爸爸没有带你去么?”

    “没有!我爸爸是一个猪一样的队友,本来说好了结盟的,”裴昊昱握紧了小拳头,说的义愤填膺,“但是他现在就独自一个人霸占乔乔,还说了,如果我在学校里表现好,就要乔乔去给我开家长会,但是,自从我表现好了以后,老师再也不叫家长了。”

    真的很纠结。

    如果表现不好,就会叫家长,那样的话乔乔就可以当他的家长去学校,但是会受到老师的批评。

    如果表现得好,老师就不会叫家长了,最多会往爸爸的手机上发校信通。

    咦?

    能不能到学校把老师联系的校信通改成乔乔的手机号呢?

    那样爸爸就不用在中间做一个不合格的传声筒了。

    好主意,就这么定了!明天上学就去找老师改手机号!

    裴聿白当然不知道自己小侄子脑袋瓜里在稀奇古怪地想一些什么东西,只是看见裴老太太正在用一种慈母般的眼神看着他,就真心胃疼。

    裴临峰今晚也在家里吃饭,所以,原本只是老头儿老太太两个人的餐桌,多了一个大的一个小的,想着就要热闹很多了。

    但是,老大裴聿白是个闷葫芦也就算了,孙子裴昊昱是怎么搞的,也是闷头吃饭。

    况且,老伴儿本就是个话唠,今天也不吭声,隔三差五地还蹙眉凝思一会儿,然后低头扒饭。

    裴临峰说:“今天怎么都不说话?”

    裴昊昱晃晃小脑袋,说:“因为爷爷你教过啊,食不言。”

    裴临峰:“……”

    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

    吃过饭,裴聿白被裴老太太叫到楼上书房里去,裴昊昱抱裴临峰的大腿。

    裴昊昱说:“爷爷,今天能不能让我去跟大伯伯住啊?”

    裴临峰直接拒绝:“不行,老大家里有一条德国牧羊犬。”

    “竟然有狗?!”

    裴昊昱原本一双眼睛还是黑漆漆的,现在一听裴临峰这么说,陡然放光,大狗小狗他都喜欢!早就想要养一只狗了,但是老爸不准!

    裴临峰:“……”

    然后,裴昊昱就使出软磨硬泡拍马屁的无敌工夫,对爷爷裴临峰狂轰滥炸了半个小时,裴临峰被孙子夸的胡子都是一翘一翘的,最终松口。

    “你先乖乖坐着,等你大伯伯下来了,我嘱咐他几句,让你跟他走。”

    裴昊昱在心里比了一个“耶”的手势,乔乔已经站在希望的田野里向他招手了!

    而此时此刻,楼上的裴聿白,正在不胜其扰。

    裴老太太拿出一叠照片来,说:“快过来看,妈今天专门去了一趟照相馆,把照片都给洗出来了,还是纸质的照片看起来有感觉啊,用电脑看我五官都分不清楚。”

    裴聿白无奈,只好一张一张照片的看过去。

    裴老太太挑的都是长相很标致的,而且风格各不相同,有清纯婉约的,有阳光灿烂的,有小家碧玉的,有大家闺秀的,竟然还有金发碧眼的外国女人?!

    裴聿白的手在一张外国女人的照片上停了一下。

    裴老太太一直在注意着大儿子的手势和动作,一看裴聿白手停了,好!先把这张照片抽出来放在了一边。

    然后,裴聿白继续翻照片,只不过比起刚开始速度已经快的多了。

    竟然……还有男人的照片!这个小鲜肉是谁?!为什么还有顾青城的照片!裴斯承不是已经澄清过了么?

    裴老太太一看大儿子眼睛又瞪直了,就凑过去看了一眼,顿时也瞪直了眼……

    难道老大不仅喜欢女人,还喜欢男人?老大是个双性恋?

    哦,我的上帝!我的思想还是赶不上潮流了,接受无能了肿么办……

    裴老太太十分受伤,这种事情又不敢给老头子说,万一老头子这个老古董一着急,要打断大儿子的腿,那就糟糕了。

    所以,在目送大儿子拉着自己小孙子消失在大院里之后,裴老太太就开始小心翼翼地观察着老头子的脸色。

    好像没有什么不对劲的,而且胡子还莫名其妙地向上翘着。

    裴临峰注意到老伴儿的眼神,斜眼看她:“你有什么事?”

    裴老太太连忙摇头:“没事儿没事儿……嘿嘿,老头子,你是不是想吃臭豆腐啊,我打电话叫外卖吧?”

    裴临峰看着老伴儿眉开眼笑的样子,心想,你想吃就说你自己想吃就好了,我才不喜欢吃那种臭烘烘的东西。

    裴老太太没有裴凌峰的话,也不动,直到裴临峰一句“去吧。”

    她才好像是得了令一样,就直接跑去楼上去拿手机了。

    外卖,外卖……

    幸好,上一次在裴斯承家里,记了那家店的一个送外卖的手机号,总算是有机会照顾照顾她生意了。

    ………………

    这一天晚上,晚些时候,徐婉莉坐卧不安。

    她已经有一个月没有见到过叶泽南了,她只在电视上看到过,还是那一次的新闻发布会,叶泽南看起来精神还不错,但是好像瘦了。

    但是,叶泽南都看不到自己是胖了还是瘦了,肚子里的孩子是不是闹腾。

    宋洁柔从外面回来,似乎是有些筋疲力尽了,揉着太阳穴直接坐在了沙发上。

    徐婉莉就走过去,推着宋洁柔的胳膊:“姑姑,你不是可以弄到叶泽南的离婚证么?好了没有?”

    宋洁柔在外面碰了钉子,不管是她的大哥宋翊那里,还是在外面的民政局的熟人,因为她需要找人,托关系来办这个事情,那人就说现在是严打时期,不管是如何,都不可能松口,她废了一个下午的口舌,结果那人收了礼钱却不办事,让她简直要憋屈死。

    她当时就在想,倘若她的大哥宋翊没有从省长的位置上退下来,哪里轮的到这些个小喽喽,一个个都不长眼。

    不过,虽然宋翊已经不再从政了,但是曾经余留的官威仍在,找一些关系通融一下还是可以的,最后,总算是买通了一个人,只要是拿到户口本和两本结婚证,还有两人签名的离婚协议书,就算是两个人都不到场也可以领到离婚证。

    本来以为不可能的事情,到现在就算是迎刃而解了,她心里也微微舒畅了一些。

    她拍了拍徐婉莉的手背:“姑姑一直在努力给你办,我告诉过你,现在你歇着养好胎,其余的事情都不必考虑。”

    “每一次我问你你都是这么说!”徐婉莉说,“每一次都说不用我自己想,不用我自己考虑,但是到现在,什么都没有办成。”

    宋洁柔实在是没有多余的心思来安慰徐婉莉了,随便说了两句,就让郑小霞准备晚饭。

    徐婉莉直接站起身来,说:“姑姑,我要去找宋予乔。”

    宋洁柔一下子拉住徐婉莉:“去找宋予乔做什么?”

    徐婉莉说:“我要去让她说清楚,姑姑,你知道么,叶泽南说他要在年底之前娶我了。”

    徐婉莉说到这儿,心里就一片欢喜,眼前仿佛已经浮现出那样一个场景,她穿着洁白的婚纱,叶泽南来接她。

    宋洁柔皱眉,“叶泽南什么时候说了?”

    “就是前几天的新闻发布会啊,”徐婉莉脸上有梦幻般的表情,好像刚刚情窦初开的少女一样,“一个记者提问,他说他会在年底完婚。”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你别去找宋予乔,找她也做不成什么事。”宋洁柔说着,就直接松开徐婉莉进了自己的房间。

    那个新闻发布会的现场版,宋洁柔没有看,但是她却是事后看了录播。

    叶泽南那句年底完婚,只要是有点头脑,都知道这个人必定是宋予乔!只有自己的这个傻女儿,会以为叶泽南口中完婚的对象,是她自己罢了。

    她已经能够看得出来,叶泽南已经有了一丁点悔过了,或者说,他现在心里还是犹豫不定的,一方面想要和宋予乔好,一方面却又忘不了宋予乔的背叛,但是,很明显,喜欢宋予乔的心理,正在一点一点复苏。

    她必须要采取一些紧急措施了,以前她并没有和裴玉玲见过面,她觉得现在有必要见一见裴玉玲这个人了。

    在客厅里,徐婉莉的目光尾随姑姑宋洁柔到了卧室,关上了门,狠狠地踢了一脚墙面,白色的墙面上马上就染上了一枚黑色的脚印。尽亩庄弟。

    现在,就连姑姑都不愿意搭理她了,她到底是哪里做错了!她只是喜欢一个人,想要得到一个人,有错么?

    从厨房里走出来的郑小霞吓了一跳,说:“小姐你这是干什么呀?你还怀着孩子呢。”

    徐婉莉恶狠狠地等着郑小霞:“你别管我!”

    说着,徐婉莉就自己进了房间门,砰地一声关了门。

    一直到快要吃饭的时候,郑小霞做好了饭出来,正好看见披头散发的徐婉莉,穿着一袭白衣,正要出门。

    郑小霞急忙上前,问:“小姐,你要出去么?”

    徐婉莉转过来,狠狠地推开郑小霞,说:“你别跟着我!”

    郑小霞看着徐婉莉上了电梯,才转身回了屋。

    她第一时间拿出手机来,给乔沫发了一条短信。

    因为,乔沫曾经告诉过她,只要是徐婉莉单独一个人出门,就及时的通知她。

    当时,郑小霞还问,为什么要是徐婉莉单独出门,要通知你?

    乔沫说:“你就当做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知情,好好做你的保姆工作就好。”

    郑小霞当时惊愕地张大嘴:“乔沫,你不是要做什么作奸犯科的事情吧?”

    乔沫摇头:“你放心,我不会有事。”

    乔沫在郑小霞的心目里,一直是成熟稳重的,以前还帮她搞定了家里的一些情况,困难之时借钱给她,所以,乔沫的话,郑小霞基本上都绝对不会质疑,只会照做。

    既然乔沫说了,不会有事,那就一定不会有事。

    等到徐婉莉走了大约有半个多小时之后,宋洁柔从自己的房间里走出来,看徐婉莉不再客厅里,就去卧室里找,却也没有。

    “莉莉?”

    她叫了两声,依旧没有人应答。

    她走到厨房里,叫正在做菜的郑小霞:“小姐呢?!”

    郑小霞双手在围裙上擦了两下,才转过身来,故意装作不知道的样子,说:“不知道啊,没有在客厅里么?”

    宋洁柔这才意识到,不好了。

    刚刚因为太累了,所以对徐婉莉说话的语气就带了一丝不耐烦,她的莉莉这么脆弱,不会去做出什么傻事去了吧。

    宋洁柔急急忙忙拿了手机出去,刚才徐婉莉说了宋予乔和叶泽南,那么,这一次出去,应该不是去找宋洁柔,就是去找叶泽南了。

    她急急忙忙打宋予乔的电话,却是没有人接通,索性就打给了叶泽南。

    “莉莉去找你了么?”等对方接通,宋洁柔直接就开口问。

    叶泽南听见这个名字,这个声音,丝毫没有犹豫,直接就挂断了。

    宋洁柔在电话这边气的想要摔手机,骂道:“看不上我的女儿,真是瞎了你的狗眼!”

    她在下楼的时候,因为打电话,没有看清楚地上的一块香蕉皮,直接一下子踩空了两节台阶,直接从楼梯上翻滚了下来,摔得腿顿时好像是散了架一样,疼得她当时就哎哟了起来。

    今天真是不顺,连香蕉皮都这么贱!

    ………………

    在私房菜管理,静谧的时光,总是属于彼此的。

    想起来,宋予乔貌似没有跟裴斯承吃过两人晚餐,要么就是中间还有个小家伙,要么就是上次跟姐姐一起。

    所以,当一个小包厢里,只剩下宋予乔和裴斯承两个人的时候,包厢里的空气都有些逼人,就跟裴斯承此刻看她的目光一样,咄咄逼人,好像裴斯承不是想吃面前的菜,而是想要吃了宋予乔似的。

    没错,裴斯承就是想要吃了宋予乔。

    裴斯承点了很多补血补气的菜,宋予乔看着桌子上各种加了枸杞红枣山药的菜。

    “多补补,你身子太虚。”

    宋予乔:“……”

    这种话真的不能听的太多,心里会有感触的,好像是羽毛轻轻地在心尖上划过。

    自己吃着口中的菜,再被裴斯承的目光盯着,宋予乔觉得吃在口中的饭菜,都是一个味儿。

    裴斯承并没有挨着宋予乔坐,四人台,他坐在宋予乔的对桌。

    宋予乔知道,裴斯承现在并不算是逼的太紧,她还有自己的空隙可以偷得喘息的机会,思考一下现在这种不近不远的关系。

    终于,直到手机铃声打破了她内心的尴尬,她直接抓起手机,本想要出去接通,但是看见手机屏幕上显示的“保姆阿姨”四个字,眨了眨眼睛,看了一眼正在慢条斯理地吃鱼肉的裴斯承。

    宋予乔有些诧异,裴斯承的保姆给自己打电话干什么?

    而且还是被裴斯承辞退的保姆阿姨。

    她这样想着,依旧是接通了电话。

    “喂,您好。”

    裴老太太在电话里说:“姑娘啊,我特别想吃臭豆腐,点三份,你过会儿给我送过来吧。”

    宋予乔:“……阿姨,不是……”

    裴老太太已经尽量说的非常委婉了,她继续报上了裴家的地址,说:“麻烦你了,等你来了我给你小费。”

    宋予乔:“……”

    裴老太太又开始伤心了:“你怎么不说话,你是不是忘了我了?我就是上次让你给我参考网上的衣服的那个大姐姐呀,那几件衣服真是不错呢,我穿上像是年轻了二十多岁。”

    宋予乔:“……”

    她停顿三秒钟,说:“三份是么?我马上给您送到。”

    挂断电话,宋予乔看着坐在对座的裴斯承,将显示着48秒的通话记录给裴斯承看,“上一次你辞退的那个保姆给我打来的电话,说想要吃臭豆腐,让我给送过去。”

    裴斯承早就知道这两人互相见过面了,只不过中间有一些乌龙了,但是他也没有打算揭穿,就任由这两人如此发展,他母亲的性子,他这个做儿子的清楚。

    两人吃过饭,裴斯承真的开车去了一趟春风街,宋予乔进去买了三份臭豆腐。

    宋疏影给宋予乔打了个电话,说:“什么时候回来啊?我还没有吃饭。”

    宋予乔说:“我马上就回去。”

    “你去给保姆阿姨送吧,”宋予乔说,“我姐姐这么晚了还没有吃饭,她该等急了。”

    裴斯承接过手中的臭豆腐,说:“上车,我送你回去。”

    宋予乔摆手,说:“不用,我打车就可以,我听地址好像不是顺路的。”

    她刚刚转身,就被裴斯承直接拉了一下,按在了车门上,右手扶着她的腰身,面庞直接逼近。

    这么一瞬间,宋予乔连呼吸都停了,一双眼睛直接望进裴斯承幽沉的双眸里。

    她一直没有仔细地观察过裴斯承的这一双眼睛,这一瞬间,她忽然觉得,这一双眼睛里,好似藏着万千丘壑一般,她的身影倒映在其中,只是这万千气象中的一颗尘土,虚无缥缈。

    她好像是看呆了一般,只是愣愣地看着他。

    裴斯承一只手拎着臭豆腐外卖的袋子,另外一只手扣上宋予乔的腰,拉向自己,额头抵上她的头。

    “不要用这种眼神看我,我会想吻你。”

    扑通……

    扑通……扑通……

    宋予乔可以听见自己因为裴斯承的靠近,而逐渐加快的心跳和逐渐加热的体温。

    “可以么?”

    裴斯承的声音低沉幽暗,带着一丝黯哑的性感,一下子就扯动了宋予乔的心弦。

    宋予乔没有说话。

    裴斯承的唇在一点一点地接近,最后唇瓣彼此摩挲,他轻轻说:“不说话,我就当你是默认了。”

    这句话说完,再不容宋予乔分辩什么,双唇直接印了上去。

    这一次,不用裴斯承说让她闭上眼睛,她已然闭上了眼睛,好像在冥冥之中,已经成了一种习惯。

    曾经裴斯承说得对,他的吻,是需要用心去感觉的,就好像是黑暗中的一抹亮光。

    只不过,裴斯承控制的很好,这个吻,浅尝辄止,只是在宋予乔的唇边彼此厮磨了一会儿,最多是用舌尖将她略微干燥的唇打湿,并没有深入了,等到唇瓣分开,宋予乔不光是唇瓣上是亮晶晶的粉红色,就连双颊也都是绯红的,十分可人。

    裴斯承轻轻捏了宋予乔的脸颊一下,打开了后面的车门,“上车。”

    宋予乔这才反应过来,在坐上车的时候,感觉浑身都是虚软的。

    果然,裴斯承只是送她到了金水小区门口,宋予乔道了别,下了车。

    她站在小区门口,等到裴斯承的白色宝马车驶入车流,消失在路的尽头,她才用手背贴了贴自己的脸颊,转身向小区内走去。

    宋予乔所租房子的楼层是比较偏后面的,中间还有一个很大的人工花园,绿树成荫,就算是这样的初夏,她在经过的时候,也能感觉到铺面而来的凉气,浸透心脾。

    在路径这里的时候,她脚步慢了一些,让脸上经久不散的热气,微微散去了一些,看向正中央的一个人工湖,湖面上竟然有黑色的鸟影。

    在这样宁谧的夏季,风都是温柔的。

    身后的脚步声,也就逐渐被湮没在这样一种柔柔的风中。

    “宋予乔……”

    身后的人开口说话,宋予乔吓了一跳,她根本就没有料想到,这个人是何时走过来,何时走近的。

    “谁?”

    她猛的回过身来,就看见了就在她身后的徐婉莉,眼睛下面留着两道红痕,披散着一头黑发,穿了一身白色衣裙,随着风,拂动着,好像是一个厉鬼。

    宋予乔心突地跳了一下,“徐婉莉,你有病么?”

    徐婉莉声音飘渺:“宋予乔,我是来找你索命的,你害死了我和我孩子,我要拉你进地狱。”

    宋予乔:“……”

    “我没心思在这儿跟你玩儿人鬼殊途,我从小就不怕鬼了,你要是想吓人,还是去吓宋洁柔吧,她做亏心事做多了,会怕鬼。”

    宋予乔冷冷的看着徐婉莉,抱起双臂,才忽然感到手上是空空的。

    遭了,包忘在裴斯承车上了。

    徐婉莉随手一抹脸上涂抹上的红墨水,一把拉过宋予乔,已经是没有了装鬼吓人的耐心:“你别整天嘴上说一套,心里想一套,再做一套,你不是说了要和叶泽南离婚么,为什么你现在还不离婚?”

    宋予乔碍于徐婉莉的大肚子,不敢推她,怕万一出点什么事情,只是拂开她抓着自己的胳膊。

    徐婉莉说:“我肚子里的孩子都七个月了,你到底什么时候跟他离婚?”

    宋予乔实在是忍无可忍,“徐婉莉,如果你真想要结婚,拿你的肚子去威胁的,不是我,而是叶泽南,我管你肚子里的孩子怎么样,跟我没有一丁点的血缘关系,你不会真打算让你肚子里的孩子出生了以后叫我妈吧?”

    “你妄想!我的孩子凭什么要叫你叫妈!”徐婉莉说,“叶泽南是我的,我肚子里的孩子也是我的!你没有听到么,叶泽南在新闻发布会上说了,今年年底要娶我了。”

    “他愿意娶谁就娶谁,但是首先,他必须要跟我离婚,要不然就犯了重婚罪!”

    宋予乔心里很急躁,偏偏这个徐婉莉就是那种狗皮膏药类型的,又不能推不能打,怕万一殃及她肚子里的孩子,到时候徐婉莉往地上一躺,装个肚子疼什么的,她就百口莫辩了。

    徐婉莉拖着宋予乔不让她走,说:“你现在就跟着我去叶家,我们有什么话都说清楚,当面全都说清楚!”

    徐婉莉用尽力气拖着宋予乔往外走,宋予乔直接甩开她的手,“你烦不烦!如果你有本事,你就把叶泽南从我身边抢走啊!你一再的来骚扰我算是怎么回事?”

    徐婉莉被宋予乔这么一甩,向后踉跄了几步,差一点就要摔倒,被后面一个人给扶住了。

    这个人,看起来,有那么一点点眼熟。

    “宋小姐,我们又见面了。”

    这个人……

    “你忘了我么?上一次在夜色,是我给您找回来的丢掉的公文包。”

    这么一说,宋予乔就想了起来。

    是的,这个人,当时归还了自己的公文包,却因为和顾青城之间有纠纷,那天晚上出一点岔子,算是让宋予乔见识了一把顾青城的另一面。

    但是,这人现在来这里是干什么?

    徐婉莉对苏庆没有见过,更是不了解,转过头来:“你一直拉着我干嘛?放手!”

    苏庆一笑,却是更加阴狠地攥紧了她的手腕:“徐小姐,你最好不要乱动,要是碰着撞着你肚子里的孩子,我可是不负这个责任。”

    宋予乔一听,已经是眯了眯眼睛,向后退了一步,身后的腰上,就有一个东西抵了上来,宋予乔的后背立即僵住了,她感觉到,好像是一把锋利的刀刃。

    苏庆问:“你是叶泽南的妻子?”

    宋予乔没有说话,而后身后的刀子就向前一碰,她感觉到腰上一片刺痛,皮肉被划破的感觉。

    “对于女人,我一向很有耐心,”苏庆又问了一遍,“你是叶泽南的妻子?”

    “是,但是已经快要离婚了。”宋予乔说。

    她知道,如果现在不配合,受到伤害的就只能是她自己。

    她懂得明哲保身,现在的紧要关头,就是先顺着这个变态的苏庆,等到找机会,再逃走。

    苏庆哈哈大笑,“叶泽南的妻子,叶泽南的情人还有他未来的儿子都在我手里,大不了最后一起死,看看是谁做的亏本生意。”

    徐婉莉听了苏庆这句话,开始剧烈地挣扎着:“我不是!我肚子里的孩子不是叶泽南的!你别抓我!”

    苏庆觉得这个怀了孕的女人太聒噪,直接一个手刃下去,徐婉莉两眼一翻,就瘫倒在地上了。

    身后已经有两个人过来,将徐婉莉抱起来,迅速地上了一辆面包车。

    这个时候是夜晚,小区里灯光不是很好,再加上这边的电路抢修,有一部分线路根本就没有通电,很黑,前面就算是有经过的人,也都是行色匆匆。

    宋予乔没有敢大声喊叫,现在这样的社会,见义勇为的人太少,如果叫出去,没有人过来帮她,她就危险了。

    笔直的站着,没有动。

    苏庆转过来,笑着看向宋予乔:“难道宋小姐,你也想要用这种方法让我把你拖上来?”

    宋予乔说:“我自己会走,不劳烦了。”

    坐上了面包车,宋予乔看向车窗外,手指在身侧握成拳头。她低头看了一眼腰上的伤口,白衬衫已经浸出了血,一大片殷红,看起来有些渗人,不过伤口或许不是太深,已经不太疼了,只剩余些火辣辣的感觉。

    面包车在途径一个路口的时候,一辆白色的宝马车从眼前驶过,正是驶向面包车刚刚出来的金水小区。

    宋予乔的心一下子就提了起来,她特别看了一眼车尾的车牌号。

    是裴斯承的车。

    ………………

    十分钟前,裴斯承开车到裴家大院,给裴老太太送臭豆腐。

    裴老太太站在院门口,看着从远处驶过来一辆白色的宝马,心里还想,哟,那家卖臭豆腐的真不简单啊,送个外卖都用宝马。

    但是,车子停下来,从里面走出来的是自己的儿子。

    裴老太太一下子惊呆了:“老三,你什么时候兼职给人送外卖了?”

    裴斯承没有回答老太太这个问题,反而问:“裴昊昱呢?”

    裴老太太见了最爱的臭豆腐,心里的阴霾就一扫而空了,说:“老大给接到他家里去了,”她一看自己儿子的脸色,立即加上一句,“这是你爸同意的,不关我的事。”

    裴斯承又上了车,说:“妈,那我先走了。”

    裴老太太闻了闻臭气逼人的臭豆腐,对自己的儿子挥了挥手:“代我给那个大妹妹问好啊,顺便给人家十块钱的小费……女孩子做这一行的也不容易。”

    车早就开远了,也不知道自己儿子听见了没有。裴老太太腹诽了一句,拿着臭豆腐跟老头子献宝去了。

    裴斯承一上车,就听见了一阵很是熟悉的手机铃声,是从副驾上传来的。

    转脸一看,是宋予乔的包。

    他把车停靠在路边的临时停车位上,将宋予乔的包打开,从里面拿出手机来,看见上面宋洁柔三个字,眼睛一眯,直接按了静音,重新丢回到包里。

    然后,原路折回,回金水小区。

    到了金水小区,裴斯承提着宋予乔的包包上楼,摁响了门铃。

    来开门的,是宋疏影。

    宋疏影看着站在门外的裴斯承,向门外看了一眼,挑了挑眉:“予乔没有跟你一起回来?”

    “她没有回来?”裴斯承蓦地抬眼,一双黑色的眼眸里飞快地闪过一丝红光。

    宋疏影摇了摇头:“没有啊,我还想着这么久了怎么还不回来……哎,你去哪儿!”

    裴斯承心中有一种极其不好的预感,这边已经飞快地跑到电梯门口,啪啪啪的按着电梯下降的开关,向宋疏影说了一声:“你给韩哥打电话!说予乔出事了!”

    宋疏影心头一凛,急忙回到卧室里,拨通了韩瑾瑜的手机号码。

    “刚刚裴斯承来了一趟,说宋予乔出事了。”

    ………………

    与此同时,一辆从郊外的别墅驶过来的越野车里,裴聿白开车,车后座是小侄子和自己养的一条德国牧羊犬。

    裴聿白把DJ的车载光盘插进去,音乐上在车厢里缓缓流淌着,后座传来汪汪汪的狗吠声,裴昊昱正在跟这只狗混打在一起。

    裴昊昱这个小家伙一点都不怕狗,相反觉得这只大狗为什么这么可爱!

    裴聿白说:“贝勒,安静点!”

    然后,比较亢奋的德国牧羊犬,就奇迹般的安静了下来,趴卧在座椅上,向外耷拉着舌头。

    裴昊昱将狗链子拿在手里,特别兴奋地摸着狗的脑袋,“贝勒,你怎么这么怂啊,哈哈哈,这么怕你爸爸!我跟你不一样,我就不怕我爸爸!”

    裴聿白:“……”

    贝勒不吭声,也不叫,就这么安安静静地卧着。

    裴聿白已经发动了越野车,在公路上行驶着,因为已经时至夜晚,路上的车并不多。

    裴昊昱有些打盹儿了,毕竟是小孩子,裴聿白把音乐声音关小了,后面的裴昊昱还以为是到了,睁开眼睛就往车窗外看:“乔乔家到了么?”

    裴聿白笑了一声:“快到了,还有几分钟的路程。”

    裴昊昱一听,就又躺回去了,已经没有了刚才那种特别困的表情,拍着贝勒的脑袋,“嘿嘿,贝勒,我要见到乔乔了,你也会见到乔乔……”

    贝勒呜呜了两声,裴昊昱一笑:“你问乔乔是谁啊?乔乔是我……小妈妈啊!你是大伯伯的儿子,那你就是我表哥,乔乔是我的小妈妈,那你就要喊我乔乔叫姑姑?还是婶婶?舅妈?”

    裴聿白:“……”
(快捷键 ←) 上一章 加书架 目录 投推荐 下一章 (快捷键 →)

推荐:青春荷尔蒙 分手妻约 超级学生 拽丫头惹上酷总裁 很纯很萌哒 我的漂亮同桌 老子是富二代 女王凯旋 匹夫无罪 情深如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