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 都市言情 > 曾想盛装嫁给你
曾想盛装嫁给你 / 桑榆未晚

93 女人心,海底针

    “那你就是那个宋琦……”周海棠想了想,终于想到了那个就在嘴边的名字,“宋琦涵?”

    这下裴昊昱反应过来了,第一时间就问:“宋琦涵是谁?”

    周海棠皱了皱眉心想。难道不是?

    裴昊昱现在的小脑瓜肯定是没有想到,将来有一天,会真的在他面前出现一个名叫宋琦涵的小鬼。比他小一岁,但是辈分比他大一辈,他要喊这个小鬼叫“舅舅”。

    电梯门打开,站在电梯前的,正是宋予乔。

    宋予乔刚刚接了裴斯承的电话,目光落在电梯旁边的一个绿色盆栽上,电梯门滴的一声打开,一个小小的身影直接就扑了过来。

    “乔乔!”

    宋予乔笑了笑,牵起裴昊昱的手,再抬眼,就看见了周海棠。

    遭了,这要怎么解释小家伙的身份。

    不过,宋予乔松了一口气,周海棠也没有多问,直接就下了电梯,“不是楼底下有人等么。走吧,小帅哥,明天见!”

    “姐姐再见!”

    周海棠听了这个称呼立刻心花怒放了,转眼“阿姨”变“姐姐”,顿时就觉得这个小家伙怎么长的如此人见人爱呢。

    果真是一家人啊。宋予乔和这个小家伙长的就是像,尤其是一双大眼睛,简直就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长得真像。

    ………………

    裴斯承在楼下等人的时候,已经给陆景重打了一个电话。

    电话那头的陆小五一听来意,顿时愕然地瞪大了眼睛:我现在夫妻生活比蜜甜,从哪里来的矛盾需要调解啊,难道要现在吵一架?

    “我们大约半个小时以后就到。”

    裴斯承说完,不容陆景重分辩,直接就把电话给挂断了,已经调转了车头,向前面开去,等宋予乔上车。

    宋予乔照例是坐在副驾的位置上,后面坐着小家伙,正在玩儿飞机模型。

    如果不是有小家伙在后面自言自语的说话声。宋予乔回更加觉得和裴斯承在前面有些尴尬,只好转过脸看车窗外。

    不过裴斯承也没有如同往日一样调戏她,只是问了一下公文包找回来之后戴琳卡的一些处理措施。

    宋予乔一一答了。

    “……设计稿是郑青负责的,我做协助,和嘉格的具体合作事宜,戴琳卡会另外派人,我避嫌。”

    裴斯承忽的笑了出来:“你好像在跟我做报告,现在还紧张么?”

    怎么能不紧张?

    裴斯承现在给宋予乔的感觉,如同刚开始第一眼见到的时候一样,就是灼灼逼人,明明知道危险,偏偏就是被不由自主地吸引过去。

    不过十多分钟,就到了陆景重的家。

    裴斯承说:“你先带着昊昱上楼去,我去停车。”

    裴昊昱知道陆景重的家在几楼几号。直接就拉着宋予乔上了电梯,十分熟悉地走到一个黑色的防盗门前,在宋予乔要按门铃的时候直接跳起来:“乔乔我要按门铃,我要按!”

    宋予乔觉得裴斯承现在都还没有到,如果擅自敲门显得不礼貌,就把裴昊昱拉到一边来,说:“等你爸爸过来。”

    裴昊昱顿时把一张小脸皱成了一朵苦花菜:“为什么要等爸爸来?乔乔你喜欢我爸爸不喜欢我了……”

    宋予乔不禁哑然失笑:“阿姨最喜欢小火了。”

    其实,宋予乔是怕尴尬,如果真的是要调解别人夫妻两人因为她而起的间隙,那么她如果贸然上门,而没有中间人的话,恐怕效果反而适得其反了。

    不过,裴昊昱刚才口中那一句“喜欢我爸爸”,明明知道是从小孩子口中说出来的话当不得真,却还是让宋予乔心中动了动。

    裴斯承从电梯上走下来,这边两个人影的视线齐刷刷地向他看过去。

    裴昊昱先回过神来,直接转过来要宋予乔抱着他按门铃。

    比起上一次去游乐场的时候,裴昊昱好像又重了,宋予乔少用了两分力,胳膊一软,差一点摔了,旁边裴斯承从下面托了裴昊昱的屁股一下,顺手在他屁股上打了一下:“该减肥了。”

    裴昊昱“哼”了一声,把脸转过去,“我一点都不胖,上一次体检身体的时候,老师还说我偏瘦营养不良呢。”

    结果,话音还没有落,撕拉,布料撕扯的声音。

    裴昊昱的裤裆扯了。

    ………………

    宋予乔第一次来到陆景重家里,虽然说和陆景重有过一面之缘,但是远远还没有熟悉到能登门拜访的程度。

    是一个系着围裙的女人来开的门,不算长的头发在脑后绾了一下,笑起来颊边有两个浅浅的酒窝,看起来十分平易近人,他见了裴斯承笑着叫了一声:“裴三哥。”

    裴斯承笑了笑,介绍:“这是宋予乔。”

    “我知道,听小五说起过,我是杜佳茵。”

    宋予乔颔首。

    裴斯承这是把她介绍给他的朋友么,但是是以什么身份呢?

    杜佳茵向客厅里喊:“陆毛毛!过来招待你裴三哥,我厨房还做着鱼呢!”

    然后,陆景重就抱着一个粉嫩粉嫩的小女孩,从客厅里走了出来。

    裴斯承率先走了进去。

    宋予乔跟在后面,有点不大相信了,这是有了矛盾需要她来调解么?为什么她看这种甜情蜜意的就是正常的家庭呢。

    先让杜佳茵给找来了针线,宋予乔让裴昊昱把裤子脱掉给他缝裤子。

    裴昊昱红着脸:“不脱!”

    雪糕拉着妹妹言言,就站在一边,看着裴昊昱猴屁股一样红的脸,窃窃发笑。

    宋予乔明白裴昊昱这是不好意思,就借用了雪糕的儿童房,对裴昊昱说:“你脱了裤子就钻到雪糕的被子里,我帮你缝好你再穿上。”

    裴昊昱瞪的溜圆的眼睛看着站在门外的言言,说:“雪糕,快点把你妹妹给牵走,她一个女孩子要看男人屁股了!”

    言言才三岁,也是一个鬼灵精,直接转头就走:“不稀罕看。”

    裴昊昱好挫败,等到言言和雪糕都出去了,光着屁股钻到雪糕被窝里,叹了一口气:“哎,女人心,海底针啊。”

    宋予乔:“……”

    裴昊昱爬起来,问宋予乔:“乔乔,你也是女人,你告诉我,言言怎么才能喜欢我呢?”

    宋予乔想到裴昊昱的小心思,把缝好的裤子给裴昊昱穿上,拍了拍他身上的灰,“你要变得强大,对言言好。”

    她说完这句话就有点愣神了。

    这不就是裴斯承对自己吗?

    强大,对她好,好像能无时无刻的关心。

    在陆景重餐桌上吃的这一顿家常菜,倒是因为有三个小孩子变得格外热闹。

    裴昊昱在听说了雪糕三岁半之前都没有见过爸爸妈妈,顿时觉得自己的小心脏膨胀了起来,他最起码还是有爸爸的,虽然没有妈妈。

    雪糕倒是很喜欢宋予乔,来了之后首先就要挨着宋予乔坐,宋予乔给他剔除鱼肉放在他的碟子里,他笑嘻嘻的嘴巴都咧到了耳朵根。

    裴昊昱噘着嘴:“乔乔是我的!”

    不过,他想了想,凑过去偷偷对雪糕说:“你如果把言言给我当童养媳,我可以把乔乔借给你两天……三天,不能再多了!”

    雪糕:“……”

    言言倒是十分安静,可能是不足月就生下来的缘故,看起来比较瘦小,但是确实是十足的聪明,电视上在播一个益智的节目,她看的目不转睛十分有神,大人说话也不插嘴,却能自己把自己照顾的很好。

    这样一家人其乐融融的样子,哪里像是出了问题呢。

    宋予乔看裴斯承,知道就是自己被摆了一道。

    裴斯承笑着看向宋予乔,眼神里已经因为酒精熏染,多了一分的迷醉。

    吃过饭,杜佳茵让雪糕看好妹妹,和陆景重亲自下去去送裴斯承三人。

    宋予乔和杜佳茵走在前面,解释了上一次那一组落水照片的事情。

    杜佳茵坦然一笑:“那照片分明就是裴三哥,我一眼就认出来了,你不用放在心上,这件事情早就解决了。”

    宋予乔也看得出,不过既然是裴斯承此行的目的就是如此,就算是多此一言,也要说清楚。

    陆景重夫妻二人送裴斯承的车离开,才转身上楼。

    杜佳茵问陆景重:“裴三哥要找的那个女人,就是她么?”

    陆景重点了点头:“应该没有错了,你哥把亲子鉴定都已经给了裴三了。”

    “你们哥几个真是一个比一个厉害,你当时一走三年不回来,这个裴三又是丢了老婆五年,都是好样的。”杜佳茵抬步就往前走,让陆景重在后面想要搂老婆的手搂了个空。台乐住亡。

    陆景重:“……”

    是的,裴三真是好样的,原本浓情蜜意,劝解过之后,弄不好今晚就要分床睡了。

    ………………

    裴斯承喝了酒,回去的路上,是宋予乔开的车。

    裴昊昱晚上和两个同年龄段的小孩子玩儿的太嗨了,现在倒在后座上开始打盹儿。

    裴斯承不用开车,就坐在副驾上,侧首看宋予乔,看到宋予乔不好意思地直接想要把他的眼睛给捂上。

    在一个路口,前面是红灯,宋予乔转过脸来,脸蛋上明显有两片绯红:“你把眼睛闭上!”

    裴斯承一勾唇,目光幽幽,唇齿吐出淡淡的酒气,“为什么要把眼睛闭上,你要吻我么?”

    宋予乔:“……”

    这个夜晚,裴斯承没有要求宋予乔去华苑居住,宋予乔照例是一个人回到家里,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脑子里全都是裴斯承的影子,还有面对她的时候,嘴角那一抹未尽的笑意。

    结果,当晚就做了梦,梦里有裴斯承。

    都说,人的梦里,是黑白的,不会有颜色,但是宋予乔的这个梦里,却分明是彩色的。

    薄薄的大气层没有阻挡金色阳光,照耀初秋的枫叶上,明晃晃地好像打了一层蜡。

    在中央广场上,白色的鸽子成群在地上啄食,她穿着一条白色的裙子,外面罩了一件浅蓝色的针织衫,从广场正中间穿过,惊起了大片的白色鸽子。

    在鸽群前面,裴斯承穿着一身黑色的休闲装,淡淡的看着面前的她走过。

    好像是电影的长镜头一样,两人的视线从中交汇,胶着,然后再分开,彼此就如同是陌路人,没有过交集一般。

    这样薄凉的眼神,让宋予乔从睡梦中惊醒。

    她趴在床沿上,胸口剧烈的喘息着,抹了一把眼角,才发现全都是泪,枕头已经被泪水打湿了。

    明明已经是初夏的天气,她却莫名的感觉到冷。

    宋予乔起身去倒了一杯水喝,站在窗前,看了一眼外面浓重的夜色,寂静的夜没有一丝丝要苏醒的预兆。

    温热的水杯握在掌心里,才感觉到身上的寒气,拿起手机来看时间的时候,发现有两条未读短信。

    都是裴斯承发来的。

    第一条是:“睡了么?”

    第二条是隔了半个小时以后——“好吧,晚安,好梦。”

    宋予乔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想象到裴斯承拿着手机无可奈何的样子,就给他发过去一条短信:“你也是。”

    谁知道,两分钟之后,就在宋予乔要关掉手机继续睡觉的时候,手机却震了起来。

    一看,是裴斯承打来的电话。

    宋予乔做了两个深呼吸,然后接通。

    “还没睡?”裴斯承问。

    宋予乔说:“做了个梦,醒来才看到你信息,顺手就回了一下。你也没有睡么?”

    “听见你短信声醒了。”

    夜深人静,这才真正的是万籁俱静,只剩下电话中彼此的呼吸声,清晰的能流淌到心底。

    互道晚安,挂断了电话,此刻,宋予乔竟然有一丝心满意足。

    是一种怎样的感觉呢?

    就好像是冷战之后的恋人,忽然有一天,他先放下身段来跟她说话,她心里的寒冷就被融融的暖意驱散了。

    对,就是那种被冷落很久,他忽然开口,对她说了第一句话,哪怕只是问“对不起,你是叫什么名字?”

    ………………

    这样的夜深人静,在夜色,却是不夜天。

    顾青城站在二楼的一扇单面可视玻璃后面,端着一杯酒,看着正在下面大吵大嚷的苏庆。

    “我要找顾青城!顾青城!这一次我是来告诉你,不是我截了你的货!是叶泽南!他妈的我被叶泽南算计了,你也聪明不到哪儿去!被叶泽南这种渣子算计,操他妈,”苏庆在地上吐了一口唾沫,“顾青城,你给我出来!来见见老子!”

    苏庆是喝了酒,现在张嘴都是满嘴的酒气,就来这里耍酒疯来了。

    但是,他其实还是清醒的,只不过多喝了两口酒,酒壮怂人胆,他实在是咽不下一口气,想要闹也闹出来给顾青城知道。

    就在今天早些时候,他跟一个人谈货的时候,那个人却忽然说,货已经交了。

    苏庆狐疑了:“没有吧。”

    那人拿出来账单给苏庆对照了一下,“你看,是不是有?还签了名。”

    苏庆看着那单子上签着的叶泽南的名字,顿时就全都明白了。

    阿绿站在顾青城身后,听着这些从苏庆口中说出来不堪入耳的话,心里越来越忐忑,却也看不见自己主子脸上的表情,她是跟了顾青城好几年的老人了,自然是清楚,顾青城越是沉默,就浑身都散发着冰冷的气息。

    阿绿想,要不要自己擅作主张,找人把那个苏庆给拖出去,但是,在顾青城面前,哪儿还有她班门弄斧的机会,索性就安安稳稳站在顾青城身后。

    过了一会儿,顾青城抬了抬手,打了个响指,“阿绿。”

    阿绿赶忙上前一步,“在。”

    “把……”顾青城刚刚说了一个字,他的目光就落在大厅里的一个人影身上,微动手腕,打了一个停住的手势。

    阿绿也看见了大厅里的那个身影,竟然是应该已经休息了的乔沫。

    这女人到底想要干什么?

    乔沫是刚刚接了郑小霞的电话,约了明天要出去逛街,然后出来想要给阿绿说一声,她现在出门没有太大的限制,但是也都是要经过阿绿同意。

    不过,还没有找到阿绿,却在大厅里,撞见了苏庆耍酒疯的一幕。

    在夜色里,喝醉了酒敢耍酒疯的人不多,毕竟来这里玩儿了,也都知道夜色幕后老板是一个怎样狠辣的人,砸他的场子,就相当于说不想活了。

    乔沫正想要转身,却意外在这个人口中听见了一个十分熟悉的名字——“叶泽南。”

    苏庆仍旧骂骂咧咧,甚至把原本骂叶泽南的话,全都骂到了顾青城身上,只是为了把顾青城给逼出来,就连他自己都捏了一把汗,他都知道自己在走一步险棋,不过这人这一次偏偏就没有出来。

    难道顾青城现在不在夜色?

    “这位大哥,我有话说。”

    这个时候,身后传来一个细弱蚊蝇的声音,苏庆满是戾气的眼眸眯了眯,转过来,看着站在三米开外的乔沫。

    “你有什么话?”

    乔沫说:“这里人多嘴杂,大哥,不介意的话,借一步说话。”

    苏庆虽然是狐疑,但是谅这个小个子的女人也不敢耍什么花招,就跟在她身后,向包厢的方向走去。

    在二楼,阿绿这才大着胆子问了一句:“老板,用不用我找人去……”

    顾青城将酒杯里的酒一饮而尽,转身把酒杯塞到阿绿手中,“不用管她,由她去做。”

    ………………

    第二天上午,工作上的事情并不多,宋予乔心想自己离婚的事情必须要提上日程了,再想到那天夜里,叶泽南给她打电话时候那种疯癫的笑,莫名地打了一个寒颤,就给郑青告了一个小时的假,拿着打印出来的离婚协议书,去找了一趟华筝的那个学法律的师弟,叫胡嘉骏。

    胡嘉骏恰好请假,在电话里说:“你直接问前台,就说是预约过的,找我师父的。”

    在律师界里,论资排辈不算严重,但是一般大律师底下都要有几个可以拿的出手的徒弟。胡嘉骏的师父就是沈宸良,宋予乔也打听过,沈宸良是业界有名的律师,去年成为登上十佳杰出青年企业家最年轻的创业者,C市乃至全国的几个大案子,都是从他手里经手过的。

    沈宸良坐在一件窗明几净的办公室里,带着一副黑框眼镜,听说宋予乔来的目的是咨询有关婚姻诉讼的案件,就按下内线想要叫一个负责这一专业的律师进来。

    宋予乔摆手:“只是一些简单的问题,不用叫人来了。”

    沈宸良挑了挑眉,对电话里说:“不用了。”他挂断电话,问:“是因为和叶氏总裁之间的问题么?”

    宋予乔心脏猛的一跳,她留意过报纸和网上,八卦新闻不少,但是并没有看到过她的这些事情,想必是叶泽南压下来了,只有一小部分人知道,但是沈宸良是怎么知道的?

    宋予乔简单地说了自己的情况,不多,点到为止,毕竟和沈宸良也不熟悉。

    不想声张,不上法院,那就需要双方和平解决这件事。

    沈宸良说:“如果你想要手里有一份能够在关键时刻保住你自己的武器,那就抓住证据,他出轨的证据。”

    还要什么证据?小三都怀孕了。

    宋予乔在心底冷笑了一下。

    她把自己起草好的离婚协议书拿出来,给沈宸良过目:“您帮我看一下,这样的离婚协议书还需要有其他需要改动的没有?”

    沈宸良扫了一眼,“如果没有子女,不涉及子女的抚养权,那就只剩下公共财产的问题了,你在财产这里写的不算清楚明白,需要我找人帮你公证一下公共财产么?”

    宋予乔摇了摇头:“谢谢,暂时先不需要了。”

    她现在需要做的,就是把出轨的证据拿出来,摆到叶泽南面前。

    只不过,宋予乔还没有来得及将这些明面上的证据付诸到纸面上,叶泽南就做出了一个惊人的举动。

    他宣布要召开一个新闻发布会,有一件重大的事情要宣布。

    戴琳卡接到总公司总裁的电话,马上就把宋予乔叫到的办公室:“现在先把手头的工作放一放,去新闻发布会的现场去,急需人手。”

    宋予乔果真是一块砖头,哪里需要就往哪里搬。

    戴琳卡说:“让周海棠跟你一起去,带着相机,把发布会现场的即时照片发给我。”

    “是。”

    戴琳卡在这个小广告公司里,已经做了五年,比宋予乔还要来得早,是从最基本的人事助理开始,一步一步向上升,成为最有权力的执行总监。

    她在接到叶泽南助理的电话之后,要她找一个借口把宋予乔调去新闻发布会现场的时候,就已经猜到了。

    这个新闻发布会,十成的话,有八成都是为了给宋予乔正名了。

    叶泽南的助理就在三分钟前,已经往戴琳卡的邮箱里发送了一份邮件,大概的意思就是,让戴琳卡本月工作结束后,就可以去总公司,担任分区的经理。

    戴琳卡看着邮箱里的这一份邮件,竟然没有那种她以为在看到升职报告之后,可能会有的心动和狂喜,就好像在看着一份普普通通关于工作分配的邮件一样。

    真的是在这个位置上呆的时间够久了。

    她记得,在宋予乔刚刚来到这个工作岗位的时候,第一天就因为出众的外表而被客户骚扰,竟然直接扇了客户一个耳光,而丢掉了单子。

    回来之后,戴琳卡先是安慰了宋予乔,告诉宋予乔,她当时不仅仅是被骚扰,而是为了一个很大的单子,陪客户睡觉,她清楚地记得,当时宋予乔愕然的表情。

    但是,从那之后,宋予乔再也没有找戴琳卡说过类似的问题了,她知道,宋予乔有能力自己把这些杂碎的事情全都解决掉。

    在职场上,女人想要获得跟男人同等的成就,说实话,简单,也难。

    关了电脑,戴琳卡忽然趴在办公桌上大笑起来。

    奋斗了五年,终于拿到了她应得的,是该笑还是该哭。

    在宋予乔办公桌上的电话内线忽然响了,一个同事帮她接通,“宋予乔么?她出去有任务,在叶氏吧,好像是有一个新闻发布会。”

    电话这边,在浅语公司的前台,十分抱歉的对来找宋予乔的这个女人说:“抱歉,宋予乔不在。”

    “我是她姑姑,我找她有重要的事情。”宋洁柔说。

    前台说:“她去叶氏了,公司里通知她去一个新闻发布会的现场。”

    “哦,谢谢。”

    宋洁柔拿着手中伪造签名过的离婚协议书,皱着眉走出浅语公司。

    叶氏要开新闻发布会,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她怎么不知道?

    难道……

    宋洁柔忽然想到,不是叶泽南心血来潮了,想要把宋予乔的身份公诸于世吧。想到这儿,她的神色开始慌张,从台阶下来的时候踩空了一阶台阶,直接冲上马路边,拦了一辆出租车:“快,去叶氏!”

    ………………

    这应该是戴琳卡最后一次给周海棠分配任务了,所以她就做的格外认真,在车上,还做了一些准备工作,宋予乔笑她:“以前怎么就没有见到过你这样认真工作过?”

    周海棠摆手:“要走了嘛,总要给大家留一个好印象。”

    这场发布会,是临时发布的,在之前根本就没有得到任何消息,她来到发布会会场外,已经里三层外三层的围了很多人,相机,录音笔和手中的话筒一应俱全,甚至调动了电视台做现场直播。

    这样兴师动众,就连宋予乔也不禁疑惑,到底是要说什么事情呢?

    因为周海棠和宋予乔有戴琳卡给的工作证,就直接进去了。

    一个戴着眼镜的中年男人走过来,问:“你们两个人谁是宋予乔?”

    周海棠皱眉,她最讨厌的就是这种打官腔的人了,说话没有一丁点人味儿,多的就是仗势欺人,拿自己所谓的头衔去压人。

    “我是。”宋予乔按住周海棠的胳膊,向前走了一步。

    戴眼镜的男人说:“那你跟我走。”

    周海棠说:“我会拍好照片的,你有事及时打我电话。”

    宋予乔点头,就跟着戴眼镜的男人进了后台。

    “这一次新闻发布会,主要是针对什么问题的?”宋予乔问。

    但是,前面的那个戴眼镜的男人并没有说话。

    宋予乔眯了眯眼睛,顿下了脚步。

    她觉得事情有些古怪。

    前面戴眼镜的男人转过身,“怎么不走了?发布会马上就要开始了,叶总在前面等你。”

    “等我干什么?我并不是叶总的秘书或者是助理,我不需要协助他做什么事情,现在我到后台来已经是僭越了,”宋予乔说完,直接就转身,“抱歉,我的上司告诉我要拍照片做资料,我要回到会场中去。”

    但是,紧接着,一条手臂挡在了宋予乔的面前。

    “叶太太,不要逼我对你动手,好么?”

    宋予乔听见这个称呼,浑身的血液都冷了,她抬起头,看着面前这人,说:“谁是叶太太,你认错人了吧。”

    “叶总在前面等你。”

    宋予乔直接伸手挡开这人的胳膊:“你们叶总在前面等谁,跟我都没有关系,就算是要我过去,你们这是请人的态度么?让开。”

    挡着宋予乔这个戴眼镜的人正想要说些什么,看见从侧门走进来的叶泽南,就默默地退了下去。

    叶泽南穿着黑色的正装,明显是要参加某一个十分重要的场合,他一步步走近,说:“宋予乔,你不是一直说我没有给过你名分么?现在我愿意给你这个名分,我开发布会,澄清所有的问题,还你一个叶家少奶奶的名分,我这样做,还不够么?”

    果然,宋予乔心里猜想的没有错。

    看着叶泽南的这张脸,宋予乔忽然觉得很陌生,似乎在过去三年里,从来都没有看清楚过这张披着人皮的脸。

    “叶泽南,我说过了,我们应该好好坐下来谈谈离婚的事情,而不是你为我正名,现在婚姻已经走到尽头了,你为我正名有什么用?”宋予乔冷冷说道,“原来我喜欢你,我想要嫁给你,想要有一个名分,想要有一个盛大的婚礼,你有的一切,我都想要。”

    叶泽南向前走了一步:“现在,我都给你,我可以不计较你失踪的那两年,我可以不管你在外面的男人,只要你能安安分分的呆在我身边。”

    “到现在你还不相信我么?你不相信我,又说什么给我?叶泽南,你在自相矛盾!”宋予乔扶着身边的桌子,她为这样的叶泽南,从心里感到悲凉,“从一开始,我们都没有过彼此的信任,没了信任,你还想要什么?”

    没有彼此信任的婚姻,就像是一盘散沙,将曾经辛辛苦苦堆砌起来的爱,顷刻间全都崩塌瓦解。

    叶泽南眼睛里闪过一抹红光,他反问了一句,“我想要什么?我想要什么难道你不明白么?”

    他向前一步,直接抓住宋予乔的手腕,将她向前面的会场主席台上拖拽:“你现在跟我上去,我什么都说明白!”

    “你清醒一点叶泽南,你现在是在做什么?你想让这种丑态全都曝光在新闻媒体前吗?”宋予乔用手指掰着叶泽南的手,手腕松动,满是硌手的疼痛。

    只不过,她的力气如何能敌得过一个叶泽南。

    “你想想,现在我们的事情一旦曝光,你以前混乱的私生活就全都会被曝光出来,叶氏的业绩一定会受到影响,你叔叔伯伯会再把你赶出去,你忘了你曾经是怎么样的苦么?你还想带着你母亲去租几百块钱的地下室么?”宋予乔被叶泽南攥的手腕生疼,强忍着说,“你还想过那样的生活么?”
(快捷键 ←) 上一章 加书架 目录 投推荐 下一章 (快捷键 →)

推荐:青春荷尔蒙 分手妻约 超级学生 拽丫头惹上酷总裁 很纯很萌哒 我的漂亮同桌 老子是富二代 女王凯旋 匹夫无罪 情深如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