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 都市言情 > 曾想盛装嫁给你
曾想盛装嫁给你 / 桑榆未晚

90 我爸爸有钱,我爸爸养你

    专门去叶家走一趟倒是不必,宋予乔给刘姐打了个电话,问她看一下客厅里是不是有一个公文包。

    刘姐刚好要出门,接到宋予乔电话又回去找了找。说:“没有。”

    不是在叶家,那就是在出租车上了。

    裴斯承双手握着方向盘,说:“帮我接通顾青城的电话。”

    宋予乔一边拨通了顾青城的手机号码。顺口问了一句:“顾青城认识出租车司机么?”

    “不认识,”裴斯承说,“但是他认识道上的人,上一次佳茵手机丢了,就是顾青城给找回来的。”

    “佳茵是谁?”

    “陆小五他老婆,”裴斯承又补上了一句,“就是跟你传绯闻的那个。”

    宋予乔:“……”

    ………………

    这是裴斯承第一次带着宋予乔来到夜色这种场合,不过好在是白天,里面没有那么些乱七八糟的人,况且,裴三少在来之前,直接就给顾青城说:“把你那儿那些不三不四的人都给我撤了,别一进去就跟古代的百花楼拉客似的。”

    宋予乔在一边听着,不禁发笑,这句话说的好像裴斯承曾经见识过古代青楼拉客一样。

    不过,还没有开车到夜色。顾青城就说找到了。

    “是苏庆给找到的,”顾青城说,“你也不是不知道那人就是个地痞无赖,现在想要借着这个机会蹬鼻子上脸了,晚上非要我给他办个场子。你晚上带着小宋妹妹过来,到时候我把东西给你。”

    裴斯承笑了一声:“用不用我帮你叫上辛曼?”

    “这一次不用,”顾青城说,“场面太血腥,我怕吓着她。”

    裴斯承讽刺道:“上一次是谁带着她去靶场了,差点把一个人打成筛子,你就是为了吓着她。”

    顾青城笑了笑,没说话。

    挂断顾青城的电话,裴斯承送宋予乔回公司:“你放心,明天之前,这件事儿肯定能解决。”

    宋予乔点头。

    “戴琳卡那里我去说。”

    “不用!”宋予乔急忙说,“我自己可以解释。”

    裴斯承看着宋予乔这么心急火燎的模样,嘴角勾了勾,“我知道了。”

    到了浅语公司门口,宋疏影已经在门前等了。

    车从路口转了一个弯。第一眼就看见了带着一副硕大的prada墨镜,拎着包包的宋疏影了,更加引人注意的,是跟在宋疏影身后的那两个黑衣的保镖大哥。

    宋予乔直接就去解安全带,说:“我就在这儿下车就好了。”

    裴斯承却没有停车,而是沿着路边的慢车道,缓缓地开到了宋疏影的位置。

    宋予乔直接从副驾驶上下了车,“姐。”

    宋疏影看了一眼宋予乔,低头看了一眼这辆车,俯身敲了敲车窗玻璃。

    裴斯承摇下车窗,“宋小姐。”

    宋疏影摘下墨镜,一双漂亮的凤目微微挑起眼角:“裴三少,又见面了。”

    宋予乔绕过车头走到路边,说:“姐。走吧,你想去哪儿吃饭?”

    宋疏影指了指车里的裴斯承,“我想去米其林的那家西餐厅,不知道裴三少赏脸一起去么?”

    “跟美丽的小姐共进午餐,乐意之至。”裴斯承下车,亲自为宋疏影打开后座的车门,然后做出了一个请的手势。

    宋予乔在后面拉了一下宋疏影:“姐,咱两个人去吃吧。”

    宋疏影噗嗤一笑,对裴斯承说:“听见了没?我妹妹嫌弃你,不想跟你一起吃。”

    裴斯承脸上带着淡淡的笑,不过在心里,已经默默地将战斗力提升了一个等级。

    宋予乔站在车外,有些意外,姐姐这是什么意思,她一点都没有明白了。

    裴斯承说:“坐前面?”

    里面宋疏影也催促着宋予乔让她上车,宋予乔直接进了后座。

    米其林餐厅里的东西全都很贵。

    宋予乔只在小时候尚且还在宋家之时,来过一次,味道确实不错,不过很小份的东西,她那个时候正好长身体,胃口极好,她就清楚的记得,自己的吃相特别差,一副没有见过世面的土包子相。

    跟宋予乔一样,宋疏影也不喜欢吃西餐。

    但是,这一次……

    宋予乔问:“姐,你不是不喜欢吃西餐么?”台投扑圾。

    “我现在想吃了。”

    裴斯承表现的十分绅士风度,是先为宋疏影和宋予乔将椅子拉开之后,然后自己才落座,点菜的时候,也是将平板递给宋疏影,让她先点。

    宋疏影挑着随便点了几个,说:“我后面跟着那两个大哥,也是累了,他们的饭你管不管?”

    裴斯承说:“当然。”

    宋疏影就照旧点了相同的几个菜,招手让坐在不远处的那两个保镖大哥过来,说:“这是裴三少给你们点的,怕你们累着,一会儿等上菜了不够吃再点。”

    宋予乔看着这菜单上的价格,真心很贵,姐姐果真是因为不是花的自己的钱。

    裴斯承替宋疏影要了一杯鲜榨的玉米汁,要了一瓶葡萄酒。

    宋疏影抱着手臂:“让我看着你们喝酒么?我这人就是看不得别人跟我不一样。”

    宋予乔说:“我也喝玉米汁。”

    裴斯承已经把葡萄酒给划掉了:“三杯玉米汁。”

    宋予乔觉得这个气氛有点古怪,就趁着裴斯承跟服务生说话的时候,问宋疏影:“姐,你什么时候跟裴斯承见过?”

    “当然见过,你的男上司嘛。”

    宋予乔:“……”

    这顿饭是有史以来,吃过的最让人觉得心塞的饭了,看着面前坐着的裴斯承和身边坐的姐姐根本就是不对付,还硬是一个要打脸,一个伸出来让你打的姿态。

    正好,戴琳卡的电话打来了,宋予乔知道肯定是关于嘉格的文件的事情,就直接去洗手间接电话了。

    只剩下宋疏影和裴斯承两个人。

    宋疏影先小口的喝了一口玉米汁,先开口说:“你是不是觉得我这人挺多事的?”

    “没有,宋小姐想多了。”

    身后两个保镖大哥听见了,心里齐刷刷的鄙视:虚伪!那不是挺多事啊,那是非常多事啊!伺候韩老大的这位,这一个月他们两个瘦了十斤有木有!

    宋疏影说:“不过裴三少你也别见怪,我从小就跟我这个妹妹亲,形影不离,不过她似乎看人有点不准,前任渣似狗,耽搁了他三年的时间,我真是怕她再遇人不淑了。”

    “嗯。”

    “你也知道,基因都是遗传的,她已经嫁过一个有一半姓裴的基因,重蹈覆辙也就麻烦了。”

    “关键不是父亲的基因,而在于母亲的基因,”裴斯承一笑,“我母亲是韩家人,韩家人的基因如何,宋小姐不是应该一清二楚么?”

    “你倒是知道的清楚。”

    “彼此了。”

    “好,既然你已经说了,我就开诚布公的跟你谈,”宋疏影说,“予乔在C市现在是一个人,娘家人……什么狗屁娘家人,宋家人都死了才好。我也就是这段时间呆在家里,能帮她一把,但是我毕竟不是一直呆在这里的,所以,她需要一个强有力的靠山,能保得住她的靠山。”

    裴斯承微微颔首,以示他在听。

    宋疏影说:“予乔的这个靠山,能是你么?”

    裴斯承看着宋疏影的眼睛,不管宋疏影再咄咄逼人,她都是在为宋予乔好,如果两个人都是为了同一个目的,那么协议就可以达成了。

    裴斯承说:“能。”

    宋疏影笑了笑,伸出手来:“谢谢。”

    “客气了。”裴斯承伸出手来跟宋疏影握了一下,似乎就已经达成了某种协议。

    “介意我问一句么?你儿子的事情,”宋疏影说,“是你前妻,还是……”

    裴斯承将手肘撑在桌沿上,“我没有结过婚。”

    等宋予乔接了一个电话回来,就看见桌边的这两位,该喝玉米汁的喝玉米汁,该吃菜的吃菜,貌似没有发生过什么口角,还好,一直到结束,这顿饭都吃的相安无事。

    不过,相比较之前的氛围,貌似有点更不对劲了。

    下午回到公司,面对戴琳卡的指责,宋予乔也是无从辩驳,因为公文包里的东西是十分重要的,一旦丢失,或者是一旦被竞争对手拿到,那样后果真的是损失巨大的。

    戴琳卡拧着眉:“予乔你不是一向心细么,怎么能犯下这种错误?算了,你不是已经去找了么,现在你也要做好找不到的第二手准备,嘉格的汇总资料你先回忆着写出来,如果真的确定找不到,就去再向嘉格要一份原资料,但是一定要注意你的措辞。”

    宋予乔点头。

    戴琳卡说:“至于设计稿,去问问郑青有没有备份,这个比较容易一些,但是设计稿肯定不能全用了,需要做改动,如果能全盘否定重新做最好,避免我们的东西真的让一些居心不良的人拿到,雷同的话就糟糕了,不是一般的小广告,要用点心思。”

    “我明白。”

    这次的责任,是完全在于宋予乔的。

    宋予乔在向郑青传达了这个要求以后,整整一个下午,都坐在电脑前,凭借着脑子里的回忆,将那些零星的碎片整理好。

    这真的是一件费脑力的工作,没有多长时间,宋予乔的两个太阳穴就好像针扎一样疼,她问坐在身边的周海棠:“你那儿不是有清凉油么?给我用一下。”

    周海棠从抽屉里翻出来给她:“你也别太拼了,我都看你喝了三杯咖啡了。”

    宋予乔比了一个OK的手势。

    一直到下班的时候,她接到裴斯承的电话,才从电脑前站起身来,伸了伸懒腰,走到窗前站定,向下看,写字楼前前,停着一辆车,宋予乔一眼就认出来,这是裴斯承的车。

    电话里,裴斯承说:“我在楼下等你。”

    宋予乔看了一眼时间,说:“等我三分钟,马上就下去。”

    ………………

    “包找到了么?”

    “找到了,”裴斯承说,“先把裴昊昱送到他奶奶家,我们就去顾青城那里拿。”

    宋予乔道了一声“谢谢”,系上安全带。

    学校门口,早已经是人影寥寥。

    裴昊昱坐在学校门口,瞪大眼睛看着来来往往的车辆,在一边的慕小冬,也随着裴昊昱的眼睛,从左到右,从左到右……

    “你不是说了你妈妈会来接你去吃饭么?”慕小冬问。

    “是啊,”裴昊昱说,“不要每隔三分钟就问一遍,你很烦知道不知道?”

    慕小冬揉了揉鼻子,肚子咕噜了一声,心里说,不是我想问啊,是我的肚子想问啊,要不然我早就跟着妈妈去吃饭了,是你说非要我留下来的。

    裴昊昱心里正在给自己打气,既然乔乔答应了,就一定会过来,乔乔才和老爸不一样。

    正这样想着,前面停下了一辆车,副驾的车窗摇下来,宋予乔笑着向裴昊昱招手:“裴昊昱。”

    裴昊昱立即就从台阶上蹦了起来,就跟变脸似的马上就乌云转晴了,摇着尾巴就跑过去了:“乔乔,我还以为你又不来了呢。”

    宋予乔就想起上一次失约的事情,果然大人的一举一动在小孩子心里会有难以磨灭的影响,她笑了笑说:“快上车吧。”

    裴昊昱叫后面的慕小冬:“我们要去吃好吃的啦,你快点过来,看你走的没有一点力气,跟一个小老头一样。”

    慕小冬:“……”

    裴斯承倒是没有想到,儿子会带个跟班的。

    这样就只有先带着这两个小孩子在外面吃了饭了。

    裴昊昱问慕小冬:“你想吃什么?”

    慕小冬说:“肯德基!”

    裴昊昱哼了一声:“你除了会吃垃圾食品还会吃什么,现在要吃营养,懂么?”

    慕小冬:“我懂。”

    裴昊昱:“你懂个屁。”

    慕小冬:“……”

    最后,吃饭的地方是宋予乔定的,因为考虑到带着两个小孩子,所以她就选择了一家不是太高档的餐厅,保证味道不错而且分量足。

    因为是宋予乔选的地方,所以点菜是她点的,她去前台付钱的时候,裴斯承也没有拦着要去帮忙付。

    裴斯承注意了一下这个餐厅的价位,不算太高,如果不让宋予乔表现一次,恐怕以后都不会跟着他出来吃饭了,人情嘛,总不能一直积攒着,该还一些就要收着。

    裴昊昱和慕小冬两个小孩子都很是兴奋,宋予乔要了两个纸杯,给他们两个小孩子倒了一杯果汁。

    结果裴昊昱或许是渴了,菜都还没有上,直接几口就把果汁给喝光了,把空空的纸杯向前伸,“我还要。”

    宋予乔说:“吃饭是吃饭,果汁不能多喝,每个小朋友只能喝两杯,你喝了一杯,就只剩下一杯了。”

    裴昊昱一听,眼珠一转,立即就把自己的空纸杯和身边的慕小冬调换了一下。

    慕小冬:“……”

    有宋予乔看着,裴斯承就可以当一个甩手掌柜了。

    原本在去接宋予乔之前已经有过一个应酬,吃了一些东西,他也就吃了两口,看着手机屏幕上一直闪烁着自己大哥的名字,就起身到餐厅外面去接电话了。

    “你晚上回去不回去?”裴聿白问。

    回去当然就是回裴家大宅。

    裴斯承说:“回去。”

    只不过裴斯承隐去了后半句……送裴昊昱回去。

    “你最好给我回来,”裴聿白说,“老太太那边等着你去给我澄清。”

    一整天,裴聿白已经不胜其扰了,几乎每隔十分钟就会有一个电话进来,有疑惑的,有恍然大悟的,竟然还有恭喜的?!妈蛋这有什么好恭喜的。

    ………………

    吃饱喝足之后,裴昊昱摸着圆滚滚的肚皮,在私家车后座跟慕小冬讲鬼故事。

    慕小冬瑟瑟发抖:“那个僵尸咬一口就会变成僵尸吗?”

    “是啊,就跟吸血鬼一样,呼呼……”裴昊昱一边说还一边往慕小冬脖子里吹气。

    宋予乔从后视镜看裴昊昱一副煞有介事的样子,说:“没有僵尸,也没有吸血鬼,别听裴昊昱在那里编故事,慕小冬你家是在哪里?”

    慕小冬报出了自己家的地址,又忘边上移了移,真是恨不得离裴昊昱远一点,总是装鬼吓他。

    送了慕小冬到家之后,车子继续在路上平稳地行驶,裴昊昱扒着车窗向外看,咦,这不是往奶奶家的路吗?

    果然,车子停在了奶奶家的大宅院前。

    裴昊昱立即就做好了绝不下车的准备,拉出后座的两条安全带,将自己牢牢地绑在后车座上,抱着手臂,虎视眈眈地看着前面两个大人。

    裴斯承说:“我和你乔乔阿姨晚上有些事情,等到办完事情了就来接你回家。”

    “不!”裴昊昱一个字拒绝,吹了吹额前的两根毛,这一次他决不妥协!想要把他扔下,连门都没有!

    宋予乔看了裴斯承一眼,后者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她叹了一口气,解了安全带下了车,坐到后座上来:“小火,阿姨今天真的是有事,白天阿姨的包丢了,里面有很重要的文件,如果找不回来,阿姨的工作就丢了,没有工作就没有钱,以后就不能带着小火去游乐场去吃好吃的了。”

    裴昊昱眨了眨眼睛:“没关系,我爸爸有钱,我爸爸养你。”

    宋予乔:“……”

    裴斯承从后视镜盯着后车座两人,心里暗道:真是心里话,乖儿子,真是没有白养了你这五年半。

    宋予乔说:“你爸爸的钱是你爸爸的钱,不是阿姨自己的,况且,阿姨是喜欢工作才去上班的,就像小朋友是喜欢上学才是去上学的……”

    这句话说的真的是一点说服力都没有,就连宋予乔自己都暗自叹气,这种比较早熟什么都懂的小孩子,就是不好哄。

    但是,裴昊昱却点头答应了。

    他十分费劲的解着安全带,然后一手拉起自己的大书包:“那我在奶奶家做作业,等你来接我。”

    宋予乔点头:“好。”

    裴昊昱说:“乔乔,我答应你去奶奶家,你也要答应我,晚上跟我睡!只有一晚!”

    宋予乔说:“好。”

    这也是暂缓之计,宋予乔想应该没有再去裴斯承家里过夜的情况了,到时候可以带裴昊昱去海底世界弥补过来。

    裴昊昱小小的身影背着一个大书包,到裴家大宅之后,叫了两声:“大叔!开门!我是裴昊昱!”

    管家急忙过来开了门,看见小小少爷背着这么大一个书包,简直都震惊了,不是减负减负么,为什么小学一年级就用这种巨型书包。

    他说:“来,我帮你拿着书包,要不然压的不长个儿的。”

    结果,他用了五分的劲儿去拎裴昊昱的书包,只用了不到零点一分的劲儿就拎了起来。

    裴昊昱在前面飞快地奔跑,管家老先生晃了晃书包,里面还哐当哐当响了几下,敢情里面只装了铅笔盒。

    ………………

    晚上到达夜色,与白天看完全是不一样的情景,门外的停车场已经几乎都满了,不过裴斯承有顾青城给的贵宾卡,直接把车停在了地下停车库里。

    他扫了一眼车库里的几辆车,看来来了不少人,今晚可是有的玩儿了。

    夜色和普通的那种夜总会还是不一样的,虽然都有明面上的生意有暗地里的生意。

    其实,宋予乔是忌惮来这种场合的,她长到这么大,最经常的也就是酒吧,所以,进去的时候她就跟在裴斯承后面,目视前方,哪儿都不乱瞄,生怕是看见什么活色生香了,撞破了人家的好事儿。

    裴斯承看宋予乔这副战战兢兢的样子,也是好笑,直接就牵了她的手,觉察到她有想要挣脱的趋势,就直接拉过她的手臂:“不想被抓走,就别乱动。”

    宋予乔听到裴斯承故意压低声音的这句话,直接笑了出来,“别把我当你儿子吓,我不是吓大的。”

    裴斯承淡淡一笑,没有松开宋予乔的手,牵着她继续往前走。

    阿绿已经在贵宾通道前等了很长时间了,看到这位贵客总算是姗姗来迟了,急忙迎上去:“三少,里面请。”

    一进门,就看见一个长腿美女正跨坐在其中一个男人双腿上,胸前的丰盈简直就是要呼之欲出了,纤纤手指握着一个高脚酒杯,正在喂这人喝酒。而那男人的手,也堪堪停在美女裙摆下,这种位置不尴不尬,一看就明白了。

    宋予乔急忙就别开了脸,只觉得面红耳赤。

    裴斯承拉着她的手,调换了一下位置,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了宋予乔的视线所及的地方。

    这不是顾青城惯常使用的包厢,不过这个包厢更大。

    里面有几个沙发,中间是一个茶几,在墙上有液晶电视,点歌台边坐着一个戴着兔耳朵的点歌女郎,一个男人正在搂着一个女人唱歌,宋予乔起初一听好像是《东风破》,再一看屏幕上的歌词——“甜蜜蜜,你笑的甜蜜蜜……”

    宋予乔:“……”

    一首《甜蜜蜜》能唱到这种程度,也真的是醉了。

    裴斯承带着宋予乔落座,和在座各位寒暄了两句。

    有人看着裴斯承身边的宋予乔,一时没忍住,问道:“这位是……?”

    裴斯承的介绍只有三个字——“宋予乔。”

    有些人就明白了,噢,金屋藏娇了。

    裴斯承是拉着宋予乔在沙发上坐下,因为原本的双人沙发坐了三个人,就稍显得拥挤,裴斯承直接单手护着宋予乔的腰,将她拉到身侧。

    宋予乔碍于裴斯承的脸面问题,她知道男人在这种场合的某种炫耀心理,所以自己表现的还是温驯一下比较好,索性就没有挣脱,任由她搂着她的腰,只不过,腿贴着腿,她的背就靠在他的胸膛上,这样的姿势可以坚持十分钟,若是要在这儿坐一个小时呢?简直是要别扭死了。

    沙发上坐着几个人,曾经跟着裴斯承一起见到,就只有顾青城和薛淼。

    李慕和梁易都是第一次见宋予乔,但是李慕之前是听薛淼提起过的,自然也知道三分内情,而梁易就不晓得了,直接上来就先倒了一杯酒来敬宋予乔。

    “这位姐姐面生的很,以前是不是没有见过啊?”

    后面薛淼直接就踹上梁小六的屁股,真是不长眼色,没有看见裴斯承一副护着她多宝贝的模样,还想要撬墙角,真是活腻歪了。

    李慕暗自摇了摇头,裴斯承对这个名叫宋予乔的女人的照顾都看在眼里,一时间觉得有点不可思议了,裴斯承在哥儿几个眼里,一向是生冷勿近,一不小心就能被阴死,对一个女人这么温柔的模样,还真是少见,看来之前薛淼说的没错,还真是一物降一物。

    宋予乔心想这是裴斯承的朋友,如果再滴酒不沾就显得有些矫情了,刚想要抬手去接酒杯,就被裴斯承直接挡开了。

    “你不用喝。”裴斯承说着,凑近了咬了一下宋予乔的耳朵,轻而薄的一个吻。

    宋予乔退无可退,这么一下好像浑身过了电似的。

    不过,宋予乔也算是明白了,全程她只要安静乖巧地坐在他身边当一个称职的花瓶就可以了。

    刚刚正在搂着一个女人的男人,就叫苏庆,也就是顾青城专门为他办的这个场子。

    他说:“这位就是浅语公司的宋小姐吧?”

    宋予乔颔首。

    这人长得太尖嘴猴腮,目光有些猥琐,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

    苏庆说:“你的包是我手下给捡到了,真是不巧了,我还在想,这是什么东西,这么重要该怎么物归原主呢,正好,你来了,我就打电话让我朋友给送过来。”

    宋予乔十分客气道:“谢谢。”

    苏庆打电话的这个朋友,正是袁鹏飞。

    “中午不是给你那儿送过去一个包么,里面的文件资料你悠着点儿,先别往外高价倒卖了,现在就给送过来,”苏庆说,“夜色,抓紧时间。”

    话说,袁鹏飞已经很久没有出来打过酱油了,接到苏庆的电话,直接就带着手下张毅,开着一辆货车就赶到了夜色,不过,事先他已经把公文包里的文件全都备份了,已经联系好了人,想着这要是倒卖出去,绝对也是一大笔财富啊。

    就像是夜色这种地方,也是分成高中低档的。

    袁鹏飞这种暴发户土财主,自然是靠钱砸进来也只能进中低档,不过这一次,就靠着一个公文包,就进了后面的贵宾通道,顿时心里面一片春光啊。

    不过,一进门他就傻了。

    那个人……不是裴斯承吗?他身边的那个女人……不是那个有夫之妇吗?

    这个包……

    果然,就听坐在主位上的苏庆说:“过来把包给了这位宋小姐。”

    真是“缘分”啊!又撞到枪口上了。

    袁鹏飞愣着没动,张毅在后面戳了戳老板的脊梁骨:“喂,老大,赶紧的。”

    这袁鹏飞才回过神来,赶忙向前走过去。

    裴斯承抬头,挑眉:“袁老板,又见面了。”

    袁鹏飞真是一阵心虚啊,这……真不是他的错,脸上讪讪的一笑:“裴总好,万事如意。”

    张毅已经彻底败给自己的老板了,真是不怕嫁错人,就怕站错队啊,有这么一个老大在前面当炸弹,就算是在坚实的碉堡也能给炸了。

    既然来了,袁鹏飞自然也是被留下来,他刚坐下来,就急急忙忙拍了几张照片存相册,以后出去也好能炫耀炫耀。

    几个人里面,只有裴斯承带了女伴,他自然第一时间看向顾青城:“辛曼呢?”

    顾青城说:“过会儿来。”

    裴斯承扫了一眼薛淼,问:“刚才玩儿的什么?”

    薛淼说:“二十一点。”

    “这次玩儿点刺激的。”

    薛淼一听裴斯承这么说,就知道裴斯承不知道这次又想要借什么花样了。

    “顾青城,你这儿不是刚来了一拨尤物么,今天我请客,给哥几个尝尝鲜。”裴斯承一条胳膊搭在沙发靠背上,一条胳膊懒懒地揽着宋予乔的腰,目光看向顾青城。

    苏庆眼睛放光,起哄道:“激吻游戏?”

    激吻游戏是接吻游戏的升级版,不单是嘴唇相碰,还要有激吻的动作,在圈子里,火过一段时间,就是一对男女接吻,中途不准去洗手间,看谁的时间最长。

    “太俗套,”裴斯承说,“one minute stand,一分钟限制级游戏。”

    在裴斯承口中,刺激的游戏就是刺激人的。

    换句话来说,还是趁机吃豆腐的。

    不过这个一分钟限制级游戏,绝对是相当刺激人的感官。

    裴斯承勾了勾唇,从桌子上端了一杯宝蓝色的鸡尾酒,凑在唇边浅啜,看向顾青城:“这游戏,辛曼是老手。”

    顾青城挑眉:“你跟她玩儿过?”

    这句话怎么听怎么是一股浓浓的酸味儿,裴斯承一笑:“这话你问我没用,等她来了你问她。”

    这边,薛淼已经做了简单的解释:one minute stand,一分钟限制级游戏,就是输的人,男女用唇舌挑起对方的情欲,却又不露点,一律点到为止。但是唇舌的动作一定要勾情勾欲勾动人心,最好把旁观者的感觉勾上来。用更加明了的一个词来说,就是前戏。

    宋予乔原本听这个英文名还没有反应过来,只不过一听薛淼的解释,再一看裴斯承嘴角坏坏的笑,就明白了。心里有点忐忑了,不过她现在就是一个花瓶,一个没心没肺没脑子的花瓶,当然,如果能聋了瞎了当然就更好了。

    千万祈祷裴斯承不要输。

    要是输了她就立即站起来走人。
(快捷键 ←) 上一章 加书架 目录 投推荐 下一章 (快捷键 →)

推荐:青春荷尔蒙 分手妻约 超级学生 拽丫头惹上酷总裁 很纯很萌哒 我的漂亮同桌 老子是富二代 女王凯旋 匹夫无罪 情深如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