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 都市言情 > 曾想盛装嫁给你
曾想盛装嫁给你 / 桑榆未晚

88 知道奸夫是谁了

    浴室的衣架上,挂着两套女士睡裙,都是新的,只不过一套是偏于保守的。及膝睡裙,另外一套是真丝吊带睡裙,薄的好像透视装。

    宋予乔看着这件透视装十分无语。

    裴斯承不会认为她会想要穿这种衣服吧。简直是痴人说梦吧。

    换上那件保守的纯棉睡衣,裴斯承已经煮好面了。

    碗里的方便面上卧着一个荷包蛋,还切了几片火腿,色泽很鲜亮。

    裴斯承看见宋予乔穿着棉质睡衣,并没有太大反应,只是在餐桌上摆好碗筷。

    宋予乔刚刚坐下,就听到楼上有踢踢踏踏拖鞋走动的声音。

    裴昊昱也已经自力更生地洗好了澡,从房间里一出来就闻到了他最爱吃的某牌子红烧牛肉面香味,一溜小跑从楼上跑下来。

    下了楼看见乔乔竟然来了,一瞬间双眼放光,高兴地一蹦三尺高(标准的小学作文常用词语),然后,就连拖鞋都甩飞了,光着脚丫子就扑过来抱住了宋予乔的腿,好像一只顺竿爬的小猴子。

    裴昊昱费劲地把靠近老爸的一把椅子拖到宋予乔旁边,挨的很近。几乎和宋予乔椅子贴着椅子了,然后爬上去,半跪在椅子上,趴在桌子上,一双筷子拿在手中横着交叉着。

    “乔乔。你今天晚上是不是不走了呀?”

    宋予乔点头,帮裴昊昱把手中的筷子摆正:“嗯,不走了。”

    裴昊昱的表情原本是耷拉着的,一听宋予乔说不走了,一张小脸的色彩饱和度马上就向上提升了两个度,阳光明媚,他咬了一大口荷包蛋,竟然觉得以前不喜欢吃的荷包蛋如此美味,挑食的毛病都好了。

    “乔乔,你以后多来我们家几次吧。”

    宋予乔笑了笑:“为什么呀?”

    裴昊昱摇头晃脑:“你一来,我腰不酸了腿不疼了,一口气上五楼不喘气!”

    裴斯承直接补刀:“不喘气就死了。”

    裴昊昱“切”了一声,扭给老爸一个后脑勺,继续张着嘴好像一朵灿烂的太阳花:“乔乔,你晚上跟我一起睡吧。我的床够大,能够躺下你。”

    裴斯承清了清嗓子,看向宋予乔:“我的床能躺下三个人,乔乔要不要跟我一起睡?”

    宋予乔:“……”

    我自己睡好么?

    裴昊昱顿时眯起了眼睛,狠狠瞪着裴斯承:爸爸,凭什么又学我说话!总是跟我抢,虽然说你总是抢不过我,哼哼。

    一顿饭吃的心情愉悦,裴昊昱吃了饭就要拉着宋予乔去参观他的房间。

    卧室门打开,裴昊昱的小床是靠着墙的,书柜,书桌和电脑桌一应俱全,只不过书桌上乱七八糟的书堆的到处都是,台灯放在一角。裴昊昱坐在椅子上趴书桌上,简直就是刨个坑学习。

    床上也是堆的乱七八糟的衣服,裴昊昱心道不好,光顾着让乔乔来参观了,忘了先收拾一下了,现在乔乔连坐的地方都没了。

    他赶忙跑过去到床边,把床边的衣服裹着玩具汽车,全部扔到里面,扭过头来,拍了拍床上唯一的那一块空地:“乔乔,你来坐。”

    宋予乔轻声叹气,走过去,将裴昊昱的书和本子大大小小归类,统一整齐地摆放起来:“以后写作业的时候,书放在这边,本子放在这边,还有你的泡泡糖,不要以为塞进笔筒里就没有人看到了。”

    裴昊昱揉了揉鼻子:“好。”

    宋予乔给裴昊昱把床上的衣服全都挂在了旁边墙上的小挂钩上,玩具收起来在一个大篮子了,放在墙边,裴昊昱在后面,看的目瞪口呆。

    “乔乔,竟然这么干净?!慕小冬前两天来我房间里,说我的房间就像是个狗窝。”

    裴斯承站在门口看了一会儿,转身下楼,给顾青城打了个电话,这一次顾青城倒是接通的挺快。

    “什么事,说。”顾青城直接开门见山,明显是没有什么耐心,口吻带了三分不明不白的怒火。

    裴斯承听出来顾青城口气不善,却依旧慢条斯理地问:“是不是打扰了你的好事了?”

    “你说呢?”顾青城再开口已经是咬牙切齿了。

    顾青城那边说了一声“你出去”,然后就是女人细如蚊蝇的声音,窸窸窣窣。

    裴斯承一听就明白了。

    “又被辛曼摆了一道?”

    顾青城那边没吭声,他随便披上一件睡袍,从酒柜里拿出一瓶酒来,说:“裴三,我知道你现在也心情不好,不如过来喝两杯?”

    裴斯承一笑,“威士忌还是伏特加?跟在部队的时候一样,你还是喜欢喝烈酒,带着后劲儿,我没有闲工夫跟你多说,你现在就让人给我把那条辛曼的稿子给撤下来。”

    “我已经让人给撤下来了,”顾青城自己倒了一杯酒,“不过在流量每分钟好几百万的网站上挂了一个多小时,估计都堵到家门口了吧。”

    “你这绯闻闹的够大的,你倒是不怕陆小五去找你的茬儿,敢拿他做文章。”

    “绯闻女主角不都没说话呢么。”顾青城顿了顿,点了一支烟,“你这是准备跟我彻夜长谈呢?要不然你现在带着宋予乔来夜色吧,我保管好好招待你们。”

    裴斯承挂断电话,他就知道跟顾青城打电话解决不了什么问题,纯粹就是想要奚落他,看他在辛曼身上栽跟头,以前因为宋予乔的事儿,这几个人没有少调侃了他。

    不过如果说股清晨真动了情了,说给了解顾青城的哥几个,都不信,只是一笑了之当笑话而已。

    耳边是嗡嗡嗡的震动声响,裴斯承顺着声音来源看过去,是宋予乔的手机在震动。

    他走过去,看了一眼,是一个没有存储姓名的电话号码,震过一次,没有接,不过三秒钟,又开始震动了。

    裴斯承拿过自己的手机,查了一下通讯联系人,对照了一下号码,没错,是叶泽南的。

    等到手机不震的间隔,裴斯承果断拿起宋予乔的手机,把这个号码拉进了黑名单,通话记录删掉,若无其事地转身上了楼。

    ………………

    楼上,裴昊昱拉着宋予乔给他讲故事,比起上一次在电话里的故事,他终于能听一次现场版的讲故事了,好鸡冻。台厅台号。

    宋予乔拿着裴昊昱的一本格林童话,挑了一篇不是太长的童话故事,等到读完了,刚想要关灯,裴昊昱就豁然睁开了眼睛,一双黑漆漆的眼睛丝毫没有睡意:“乔乔我还没有睡着,你再给我讲一个。”

    宋予乔翻开书,“从前有一个国王和一个王后,他们幸福的生活在一起,并且生了十二个孩子……”

    裴昊昱“哇”了一声,见宋予乔的目光从书上移到他脸上,急忙又闭上了眼睛,两只小手搭在圆滚滚的肚皮上。

    宋予乔帮裴昊昱把小睡衣往下拉了拉,盖住肚皮,然后伸手就把壁灯给关了。

    裴昊昱连忙叫:“我还没睡着啊,乔乔。”

    宋予乔知道她在这儿读故事,裴昊昱根本就不可能睡的着,索性就把书放在一边,侧身躺在裴昊昱身边:“快睡吧,明天早上还要去上学。”

    裴昊昱感觉到宋予乔在他身边躺下了,十分兴奋地瞪大眼睛,直接转过身来面对着宋予乔,一双黑漆漆的眼睛黑暗中熠熠发光。

    心脏扑通扑通的跳着,难道这就是真爱吗?啊哈哈哈!

    宋予乔用手覆上裴昊昱的眼睛,“快睡。”

    “嗯!”

    但是,五分钟过后,裴昊昱可怜兮兮地开口:“乔乔,我睡不着怎么办?”

    宋予乔轻声说:“闭上眼睛,数绵羊。”

    又再过了三分钟,裴昊昱迷迷糊糊地开口,明明已经困的要命眼睛都睁不开了,还是死死撑着不让上下眼皮打架,说:“乔乔,我还是睡不着怎么办?”

    宋予乔抚着裴昊昱的背,“阿姨都快睡着了,你再说话就把阿姨吵醒了……”

    小孩子而已,精神头也都是兴奋的一阵一阵的,况且宋予乔是第一次哄他睡觉。

    最后,裴昊昱迷迷糊糊已经睡着了,却还是拉着宋予乔的衣袖:“乔乔,我还是睡……不着……”

    不知道过了有多久,宋予乔睁开眼睛,等裴昊昱睡熟了,起身帮他盖了盖被子,坐在床边看着床上呼吸平稳的小家伙,俯身在他额头上亲了一下,转身走出房间,房门虚掩上。

    楼下的客厅里,裴斯承正在抱着笔记本电脑,手指如飞地在键盘上敲打着。

    宋予乔略微停顿了一下,转身要进客房,只听裴斯承后面叫了她一声:“予乔你先过来。”

    裴斯承抬手将戴在鼻梁上的防辐射眼镜取下来揉了揉眉心,等宋予乔走过来,将电脑转过来让她看了一眼,“这个消息够劲爆么?”

    电脑屏幕上赫然写着——“嘉格创始人裴聿白竟然是gay?跟顾青城又一腿?深扒。”

    宋予乔:“……这不是真的吧?”

    裴斯承重新将眼镜戴上,电脑转过来继续在键盘上敲打:“谁知道是不是真的,现在最需要做的,就是用更加吸引人的娱乐新闻把你的那条给压下去。”

    “你大哥知道了不会出什么事情吧?”

    “放心,有我在什么事情都出不了。”

    整整两个小时,裴斯承都在编这些乱七八糟的娱乐新闻,怎么乱怎么吸引人怎么狗血怎么来,除了把他大哥裴聿白编排进去了,还顺带捎上了顾青城,这两个人物在S市都是举足轻重的,一旦曝出,肯定要比宋予乔这么一个小公司的新闻吸引眼球的多。

    在裴斯承在写稿子的时候,宋予乔一直陪在他身边,因为也没有什么事情,索性就拿了一本心理学的书看,偶尔看看宋疏影是不是回过来短信了。

    已经十二点多,裴斯承将写稿的几个重点爆料给李慕发过去,打了个电话:“现在就发,明早最好能人尽皆知。”

    李慕那边也是熬着没有睡,就等裴三的稿子,他拿到之后扫了一眼,有点犹豫:“会不会太扯了?”

    裴斯承轻笑一声:“要的就是这种效果。”

    “好,我马上着手办。”李慕摇着头,“恐怕报纸要连夜加印了,这个新闻的爆炸程度,肯定一上市就抢售一空。”

    挂了李慕的电话,裴斯承看着蜷缩在沙发一角安静坐着的宋予乔,伸手在她眼前挥了挥:“去睡觉了。”

    “办好了?”宋予乔抬起头,将书放在一边。

    裴斯承点头,不等宋予乔从沙发上下来穿拖鞋,直接将她打横抱起向客房走,“别乱动,要不然我可真不保证自己做出点什么来。”

    把宋予乔放在床上,裴斯承双臂撑在她两侧:“给一个晚安吻,就当是酬谢我今天给你做的这些事。”

    裴斯承可真的是掐中宋予乔的死穴,她原本想要开口拒绝的话,却是说不出来了。

    宋予乔闭上眼睛,在裴斯承的额头上飞快地印下一个吻,“晚安。”

    裴斯承轻笑一声:“不是吻下额头说声晚安就是晚安吻了,会不会?”

    宋予乔哧声:“不会。”

    “那我教教你好了。”他说着,就直接俯身,吻落在宋予乔唇上。

    极尽缠绵的一个深吻,宋予乔僵着全身没敢动,原本是咬紧牙关不想松口的,睁眼却看见裴斯承眼角促狭的笑意,下一秒裴斯承撑在她两侧的手忽然松了,整个身体的重量压在了她身上,他硬实的胸膛直接压上她胸前的绵软。

    裴斯承真的是把全身的重量都压在宋予乔身上了,虽然只有一瞬间,直接让宋予乔闷哼出声,裴斯承就趁此机会,撬开了宋予乔的齿关,舌头轻柔的在她的口腔中席卷着。

    不过多久,唇与唇分开,裴斯承一笑:“不好意思,手打滑了。”

    宋予乔瞪着他:“我可没有看出来你有哪里不好意思的。”

    “我可不好意思了,你看看我脸都红了。”

    宋予乔:“……”

    裴斯承勾了勾唇,眼睛里好像含着天空中的浩瀚星辰,又沉下身子,摩挲着彼此的唇,轻声道:“晚安。”

    ………………

    一直到这一则潜规则夺标的新闻曝出来,叶泽南都过的并不安稳。

    在叶氏,先是爆出了在一个大楼的工程上偷工减料材料不合格,又是拖欠民工工资,他连夜赶到施工现场,先是安抚了一下那些闹事的民工,差点被那些带头的民工群殴,然后又得到消息,在省外的一个煤矿开采遭遇坍塌事件,在叶氏上下开了紧急会议,调派了临时的公关小组去处理,焦头烂额之际,又偏偏曝出了叶氏旗下的这个小公司竟然用美色去俘获嘉格高层赢得合同,他当即从网上看到了那条新闻,看着头条上的那张照片,他几乎把手机给捏碎了。

    这个女人,赫然就是宋予乔!

    叶泽南当即给戴琳卡打了电话:“你是宋予乔的上司,这件事情给我解释清楚!”

    戴琳卡之前有接到过叶泽南的指示,对于宋予乔平时多照顾着点儿,不过这件事情,她根本也是不知道怎么传出去的。

    “当天晚上我是跟宋予乔在一起去第一府吃饭的,”虽然中间宋予乔莫名跑掉了,竟然还落了水,不过这些话暂时还不能告诉叶泽南,她不会做没有调查就得出结论的事情,戴琳卡接着说,“明天上班我会调查清楚。”

    “我现在就要结果!”叶泽南吼道。

    戴琳卡说:“我马上去查。”

    叶泽南挂断戴琳卡的电话,就给宋予乔打电话,打一个两个都没有人接通,到最后竟然成了不在服务区!这想都不用像,宋予乔就在手机旁边故意不接他的电话,而且把他的手机号给拉黑了。

    他在房间里来回走动,越想越觉得对这件事情不甘心,上网查了查,大篇幅的都是在说宋予乔和昔日天王陆景重,他心里的火腾地一下就烧了起来。

    宋予乔在外面的男人竟然是陆景重?!

    他现在要做什么?要任由宋予乔跟奸夫在外面偷情,而他在房间里坐以待毙吗?任由宋予乔给他往头上戴绿帽子吗?不可能。

    叶泽南端起桌上一个水杯想要喝水,却在水边边缘看见一个红色的唇印,心里厌恶,抬手就摔碎了手里的茶杯,没有顾得上穿外套,急急忙忙直接就下了楼。

    裴玉玲听见楼上响动,生怕是自己儿子出了什么事情,连忙让刘姐上去看看。

    刘姐这边还没有来得及上楼梯,她就看见自己儿子从楼梯上下来了。

    “又是出了什么事情?发这么大的火。”裴玉玲说,“你现在是叶氏的掌权人,不能动不动就发火,应该培养沉着的性子。”

    叶泽南一句话没说,直接到玄关换鞋要往外走,手放在门把上,被身后沙发上坐着的裴玉玲厉声呵斥住:“叶泽南!你要是敢现在一句话都不说就出去,这个家以后你也不用回来了!”

    手转动门把,叶泽南停顿了三秒钟,最终还是回了身。

    “妈,我知道宋予乔在外面的那个奸夫是谁了。”

    裴玉玲眼皮一跳,忙问:“谁?”

    叶泽南说:“妈,你上网看看吧。”

    说完,叶泽南就毫不犹豫地转动门把走了出去。

    裴玉玲让刘姐把手机拿过来,上网查了查,看见上面的一个名字,手一抖,手机直接掉落在沙发上。

    这个奸夫是陆景重?

    说实话,裴玉玲对陆景重这个名字不算陌生,因为之前跟陆夫人一起打牌,也曾经说过陆家的这位二公子,不过因为陆夫人不是陆景重的亲生母亲,说的话也就不免有些偏颇,裴玉玲也只是付之一笑。

    后来对这个名字熟悉,是因为这位陆家二公子脱离了陆家,然后入驻嘉格,不带分文,就成了嘉格的几位高层之一,享有股份,并且列席股东大会。

    而嘉格,正是她的二弟裴聿白一手创建的。

    二弟?

    裴玉玲想起这个称呼,就觉得讽刺。

    她有弟弟?

    是,现在在裴家,她是大女儿,下面有裴聿白、裴斯承和裴江薏,但是,当年她母亲只生了她一个,如果不是她的父亲裴临峰变心娶了韩静,根本就不会有这些人的存在,现在只会是她和母亲在裴家。

    甚至于自己的儿子,裴临峰的外孙,裴临峰现在也多成了不闻不问。

    因为,裴临峰多了一个孙子,那个没大没小的裴昊昱。

    这也是她自从嫁人之后,逐渐地和裴家疏远的原因,那里还有她的亲人吗?没有了,每次对着现在的裴老太太韩静叫妈,她心里就是一阵恶心,所以眼不见心不烦,除了过年的时候必要回去,其余时间有事才会回去。

    可是,现在裴聿白他手底下的人,抢了自己的儿媳妇。

    这还能够忍么?

    “夫人,现在娱记也是拿着鸡毛当令箭,少奶奶怎么会……”在裴玉玲身后站着的刘姐,看着夫人脸上愤恨的表情,原本想要用这些话开导两句,但是对上裴玉玲冒火的眼神,将到嘴边的话给咽了下去。

    “你懂什么?哪有你说话的份儿。”裴玉玲厉声说。

    刘姐立即闭了嘴,说:“对不起,夫人。”

    她只是为宋予乔这位在叶家当了三年孝顺儿媳的少奶奶感到不平,一时间也就忘了,在豪门大家里,最忌讳的就是插嘴,嘴上时时刻刻要有个守门的,不该看的不看,就算是看了也不说。

    不过,裴玉玲的做法真的就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了,允许自己儿子在外面拈花惹草风流找女人,自己儿媳妇只是被几个娱乐记者捕风捉影的拍了几张照片,还不知道是不是子虚乌有的事情,就开始发火了,就算是纵容自己儿子,也没有这么纵容的啊,慈母多败儿,自古这个道理是没错的。

    ………………

    此时此刻在金水小区,好像是一壶滚沸的开水,沸腾不休,正在用不断向上蒸腾的水蒸气,将壶盖顶开。

    外面围堵着很多记者,沸反盈天,而里面的宋疏影,安安稳稳坐在房间里,将音响声音开大,放着欧美的摇滚,随手拿过一本孕期胎教的书,翻了两页就觉得困的想睡觉,往旁边一丢,又拿起那本法医解剖的书来看,看着看着就手痒,想要拿手术刀。

    恰逢这个时候,韩瑾瑜打过来电话,说:“小影,我刚刚下飞机,你那里情况怎么样了?”

    宋疏影抬头看了一眼时间:“飞机不是晚点了么?这么快就到了。”

    韩瑾瑜说:“我改签了其他航班。”

    “哦。”

    宋疏影没有戳破韩瑾瑜,刚刚还听门口那两个保镖说,他们韩哥专门调了直升机往回赶,现在到他嘴里就成了改签。

    “你那里怎么这么吵?”韩瑾瑜皱了皱眉,听着听筒里传出来一阵阵喧嚣的声响。

    “我这儿开着音响呢,其他都没什么事儿了,那些记者在门口站了一会儿进不来,就都散了,你自己找个酒店洗洗睡吧。”宋疏影说完,不等韩瑾瑜说话,就毫不客气地挂断了电话。

    记者确实是陆陆续续都散了,只不过秉承着一种敬业精神,都藏匿在小区四周的绿化带里,就等着大鱼上钩。

    说不定哪一条新闻就被自己抢到了呢,真说不准的事儿。

    就像现在手头的这条新闻,谁能说得准昔日零绯闻的陆景重,竟然会搞婚外恋呢?

    宋疏影把书放下,在阳台上站了一会儿,向高楼之间的缝隙远眺了一下,回到浴室里去洗了个澡,出来就看见韩瑾瑜已经坐在沙发上了。

    她故作惊讶:“你这是飞过来的吗?好快。”

    韩瑾瑜自然是听得出宋疏影口气中的调侃,也不多做分辨,看着宋疏影头发没有擦干,正在滴滴答答往下滴水,把身上那件吊带的睡衣淋湿了,身上玲珑曲线毕现,他忍不住拿过干毛巾来,帮她擦头发:“我说过没有,洗过头发之后要擦干,要不然头疼。”

    宋疏影不习惯擦头发,也不习惯用吹风机吹头发,按她自己的话来说,就是懒,懒的将胳膊举起来擦头发,就等头发上的水流下来自然干。

    她坐在韩瑾瑜腿上,任由他用毛巾给她擦着头发,问了一句:“外面记者搞定了?”

    韩瑾瑜说:“刚刚有记者拍到我了,你说我往下压不压?”

    “随你,”宋疏影说,“反正那些记者都是以为予乔在这儿住的,你都不怕他们胡编乱造,我有什么怕的。”

    宋疏影身上的睡衣因为洗过澡有些潮湿,贴在身上,吊带低领,隐隐露出胸前风光,韩瑾瑜直接按住宋疏影的腰,手掌温度灼烫,宋疏影忽然哎哟了一声。

    “肚子疼了?”韩瑾瑜问。

    “孩子踢我了。”

    韩瑾瑜俯身贴在宋疏影凸起的小腹上,想要听一下胎动。

    这个时候,传来嘭嘭嘭地砸门声,叶泽南在门外喊:“宋予乔,你给我开门,解释清楚!”

    韩瑾瑜皱起了眉。

    宋疏影看韩瑾瑜的表情,噗嗤一声笑出来:“呵呵,追债了来了。”

    韩瑾瑜起身就要去开门,被宋疏影拉住:“你去开门像什么样子,这是我们宋家的事情,你去我房间里呆着,我去开门。”

    宋疏影说完就起身向门外走,韩瑾瑜按住她的肩膀,直接将衣服给她裹在身上。

    “用得着裹的这么严实么?”宋疏影失笑,想要抬手将韩瑾瑜的黑色大衣给拿掉。

    “要么你去换一件,要么就披着我这一件,”韩瑾瑜按住宋疏影的手,看她没有动作了,才说,“我就在房间里,有事就及时喊我,不要发火生气。”

    “好。”宋疏影嫣然一笑。

    宋疏影的这个笑,让韩瑾瑜微微愣了一下神。

    韩瑾瑜相信宋疏影的能力,对于这么一个叶泽南,根本就不在话下,只不过现在怀了孕,不宜多动怒。

    宋疏影等韩瑾瑜那边虚掩上门,才走过去打开了房门。

    叶泽南扶着门框,就想要往里面进:“宋予乔呢?我找宋予乔。”

    宋疏影直接一只胳膊撑在门边:“我说让你进了么?这是我家,我说让你进你才能进,不让你进你就不能进,怎么,看你这手势你还敢打我么?你还打一个孕妇么?”

    叶泽南身后站了两个保镖,都阴沉着脸。

    叶泽南眯了眯眼睛,沉了沉气,说:“我找宋予乔,我想要跟她好好谈谈,你是宋予乔的姐姐,我也当你是姐姐。”

    “哎哟,我可不记得我什么时候有你这么大个弟弟了,我记得我弟弟现在跟我妈在温哥华呆的好好的,什么时候漂洋过海来看我了?我都不知道。”宋疏影冷笑了一声,觉得腰有点酸了,指了指叶泽南身后的那个保镖,“你去给我搬个椅子过来。”

    保镖大哥得令,一手推开挡在前面的叶泽南,进去就搬了椅子。

    宋疏影指了指门口:“就给我放这儿,”她落座,冲叶泽南笑笑,“不好意思啊,这怀了孕就是没以前有精神了,站不了一会儿就腰疼,你要不要也坐下,去,给叶少也搬个凳子过来。”

    叶泽南说:“我是来找宋予乔的……”

    宋疏影直接打断他的话,揉着自己的后脖颈:“你蹲下来点儿,我这个仰着头跟你说话累得慌。”

    如果不是身后有这么两个保镖护着,叶泽南肯定直接上前一把把宋疏影推开,进去去找宋予乔问清楚。

    外面吹过一阵风来,宋疏影打了个寒颤,说:“你进去给我拿条毯子过来,我这冻的打哆嗦,我得做好跟叶少促膝长谈的准备不是?别磨磨蹭蹭的,让人家叶少等急了小心咬你们。”

    保镖大哥:“……”

    叶泽南:“……”

    叶泽南对宋予乔的这个姐姐从来都没有好感,现在更是好像吃瘪一样,一句话都说不上来,偏偏还不能动武。

    他拿宋予乔这个姐姐没有办法,但是他知道现在宋予乔的软肋在哪里。

    叶泽南深呼吸了几口气,说:“你帮我转告宋予乔,她不是想要离婚么?让她拿离婚协议来找我。”

    ……………………

    叶泽南独自一人走入浓黑的夜色里,开车,离开。

    在霓虹灯中穿梭,这个城市最繁华的地区,灯光如同白昼,俨然是一个不夜城。

    他毫无目的地在马路上行驶,终于在一个闪亮的招牌前停下了脚步。

    ——夜色。

    为什么会不知不觉又到这里来?已经有好几天没有来过了。

    叶泽南把车停好,走了进去。

    阿绿的人一眼就认出了叶泽南,直接上前说:“乔沫已经睡了,要不要我去把她叫起来?”

    叶泽南冷冷的眼光看向这个人:“我说过要找乔沫了么?”

    这人不敢说话了,乔沫是上头阿绿姐吩咐过叶少要的人,怎么这一次不是了么?

    叶泽南自己要了一个包厢,坐下来的时候心里烦躁,看着面前站的几个女人,随便指了一个。

    这个女人很会说话,柔弱无骨地坐在叶泽南身边,问:“叶少是心里烦闷么,唯有酒解千愁。”

    说着,她就亲自给叶泽南倒了一杯酒。

    酒水是有提成的,叶泽南清楚明白,他直接叫人来搬了一箱酒,直接扳过眼前浓妆艳抹的脸,拿着酒杯就往这女人最里灌:“喝光了它。”

    女人摇着头,大半的烈酒全都从嘴角溢了出来,只有一部分进入咽喉,热辣辣地划着嗓子,她俯身开始剧烈的咳嗽着。

    叶泽南把酒杯往地上一摔,玻璃的高脚杯碎成了渣:“滚出去。”

    这女人连忙慌不择路地跑了出去。

    他是洪水猛兽,谁都恨不得离他十米远。

    “去,把乔沫给我叫来。”

    看,还是乔沫吧。

    阿绿的手下也算是有眼力的,早就让人去通知乔沫起来候着了。

    乔沫看见叶泽南拿着酒瓶灌酒,踩着一地的玻璃碎片,走过去想要夺下他手里的酒瓶,“别喝了。”

    叶泽南斜睨了她一眼:“你倒是很奇怪,这里的女人都恨不得客人喝的胃穿孔了,你倒好,不让我喝?好,我不喝,你把这瓶酒喝了,我就不喝了。”

    乔沫看了叶泽南一眼,拿过酒瓶,里面的酒液哗啦啦地倒入口中,热辣的从喉咙滑过,她的眼睛都辣出了眼泪。

    叶泽南用手指抹了一下乔沫眼角的泪:“怎么哭了?我有欺负你么?”

    乔沫把酒瓶放在一边,抑制住猛烈饮酒胃里带来的不适感,说:“我现在喝完了,你不要喝了。”

    叶泽南的目光落在乔沫手腕上一条疤痕上,丑陋的疤痕。

    乔沫注意到叶泽南的目光,就想要用衣服盖住,却被叶泽南握住了手肘。

    “还疼吗?”

    乔沫摇头。

    “还自杀么?”

    乔沫自嘲地笑了笑:“不会了,这道疤痕就是提醒我,我永远都不会了,命是我自己的,我自己留着,我自己做主。”

    叶泽南问:“你还想出去么?”

    乔沫愕然抬头,嘴唇有些抖:“什么意思?”

    “你说的,要自由,”叶泽南看着乔沫,抬起她的下巴,眼神已经有些迷离了,“乔乔,你说的,要自由……”

    乔沫抬起头,看着叶泽南。

    “但你的自由,我不会给,哪怕你在我身边捆一辈子……”

    说完,叶泽南就向前面压了下去。

    ……………………

    对于C市圈子里的人来说,这两天无疑是摊上了大事儿,接二连三全都是让人措手不及的消息。

    这边陆天王婚外情的事情还没有澄清,就又马上曝出了裴家大公子和顾青城搅基,许多人都不禁说一句:贵圈真乱。

    不过这一天,注定是波澜起伏的一天了。

    早上去上班的周海棠,听见保洁大婶忽然谈论起八卦新闻了,觉得稀奇,就专门去报亭买了一份报纸拿来看,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立即就给宋予乔打了个电话:“你今天还来上班么?”

    宋予乔接到周海棠电话的时候正好在刷牙,说:“今天不去了,你帮我给戴琳卡请个假。”

    周海棠说:“这事儿恐怕我做不来主了,戴琳卡从昨天晚上就开始找你了,你亲自给她打电话吧。”

    “好。”

    临挂断电话前,周海棠看了一眼报纸上的大头像,很及时地对宋予乔说:“等等予乔,那个……你不是认识顾青城么,他真是gay啊?天啊,真的要满足我等腐女意淫的内心了。”

    宋予乔默然,听了听楼下的动静,说:“这事等我上班再说。”

    昨天裴斯承料想的没有错,他把他大哥裴聿白和顾青城的稿子交给李慕去发之后,就已经知道了会是这种轰动全城的效果。

    裴昊昱昨天晚上睡的特别好,所以早上很早就醒来了,还是他去跑去老爸卧室,把老爸这个懒虫就叫醒的。

    裴斯承睁眼看着儿子,知道这小脑袋瓜里不知道又在想些什么了,直接问:“有什么话,说。”

    裴昊昱说:“爸爸,我想,能不能今天上午跟老师请个假,不去上学了啊。”

    裴斯承眯起眼睛看着儿子。

    裴昊昱呲牙,一拍手:“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我去给黎北叔叔打电话,让他去学校帮我请假!”

    大清早的,黎北就接到了来自老板家小少爷的电话,真的是受宠若惊啊。

    “有什么事情吗?”

    “黎北叔叔,今天我不去学校了,你帮我去跟老师请个假!”裴昊昱用奶声奶气的童声说。

    在黎北内心,裴昊昱标准的是天使的脸蛋恶魔的内心。

    黎北问:“这是你……爸爸的意思?”

    “我的意思就是我爸爸的意思,你敢质疑我爸爸的决定?”裴昊昱向电话里啵儿了一声,“爱你黎北叔叔,再见!”

    黎北挂断电话,内心在抓狂:为毛是我,为毛是我?!苦的是我,累的是我,跑腿买饭都是我,是我是我,还是我。

    (月末求钻石,明天就作废啦)
(快捷键 ←) 上一章 加书架 目录 投推荐 下一章 (快捷键 →)

推荐:青春荷尔蒙 分手妻约 超级学生 拽丫头惹上酷总裁 很纯很萌哒 我的漂亮同桌 老子是富二代 女王凯旋 匹夫无罪 情深如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