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 都市言情 > 曾想盛装嫁给你
曾想盛装嫁给你 / 桑榆未晚

86 巧用美人计?!

    开车回华苑的路上,裴斯承接到了宋予乔的电话。

    他注意到手机屏幕上宋予乔的名字,就先戴上了蓝牙,才接通电话。

    “予乔。”

    裴斯承这个名字一叫出来。正在后座上玩自己的脚丫子玩儿的不亦乐乎的小家伙一下子竖起了耳朵,直接趴着老爸的座椅,瞪大眼睛。哦,是乔乔的电话。

    宋予乔跟裴斯承说话,现在也不喜欢兜圈子用敬语了,有事情就会直接说:“麻烦你现在来酒吧,就是那一间beloved的酒吧,你带我来过的,我和华筝在这儿。”

    “要我过去做什么?”

    宋予乔说:“……要你过来买单。”

    说完,电话就断掉了。

    裴斯承听着耳机里滴滴滴的忙音,勾了勾唇角。

    还是一只小野猫。

    等到了酒吧外面,裴昊昱死死抓着老爸的衣服,要跟着裴斯承下车。

    裴斯承说:“你在外面等爸爸,爸爸会把乔乔给带出来。”

    裴昊昱小脑袋摇的好像拨浪鼓似的:“不要!我也要去接乔乔!你别想把我锁在车里了!”

    裴斯承向来对儿子没有多少耐心,废话一句不多说,直接拎着他的衣领。把好不容易从后车座爬下来的儿子重新丢进了车厢里。干脆利落地锁上了车门。

    裴昊昱扒拉着车窗玻璃。张嘴说着什么话听不清楚。

    不过,小家伙还是很聪明的,直接从自己的小书包里拿出手机来,给爸爸打了个电话,谁知道,爸爸的手机铃声,却是在车厢里面响了起来。

    裴昊昱腮帮子鼓鼓的,扒着车窗,眼睁睁看着老爸越走越远,进了那家上面闪烁着很漂亮的霓虹灯的门,嗷呜了一声,趴在后车座上不动了。

    ………………

    宋予乔对于耍酒疯的华筝真的是疲于应对了,口气也就强硬起来,一拍桌子:“华筝我告诉你,我打过电话了!他说要来了,你还想怎么样?你现在给我在这儿好好坐着!”

    吧台里面的调酒师小哥也是愣了一下。刚才看还跟绵羊一个温顺的女人,这么一拍桌子,怎么就变成母老虎了?女人还真是会三十六变,越变越凶残。

    华筝眨了眨眼睛,看了宋予乔两眼,然后呕的一声,就直接一下子冲进人群里去找洗手间吐了。

    还知道找洗手间去吐,说明还没有醉成一滩烂泥。

    宋予乔也没有跟过去,端着华筝没有喝完的那个酒杯,看着里面透明的液体,心里乱成了一团麻。

    华筝刚刚离开的空位,有一个人走过来。

    宋予乔说:“很抱歉,这里有……”

    接下来的话就不用说了,因为这个人是裴斯承。

    裴斯承扣了扣吧台,叫了一杯酒。

    宋予乔侧了侧身,本能地想要距离裴斯承远一点,说:“华筝去洗手间吐了,等一会儿她出来,一会儿你把她送走。”

    裴斯承忽然一下子靠近了,撑起手臂在宋予乔脸侧,膝盖直接就抵着宋予乔的腿,说:“张嘴,我闻闻是不是喝酒了。”

    宋予乔脸上一红,直接一巴掌拍上裴斯承的脑门把他推开:“你能不能注意点!这是公共场合不是你家。”

    裴斯承接过调酒师递过来的酒,眸光映着酒光,“那一会儿去我家?”

    宋予乔别开了脸。

    过了一会儿,两人都没有等到华筝回来,宋予乔就去了一趟女洗手间,发现华筝已经醉倒在马桶边了,头发乱七八糟地盖着眼睛,宋予乔走过去推了推华筝,说:“裴斯承来了,在外面呢。”

    华筝只是动了动手指头,压根一丁点的反应都没有。

    宋予乔一个人力气也是小,就先在洗手间内清了清场,让裴斯承过来帮忙把华筝给拖了出去。

    裴斯承半拖半拽着华筝,把车钥匙扔给宋予乔让她去开车。

    宋予乔刚刚解了锁,后车门就开了,直接从里面滚落下来一个黑色的物体,她惊愕地后退一步,完全是吓到了。

    “裴小火?”

    裴昊昱正眯着眼睛学僵尸一跳一跳的往前蹦,听见宋予乔的声音顿时睁开眼睛,萎靡的小脸顿时精神了。

    “乔乔!”

    然后,裴昊昱就开始拉着宋予乔控诉父亲的罪行,俗称打小报告。

    “他就把我一个人关在车里,黑乎乎的,刚才有两个黑影在我车窗外面晃悠,还从车窗往里面看,我刚开始怕的一动不动,不敢抬头,后来我就想啊,老师说了世界上是没有鬼的,都是人心里有鬼,然后我一抬头,啊,看见一个无头僵尸!眼睛是两个洞,什么都看不见……”

    小家伙看见宋予乔果真是很高兴,在后面手舞足蹈地比划着,还没有发觉到其实自己已经编的远离了正常轨道。

    裴斯承刚刚要了一杯酒,只喝了一点点,但是避免这个时间查酒驾,还是宋予乔开的车。

    华筝的父母最近正在闹冷战,母亲回到唐家住了,华筝向来是母亲那一边的,也就跟着母亲回到了唐家,这一次开车也是把华筝送到唐家。

    唐家门口。

    唐家的人,宋予乔除了见到过唐伯母几次,还有就是唐七少,晚上实在不好意思麻烦唐伯母,而唐七少又去新婚度蜜月了,她一时间不知道该给谁打电话,便求助的看向裴斯承。

    裴斯承打开车门,直接把华筝拉出去,对宋予乔说:“你留在车里。”

    华筝软绵绵地挂在裴斯承身上,任由裴斯承带着她往前走,无力的抱着裴斯承的肩膀。

    等过了前面一个树影,裴斯承按响了唐家的大门,回头对华筝说:“醒了就别装了。”

    华筝听了,眼睫毛先是颤了颤,然后才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

    她刚才吐了之后,已经从醉的一塌糊涂的情况下醒来了,裴斯承架着她往外走的时候,她故意没有吭声,谁知道裴斯承早就看出来了。

    管家已经过来打开了大门,但是华筝却没有进去,直接绕过去拦住裴斯承的去路:“裴斯承!我今天就要你一个准话,你到底给不给我这个机会,我缠了你三年,我也已经累了。”

    裴斯承说:“华筝,你是唐七的表妹,就是我的表妹,这句话我明确地说过很多次,你该谈一场恋爱,可是对象并不该是我。”

    “为什么不能是你?!”华筝向前走了一步,可能真的是酒精残留的作用,她的头有一些晕,抓着裴斯承的胳膊,“你难道就不能给我一个机会吗?从开始你一直在拒绝,不是说了女追男隔层纱么,你就不能跟我试一下么?我会把裴昊昱当成是自己的孩子看待,我不会在意的。”

    “但是,裴昊昱的妈妈在意。”

    裴斯承这一句话,让华筝彻底沉默了。

    她忘记了,还有裴昊昱的亲生妈妈这样一个存在。

    “什么意思,你是找到那个夏楚楚了,是么?”华筝已经松开了裴斯承的手臂。

    裴斯承点了点头,说:“华筝,感情的事情,有时候是没有办法强求的,也是要分先来后到,要看缘分的,如果三年前我先遇到了你,而不是六年前先遇到了夏楚楚,可能就和现在不一样了,也有可能什么都不会改变,不过现在,事情就是这样,摆在台面上,要你去清晰的认识。”

    华筝没有说话,不过眼睛里已经含了泪花,蓄满了眼眶,就是倔强的不肯流下来。

    裴斯承继续说:“我在读大学的时候,情感教授曾经告诉过我一个定论,一段感情,如果超过三个月没有得到对方的一丁点回应,基本上就可以判处无期徒刑了,如果超过一年没有得到回应,那就可以判处死刑了。”

    “那按照你这种说法,那你呢?你就能找她五年?”

    裴斯承淡淡一笑:“五年前,我就已经被判了无期了。”

    华筝没有听明白裴斯承的话,以为这也是时间上的问题,三年比不上五年,就问:“那如果我再等你两年呢?”

    裴斯承摇头:“没有可能,华筝,你是个聪明的姑娘,别再自欺欺人了,我以前就不止一次的告诉过你,爱情,不是你想,我就愿意给的。”

    这是这三年前,裴斯承对华筝说过的话说的最多的一次,他想要借这一次的机会,将华筝心里的那一点的萌芽,彻底掐断。是因为,华筝是宋予乔的好朋友,他不想要宋予乔夹在其中难堪。

    华筝狠狠地掐了自己一把,指甲掐进手心里,站的笔挺,不让自己泪水的最后屏障决堤,但是声音却已经带了哭腔:“我知道了,你走吧。”

    裴斯承转身,没有半分犹豫地抬步离开。

    现在只要表现出多一分的留恋,华筝解脱出来的伤害就会多一分。

    等裴斯承转过前面的树影,再也看不见的时候,华筝眼中的泪水才开始滂沱。

    她崩溃的大哭,甚至蹲下来,抱住自己的双腿,将脸埋在腿间。

    或许,三年真的是一个坎儿,之前裴斯承也毫不留情地拒绝过她,她都忍了下来,甚至能豪言放出去,说:“我华筝追不到你裴斯承誓不为人!”然后,风风火火的跟父亲母亲吵了一架,说要去国外留学,但是当时父亲给她联系的是欧洲的一所名校,她不,非要去加拿大,非要去温哥华,又临时改了签证。当时母亲送她去机场,还问她,你觉得这样值得不值得。

    三年前的华筝,看着头顶呼啸而过的飞机,握紧了拳头,说:“我觉得值得。”

    在温哥华的那三年里,华筝从语言不通,到能够流利的说英语,学会自己洗衣服,自己做饭,将自己浑身的那种所谓的千金小姐的脾性全部剔除,一年适应之后,她甚至都有点不太认识自己了。

    那个时候,华筝将靠近裴斯承身边的女人,狠狠地奚落一番,然后自诩为裴斯承的女友,虽然裴斯承每每听到这个称呼,都会皱眉纠正,她自己依旧叫的不亦乐乎。

    三年之后的现在,回到家里,父母因为她的事情吵架,就连一直很疼她的表哥都出面劝她。

    她不信,凭什么,她不甘心!三年难道就没有一丁点回报吗?她不信!

    但是到现在,还能够理直气壮地说“我不信”了么。

    华筝承认,不得不承认,裴斯承说的对,爱情,不是你想,我就愿意给的。

    从始至终,裴斯承都没有给过她一丁点幻想,如果说到拒绝,他绝对是不止一次拒绝华筝,不拖泥带水的完全拒绝,他没有想要耽误她,她知道。

    但是到现在,还是耽误了三年。

    华筝忽然想起了宋予乔,她的婚姻,也是三年为期,终于对叶泽南失去了所有耐心,曾经有过的眷恋,也都如同在天空的云烟一样,被风吹散了。

    身后,一个人逐渐走近,脚步很轻,踩在草地上,根本没有任何声响。

    “筝筝。”

    华筝忽然一下子站起身来,转身抱住了唐母,把脸埋在母亲的肩膀上:“妈……”

    唐母抚着女儿的后背:“哭出来就好了。”

    这条路当初是华筝自己选的,爱错了人,就注定要多走弯路。

    ………………

    走过前面灌木丛遮掩的路,裴斯承看见车前,一大一小两个身影,正在玩儿猜拳。

    裴斯承停下了脚步,站在树影下,点了一支烟,烟气熏撩,他只是在最初的时候抽了一口,然后任由指间的香烟灰烬飘洒下来,目光注视着车前正在等待的身影。

    宋予乔一边应付裴昊昱跟他玩儿猜拳,一边不停地向路这边看。

    裴斯承勾起唇角,真不知道这个女人实在担心他还是在担心华筝。

    最后一次猜拳,裴昊昱的石头赢了宋予乔的剪刀,他扭着屁股哈哈大笑:“乔乔你竟然又输了……”

    在石头剪刀布的猜拳里,宋予乔不知道是中了邪还是怎么样,十次有九次都是输,以前和姐姐宋疏影玩儿这个往脸上贴纸条,最后全都是她脸上贴了一脸的纸条,而宋疏影脸上一个小纸片都没有。

    裴昊昱是属狗鼻子的,第一时间就闻见了烟味,然后转过来,开始找:“我爸爸回来了。”

    宋予乔很诧异,问:“你怎么知道的?”

    裴昊昱皱了皱鼻子,说:“我闻到烟味了啊。”

    果真,裴昊昱这句话刚说完,裴斯承就从树影里走了出来,宋予乔有些讪讪,不知道他在那里站着看了多久。台亩欢血。

    裴斯承掐了烟走过来,开了车门:“我来开车。”

    宋予乔没有说什么,裴斯承刚刚在酒吧里也只是喝了一点酒,现在酒气早就散了。

    上了车,裴昊昱开始跟老爸显摆:“刚刚我跟乔乔石头剪刀布,赢了乔乔……十次啊。”

    裴斯承这个时候表现的特别慈父,还问了一句:“一共玩儿了几次啊?”

    裴昊昱叹了一口气,“一共才十次,我竟然就赢了十次。”

    宋予乔:“……”

    裴斯承转过身来,对儿子说:“你信不信,我事先告诉乔乔要出什么,你就绝对赢不了她。”

    裴昊昱立即瞪大了眼睛:“怎么会?!”

    裴斯承挑眉:“你不信?”

    裴昊昱摇头:“不信!”

    宋予乔觉得很无语,她自己都还没有说什么话,这父子两个就她的猜拳技巧和幸运度就开始你一句我一句了。

    裴斯承直接凑过来,勾手拉过宋予乔的肩膀,凑到宋予乔的耳边,用唇轻轻碰了一下她的耳垂,然后飞快地错身离开,对自己儿子说:“我告诉乔乔,她会出剪刀。”

    宋予乔:“……”

    你说了什么我没有听到啊,你不就是又趁机偷吻了我一下吗?

    然后,因为裴斯承的这句话,裴昊昱就纠结了。

    老爸嘴里从来都没有实话,他肯定对乔乔说的不是出剪刀,不是出剪刀的话那就是石头和布,如果乔乔出石头,他出布就可以赢了乔乔,如果乔乔出布,他出剪刀就可以赢了乔乔,好复杂的问题,他竟然想通了!

    裴昊昱小脑袋瓜里,瞬间已经转了好几个圈,最后决定出布,因为刚刚赢的乔乔那十次里,有八次都是出布赢了乔乔。

    “好了,我想好了,开始吧!”

    宋予乔侧眼看了一眼裴斯承,用眼神询问。

    裴斯承笑了笑:“我说过了,剪刀。”

    裴昊昱在心里狠狠地鄙视老爸,竟然还用这招声东击西,他早就识破诡计了啊哈哈哈。

    但是……

    “石头剪刀布”之后……

    却真的是宋予乔出了剪刀……

    裴昊昱傻眼了:“你怎么出了剪刀啊?”

    小家伙输了的表情有点不爽,宋予乔说:“你爸爸说的让我出剪刀。”

    裴斯承挂档踩下油门,说了一句:“真听话。”

    宋予乔:“……”

    裴昊昱:“……”

    三个人都没有吃饭,宋予乔说她回家吃就可以了,然后父子两人异口同声地说:“回我家吃吧。”

    裴昊昱看着老爸,心里愤愤不平:为什么要学我说话,好不爽!

    最后,父子两人完全不顾宋予乔的意见,决定先去春风街买那一家的臭豆腐,然后回到家让乔乔做蛋炒饭吃,如果再能做个紫菜汤就更好了。

    宋予乔:“……”我的意见呢?

    但是,三个人都没有想到,在春风街买臭豆腐的时候,会碰上裴老太太……还有裴临峰。

    ………………

    裴老太太因为被两个儿子抛弃了,自己搬着小板凳神伤了一会儿,等到老头子回来了之后,先是添油加醋地告了两个儿子一状。

    裴临峰说:“你就叫了张政委家的孙女儿一个?”

    裴老太太点头,一副理应如此的模样:“是啊,有什么问题吗?”

    裴临峰沉默了三秒钟,说:“……没问题。”

    不过,裴老太太看起来还是兴致不高的样子,在书房里,一会儿进来摸摸砚台,一会儿出去吃个梨,一会儿再进来找本书看。

    裴临峰实在是忍不住了,问:“你还想干嘛?”

    裴老太太说:“我想吃臭豆腐!”

    “买。”

    “我想自己去买,看着那个神奇的臭豆腐是怎么做出来的。”

    裴临峰说:“让小李备车。”

    裴老太太说:“我想要你跟我一起去,好东西要分享嘛,反正你在书房里也是闲着没事情做。”

    裴临峰皱眉:“明天有个会,我要写发言稿,你想吃就让小李开着车送你过去。”

    裴老太太不愿意了,转身往外走的时候,还刻意大声说:“两个儿子不孝顺,现在连老头子都移情别恋了,没有爱了,只剩下我这个老太婆,买个臭豆腐都没有人陪……”

    裴临峰:“……”

    所以,在自己老伴儿给扣上“移情别恋”的这顶帽子之前,裴临峰还是陪着老伴儿去买传说中“神奇的臭豆腐”。

    ………………

    春风街的这家老字号的臭豆腐店,已经开了将近十年了,在最近两年内,才开始引进全国各地不同的臭豆腐的做法,你想吃中原的臭豆腐,这里有,想吃南方的臭豆腐,这里有,虽然万变不离其宗,但是因为酱料不同,味道还是有些许差异的。

    裴斯承开车到春风街街口,是一条小胡同,车子开不进去,他就把车停在路边。

    裴昊昱十分善解人意地说:“爸爸,你在车里等着,我跟乔乔去买臭豆腐!”

    裴斯承挑眉。

    裴昊昱说:“你已经上班一天了,很累了,我是一个孝顺的儿子!”

    其实,裴昊昱的言下之意就是:你要是不让我去,就是在让我不用孝顺你!那我以后都不会听你的话了,就跟你不听爷爷的话一样。

    宋予乔说:“我带着小火去就行了,你不用跟着。”

    裴昊昱小心脏跳的扑通扑通的,直接打开了车门先爬了下去,然后像是一个小绅士一样给宋予乔打开车门。

    宋予乔一条腿刚伸下去,车前裴斯承就叫住了她,她扭过头来:“什么?”

    裴斯承将自己的钱包递过来:“看着买。”

    裴昊昱看着老爸手里的钱包,顿时好像皮球一样泄了气,果然啊果然,没有钱果真是不行,回到家看看自己的小猪存钱罐里面还有多少钱。

    不过,宋予乔依旧是没有接。

    她没有道理拿裴斯承的钱包,再说了,两份臭豆腐她还是能付得起的。

    裴斯承看着自己儿子拉着宋予乔蹦跶着进了接道,熄了火,摇下车窗来。

    不过一会儿,从路尽头缓缓驶过来一辆军牌照的车,裴斯承看着十分眼熟。

    车门打开,首先下来的是裴临峰,然后是裴老太太。

    裴斯承抚了抚额,抽了一支烟。

    如果在这种情况下撞见,到底是好事还是好事呢?

    一支烟抽完,裴斯承下车,径直走进街道里。

    ………………

    店里人很多,大部分是打包走的,因为房子是老旧的,里面空间不够,只有为数不多的几张桌子。

    裴昊昱很兴奋,巴拉巴拉说了一大堆想要吃什么。

    宋予乔从自己的钱夹里抽出一张二十块钱的,说:“这二十块钱你自己买,吃多少买多少,好么?”

    裴昊昱点头,然后就挤到人群中去排队了。

    宋予乔靠后站了站,在距离裴昊昱不远的地方,既能够看得到,又能保持一定的距离。

    不过,裴昊昱做的很好,他在一个阿姨前面站着,在阿姨拎着手里的菜没有办法拿钱的时候,还特意伸手帮这个阿姨拿了一下菜。

    不得不说,裴斯承将裴昊昱养的很好,尽管有一些细小的地方是男人粗心照顾不到的,但是小孩子就应该培养这种自立的能力。

    正在想着,后面有一个声音打断了宋予乔的思绪。

    “哎呀,是你啊。”

    宋予乔转过身来,就看见了上一次在裴斯承家里遇见的那个保姆阿姨。

    裴老太太脸上笑的好像一朵花似的,因为老头子跟着她来买臭豆腐了,虽然一路上都是一张臭脸,而且还嫌这里面人多不进来,不过她要求不高,已经心满意足了,就询问宋予乔这里的臭豆腐哪一种好吃。

    宋予乔指着上面的牌子说:“原味买的人比较多,主要是调味料。”

    裴老太太听了,就喜滋滋的去排队了。

    但是,宋予乔再向队伍里看,已经不见了裴昊昱。

    转眼的工夫,那小家伙呢?

    宋予乔刚向前走了一步,就被扯了一下衣服。

    裴昊昱站在她后面,说:“走啦乔乔,快点!”

    宋予乔问:“买好了?”

    裴昊昱点了点头,顺道抚了抚自己的小心肝,刚才那可是他奶奶啊,要是在这里遇见了就了不得了,老爸可是交代过的,乔乔的身份是要保密的。

    但是,裴昊昱一定是没有想到,在里面躲过了奶奶,到外面还有爷爷。

    为什么有一种天网恢恢的赶脚。

    ………………

    裴斯承沿着街道走到店面外面,不无意外地看到了裴临峰。

    裴临峰刚刚从店面转身想要上车,就看见了自己儿子。

    裴斯承走过去,先叫了一声爸。

    裴临峰眉峰一挑,“嗯”了一声,问:“来这儿干什么来了?”

    裴斯承说:“等老婆孩子。”

    裴临峰:“……”

    裴斯承和大儿子裴聿白不一样,裴聿白在初中就已经成了小混混,打架斗殴喝酒把妹,让裴临峰这个做父亲的伤透了脑筋。但是裴斯承不一样,从小他就表现的是一个乖乖学生,不打架不闹事儿,还去部队里面练了两年,但是一出国,秉性就全都露出来了,这两年来越来越不服管教,好像他的青春期没有叛逆了,到现在终于要补回来一样。

    “你从哪儿来的老婆?!”裴临峰气的胡子都翘了起来。

    裴斯承从口袋里拿出一包烟来,给裴临峰递过去:“先抽根烟,消消火。”

    裴临峰:“……”

    裴临峰又要发火,从店门里就出来了两个人,一个小孩拉着一个大人,前面那个就是他的孙子,后面跟着一个女人。

    裴昊昱这个鬼灵精的小家伙,一眼就看出爸爸和爷爷之间有硝烟,正想要拉着乔乔逃之夭夭的时候,只听爷爷叫了他一声:“裴昊昱,过来!”

    宋予乔自然也是听见了这个声音,顺着声音向那个方向看了一眼,才看见裴斯承也在。

    裴昊昱拉着宋予乔走过去,先叫了一声“爷爷!”

    真是跟他爸爸一个德性。

    裴临峰低头看了一眼现在吃的跟个小肉球一样的孙子,目光落在宋予乔身上。

    宋予乔在电视上曾经见到过这个人,因为之前查过裴斯承的背景,也被周海棠这个追星族科普过,也就知道,眼前的这位就是昔日的首长,裴斯承的父亲。

    她想了想,虽然眼前的这位首长已经退休了,还是称呼他为:“首长好。”

    “嗯。”裴临峰听了这个称呼,原本正好暴怒的火气,刚刚好就被压了下来,他打量了一下眼前的这个女人,长得倒是挺素净的,穿着打扮也很简单大方,不是原先找上门的那些花里胡哨的花蝴蝶。

    裴斯承说:“爸,如果没什么事儿,我们就先走了,昊昱还没有吃饭。”

    裴昊昱一听老爸这话,立即捂着肚子,用嘴咕噜了一声,拉着宋予乔往前拽:“乔乔,我们走吧。”

    宋予乔对裴临峰这个老首长还是心存敬畏的,急忙说:“首长再见。”

    裴临峰抖了抖胡子,说:“……再见。”眼看着自己儿子也要走,他喊了一声:“老三你先给我站住。”

    裴斯承停住脚步,把车钥匙给宋予乔,说:“在车上等我。”

    “你这是奔着结婚去的?”裴临峰郑重其事地问。

    裴斯承点头。

    裴临峰也不是那些不开明的家长,毕竟裴斯承年龄也不小了,两个儿子先解决了一个是一个,“既然你喜欢,只要是家世清白的姑娘,什么时候带着她来家里吃吃饭,如果你们真是真心实意的,挑个时间,见见彼此家长,把事情给定下来。”

    其实,裴斯承特别想要问一句:您的外孙媳妇儿算不算家世清白。

    但是,裴斯承现在必须要顾及到宋予乔的感受,完全揭开这层面纱,必须是在宋予乔跟叶泽南离婚之后。

    “再说吧。”

    “你这混小子是想要玩玩呢?你都三十多了,你想拖到猴年马月去结了婚啊!”裴临峰一听裴斯承这种敷衍的口气,直接将裴斯承刚刚递给他的烟盒给砸了过去。

    裴斯承十分从容地从地上捡起烟盒来,转身看见从店里出来,正一脸喜色的裴老太太,还打了个招呼叫了一声“妈”。

    裴老太太问老头子:“儿子怎么在这儿?”

    裴临峰转身上了车:“店里没看见一个女人领着孙子么?以后不用给老三介绍对象了。”

    裴老太太回忆了一下,刚才店里人挤人,哪里顾得上看小萝卜头了,不过,老三真是有了女朋友了?

    瞒的真是够严实的,她这个当妈的都不知道,哎,靠谁都不如靠自己。

    裴老太太当晚回到家里,就翻出来以前找裴临峰“外遇”的时候私家侦探的电话,打了一个电话过去:“是,我有点事情想要调查清楚……”

    ………………

    车上,裴昊昱一个人在后座吃臭豆腐吃的十分开心,还一边吃一边玩iPad上的游戏,游戏偶尔发出滴滴滴的喇叭声——“恭喜,闯关成功”。

    而坐在前面的宋予乔,一直沉默的看着车窗外飞快而过的景物,心里想刚刚裴斯承是怎样解释她的身份的,想要开口问,不过又不知道该如何开口,这种问题一问出来,裴斯承肯定又是要对她戏谑一番的。

    忽然手机震动,宋予乔从包里拿出手机来,是姐姐宋疏影打来的电话。

    电话一接通,那边就是一句话:“又准备夜不归宿了么?”

    宋予乔:“姐,你说哪儿去了,我晚上……加了一会儿班,马上就回去。”

    “跟我都学会撒谎了是不是?”宋疏影说,“你上网看看去,照片都曝出来了,我先不挂线,你看看我刚发给你的那个网址的新闻。”

    宋予乔点开姐姐给发过来的新闻,顿时就惊呆了。

    上面题头的大标题是“潜规则夺标”,下面副标题是“小公司巧用美人计,嘉格高层被蛊惑”。

    这用词……

    宋予乔脑袋嗡的一下,因为下面第一章照片的清晰大图,就是那天在那个死贵死贵的第一府吃饭的时候,意外落水之后,裴斯承把她从水里抱上来的场景!
(快捷键 ←) 上一章 加书架 目录 投推荐 下一章 (快捷键 →)

推荐:青春荷尔蒙 分手妻约 超级学生 拽丫头惹上酷总裁 很纯很萌哒 我的漂亮同桌 老子是富二代 女王凯旋 匹夫无罪 情深如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