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 都市言情 > 曾想盛装嫁给你
曾想盛装嫁给你 / 桑榆未晚

85 这是告白么 (钻石加更)

    更衣室里只有一盏闪烁着柔和灯光的壁灯,灯光不是很亮,微弱,和门板相对的一面落地镜里。清晰地照出此刻相拥的两人。

    裴斯承的手依旧搭在宋予乔腰后,透过一层薄薄的礼服布料,能够感受到略高的温度。他眼里有笑意,指尖好像是弹钢琴一样,在她的腰背上轻点。

    宋予乔愕然,挣扎了一下想要甩掉裴斯承的手,怒视着他:“裴斯承,这是女更衣间!”

    外面还站着张梦琳和华筝,他也真敢。

    “今天很漂亮。”

    裴斯承微微俯身,仍旧用及其暧昧的姿势,将宋予乔禁锢在身后的门板上,屈膝向前,隔在宋予乔的双腿间。

    宋予乔完全慌乱了,她也是女人,喜欢别人的赞美,但是绝对不是这个时候!据对不是在这件狭窄的更衣间里。和一个男人面对面的时候。

    她曲起双臂撑在裴斯承的胸前。推拒。又不敢大声说话,万一外面的华筝和张梦琳听见了怎么办。

    裴斯承实在是长了一张让女人们心动的俊脸,特别是在用这样的姿势,在这种灯光下,用这样温柔缱绻的眼神,看着宋予乔的时候。

    她觉得自己快要守不住了,就要沦陷了。

    “裴斯承,你听我说,你和我根本就不可能,你看,我是被宋家赶出来的女儿,现在只不过是挣一份工资的小职员,先不说我,我朋友华筝,喜欢了你三年……”

    “她喜欢我我就必须要喜欢她么?那我也喜欢你,你是不是必须要喜欢我?”裴斯承靠近了。薄薄的呼吸拂在宋予乔面上。

    “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你的感情世界我不想插手,也不是我能插手的,我只是在说我,我们只是工作上上下级的关系开始认识的,你是我的客户,我必须要对你有应该有的恭……”宋予乔感觉到裴斯承的手正在沿着她的背向上游移,压低声音吼了一句:“裴斯承!”

    “嗯,我在听。”裴斯承不紧不慢地触碰到宋予乔的后脖颈,温柔的气息拂在耳边。

    宋予乔觉得自己浑身的血液都在逆流,然后飞速地冲上头顶,浑身都是燥热的感觉,她强迫自己现在要有理智,尽管再开口,声音已经有点发抖了,声线不稳,带了勾人的微微喘息:“裴、裴斯承,你先住手……我不是不可以和你开始,我可以,你要给我时间……”

    裴斯承问:“要多久?”

    “我会尽快恢复,如果你要具体的时间,我也说不准,你也知道,我已经经历了一段失败的感情,经历了一段算是失败的婚姻,我还没有做好准备,接受一段完全新的感情,我现在必须要为自己的未来负责,所以不能随随便便投入新的感情进去……而且,我现在还没有离婚,”宋予乔感觉到裴斯承手掌心的温度越来越灼烫,心急火燎地说,“裴斯承,你这是打算当男小三么?”

    说着说着,宋予乔抬高了声音,直到最后一句,完全是用的质问的口吻。

    然而,裴斯承却轻笑出声,忽然俯身,单手扣着宋予乔的腰,一手覆在她的后脖颈,轻轻摩挲,额头相抵,宋予乔根本就不敢乱动。

    “乔乔,我发现我真的喜欢上你了。”

    在这样的一个逼仄的空间里,气温已经在逐渐升高,好像已经凭空见外部的声音完全隔离开了,只剩下这两个人,这两个额头相抵,身体相偎的人。

    这是告白么?

    宋予乔之前也曾经受到过裴斯承的调戏暧昧,但是,这样直接说出来,却是……第一次。

    她咬着下嘴唇,刚刚吐出一个音节:“我……”

    以吻封缄。

    突如其来的吻,落在宋予乔的唇上,柔软的四瓣唇,紧紧相贴。

    她对裴斯承的吻,不排斥不讨厌,甚至还有心动的感觉,虽然只是微弱的悸动。

    “不要紧,那些事情都交给我去办。”

    他的吻,不是一开始就狂风暴雨攻城略地,而是缓缓地,款款地,用舌尖带着你起舞,柔软的唇贴着,摩挲,做只有最爱的人之间才有的亲密的事情,到情动的时候,会不由得去迎合,唇齿间津液交换,也没有一点反感的感觉。

    不由得,宋予乔完全不受控制,伸手勾住了裴斯承的脖颈。

    裴斯承的手,已经将宋予乔系脖的蝴蝶结解开,胸衣露出,他的手指开始在她裸露在外的肩头上四处点燃火花。

    呼吸相闻,宋予乔觉得,这样的吻,已经完全点燃了她内心最原始的欲望。

    而就在此时,外面华筝的声音传了过来:“予乔,你还没有好么?”

    宋予乔一下子从温存中惊醒了,只是一瞬间。

    她一下子推开了身前的裴斯承,脸上晕着不正常的绯红,发丝有些微乱,身上的礼服裙半褪,裸露在外的皮肤热气散去,触碰到空气微凉。

    “灯怎么灭了?”华筝的声音就隔着一层门板,啪啪啪把镜面长廊的灯打开,说,“予乔,你好了快点出来给我看看,还有几套衣服呢。”

    宋予乔已经平复了自己的呼吸,拉着礼服裙挡住身体,冲门外说:“好,我马上好。”

    裴斯承后退一步,抱起手臂来看着宋予乔。

    宋予乔脖子后的丝带被裴斯陈解开了,现在因为有些慌乱,系了很久都没有系好。

    裴斯承轻声说:“你转过去。”

    宋予乔说:“不用,我自己会……”

    不由分说,裴斯承已经伸出手臂来,绕过宋予乔的肩膀,手指若有似无地轻触宋予乔光洁的脖颈。

    按理来说,宋予乔已经习惯了裴斯承这种不容反抗的脾性,但是,她还是会心尖上打颤,有一丝微疼。

    系好了丝带,宋予乔慌忙拉开更衣室的门,匆匆走了出去,没有再回头看一眼。

    离开更衣室,才感觉到脸上的热气散了一些。

    而此时此刻,在更衣室外的镜面长廊外,张梦琳又从外面进来了。

    华筝皱着眉:“你又来干什么?”

    “外面没有裴斯承!我刚刚出去找了一圈,肯定还是在你的店里。”

    其实华筝也觉得疑惑,刚刚和张梦琳就吵了一架,结果转眼裴斯承就不见了。

    “怎么,我还能把他藏起来吗?你以为我跟你一样不择手段啊!我是光明正大的追,追的到是我的本事,追不到我认了,别污蔑我会用像你似的用那些下三滥的手段,”华筝说,“你以为裴斯承真看得上你么,你以为裴家的门槛是那么好进的么?就算不是我,也轮不到你。”

    眼看着又要吵起来,张梦琳看见从更衣室里走出来的宋予乔,穿着一件粉色的礼服裙,不禁眼前一亮,说:“我就要这件礼服!”

    华筝直接向前一步挡住张梦琳的目光:“这是我的作品,你想要?你要的起么?”

    张梦琳说:“你要多少钱?”

    华筝说:“三百万!”

    张梦琳气的嘴都歪了:“你还不如去抢!一块烂布就要三百万!”

    “烂布?烂布你还想要呢,也不知道是谁没有眼光。”华筝冷哼了一声。

    黎北在礼服店外面的车上,接到自己老板的电话之后,在礼服店外做了一分钟的深呼吸,然后才推门进来,看见指着鼻子骂的张梦琳,在心里给自己打了打气。

    如果老板这一次再不给他加工资,他自己都看不下去了。

    应付张梦琳和华筝两个人,是需要勇气的。

    但是,英明神武的老板都已经沦落到躲女更衣间了,他这个特助应付两个正在撕逼的女人算什么问题。

    这样想着,黎北就雄赳赳气昂昂地进了店门。

    “那个……”黎北清了清嗓子,“张小姐,老板刚才临时有一个紧急会议,看您和华小姐两个人相谈甚欢,就没有打扰,现在他让我过来,送您回家,顺便问一下礼服是否选好了。”

    真是编的一手好谎话啊。

    对着镜子的宋予乔,心脏正在扑通扑通地剧烈跳动。

    张梦琳指了指宋予乔:“我就要她身上穿的那件礼服!”

    “嗯,好,我会向老板回复。”

    黎北说的十分礼貌,但是心里恨不得直接大声说“买!想要什么买!买了赶紧走人!”

    张梦琳斜睨了华筝一眼,扭着腰出去了。

    华筝直接追出去,冲张梦琳喊道:“我告诉你,没有三百万你别想拿得走那件礼服!”

    然后,不到一个小时之后,网上就开始疯传一条八卦小道消息了。

    ——“裴斯承三百万为Celine定制生日礼服”。

    有时候,八卦消息就是这样流出去的,华筝肯定后悔这么多了一句嘴,让张梦琳在微博热门榜又嘚瑟了一周。

    总算是送走了张梦琳这个瘟神,华筝也没有心思让宋予乔给她当模特了,索性就改天约了个时间,让宋予乔进去去把衣服换掉,然后去酒吧。

    宋予乔这才想到,自己的衣服还在刚刚那个更衣室里。

    她走近那个更衣室的时候都有点战战兢兢,想到推开隔间的门,里面就有一双黑漆漆的眼睛望着她,她就不禁打个寒颤。

    但是衣服总是要拿回来的。

    宋予乔闭了闭眼睛,推开了更衣室的门。

    裴斯承倚靠在更衣间的镜面上,一手插兜,一手正在把玩着手里的手机,看见宋予乔进来,眸光一闪,挑了挑眉。

    “我来拿衣服。”

    裴斯承顺手就将挂在墙上挂钩的衣服为宋予乔取了下来,递过去。宋予乔伸手去拿,裴斯承又故意戏弄她收回手来,让宋予乔抓了个空。

    宋予乔:“……”

    有时候,宋予乔真是搞不懂,哪一个才是真正的裴斯承,有时候幼稚有时候腹黑,有时候对你关心呵护备至,有时候又好像流氓似的对她上下其手。这人好像有千面,每一面都让人捉摸不透。

    宋予乔在临关上门之前,犹豫了一下,转过头来问了一句:“你要怎么出去?”

    裴斯承淡淡一笑:“跟你一起出去,可以么?”

    宋予乔气结,没有半分犹豫地关上更衣室的门,到另外一个更衣室去换衣服了。

    ………………

    beloved酒吧里。

    这个晚上,宋予乔陪着华筝来买醉,基本是华筝一杯接着一杯灌酒,她在一边劝着,把一些想要过来搭讪的夜店男统统赶走。

    灯光旖旎,整个酒吧里的音乐声和喧闹声,都在宣告着这样的夜生活,才刚刚开始。

    宋予乔挡开一个头发染成五颜六色的男的递过来的一杯酒,直接拒绝:“对不起先生,不需要。”

    这个男的却没有走,说:“那美女你想要喝什么,你来点,我买单。”

    “我说过不用了,”宋予乔皱眉,她最是讨厌这种穿的流里流气的男的,不务正业的小青年一样,“你没有看出来么?我们是一对,这是我女朋友。”

    这男的一下子站起来,走的时候还愤愤地留下一句“不知道去同志酒吧,在这儿恶心人呢。”

    宋予乔没有多余的心思管那些男的,只照顾华筝就够让她应接不暇了。

    华筝已经喝多了,拉着宋予乔说:“你知不知道,我第一次见他的时候,是跟着我表哥去参加一个酒会,他一个人站在落地窗前,我就走过去,端给他一杯香槟,我问他要不要喝,他笑着对我说了一声谢谢,这是第一次见,第二次就是在学校里,他作为客座教授去代替上了两节课……后来第三次就是在这个酒吧里,我刚开始来的时候,还不知道这是他开的酒吧,只觉得这个酒吧名字取的很好听,beloved,宠爱,后来他跟我说过,这个酒吧就是为了找回一个女人,我知道,就是给他生儿子的那个女人,我就是不甘心……后来还有很多次……其实从一开始我就知道他有个儿子,三年前他回温哥华去,我就追着他到温哥华……”

    华筝一边说一边哭,还一边往嘴里灌酒。

    宋予乔听的心里难受,想要从她的手里把酒杯抢过来,“华筝,你真不能喝了!”

    华筝任由宋予乔把酒杯拿走,自己直接拿起酒瓶往嘴里倒,擦了擦嘴,“予乔,你怎么成了三个了?不对,五个,你什么时候会玩儿分身术了啊……”

    说着,华筝自己就打了个酒嗝,然后开始傻笑,“予乔,你现在把裴斯承给我叫来,我要跟他说清楚,我已经拖了三年了,我必须把这事儿说清楚……”

    这一瞬间,宋予乔觉得华筝其实没有醉,她的神智还是清醒的。

    华筝催促:“你快点给裴斯承打电话啊!你不打那我自己打。”

    华筝自己说着,就要去拿自己的包里的手机,结果一下子没有坐稳,从卡座上摔了下来,吓的宋予乔赶忙从地上扶起她:“你安安稳稳坐着!听到没!我给你打!”

    ………………

    裴老太太晚上很想孙子,就让裴斯承带着孙子来吃饭。

    裴斯承从学校里接到裴昊昱,裴昊昱一听要去奶奶家里,立刻警觉了起来:“爸爸,你不要想着这一次再把我一个人留在奶奶家,我要寸步不离的粘着你。”

    在路上,裴昊昱问:“今天都有谁去奶奶家里吃饭呀?我那个大姑姑去不去?”

    裴斯承说:“为什么这么问?”

    裴昊昱坐在座椅上,扳着自己的手指头玩儿,“我觉得我大姑姑不喜欢我,上一次在奶奶家的保姆要抱我的时候,她就特别严厉地说,自己没有长腿不会走路吗,要别人抱。”这句话倒是模仿的惟妙惟肖的,小家伙一个人在后面摇头晃脑,“其实我也不喜欢她,所以没关系,我们扯平了,所以我不会伤心的。”

    这一次,明面上说是老太太想孙子了,实际上,是老太太在家里给安排了一个相亲宴,把张政委家的孙女儿给叫了过来,说:“今儿就是你挑人,一会儿我们家老大老三都回来,你看中了哪个,私底下跟我说,我这两个儿子,都是不错的。”

    王婆卖瓜还自卖自夸呢,更何况这是她两个亲儿子。

    裴聿白是先回来的,一进门,看见在沙发上坐着个女人,片刻没有停留,直接调头出了门。

    裴老太太在身后追:“老大你给我回来!”

    但是,老太太一双老寒腿哪儿追的上大儿子健步如飞,没两步就被甩的老远了。

    裴聿白到停车库取车的时候,裴斯承刚刚带着裴昊昱从车上下来。

    “大伯伯!”

    裴昊昱离的老远就看见了裴聿白,直接跑过去抱大伯伯的大腿:“骑大马,骑大马!”

    这是裴昊昱最喜欢裴聿白的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因为裴聿白会让他骑在自己脖子上或者是肩膀上,但是他爸爸裴斯承从来都没有过。

    裴斯承将车钥匙收起来,看着大哥这也是去而复返的样子,已经猜到了,问:“又是相亲?”

    裴聿白把裴昊昱抱起来,放在肩膀上,说:“人家一个女人相我们兄弟两个。”

    裴斯承:“……”台节亩号。

    所以,裴斯承索性连家门都没有进,直接走人。

    一直在家里等的裴老太太很心塞,在外面转悠了一圈,把张政委的孙女儿先打发走了,拿出来三儿子家里找出来的那根女人头发,往自己的头发上比了比长短,然后搬了裴昊昱的小板凳坐在门口,心里在唱:北风那个吹啊,雪花那个飘啊,心塞啊……
(快捷键 ←) 上一章 加书架 目录 投推荐 下一章 (快捷键 →)

推荐:青春荷尔蒙 分手妻约 超级学生 拽丫头惹上酷总裁 很纯很萌哒 我的漂亮同桌 老子是富二代 女王凯旋 匹夫无罪 情深如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