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 都市言情 > 曾想盛装嫁给你
曾想盛装嫁给你 / 桑榆未晚

84 保姆阿姨和送外卖的

    事情总是这样阴差阳错,宋予乔今天上班原本穿的是职业装的,但是下午在为郑青搬他的那一套专业设备的时候,米白色的职业装上染上了墨水。基本上不能见人了。索性就换上了自己的T恤短裤,在郑青车上有一顶鸭舌帽,顺手就拿来戴了,正好遮住现在额头上的伤,现在结了痂很丑。

    爱美之心还是人皆有之的。

    然后,宋予乔就被裴老太太认成了送外卖的。

    裴老太太以为是自己三儿子付过钱了。就直接拿过外卖袋子,一句话没多说,反手把门给关上了。

    宋予乔摸了摸鼻子上的灰,转身离开。

    反正东西送到了就好。

    刚向前走了两步,门里面的裴老太太又一下子打开了门,“哎姑娘,忘了给你钱了。多少钱?”

    宋予乔一愣,摆手说:“不用钱。”

    裴老太太心里一下子乐了。

    这多好的一姑娘啊,竟然送货上门还不要钱,这样的姑娘眼光一定是不错的。

    “哎姑娘你等等。”

    宋予乔站住脚步,转身,用询问的目光看着裴老太太。

    裴老太太走过来,直接来拉宋予乔的手,说:“你帮我个忙。”

    “什么忙?”

    “你先进来。”

    然后,宋予乔就被这个“保姆阿姨”稀里糊涂地给拉进了屋。

    “你是九零后吧?”

    宋予乔点头。

    刚刚擦了个边,应该是吧。

    裴老太太从自己的包里拿出一个iPad,递到宋予乔面前,打开了某宝的购物车,“你帮我看看,这几件衣服我穿哪个好看?”她指着上面的几条裙子,兀自往下说着,“我已经问过了我家老头子的意见。回头我再问问我家儿子和孙子的意见,几个年代就齐了。”

    可以上演年代秀了。

    这个“保姆阿姨”这么热情,刚刚拿过iPad的时候,宋予乔差点以为是推销保险的。

    浏览器上开着十几个界面,宋予乔一一看过去,不禁蹙了眉,这些衣服又都不是一种。有雪纺衣有亚麻衣,有刺绣的裙子还有直筒的裤子,不是同类型的衣服,应该怎么选?

    “都好看。”宋予乔说。

    裴老太太心花怒放啊,这可是九零后的眼光啊,自己真的是能追赶上潮流了。

    “都好看我也不能都买啊,最多买……”老太太向天花板上看了一眼,下狠了心,“买三件?”

    宋予乔:“……”

    “那五件吧,不能再多了,”裴老太太叹了一口气,“我家老头子不让我上网购物了,上一次一下子买了一个箱子的衣服,他说我再买这么多,就直接把我扔给某宝当客服……”

    裴老太太向前凑了凑,压低声音说:“这次是偷偷瞒着我老头子出来买的,让他知道了要剁手的。”

    宋予乔以为,“保姆阿姨”老头子不让她买衣服,是怕花钱,所以,就选了这十几件衣服里,最便宜的五件。

    裴老太太对这个姑娘印象不错,就想要让她用她的眼光,既然来了,选衣服也是选,选人也是选,帮自己筛选一下给大儿子和三儿子挑的相亲对象。

    “哎?不是在这个文件夹,在哪儿呢?”

    裴老太太都快抓耳挠腮了。

    宋予乔问:“文件夹叫什么名字?”

    “相亲。”

    宋予乔就在搜索一栏,直接输入相亲,找到了这个相亲的文件夹。

    裴老太太眼光一亮:“这么神奇!”

    宋予乔:“……”

    不过,裴老太太刚刚点开第一张照片,宋予乔的手机就响了,是郑青打来的电话。

    宋予乔接通了之后,看了一眼身边的“保姆阿姨”,将手机换了个方向,“郑总。”

    郑青说:“两个小时了!我都要下班了,你什么时候给我把车开回来?”

    宋予乔说:“我马上就到,再给我十分钟时间。”

    挂断电话,宋予乔就向裴老太太解释说必须要走了,工作上的事情比较忙。

    裴老太太特别体谅,说:“我明白,都是无良老板嘛,我知道干你们这一行的。”

    临走时还顺手从电视机上拿了二十块钱塞给了宋予乔:“给你的小费。”

    宋予乔推辞不要,裴老太太硬塞给她。估吗丸号。

    反正是儿子家里的钱,家里这么乱七八糟的也是有好处的,不知道从哪儿就能翻出来一张钞票拿来买人情。

    送宋予乔到门口,裴老太太说:“我记一下你电话吧,以后我好照顾你生意,给你拉拉提成。”

    宋予乔一愣。

    这位“保姆阿姨”要照顾自己……什么生意?

    裴老太太已经拿出手机来了,看宋予乔愣着,催促道“快报手机号啊,我给你打过去。”

    宋予乔走后,裴老太太回到屋子里,喜滋滋地将那五件衣服给付了钱,转过头去看放在茶几上的外卖袋子。

    裴三这是叫的什么外卖?

    袋子里里面是一个圆的纸盒,闻起来臭烘烘的,往里面一看,是臭豆腐?!儿子和孙子竟然会吃这种垃圾食品?!家里没有一个女人操持着,还真是不让人放心啊。

    不过看起来不错哎。

    自从到了C市来之后,还没有吃过几次臭豆腐哎。

    要不要尝一块。

    好哒,一共有十块,她只吃一块,尝尝鲜。

    ………………

    晚上,等裴斯承带着儿子回到家里,刚刚打开门,就接到了裴老太太打来的电话。

    “儿子,刚才妈去你家拿了拿睡衣,正好碰见个送外卖的,那个……臭豆腐,就吃了两块。”

    裴斯承动作微微滞顿了一下,挑眉,“嗯”了一声,一手拿着手机,一边弯腰换鞋。

    裴老太太在电话那头笑了几声:“嘿嘿,把那家卖臭豆腐的地址给妈发过来,味道还不错,嘿嘿嘿。”

    其实,裴老太太挂了电话才回过神来,她直接给那个送外卖的姑娘打电话就好了啊,顺便还能约一下下次见面的时间。

    裴昊昱这边一进门就闻见味道了,他就是属狗鼻子的。

    茶几上放着一个小圆盒子,他兴冲冲地跑过去,竟然是臭豆腐!

    “为什么只剩了半块臭豆腐!”

    裴小火小盆友赶在老爸过来之前,把仅剩的半块臭豆腐吞进了肚子里,还擦了擦嘴。

    裴斯承拿起空盒子,看了一眼上面印的标志,在网上搜了一个详细地址,地址给裴老太太发了过去。

    ……………………

    宋予乔开着车回到公司,向上看了一眼,写字楼上的灯已经全灭了,郑青站在公司门口,正在来回踱步。

    一入夜,这块商业中心就陷入了沉寂中,一条街上除了路灯有些寂寥的灯光,将被大厦割裂的一小块区域,削弱了微弱星光。

    “不好意思,”宋予乔停车,“我刚刚找路耽误了点儿时间。”

    宋予乔解安全带下车,有一瞬间好像看到郑青看她的眼神透着点古怪,不过郑青马上就走了过来,说:“东西都买到了么?”

    “都买到了,”宋予乔从自己的钱包里拿出来一张购物券和几张零钱,“还没有用完。”

    “给你当跑路费了,”郑青说,“上车,我先开车送你回去。”

    “金水小区,麻烦了。”

    郑青这个人挺能活跃,所以一路上没有冷场。

    “你在这儿买的房子?”等到了小区门口,郑青把头探出车窗来看了一眼。

    “不是买的,是租的房。”

    “这个地带的房子不算便宜,一个月没有五千块钱的租金下不来。”

    宋予乔听了不禁一愣。

    但是,她的房租每个月只有两千五,而且那个房东还说让他女儿每个月来住两天,给她减去二百块钱的租金,不过已经住了有几个月的时间了,不仅房东的女儿连根毛都没有看见,就连房东也没有再出现了。

    有点奇怪。

    郑青问:“你是不是认识房东?”

    宋予乔摇了摇头,她是在中介看的房子,从哪里能认识房东。

    下了车,跟郑青告别,宋予乔走到楼下,刚好碰上刚刚从楼上下来的韩瑾瑜。

    韩瑾瑜一张脸冷若冰霜,身后跟着两个人亦步亦趋,好像裹挟着一阵冰冷肃杀之气,从黑暗中走出来,转脸才注意到站在旁边的宋予乔。

    “韩、韩哥晚上好。”宋予乔舌头有点打结。

    韩瑾瑜听到宋予乔这一声,实在是忍不住笑了,摇了摇头:“予乔,下班了?”

    宋予乔点头,见韩瑾瑜盯着自己手里的外卖袋子看,直接就伸出手来,“这是我外面买的臭豆腐,味道不错,韩哥你尝尝。”

    “是给你姐姐买的?”韩瑾瑜说,“我要是抢了你给她买的东西,恐怕又要发脾气了吧。”

    “不会,”宋予乔说,“我明天再给姐姐买。”

    说了两句话,前面已经有车缓缓驶过来,韩瑾瑜接过宋予乔递过来的袋子,说:“我先走了,明后天会比较忙,可能没有办法来这里了。”

    宋予乔立即保证:“我一定会照顾好我姐的,你放心好了。”

    韩瑾瑜点头,转身上了车。

    宋予乔看着车缓缓开走,转了个弯消失在郁郁葱葱的四季青后面,才长长呼出了一口气,转身上了楼。

    为什么她觉得韩瑾瑜这个人很可怕,浑身的肃杀气,但是姐姐宋疏影却完全不怕他。

    ………………

    在工作的闲暇时间,能和好友一起吃顿饭是最好不过的了。

    从上一次在酒吧喝醉了之后,宋予乔已经有十几天没有见过华筝了,又因为公司里的设计实在是忙人,没有时间去联系华筝。

    直到这天早上,宋予乔刚刚从睡梦中醒来,摸来手机看时间,就看到了一条银行发来的提示短信。

    提示说,有一比来自海外的收入。

    宋予乔想到这就是上一次她办了一个账户,路路说了要汇过来的一比钱。她也没有多想,只是看了一眼,就重新闭上了眼睛,但是在三秒钟之后,又猛的睁开了眼睛,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

    刚才那个数字后面是几个零?!

    宋予乔拿过手机确认了一下,马上就给路路挂了个国际长途,只不过那边没有人接通,最后直接转到的语音信箱。

    宋予乔对着电话里说:“路路,看到我留言马上给我回电话,我有要紧事。”

    将手机放在一边,宋予乔在床上坐了好大一会儿,想起那个几百万的金额,就觉得自己的那个银行账户太不安全了,就给华筝打了个电话,在中午约了个时间一起吃饭。

    华筝听宋予乔说了之后倒是不以为意:“路路那个人你又不是不知道,那个时候去澳大利亚不就是跟着一个男人走了么,那个男人是个美籍富商,分手费、精神损失费什么的,钱肯定不会是少了的。”

    “但是她为什么要把钱转给我呢?”

    华筝也有点疑惑,摇了摇头:“按理说她自己开个账户就行了……不过,也有可能她是不想让别人知道这笔钱,而且她不是要回国么。”

    宋予乔怎么想心里都觉得忐忑,想着一会儿路过银行的时候,看看能有什么办法能升级一下账户安全性能。

    跟华筝说话,总是三句话离不了裴斯承。

    不过,现在宋予乔当真是不想提到裴斯承,一提到他,好像就用羽毛的硬实的尖端,戳到了内心某个柔软的位置。

    华筝说:“张梦琳那个小贱人昨天晚上发了一条微博,还@了一下我,顿时我就涨了很多黑粉。”

    宋予乔一边细嚼慢咽,一边听华筝说话。

    “你知道那条微博她说的什么?她说裴斯承正在给她筹备八月份她的十八岁生日宴会,请了什么知名的设计师,珠宝首饰是谁给定制的,谁的十八岁生日有她过的那么恶心啊,这才五月份,要筹备三个月啊,”华筝说,“最恶心的你知道她@我什么?想让我给她设计那天要穿的礼服!这人真是不知道羞耻,我跟她关系好么?让我给她设计礼服,直接给她围一块破布让她上街算了。我今天早上已经上网雇了一些水军,专门在她的微博下面跟她那些脑残粉掐架,各种刷。”

    宋予乔有点无语地看着华筝:“你真是闲的没事情做了。”

    “对,我就是闲,闲的快要发毛了,你不说我都给忘了,”华筝说,“我有一款设计的礼服刚刚做好,你今天下了班过来找我一趟,你给我当当模特。”

    “你团队里那么多人,找不出人来当模特了?”宋予乔抽出纸巾来拭了一下嘴角,说,“下个星期就要交嘉格的单子,这几天加班晚上估计抽不出时间来。”

    “嘉格?”华筝说,“你不早说啊,我表哥跟嘉格的高层很熟啊,加什么班,直接把合约给你们就行了。”

    宋予乔本来以为华筝就是说说而已的,结果下午正在和郑青商量设计稿需要改动的地方,戴琳卡就把郑青和宋予乔两人叫到了办公室。

    “嘉格的人已经打来电话了,说咱们已经内定录取了,现在可以直接着手和导演组洽谈关于选秀活动的事情了。”

    郑青:“……”

    宋予乔:“……”

    两人一时间都好像石化了一样,大眼瞪小眼。

    戴琳卡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确实是事出突然了一些,不过你们今天最起码可以轻松了。予乔,你明后天就个嘉格的负责人联系一下,和他商量一下具体的工作时间流程表,写一份工作计划给我。”

    宋予乔已经从石化状态中首先回过神来,说:“好。”

    ………………

    这一次拿到合约的单子,也算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因为郑青对自己的设计很有信心,现在也不过就是省去了一个步骤而已。

    但是,这一次入选的全都是比较强的广告公司,自己广告设计不错,并不代表别人的广告设计就拿不出手。

    宋予乔觉得,如果不是华筝那边找过她表哥唐七少了,这一次的结局,恐怕还不一定花落谁家。

    然后就说下班之后要去彻夜狂欢,庆祝拿到单子的这个好消息。

    但是宋予乔又是需要提早离开,狂欢活动就从今天晚上挪到了明天晚上。

    “你们去就行了,不用等我。”宋予乔有点过意不去,本来小李连包厢都已经订好了。

    大家纷纷表示,明天再聚也是一样,人齐了才好。

    宋予乔平时在办公室的人缘还算是不错,不过她不知道,有多少是真心有多少是假意,毕竟她的身份在办公室里已经传开了,风言风语的不少,平时对她呼来换取要她复印材料冲咖啡的也几乎上没有了,见了面都是笑脸相迎,就算是偶尔分神做错了事情,也十分宽容的笑笑。

    果真是不看僧面看佛面么?

    宋予乔在心里冷笑了一下,周五如果还等不到叶泽南的电话,她就要去找律师了。

    ………………

    华筝准时准点的来接宋予乔,就去了礼服店。

    这一次华筝设计的是一件小礼服,粉色的,上面是系脖的设计,在裙摆外有三层纱,颜色渐变,最外面是一层欧根纱,很有垂感。

    “我不是十七八的小姑娘了,这种颜色我可穿不出去。”

    华筝把礼服往宋予乔手里一塞,就往她往试衣间里走:“没有让你穿出去,你就帮我穿一下,看看效果。”

    宋予乔想要拒绝都没来得及,真不知道华筝怎么这一次这么热衷让她当模特。

    华筝说:“你不知道现在请一个模特有多贵了,余下来的那些钱还不如我去请你吃一顿海鲜呢。以前路路都说了,你的身材就是黄金比例嘛,这么好的身材整天裹职业装里面白搭了,你要是当模特,一准儿把张梦琳那个小贱人给气死。”

    宋予乔刚刚进了更衣室,这边就来了两个不速之客。

    有些人还真是不能提,说谁就谁到。

    华筝眯了眯眼睛。

    又是张梦琳!还真是阴魂不散地跟在裴斯承身边。

    张梦琳看见华筝的一瞬间倒是没有太惊讶,倒是表现的特别大度的走过来,“华筝姐姐啊,你也在选礼服吗?”

    华筝冷笑道:“这个店是我的,我是设计师,这里有百分之八十的礼服都是我设计的。”

    张梦琳其实早就知道,现在却故作惊讶:“是吗,华筝姐姐你真是优秀啊。”

    华筝真想要把张梦琳脸上这种虚伪的笑给打掉,什么叫优秀,用得着这么咬着舌头说出来吗?直接就让她抖落了一身的鸡皮疙瘩。但是现下还是要说的好声好气,“再优秀也没有你优秀,你是演员嘛,当然是什么时候想演什么就演什么了,比如说分分钟在舞台上演个脱衣舞娘什么的,简直高大上。”

    张梦琳现在最讨厌的就是别人拿她在电影里的那个身份来当话柄,因为自从电影上映之后,在网上她竟然被评为最烂女二,甚至有人攻击她是票房毒药。

    她是模特出身,又不是科班的演员,做人不要这么苛刻啊,已经比上一部电影有很大的进步了。

    张梦琳又想要开口反击的时候,那边裴斯承忽然叫住了她:“Celine,过来看看这套礼服怎么样?”

    “嗯,姐夫,哪一套啊?”

    张梦琳语气马上变了,故意把这句话说的字正腔圆,好让华筝在后面干瞪眼。

    这一次是她专门去裴氏大厦去找了裴斯承,才终于把裴斯承请来了,陪着她来看生日宴会当天穿的礼服。

    裴斯承挑的是一件雪青色的礼服裙,颜色很漂亮,是露背式的,张梦琳心里欣喜,叫后面的华筝:“华筝姐姐,你过来给我们介绍一下呀,这礼服不是你设计的么,是什么布料?”

    华筝真是气不打一处来。

    这是她的店,现在张梦琳竟然还想要她去招待她?!简直是妄想。

    “你给我出去!”华筝直接过去劈手将张梦琳手里的礼服裙夺下来,说,就将她往外推,“这里不欢迎你,你给我出去。”

    张梦琳“哎哟”了一声,好像华筝刚才真的是撞到她的似的,“有你这么做生意的吗?来者都是客,这点道理都不懂还开什么店。”

    “我是设计师,我是店主,我有权力决定我到底接待谁不接待谁,哪怕我明天就关门大吉呢,管你什么事啊!我就看你这张脸不顺眼,以后我就在这店门口贴张告示牌:张梦琳和狗不得入内。”

    “你……”

    张梦琳的嘴皮子始终是没有华筝那么利落,不过两句话的工夫,高低已经分晓了。

    就在这两人争吵的过程中,裴斯承向前走了两步,目光所及,正好在一面侧的落地镜前,看到了一个刚刚从更衣间走出来的靓丽身影。

    一排更衣间外面,相当于是一个镜面长廊,四面八方全都是镜子,头顶的天花板上也是镜子,可以让试穿衣服的人,三百六十度看到自己试穿礼服的模样。

    宋予乔刚刚在更衣间就听到外面有响动,不过并没有在意,等到换好了衣服从更衣间出来,才注意到,外面和华筝在争吵的是张梦琳。

    那现在自己就不要出去找不痛快了,而且还穿着这么一件粉嫩的小礼服裙。

    礼服裙不长,只堪堪达到大腿的位置,系脖的位置是两根丝带,宋予乔刚刚在脖子后打了一个蝴蝶结,穿着粉色的衣服,果然心里的少女心就开始膨胀了,好像一下子年轻了五岁。

    不过,再好看也要换下来,华筝现在肯定也是没有心情看她的礼服了,宋予乔刚刚想要转身进更衣室,头顶的灯就灭了。

    镜廊上的这个灯不是声控灯,宋予乔明明白白地听见,是咔啪咔啪咔啪关掉了电灯开关,绝对不是电灯灯泡或者是电力的问题。

    黑暗中,她感到身后一个人在一步一步走近,当温热的气息就到达面前的时候,宋予乔压低声音问了一句:“谁?”

    她的声线有一些微微颤抖,竟然是抑制不住的胆颤。

    紧接着,一双手扶上了她的腰身:“是我。”

    然后,轻轻的用力,宋予乔就被带进了更衣室里,隔间的门在身后锁上,宋予乔的背靠在门板上。
(快捷键 ←) 上一章 加书架 目录 投推荐 下一章 (快捷键 →)

推荐:青春荷尔蒙 分手妻约 超级学生 拽丫头惹上酷总裁 很纯很萌哒 我的漂亮同桌 老子是富二代 女王凯旋 匹夫无罪 情深如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