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 都市言情 > 曾想盛装嫁给你
曾想盛装嫁给你 / 桑榆未晚

83 如此“美味”

    金水小区。

    宋予乔敲门,来开门的宋疏影看着她这一身旗袍,吓了一跳:“你这是去拍戏去了?”

    宋予乔苦笑了一下:“拍了一场落水的戏。”

    而且还鸳鸯浴了一把。

    她回到自己的卧室换了衣服,旗袍叠起来装进袋子里。想着什么时候去还给裴斯承。但是内衣……内衣就不还了吧。如果可以的话,她宁愿折合成现金把钱给他,但是裴斯承肯定是不会收的。

    宋疏影一看妹妹就是一副疲乏的样子,直接就把她按坐在沙发上,说:“你想吃什么?姐去给你做。”

    宋予乔其实在心里打了个问号,你会做面?她一向认为。宋疏影的手不是拿着手术刀就是拿着画笔的,别说做饭,可能连调味料都分不清楚,上一次差点把厨房烧掉的经历还是心有余悸。

    不过也实在是累了,也没有强求,歪倒在沙发上,想要闭目养神。结果没一会儿就睡着了。

    最后,是被一阵手机铃声给吵醒的。

    宋予乔急忙就摸放在茶几下面的手机,没有看手机屏幕就按下了接通键,懒洋洋地问了一声:“喂。”

    “乔乔,是我!”

    裴昊昱的声音从听筒传过来,宋予乔一下子就清醒了,从沙发上坐了起来。

    “乔乔,我快饿死了,我爸爸现在还没有回来……”裴昊昱在心里默念了三句:我是一个好孩子,这只是善意的谎言。然后接着说,“我给爸爸打电话他没有接,给你打电话,打了十几个,你也没有接……乔乔你是不是不喜欢我了?”

    “没有啊,阿姨一直很喜欢小火的。”

    “那你怎么刚才不接我电话?”

    宋予乔顿了顿,“阿姨刚才在忙。没有看手机,不好意思啊小火。”

    裴昊昱一颗心放在了肚子里,看看,乔乔果真还是最喜欢我的。

    “乔乔,你过来给我做饭吧,我快饿晕了,我现在在地上趴着你给打电话。手机都拿不稳了。”

    宋予乔说:“那你等一下,我马上给你爸爸打电话……”

    “那如果我爸爸不接电话呢?”裴昊昱带有某种目的的问。

    宋予乔顿了顿:“那我就给你去做饭。”

    ………………

    裴昊昱挂断了宋予乔的电话,急急忙忙下了楼,刚刚到了客厅就开始叫:“爸爸,乔乔要给你打电话了,你千万不要接啊!”

    裴斯承挑眉,看着跟个球似的滚过来的儿子,明知故问:“为什么?”

    裴昊昱跑的有点气喘吁吁,扶着自己的膝盖,上气不接下气地说:“乔乔说了,如果你不接她的电话,她就来给我做饭!”

    裴斯承没有回答,正低头看着手机,果然,宋予乔的电话就进来了。

    裴昊昱赶忙就上去看,裴斯承把手机举高,眼看着手指就要触动屏幕接通电话了,裴昊昱喊了一声:“爸爸,你要是不接,乔乔给我做的饭我分你一半!”

    裴斯承看着儿子。

    裴昊昱瞪大眼睛:看我一双真挚的大眼!

    裴斯承把手机放在桌上,等到手机不震了,都没有接通。

    裴昊昱松了一口气,说:“不过我有个条件,我现在长身体,我吃的要比你吃得多!所以你要让着我!”

    ………………

    宋予乔联系不到裴斯承,也怕小家伙真的一个人在家出了什么事情,就急急忙忙想要换衣服下楼。

    宋疏影从厨房里走出来:“又哪儿去?”

    宋予乔说:“有一个小孩子他一个人在家,没有人给做饭,我联系不到他家长,我得去看看。”

    宋疏影抓住宋予乔的胳膊:“我什么时候改行当老师了?老师都没有你这么尽职尽责的。”

    这件事情,宋疏影前两天听二姨说了,说是在学校里面遇见宋予乔,就拉着一个一年级的小男孩,看足球赛。

    宋疏影说:“这么晚了你又没吃饭,累成这样儿跑来跑去干什么,正好鸡蛋面我做的多了,我去拿出保温桶让保镖给那个人送去,你把地址给我。”

    宋予乔也是一时间慌张,再加上白天用脑过度,晚上又被冷湖水泡了,脑瓜仁疼,也没有多想,直接就把华苑裴斯承家的地址报上了,宋疏影在心里暗自记下了这个地址,将锅里的鸡蛋面盛了一半,叫保镖拎着保温桶去送到华苑去。

    “去一个就行了,”宋疏影看这两个保镖好像是想要同时转身离开,说,“又不是什么活动必须要出双入对。”

    保镖大哥在心里说:我只是想要找个地方继续蹲着,大半夜在外面走廊上杵着,要吓死个人的。

    ………………

    等保镖大哥按照地址送货上门的时候,是裴小火小盆友过来开门的,一开门看见是一个穿着黑衣戴墨镜的人,顿时瞪大了眼睛。

    保镖低下头,看了一眼这个小矮个,把保温桶向前一伸。

    裴昊昱向后退了一步。

    这是什么?

    难道是炸弹吗?

    这个黑衣大叔难道就是传说中的恐怖分子吗?

    但是,裴昊昱十分镇定,说:“我告诉你,我爸爸是警察,我爸爸能一颗子弹打死十个人,比那些抗日神剧都要神,你要是再不走,我就要喊我爸爸了,我数到三哦,一、二……”

    保镖大哥:“……”

    他直接将保温壶放在了地上,然后十分酷地转身离开,留给裴昊昱一个英俊潇洒的背影。

    裴昊昱还冲那个消失在走廊上的黑影叫了两声:“喂,大叔,你的炸弹不要了呀?”

    他把这个粉红色的保温桶拿进来,放在地上研究了一会儿,自言自语地嘟囔着:“好像没有什么危险。”然后就抱着保温桶去了餐厅。估役余技。

    宋予乔刚好给裴昊昱打过来一个电话:“阿姨做好了西红柿鸡蛋面让一个叔叔给你送过去了,收到了么?”

    那边宋予乔也是在宋疏影接到了保镖的回话之后才给裴昊昱打的电话,告知一下,避免小家伙不认人。

    裴昊昱说:“收到啦!我还以为那个大叔是恐怖分子呢!”

    虽然乔乔没有来,有点小遗憾,但是乔乔做的好吃的美味来了也很好啦。

    在餐桌上,已经放了两个碗,一个是裴昊昱经常吃饭用的小碗,一个是大人用的大腕。

    裴昊昱看了两眼,然后将自己面前的小碗和裴斯承面前的大碗调换了一下顺序,然后打开了保温壶的盖子。

    顿时,一股淡淡的、烧焦的味道伴着面香扑鼻而来。

    裴昊昱站在椅子上,从上向下看了一眼里面的面,“咦”了一声,不是西红柿鸡蛋面吗?为什么是黑色的?难道改成黑胡椒牛肉面啦?

    也不错啦,只要是乔乔做的他都爱!

    不过,裴斯承已经看出来不对劲了,这么黑乎乎的一团面,是宋予乔做的面?

    他直接站起身来,拿着手机走到了阳台上。

    裴昊昱很兴奋,老爸不给他抢食了,好得很。

    但是……

    一口面吃进嘴里,一张粉嫩嫩的小脸顿时就皱成了一朵喇叭花。

    ………………

    宋予乔接到裴斯承的电话的时候,刚刚看到姐姐做、的、面。

    “姐,这是什么东西?!”

    宋疏影说:“刚从网上学了做,第一次下厨,将就将就。”

    宋予乔看着手机屏幕上显示的裴小火的名字,欲哭无泪了,这种东西自己吃吃就行了,她竟然还拿去送人了!怎么跟小家伙解释?

    反正怎么都是一刀,宋予乔拿着手机上了阳台。

    宋疏影看着宋予乔的背影,已经给韩瑾瑜发过去一条信息:“帮我查一下这个地址住的是什么人。”

    阳台上,夜风有些幽凉。

    宋予乔接通电话,说:“小火,不好意思,阿姨刚才给你端错面了,不是那个面,你如果现在还没有吃饭,阿姨现在就过去给你做……”

    但是,听筒里没有声音。

    “小火?”

    “我们都没有吃饭。”

    裴斯承的声音陡然从听筒里传出来,宋予乔有些愕然了,但是这一次她比较镇定,没有像上一次一样,直接吓了一跳把手机扔了。

    “裴斯承?”

    这个男人真的是无处不在。

    “来吧,我等着你。”

    宋予乔:“……”

    不过,这个晚上,宋予乔还是没有过去,既然裴斯承已经到家了,怎么都饿不到小家伙了。

    宋予乔第二天起了个大早,先是蒸了米饭,然后做了肉松的寿司,给姐姐留了一半,另外满满的摆了二十一个,用塑料的饭盒包起来,就去了一实小,站在门口等着小家伙。

    ………………

    裴昊昱原本今天是不想起床的,每天都要去上学,都要起床,好烦人啊。

    裴斯承跟他可没有那么多耐心,直接撂下一句:“那就让乔乔在学校门口一直等着你吧,等不到你,她可就走了。”

    蒙着被子的裴昊昱睁开眼睛,眼珠转了转,但是仍旧是一动不动。

    不会是老爸又在骗人吧。

    竖着耳朵听外面的动静,一点声音也没有,不会是老爸走了吧?

    裴昊昱想了一会儿,宁可信其有,还是不要错过任何一次机会,就把被子掀了,自己的房间里已经没了老爸的身影,他就直接跳下床,没有穿拖鞋,跑到门口叫了一声:“爸爸,我起床了啊!”

    半个小时后,裴斯承开车送裴昊昱去学校。

    在一实小前面一条路拐弯的地方,停下了车,裴斯承指着前面学校门口拐角的地方:“看见乔乔了么?”

    裴昊昱已经打开车门从座位上溜了下来,连书包都没有背,直接就跑了过去:“乔乔,乔乔!”

    宋予乔一直在看时间,眼看着八点钟就到了,难道她来晚了,小家伙已经进学校了?

    听见叫声,她转过身,就看见小家伙蹦蹦跳跳地跑过来,一张脸笑的阳光灿烂好像一朵太阳花。

    宋予乔蹲下身来,裴昊昱一下子就撞进了她怀里。

    “吃饭了么?阿姨给你带了好吃的东西。”

    裴昊昱眼睛发光:“什么好吃的?是寿司!”

    “补偿给小火,昨天晚上的面是阿姨的错。”宋予乔解释道。

    裴昊昱直接用竹签子插了一个寿司塞进嘴里,嘟囔不清地说:“没关系,我一点都没怪你……”

    小家伙一口气吃了七个寿司,然后就着宋予乔准备的水喝了好几口,听校园里面响起了准备的铃声,他急急忙忙就又拿了一个寿司塞进嘴里。

    “慢点吃。”

    裴昊昱今天穿着一身黑色的小西装,头发还偷偷抹了老爸的定型水,额头上翘起来一个尖,他自己觉得美的很,往学校里跑之前还特意给宋予乔显摆了显摆:“乔乔你看我今天的衣服!看看我的发型!”

    “小帅哥。”宋予乔刮了裴昊昱的小鼻头一下,“在学校要听老师的话哦。”

    裴昊昱心里的粉红色泡泡又开始膨胀了,心底有两个小人在猖狂的狞笑着:哈哈哈,乔乔夸我小帅哥!我是小帅哥!

    裴斯承看儿子跟宋予乔也算是温馨的够了,才拿着裴昊昱的书包从车上下来:“去上学吧。”

    “嗯!”

    裴昊昱从恶魔小霸王,立刻化身成为乖乖好学生,背上书包不紧不慢地向学校里走去,后面不远处,从妈妈自行车后座下来的慕小冬喊了一声:“裴昊昱!”

    小家伙转身,就看见慕小冬提着书包,衣服袖子是歪的,扣子还系错了一颗,真是磕碜。

    慕小冬说:“迟到了迟到了!快点啊!”

    裴昊昱提着手里的寿司盒,开始显摆:“你是不是起床晚了啊?没吃饭吧?饿了吧?”

    裴昊昱每问一个问题,慕小冬就摇摇头。

    最后,裴昊昱说:“乔乔给我做了寿司,一会儿你乖乖让我抄作业,我就给你吃。”

    慕小冬揉了揉鼻子:“你怎么又没写作业啊?”

    裴昊昱:“什么叫‘又’?!我已经写了三次作业了好吗?还想不想吃寿司了!”

    宋予乔看着裴昊昱和一个小伙伴一同走进学校大门里,才转身,发觉到裴斯承此刻就站在她身边,靠的很近,她下意识地就要向后退一步,说:“裴总,如果没什么事……”

    裴斯承直接伸手握住了宋予乔的胳膊:“一起吃早餐吧,别说不,我知道你一定是没有吃。”

    宋予乔也不知道裴斯承为什么会这样了解她,不过确实是的,早上醒来就开始忙着蒸米饭做寿司,做好的寿司给姐姐留了一半,给小家伙带来了一半,自己确实是没有吃什么东西。

    “我没有吃也不必要非要陪你去吃啊。”宋予乔说。

    她现在也已经看透了裴斯承这种登徒子的嘴脸,也可能是彼此熟悉了,说话也不再那么恭谨了,该带刺儿的时候就带刺儿。

    裴斯承说:“我没有要你陪我吃啊,我陪你去吃好不好?”

    这种口吻……

    宋予乔怎么听都觉得别扭,根本就是哄小孩子的口气。

    “好好说话,你不要用对你儿子说话的口气跟我说话。”

    裴斯承轻笑了一声:“不信你问问裴昊昱,我有没有用过这种口气跟他说过话?我也只有对你这么哄着的。”

    宋予乔:“……”

    宋予乔原本只是想要在外面买了东西,边走边吃,但是身边跟了个裴斯承,总是难以想象裴斯承穿着名贵的手工西装,打着领带,却拿着包子豆浆走在大街上吃,那恐怕第二天八卦杂志也要卖到脱销了。

    鉴于裴斯承的身份,宋予乔选了一个中档的早餐店,里面中西餐都有,“你想吃什么?”

    裴斯承顺着宋予乔的目光看过去,口吻略带宠溺,“你吃什么我吃什么。”

    宋予乔默默地别开了脸,索性就要了两份全中式的早餐,粥、茶鸡蛋和灌汤小笼包,她自己选的是燕麦粥,给裴斯承选的是皮蛋瘦肉粥,她记得,上一次在S市的酒店里,裴斯承买上来的早餐就是两份皮蛋粥,所以,应该是喜欢的。

    “就坐在这里吧。”

    因为是早餐时间,早餐店里人很多,环境有点嘈杂,宋予乔就沿着走道,一路走到最后面靠墙的位置,后面有一台立式空调,不过就是在角落里,位置不是太宽敞,原本的四人台成了两人台,好在安静。

    “嗯。”

    裴斯承也不发表意见,前面宋予乔说什么他就做什么,只不过一双眼睛基本上都没有离开过宋予乔。

    宋予乔转身去端餐盘,装作没看见。

    餐盘里有餐厅送的一小碟泡菜,宋予乔很喜欢吃,裴斯承问了一句:“喜欢吃泡菜?”

    “还可以,小时候奶奶喜欢自己腌辣白菜,跟这种泡菜的味道还是有区别的,”宋予乔忽然想到了早上做的寿司,说,“其实辣白菜的寿司很好吃,下一次我做给你尝尝。”

    宋予乔说完,才发觉自己刚刚说了些什么,不禁抿了抿嘴唇,刚想要开口,裴斯承已经抢先说道:“好,我等着。”

    ………………

    对于昨天晚上的用餐,戴琳卡在见到宋予乔的时候并没有说什么,这并没有让宋予乔松了一口气,她想是不是需要向戴琳卡解释清楚,不过,初稿提前十个小时交稿,一下子让她忙的像是旋转不停地陀螺。

    创意是已经想好的,还是延用主设计师安娜的一套思路,初稿完成时,距离交稿时间还有不足一个小时,戴琳卡过目之后,就直接发给了嘉格的主管负责人。

    到第二天,戴琳卡忽然接到了嘉格的电话,说初稿已经入选,准备着手第二轮。

    宋予乔听到这个消息有些震惊,虽然这份初稿确实是费用了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她对照以往在一些广告策划中拿到的奖项作品来看,也是分毫不差多少,但是,接到这个通知的时候,说没有喜悦那是不可能的,这是她第一次独立完成一个设计,竟然得以通过入选。

    戴琳卡笑了:“我说你的能力在那放着,一定可以入选,没有说错吧?”

    宋予乔点头。

    戴琳卡说:“下午在嘉格有一个进一步的会议分配,这一次入选的一共有五个公司,广告公司的资料我知道你已经了然于胸了,不过负责人和设计师的资料你再抓紧时间看一下,我已经向总部申请调动主设计师了,这周你先辛苦一下。”

    从戴琳卡的办公室出来,周海棠就直接迎了上来:“怎么样,怎么样?过了没有?”

    宋予乔的目光在后面几个人身上渐次掠过,严肃的脸上忽然绽开一缕微笑,和周海棠击掌:“通过!”

    紧接着,爆发出一阵欢呼声。

    这几天的辛苦努力总算是没有白费力气,就是再苦,在知道结果的一刻,心里也是甜的。

    ………………

    裴斯承下午需要去嘉格参加第二轮的广告设计选评,在嘉格,因为裴聿白的安排,他也就仅仅是陆景重的一个助理,一个打下手的杂务。

    陆景重顿时觉得这是一个烫手山芋,索性下午就直接跟大哥生病告假。

    他自己当然没有打这个电话,而是在浴室里跟老婆杜佳茵鸳鸯浴之后,让杜佳茵给裴聿白打了电话。

    “大哥,我是佳茵,是……小五从昨天晚上就开始高烧了,一直在说胡话……好,谢谢大哥。”

    杜佳茵挂了电话,看了一眼正在和小女儿言言玩儿的不亦乐乎的陆小五,扶了扶酸疼的腰,瞪着陆小五的后脑勺。

    小女儿言言叫:“妈妈抱。”

    杜佳茵走过去向乖女儿伸出手臂,在经过陆小五身后的之后,直接对着他的背轻轻踹了一脚,陆小五猝不及防直接撞翻了花费了一个上午堆好的埃及金字塔。

    ………………

    但是,仍旧在公司的裴斯承,在去嘉格之前,却接到了一个私人电话,是一个陌生号码,却是C市的。

    他接通以后,听筒里传来一个女声:“你好,我是宋疏影。”

    裴斯承和宋疏影两人约在嘉格对面的咖啡馆里,是裴斯承先到的,他早到了十分钟。

    而宋疏影,比约定的时间晚了半个小时。

    裴斯承看着从玻璃门进入,姗姗来迟的宋疏影,已经勾起了唇。

    宋疏影停下脚步,环顾一周,才向裴斯承的方向不紧不慢地走过来。

    她摘下戴着的茶色墨镜,放在桌面上,因为怀孕不能喝咖啡,她索性只点了一杯冰水,连那种所谓的鲜榨果汁都没有点。

    裴斯承问:“宋小姐找我有事?”

    宋疏影上身穿着的是一件珍珠镶嵌的针织衫,蝴蝶袖,手肘撑在桌面上,袖口就向下耷,露出一截雪色手腕:“裴三少一向是干脆利落,我也不跟你兜圈子,你应该知道我的来意。”

    “嗯?”裴斯承故作不解。

    宋疏影端起水杯,放在唇边慢慢啜饮,裴斯承不慌不忙,她比裴斯承更沉得下气。

    她根本就不知道宋予乔前一段时间所说的男老板就是裴斯承,否则她一定不会把宋予乔放出去的。

    僵持了一会儿,裴斯承忽然笑了,说:“我会对宋予乔好。”

    宋疏影抬眼,将水杯放下,挑了挑眼角:“你有个五岁大的儿子。”

    “嗯。”裴斯承听宋疏影这么说,立即就明白了,五年前宋予乔生下孩子的事情,应该还是只有远在加拿大的宋予乔的母亲一个人知晓。

    “你家里,你父亲是二婚娶的你母亲,你大姐现在扮演的是予乔的恶婆婆,你大哥已经快四十了没有结婚,你是五年前带着个儿子从国外回来,你小妹初中就被人逼着去医院去堕胎,有时候,门风不正,不是说出去的,而是受沾染的。”

    宋疏影盯着裴斯承的眼睛,两人视线在空中相撞,没有人先躲开,然后宋疏影将杯中的冰水晃了晃,里面还没有化开的冰块撞击着杯壁发出清脆的叮咚声,“你觉得我该放心把予乔交给你么?”

    裴斯承一笑,却没有回答宋疏影的话,相反换了一个话题:“谢谢你昨晚的面。”

    “客气了。”宋疏影笑了笑,说完这句话,直接拿起墨镜重新戴起来,“麻烦帮我买一下这杯冰水的单。”

    裴斯承点头:“乐意之至。”

    ………………

    宋予乔独自一人到嘉格而开会,因为上一次已经来过一次,这一次熟门熟路,问过前台直接就坐电梯上了会议室里。

    五个入选的广告公司,需要在下周五之前拿出最终的参选方案。

    宋予乔是在座年龄最小的,所以待人用语都非常诚恳,有些人感念觉得她是后起之秀,有些人就有些傲了,你越是表现的卑微,他就越是想要脱掉鞋踩到你的肩膀上去,有的踩到肩膀上还不够,还要踩到你的脸上才肯罢休。

    特别是那种老牌的公司,更是看不惯这种小公司,一个穿着高级定制职业装的女人抬起头来,冷笑:“还不知道是怎么入选的呢?现在也真是世风日下了,有的人就是靠的一张脸,咱们辛辛苦苦好几年打下来的名声,人家靠睡一个晚上就搞定了。”

    在会议室的几个其他广告公司的负责人,也都纷纷看向宋予乔。

    宋予乔五官很清丽,属于越看越好看的那种,在职场上,长得漂亮本就是致命伤,不会有人认为你是靠能力得到的这一切,都是靠睡出来的。

    不过,宋予乔现在却表现的十分淡定,淡然地向说话的女人看过去,只一眼就认出来,这就是那个老牌广告公司的负责人张琪,隶属于C市王牌家族的唐氏企业下。

    宋予乔将面前的笔记本阖上,脸上带着和煦的笑:“张总监,我只知道,有些人就是喜欢看戏当看客说着风凉话,你也是女人,你也应该知道,女人在职场上会有多大的阻力,所以,现在你说的那个人,说不定就是你。”

    张琪根本就没有想到这个初出茅庐的小丫头片子敢跟她回嘴,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宋予乔已经拿着手提包出了门。

    她本是前几天晚上在第一府用餐的时候,见到这个长得跟狐狸精一样的女人就觉得心里不畅快,三位嘉格的高层只来了两位,而且只是见了一面说了没有两句话就走了,后来走的时候,向一个买通了的工作人员询问,才知道是因为一个女人,就是浅语那个跟着来用餐,结果一去不复返的女人。

    旁边有几个跟瑞田公司比较熟的负责人已经说开了,纷纷是向着张琪的。

    不过张琪也没有领情,冷哼了一声拿包走人,谁来这儿不是为了抢这块就要到嘴的肥肉,都是貌合神离。

    ………………

    日子还是一天一天过,只不过宋予乔最近多了一个习惯,她专门去街上的小店里买了一本日历,每过一天,就撕掉一页,告诉自己,这一天已经过去了,只剩下明天,需要战斗的明天!

    公司里派了一个主设计师郑青过来专门负责这个广告的设计与策划,宋予乔心里的负担一下子就卸掉了,顿时轻松了许多。

    郑青是一个很年轻的设计师,才三十岁左右,看了宋予乔的初稿,也是夸赞了一番,宋予乔不知道这人是真心实意的还只是碍于宋予乔的面子,不忍心把她第一次拿出手的作品批驳的一文不值。

    宋予乔第一次见这人的时候,总觉得有哪里看着眼熟,却又实在想不出了。

    “别人都说我长得跟Vincent有几分相似。”郑青说。

    宋予乔把郑青的这句话转述给周海棠之后,周海棠吓的直接摔碎了一个杯子,从抽屉里拿出来上一次宋予乔给陆景重要的那张签名捂在胸口:“别侮辱我的陆小五了好吗?!”

    “什么叫你的,人家都结婚了。”宋予乔毫不留情的戳破周海棠的幻想。

    周海棠说:“就是YY一下嘛,你没有发现吗,陆景重出道十几年到现在退居幕后,居然是零绯闻啊!”

    宋予乔摸了摸鼻子,她对这种事情根本就没有关心在意过。

    不过,现在的宋予乔肯定没有预想到,在两天后,这个从未有过绯闻的昔日天王,会跟她传了一次绯闻。

    ………………

    因为关于广告的应征事出紧急,宋予乔和整个设计团队跟着郑青一起加夜班。

    需要定外卖的时候,郑青说:“我要吃正西路的王家酒酿圆子,春风街的李记臭豆腐,再去沃尔玛给我买两瓶五粮液。”

    宋予乔:“……”

    正西路和春风街一南一北,一个在三环一个在老城区,大晚上的真是折腾人。

    “为什么非要是沃尔玛的五粮液?”

    郑青打开自己的钱夹,说:“我有沃尔玛的购物券。”

    宋予乔:“……”

    跟郑青相处了一天,宋予乔就能看得出来,这个设计师虽然有点怪癖略微奇葩,但是广告创意真的是棒,跟她递上去的初稿比起来,简直就是云泥之别。

    “会开车么?”郑青问。

    宋予乔点头。

    郑青就把车钥匙扔给宋予乔:“开我的车去,车上有导航。”

    宋予乔自诩对C市的路十分熟悉,因为在刚刚入浅语公司的时候,跟着一位前辈去跑业务,第一条就是要背地名,大街小巷全都转遍了。

    不过,这个春风街当真是不好找,终于在一个小巷子里找到了这个让宋予乔开着车多绕了三条路的李记臭豆腐,她当即先要了一份,自己吃了几块,觉得外焦里内很好吃,就多要了两份,一份给姐姐宋疏影,一份正好开车路过华苑,给小家伙尝尝鲜。

    在经过华苑的时候,宋予乔把车停在楼下的临时停车位,就拎着一盒臭豆腐上了楼。

    按响门铃,里面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来了来了。”

    宋予乔顿时一愣,难道是裴斯承带了女人回来?

    她正在犹豫要不要现在进去,会不会打扰到裴斯承的好事,门就开了,在门口站着的,确实如宋予乔所想,是一个女人,但是这个女人,却已经不年轻了。

    应该是裴斯承请来的保姆吧。

    这个不年轻的女人,就是裴老太太。

    裴老太太今天来到三儿子家里,主要是到底要探一探有没有女人的痕迹的,还有上一次从孙子口中供出来的那一只叫“乔乔”的波斯猫。

    然后,她就在房间里,发现了一根长头发!

    女人才有的长头发!

    终于让她抓到小儿子的把柄了,竟然敢带女人回来过夜!

    正在想着,忽然家里的门铃响了,急急忙忙把“赃物”揣到怀里,跑去开门,还编了一个天衣无缝的借口,如果儿子问起怎么会来他的家里的,就说是上一次在这里睡了两次,把睡衣给忘到这里了,为了圆这个谎言,裴老太太还在楼下的超市里买了一套新的睡衣。

    谁知道,一开门,竟然是一个年轻女人。

    扎着个辫子,穿着普普通通的T恤和短裤,还戴着一顶鸭舌帽,手里拎着一个袋子。

    是个送外卖的吧。
(快捷键 ←) 上一章 加书架 目录 投推荐 下一章 (快捷键 →)

推荐:青春荷尔蒙 分手妻约 超级学生 拽丫头惹上酷总裁 很纯很萌哒 我的漂亮同桌 老子是富二代 女王凯旋 匹夫无罪 情深如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