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 都市言情 > 曾想盛装嫁给你
曾想盛装嫁给你 / 桑榆未晚

78 老爸,你又淘气了!

    裴斯承看着手机里,裴昊昱刚刚发过来的一张照片,不禁弯了弯唇。

    照片上,背后是公交车的那种蓝色座椅。宋予乔一只手托着肥嘟嘟的裴昊昱。一只手隐在照片边缘,应该是正拿着手机拍照。

    宋予乔还穿着昨天晚上来的时候穿的宽大T恤和牛仔短裤,头发在肩上披散着,脸上没有化妆,好像出水芙蓉一样清新。

    裴斯承调出来作图工具,将照片抠图了一下。然后把宋予乔从这张照片里抠图下来,把还带着裴昊昱的一半直接给放进了垃圾箱。

    他想了想,又把自己儿子这一半的图像给从手机垃圾箱里调了出来,发还给裴昊昱了。

    大约十五分钟后,警车发出,许朔让手下的一个队长负责,自己则坐在了裴斯承的车上。跟在后面。

    许朔问:“你这老婆什么时候带出来让哥几个见见?”

    “最近没时间。”

    “那你什么时候有时间?”

    裴斯承看见前面的红灯,踩了刹车,说:“等我自己看够了再带出去让你们见。”

    说话还真是欠。

    许朔翻了个白眼。

    ………………

    在半山别墅区,警车鸣笛声由远而近,在别墅二楼的徐婉莉,隐隐约约听见警笛的声音,如同惊弓之鸟一样从床上一下子坐了起来。

    一双眼睛瞪的很大,脸上血色已经褪尽。

    她十分慌张的打开门,冲楼下的保姆喊:“快去看看,外面的警车是往哪里去的!”

    楼下保姆“嗯”了一声,就走了出去。

    在这两分钟里,徐婉莉简直是度日如年,她扶着自己已经鼓起来的肚子,揉了一把眼睛,手有点哆嗦地拿出来手机,拨通了姑姑宋洁柔的电话。

    现在。只有姑姑是她的依靠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保姆忽然冲了进来:“警车在咱们别墅门口停下来了!有好几辆呢!看着警察下来了!”

    徐婉莉的手一哆嗦,手机掉在了地上,她的手好像已经不听使唤了。

    话筒里传来宋洁柔的声音:“莉莉!怎么了?我刚下了飞机,马上就到!”

    徐婉莉开始哭,断断续续说出来一句话:“警察……警察来了……怎么办……”

    宋洁柔一听也是急了:“你别怕!我告诉你,千万不能露怯。他们问你什么都不要说,咬死了不承认就行了!妈……姑姑马上就过去!”

    警察已经从楼梯上上来了,徐婉莉靠着墙坐在地上,脸上还带着眼泪,此时此刻哭相十分难看,如果说原来的哭全都是为了做戏故意做出来的梨花带雨,那么现在,一双眼睛已经哭的肿成了胡桃,要多惹人嫌就有多惹人嫌。

    一个警察走过来,问:“你就是徐婉莉?”

    徐婉莉只顾着哭,一直摇头:“我不是,不是我……”

    警察说:“请跟我们走一趟,需要调查一些事情。”

    徐婉莉怕的向后挪,一直在摇头:“不,求求你,不是我,不要带走我……”

    警察说:“请您配合我们调查。”

    对这个孕妇这么客气,真的是已经仁至义尽了啊,完全是按照裴斯承对许朔的交待来的,但是这么女的这么不配合,也不能在这儿苦口婆心跟她说半天话吧。

    “来,后面来两个人,扶着她下楼,”队长说,“小心点,人家是孕妇。”

    “是。”

    当然明白,孕妇么,必须要小心点,所以,为了凸显广大警察体贴民情,临走时还从房间里拿出来一件大衣给徐婉莉披上了。

    “小心点,看着脚下的台阶。”

    ………………

    裴斯承和许朔正在别墅的地下停车库前,里面是一辆白色的私家车,正是昨天裴斯承亲眼见到的,后来在录像里传过来的车,车牌号没有错。

    许朔问:“要不要给你大姐打电话问给清楚?”

    裴斯承绕着这车走了一圈:“你们警察怎么办案的,难道出了这种故意开车撞人的事儿,不知道通知原车主么?”

    许朔:“……”

    真是好心被驴踢。

    许朔让手下给裴玉玲打电话,然后又找了几个人把车拖走,拖到局里去。

    裴斯承上车之前,留给许朔一句话:“知道该怎么做么?要秉公执法。”

    许朔实在是不能忍了,他直接一脚踹过去:“不放心我就自己过来旁听!”

    裴斯承笑着躲开那一脚,说:“我赶时间,今天晚上之前,我要看到结果。”

    昨天晚上的事情,裴斯承根本不敢想象,如果一旦他晚了一步,那么后果不堪设想,这种人,这种做法,绝对是不能姑息。

    说完,就上了车,一踩油门,飞一样地冲上了半山公路。

    ………………

    宋洁柔在接到徐婉莉的电话,已经完全慌了。

    她在C市没有在S市那么多的人脉,况且现在身后还跟着一个铁面阎王,根本就没有办法抽身。

    所以,她才会慌神,在接到徐婉莉电话,安慰徐婉莉的时候,差一点说出了“妈”。估宏名才。

    自然,在她身边的韩瑾瑜也听见了。

    宋洁柔料定韩瑾瑜知道,索性摊了牌,说:“你知道,莉莉是我女儿,是,她就是我女儿,我不怕你知道,现在,你愿意跟着就跟着,我要去警察局,我女儿出了点事儿。”

    韩瑾瑜说:“我没必要管你的事情,我来C市是出差。”

    说完,韩瑾瑜已经上了一辆刚刚驶上停机坪的黑色商务车,车子开走,没有半分停留。

    宋洁柔握了握拳头。

    来出差?

    恐怕是为了看某个人吧。

    不过,她现在需要做的,可不是追究韩瑾瑜的事情,她要去找她的女儿。

    她的车一直都在C市的一个朋友那儿,现在时间紧急,也来不及回去开车,就给一个在公安局分局的朋友先打了个电话,让他帮忙问一下,到底是在总局还是哪个分局,等了十分钟后,这个朋友回过来电话,说:“是在总局,貌似有点严重了,裴家叶家都牵扯进来了。”

    在C市,叶家和裴家算是两个比较大的家族了,宋洁柔有点发愁。

    她已经猜到,给徐婉莉安排住处的,是宋予乔的婆婆裴玉玲,那么,徐婉莉开的车,也必定是叶家的车,至于车主是裴玉玲还是叶泽南,那就不得而知了。

    如果是在S市,宋家说话算是一言九鼎,如果再不济,也可以搬出来她大哥宋翊的面子出来。

    但是在这里,在C市……

    她忽然想起,原来在大学时候,追过他的一个人,现在是风腾的总经理——袁鹏飞。

    ………………

    裴玉玲接到警局的电话,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什么?!故意开车撞人!”

    她听到警察从口中说出的这样的话,已经是完全慌了神了,音量就控制不住的加大,早已经忘了这几年潜心修身养性的素养。

    警察在电话里解释:“在X区的半山别墅,是您名下的房产,昨天晚上大约十点半的时候,有一辆白色的私家车在XX路自西向东行驶,故意开车撞人,这里有监控录像,请您过来一趟。”

    裴玉玲说:“好,我现在就去。”

    其实,警察对于裴玉玲电话通知,已经是非常给裴家和叶家面子了,一般这种事情,警察直接上来带人,也不是不可以的。

    裴玉玲挂断警察的电话,坐在床上等了一会儿,然后给儿子叶泽南打了个电话,把这个事情的大概给儿子说了,只不过省去了是开车撞宋予乔,而是说了另外一个陌生人。

    叶泽南冷笑了两声:“妈,我说的什么,那个徐婉莉根本就是一个养不熟的,竟然还开车撞人。”

    “先别说那么多了,别墅是我的,那车也是我的,现在你妈我也被牵扯其中,你现在就去找一趟你小舅舅,”裴玉玲说,“他在警局里有熟人,让他帮忙疏通疏通关系。”

    叶泽南顿了顿,才说:“好。”

    裴玉玲在脸上画了个淡妆,换了一身看起来比较端庄的衣裙,才出了门。

    她早知道徐婉莉会给她惹事儿,却不知道会惹出这种快要杀人偿命的事儿来。

    她刚刚从医院里出来没有多久,现在走路一瘸一拐的,却还要上警局,最近乱七八糟的事情真是糟心。

    ………………

    叶泽南开车到夜色门口,副驾上的乔沫已经睡着了。

    他没忍心叫醒她,就任由她多睡了一会儿。

    乔沫是他前天来夜色的时候,给带出来的,那个时候,乔沫正在被一个男人抽打,身上一件薄如纱翼的裙子,用鞭子打的全都裂开了,衣不蔽体,原本完好的皮肉上,遍布红色的鞭痕,有的还向外面殷着血。

    叶泽南就上前一步,狠狠地将鞭子从这个人手里夺了下来,向后一搡,抬手一鞭子就抽了下去,这个男人惨叫了一声。

    叶泽南没有理会身后那个男人的骂骂咧咧,径直走过去抱起在地上疼的流泪的乔沫,就要出门。

    在身后,阿绿拦住他,说:“叶少,乔沫是我们这里的人,不是能带走的。”

    叶泽南从钱包里甩出一把钞票出来:“我包她两天!这钱够么?”

    这两天里,叶泽南把乔沫带到自己的私人住所里,叫来了医生给她看身上的伤,然后上药,用那种不会留疤的外敷药,她自己动手抹不到的地方,他就给她抹。

    乔沫会不好意思,会羞红了脸,却从来没有说过不,很温顺,就像是一直温驯的绵羊。

    叶泽南早上去上班要离开的时候,说:“这两天,你好好在这里养着,其他事情什么都不用管。”

    乔沫点了点头,送他出门,送他到电梯处,问:“你晚上还会回来么?”

    叶泽南敷衍地说:“再说吧。”

    他在乔沫眼里,看到了失落,但是乔沫还是笑着:“你要是回来,就给我打电话,我给你做饭吃。”

    叶泽南心里很是烦闷,电梯门在眼前关闭,乔沫的身影也逐渐被一点一点缩减,最后消失在电梯门后。

    他一下子挥拳打在了电梯内的墙壁上,手指关节疼了一下。

    最近心里很乱,在看到乔沫的时候,总是会想到宋予乔,曾经的她,也是会好像跳跃着的翩跹蝴蝶一样,款款地飞落在他身边。

    但是,现在,却是逐渐远去了。

    当天,他在快下班的时候,接到了乔沫的电话,她说话很小心翼翼,在叶泽南看来,可能是犹豫了很久,是不是要给他打这个电话,最终还是打了这个电话。

    乔沫问:“你晚上回来吃饭么?”

    叶泽南顿了顿,才说:“回去。”

    只不过,因为公司里的一些事情耽误了,所以,一直到快十点,叶泽南才忙完。

    其实他是可以提前离开的,反正工程的项目负责人在,他这个总裁在这里也只是起到一个监督和鼓舞士气的作用,但是他就是故意没有回去,手机上也没有等来乔沫的电话。

    他心里冷哼了一声,所有的女人都是一样的。

    他从公司出去,原本想要去夜色,但是心想白天才刚刚和夜色的老板娘吵了架,就转而去了酒吧,要了三瓶酒,一个人全喝了,喝了个半醉。

    在酒吧里,有女人想要找他约炮,叶泽南也只是一味的冷笑,倒是让那些女人兴致怏怏的,“切,不会是性冷淡吧。”

    一直到十二点多,叶泽南才从酒吧里醉醺醺地出来,打车回去了私人的住所。

    因为他喝的醉醺醺的,手在掏出门钥匙的时候,就慢了一些,手有些打滑,刚刚那出来的钥匙就碰擦一声掉在了地上。

    叶泽南俯身去捡,前面的门却一下子打开了。

    房间里的灯光很亮,照亮了门外一大块空地,当然也就照在了叶泽南自己身上,好像是光亮,一下子从黑暗找到了人身上,进而就是心里。

    叶泽南头脑仍然还不是太清醒的,一下子就没有站稳,向前栽过去,乔沫赶忙扶了他一把:“你慢些!”

    叶泽南抱住乔沫的腰,醉眼迷离的笑:“乔乔,你终于回来了,你知不知道,我找了你两年。”

    乔沫的手一顿,看向叶泽南。

    她能看得出来,叶泽南虽然是醉了,但是他的眼睛,他看她的眼神,是以前在清醒的时候所从来没有过的。

    这个晚上,叶泽南将乔沫抱在怀里,压在身下,一遍一遍地叫乔乔,而乔沫,也一遍一遍地答应着。

    第二天早晨,叶泽南先醒来,身边,乔沫仍旧睡的酣畅。

    他走到外面的客厅,看见玻璃门之内的餐厅里,餐桌上,摆着满满一桌子的菜,中间有两根银台蜡烛,还摆了一瓶红葡萄酒。

    蜡烛已经燃尽,在烛台上落了一层厚实的蜡油,在桌边,两侧各放着的一个高脚酒杯,一个酒杯里是满盛着,另外一个酒杯里,已经喝尽了,只剩下了一个杯底。

    叶泽南走过去,看着满桌子精心制作,却已经凉透了的饭菜,端起那杯可能是为他倒的红葡萄酒,然后满饮而尽。

    乔沫在门边站着,看叶泽南将杯中的红酒喝掉,又重新倒了一杯,再喝光,一句话都没有说。

    只不过,乔沫在这里,只能呆两天,现在,还是必须要送回夜色去,叶泽南还没有那么大的能力,能直接把一个已经入了夜色的人保出来。

    况且,他现在还完全搞不懂自己的心,也就没有想过要把乔沫保出来。

    叶泽南在车外,接了母亲的电话,再回头进车里,乔沫已经醒了。

    乔沫揉了揉眼睛,说:“到了么?”

    叶泽南点头。

    乔沫将安全带解开,说:“那我下去了……再见。”

    叶泽南没有挽留。

    乔沫开车门走下去,从车头绕过去,向夜色的大门里走去,叶泽南始终目视前方,没有扭头。

    忽然,乔沫转过身来向叶泽南跑了过来,用力拍打了两下车窗玻璃:“求求你,你能不能救我出去?我不想在这种地方了……不想了……”

    乔沫现在对于这个像是魔鬼一样的地方,一分钟都不想多呆。

    那些小姐们想要在这里面做,是因为她们是赚钱的,客人给的钱是归自己的,但是乔沫不是,乔沫她是被卖进来的,吃住都是在夜色里,就算是有收到小费,也全都是给了上面的人分掉,她想要重新得到自由,她不想在这种地方被束缚了。

    叶泽南摇下车窗,伸出手帮乔沫擦去脸上的泪,说:“我知道。”

    ………………

    宋予乔带着裴昊昱在游乐场前的公交车站牌下车,有几个叔叔阿姨还向他挥手说:“小朋友再见。”

    裴昊昱原本想要摆一下就像是老爸一样的酷冷架势的,但是宋予乔拍了拍他的肩膀,在他耳边说:“给叔叔阿姨说再见。”

    他也只有绽开笑脸,摆出一副特别听话特别童真的脸来,说:“叔叔阿姨再见啦!后会有期!”

    其实,他心里在想,要不是乔乔在,才懒得搭理你们,哼,我就是坏小孩,啊哈哈哈哈。

    在云霄飞车前面,排着有很长的队,正好,宋予乔就借此机会先带着裴昊昱去其他的娱乐项目去玩。

    她心里想的是,能拖就拖,她恐高啊,肯定是不能上云霄飞车的。

    而裴昊昱心里想的是,乔乔竟然想带着我先去玩儿其他的,然后再去坐云霄飞车,这样又坐云霄飞车,又可以和乔乔多待一会儿,棒棒哒!

    宋予乔带着裴昊昱去玩儿了蹦床,裴昊昱兴奋的都要飞起来了,在弹簧床上到处乱跑,觉得累了索性就坐在蹦床上,让其他小孩子跳起来,将他带动到半空中,渴了就跑到宋予乔身边,咕咚咕咚喝两大口水。

    玩儿完蹦床,裴昊昱吵着要吃爆米花,宋予乔走过去刚想要买爆米花,裴昊昱眼尖的看到在路边小摊有一个卖麻辣烫的,扯着宋予乔的衣角:“乔乔,我要吃那个!”

    宋予乔就在旁边找了一个小板凳,怕裴昊昱不能吃辣,就给自己要了一份微辣的,给裴昊昱要了一份不辣的。

    裴昊昱看着两份麻辣烫,“咦”了一声:“为什么我的是这样的颜色,乔乔你的是红色的?”

    宋予乔说:“我的放了辣椒。”

    裴昊昱说:“我也要吃辣椒!”

    宋予乔狐疑地看了裴昊昱两眼,索性就把自己的这份微辣的让给了他,又给他加了一些汤,免得太辣了对嗓子不好,“你如果觉得太辣吃不下,就让给我,明白么?”

    裴昊昱重重地点了点头。

    可真的……好辣啊!

    但是,在乔乔面前要当男子汉。

    裴昊昱就吃光了一碗麻辣烫,赶紧大口灌了两口汽水,肚子咕噜了一声。

    还是辣,怎么办。

    趁着宋予乔去结账,他就伸着舌头在外面呼吸空气,整个嘴都是火辣辣的,他照了照旁边的镜子,竟然看到自己长了两个血红的嘴唇,顿时瞪大了眼睛。

    竟然好像上一次在学校里排练话剧的时候,班里的那个扮演小公主的女孩子涂的口红。

    裴昊昱摸了摸最有些烫的嘴唇,果然真是好可怕。

    就在这个时候,他感觉到自己的小手机震了一下,就摸出来看了一眼。

    是老爸发过来的彩信,里面只有一张照片。

    可是?

    竟然!

    为什么只有他,而且还是半个脸?!抱着他坐在公交坐椅上的乔乔呢?他怎么会在半空中飘着?!为毛会有这种效果!这种效果是怎么做出来的?!

    老爸,你又淘气了!

    ………………

    在游乐场里转了一圈,海盗船不能坐,摩天轮不能坐,鬼屋的话宋予乔怕裴昊昱回晚上做噩梦,然后就是旋转木马,十分梦幻的旋转木马。

    但是谁知道小家伙却万分不屑地别开了脸:“哼哼,那都是女孩子坐的,我是男子汉,才不会坐那种东西。”

    宋予乔劝:“其实,男孩子也是可以坐的,你看看,上面也有很多男孩子啊。”

    裴昊昱抱着手臂:“那些男孩子都是像西西一样的,你知道西西吧,就是李慕叔叔的儿子,上一次还跟我表白了。”

    宋予乔:“……”

    好吧。

    然后就又回到了裴昊昱心心念念想坐的云霄飞车前。

    前面有很多人在排队,都是大人带着小孩子,但是因为一趟能坐十几个人,所以非常快,前面已经没有几个人了,估计下一次就要轮到他们了。

    宋予乔听着从高空中传来的惊叫,都觉得手心里出汗,甚至抬头看那些忽高忽低的车,都觉得有点头晕。

    裴昊昱可不知道宋予乔心里想的这些,看见前面那一趟车的人都下来了,就扯了扯宋予乔的衣袖,说:“到我们啦,乔乔。”

    宋予乔点了点头。

    她本想要要不然让裴昊昱一个人坐上去,反正是要有安全措施的,但是别人家的全都是大人带着小孩子,况且这里的工作人员不让只有小孩子上去,必须要有大人保护,那些话就咽到了肚子里。况且,看小家伙这么高兴,又是一只期盼的,真是不好意思扫裴昊昱的兴。

    裴昊昱拉着宋予乔往过山车上走,还专门挑了第一排的位置,不过回头看宋予乔脸色却有些白,“你怎么了?”

    宋予乔摇摇头:“没事儿。”

    她暗自咬了咬牙,这一次一定要克服恐高!

    但是,说永远比做要容易的多,毕竟是心理上一个难以跨过去的坎儿,她坐下来之后就完全僵硬了,眼睛只能看到前面空荡荡的车头,大脑完全当机了,手想要抓住栏杆,却发现怎么都握不住,周围全都是空气。

    相反,裴昊昱特别兴奋,拉着宋予乔的手抬头跟她说话:“乔乔,你不要担心我哦,我是很勇敢的,你说,我……”

    然后,裴昊昱就一眼看见了坐在另外一边的……老爸?!

    他还以为自己看错了,又揉了揉眼睛看了一眼,张大了嘴。

    裴斯承在嘴唇上比了一根手指。

    裴昊昱一下子闭上了嘴巴,因为动作太快,还差一点咬了舌头。

    猝不及防,身下的过山车已经缓缓开动了,上去的时候很缓慢,然后轰的一下就下来了,车上全都是失声尖叫,宋予乔完全控制不住的失声尖叫,叫的已经没了力气,脑子里一片空白,恨不得把自己蜷缩起来,瑟瑟发抖,整个人完全是虚脱了的状态,但是座位是固定的,她被牢牢地固定在座位上,只好闭上了眼睛,不去看。

    而就在此时,身边有一个人牢牢地握住了她的手心,她脑子里当真是半点想法都没有,抓到一个人就当是救命稻草了,也死死地拉住这只手,改为了十指交握。

    在女人最脆弱的时候给予牵手,给予拥抱,事半功倍。

    过山车因为座位是固定的,前面有保险扛,不能抱,真是最大的遗憾,早知道就坐海盗船了。

    两圈过后,过山车慢慢地停了下来。

    裴斯承将宋予乔身前的保险杠拉开,然后直接一把将她拉进了怀里。

    宋予乔手指尖冰凉,全都是颤抖着,脸色发白,在感受到有一个温暖的怀抱,几乎都没有半分犹豫,直接就伸出双臂抱住了他。

    裴斯承感受到怀中女人的害怕,紧紧地搂着她,刮过脸庞的风将他的话音吹散了:“别怕。”

    裴昊昱刚才跟着别人一块大喊一块尖叫,这会儿嗓子有点哑了,转头看见宋予乔俯身趴在裴斯承身上,脸都看不见,说:“爸爸,你又欺负乔乔了是不是?”

    裴斯承摊开双手,一副“你看不是我抱着她,而是她抱着我”的无辜表情。

    裴昊昱挥舞着小拳头,无声地说:乔乔你快转过来抱我吧!我也要抱!

    等到下一波游客要上云霄飞车的时候,裴斯承让裴昊昱先下去,自己拍着宋予乔的背,说:“没事儿了,你那个时候不是还说了,总有一天要去蹦极么,现在还这么恐高,什么时候能去蹦极?”

    宋予乔现在脑子里一片空白,完全听不到裴斯承在说什么,但是她有一种感觉,一种可以受到保护,然后安全了的感觉。

    过了有半分钟,车上陆陆续续都已经坐满了人,宋予乔抬起头,对上裴斯承一双黑漆漆的眼睛。

    “裴斯承?”

    “是,我在,”裴斯承问,“你好点了么?”

    宋予乔点了点头,从裴斯承的怀里向外退出去,“嗯,好了,谢谢。”

    但是,宋予乔现在根本就是腿软,连站都站不起来,裴斯承拉着她的手下来的时候,她一下子没有站稳,裴斯承一把揽住她的腰,索性直接就将她横抱了起来。

    宋予乔抓住裴斯承胸前的衬衫,说:“我自己能走。”

    裴斯承说:“你先别说话。”

    不远处的裴昊昱看见老爸竟然单手就能把乔乔给抱起来,顿时惊呆了!

    为什么会这么有劲儿?!他在搬起一张小圆桌就觉得费力!乔乔肯定是要比桌子重了!

    所以,裴昊昱此时此刻就下定决定,一定要开始锻炼身体,然后成为大力士,抱得动乔乔。

    ………………

    从游乐场出来,在外面找了一个吃饭的小店,点了两大一小三碗面。

    面的分量很足,宋予乔根本就吃不完,只不过想要借在这里坐着的时候,缓一口气,体力恢复一下,把脑子里混沌清理一下。

    吃过饭,差不多也就到了下午上班的时间。

    宋予乔看着吃的满嘴流油的裴昊昱,抽出一张纸巾来给他擦了擦嘴:“小火先去外面等一下好么,我有话要给你爸爸说。”

    裴昊昱睁着圆溜溜黑漆漆的眼睛,看了看这个,再看了看那个,扭着屁股从椅子上爬下来,说:“那我去外面等你们!”

    说完,就一溜小跑出了门。

    不过,拐了个弯,到裴斯承和宋予乔桌子旁边的落地窗外站定,叉着腿掐着腰,盯着玻璃里面的两人,一会儿做做鬼脸,一会儿比划个猪头。

    宋予乔:“……”
(快捷键 ←) 上一章 加书架 目录 投推荐 下一章 (快捷键 →)

推荐:青春荷尔蒙 分手妻约 超级学生 拽丫头惹上酷总裁 很纯很萌哒 我的漂亮同桌 老子是富二代 女王凯旋 匹夫无罪 情深如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