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 都市言情 > 曾想盛装嫁给你
曾想盛装嫁给你 / 桑榆未晚

72 今夜,无人入眠

    等这两人出去,宋予乔直接就将门狠狠地关上,转过身来怒视着宋疏影。

    宋疏影笑了笑,招招手:“好啦。这不是他们都出去了么。今天火气怎么这么大?在外面遇上什么糟心的人了?”

    宋予乔一瞬间就想起了裴斯承,然后狠狠甩了甩头,“你先自己呆着,我去趟厕所。”

    宋疏影抚了抚自己明显凸起来的肚子,将脚上的平底鞋狠狠地踢掉,看了一眼一直在闪烁的手机屏幕。上面显示的姓名正是韩瑾瑜。

    这么快就接到消息了,她这里还什么都没开始做呢。

    宋疏影在接通电话的时候犹豫了两秒钟,手指在接通还是挂断间徘徊,最后还是点了接通。

    不过,接通了之后,宋疏影没有吭声,对方也没有吭声。就好像是一场拉锯战,谁先开口就谁输。

    最终,还是电话那边轻笑了一声,先开口说:“玩的怎么样了?”

    “不怎么样,这不还没开始就被你打断了么。”宋疏影状似不经意地说,找了个悠闲地姿势躺在沙发上,一手搭在小腹上,翘起二郎腿来。

    “闹够了就回去,我让人在外面备车。”估庄圣血。

    听着韩瑾瑜这样淡淡的声音,宋疏影握着手机的手指不自然的蜷曲,因为用力过猛,甚至手指关节有些发白,“那你现在怎么不冲过来把我抓回去呢?你以为你只派两个保镖就能把我困住了么?原来在你身边儿的时候,你管我就管我了,现在离个十万八千里,你管不着我。”

    “又着急了。是谁在临走前答应我,绝对不会动火的?你是孕妇,我现在让着你。”

    “谁让你让着我了?我答应你的事情就一定会做到了么?那你曾经答应我的事情不也还没做到么?韩瑾瑜,你算是我什么人?没有资格要求我。”

    话筒里,韩瑾瑜似乎是心情很好,就算是宋疏影用这种十分呛人的话,他也没有发怒。反而笑笑说:“呵,我是你男人。”

    这个时候,宋予乔开门从洗手间出来,就看见宋疏影一副剑拔弩张的模样,手里拿着的仿佛不是手机,而是一颗手榴弹。

    宋疏影见宋予乔从洗手间出来了,啪的把手机挂断了,扔到一边的沙发上,剧烈的喘息着,好像是谁让她这个孕妇剧烈运动了一样。

    宋予乔张了张嘴想问,又闭了嘴。

    宋疏影情绪有些不大正常,她还是不往枪口上撞了。

    既然来了,在这个音响设备俱全的包厢里,怎么也要物有所值。

    所以,姐妹两人就开始轮流飙歌。

    宋予乔的声音比较柔,属于那种很甜美的,而宋疏影的音色十分好,就算是唱起那些高八度的歌,也完全没有破音走音。

    宋予乔看姐姐唱的声嘶力竭的,也没有阻止。

    她不知道姐姐宋疏影是不是真的喜欢那个韩瑾瑜,不过关于韩瑾瑜的事情,她也听说了一些,都是源于周海棠这个万变不离其宗的追星族。

    在S市,在顾青城之前的一个黑道神话就是韩瑾瑜,现在虽然明面上说他已经隐退了,但实际上仍然是S市的一个中枢,不过当年说来也是奇怪,明明韩家老爷子曾经是军中的参谋长,就算是退了,说话也是极其有分量的,偏偏自己的二儿子韩瑾瑜却打了擦边球。

    当初她的姑姑宋洁柔嫁给韩瑾瑜的时候,貌似还闹过一些不愉快,因为宋洁柔当时有过一个十分喜欢非死不嫁的人,不过后来宋翊送宋洁柔中间到乡下去住了有七八个月才回来,最后还是因为利益上需要,所以就联姻了。

    所以,在宋予乔眼里,宋洁柔是一个可怜的女人,就算是宋洁柔怎么讨厌她,再见面,她还是会好好地招待她。

    ………………

    好不容易出来狂欢一次,宋予乔就陪着宋疏影一直唱到快半夜,都快十点半,她才付了钱,扶着口干舌燥的宋疏影从夜色里走出来。

    刚刚走到前台,宋疏影忽然脚步一顿,然后站着却是不动了。

    “怎么了,姐?”

    现在宋予乔对宋疏影这个孕妇的一举一动都十分关注,怕是万一有点什么事情。

    宋疏影摸着自己的小腹,看向宋予乔:“孩子又踢我了,一个晚上就没有消停了。”

    宋予乔还没有感受过胎动,也是很激动,当即就蹲下来想要听,被宋疏影拍开,“这儿这么吵,你能听见什么了,赶紧回去让他睡觉,这么折腾我的肚子可受不了了。”

    宋予乔起身,抬眼就看见了站在不远处的顾青城。

    她原本跟顾青城也不熟,也就是在与裴斯承做广告策划的时候见过几面。但是,顾青城现在分明是向她们这里走来。

    顾青城对宋予乔只是微微点头示意,然后转向宋疏影:“嫂子,我让人送你吧。”

    宋予乔一听这个称呼就有点发愣了,她看了姐姐一眼,又看了顾青城一眼,旋即明白了,顾青城现在称呼宋疏影为嫂子,全都是因为韩瑾瑜的交待。

    宋疏影挑起眼角看了顾青城一眼:“你手下的人我都不放心,就你送我们吧。”

    宋予乔确实是捏了一把汗,不过顾青城却点了头,说:“好。”

    让顾青城开车送,倘若是要周海棠知道了,肯定要羡慕嫉妒恨了,铁定会哭天抢地地想要跟梦中男神亲密接触一次。

    不过在宋予乔看,顾青城除了一双眼睛偶尔能看得出阴狠,其余的,跟别人也没有太大差别,还不如裴斯承这个人来的可怕。

    又想起裴斯承了。

    为什么会屡屡想起他?

    这样的生活还能不能好好过下去了。

    难道今晚注定又是一个无眠夜么?

    ………………

    宋予乔想对了。

    今夜,无人入眠。

    裴斯承将顾青城给他发的那份录像剪辑了,然后在电脑上备份,存在了一个U盘里。

    不过,不到逼不得已的时候,他不打算用这种方式。

    他不像是顾青城那种长期黑白均涉的,别说这种录像,就是让他现在去一枪把叶泽南毙了也是有可能的。

    但是,裴斯承反复在唇边念了“乔沫”这个名字,嘴角勾起一抹笑来。

    咚咚咚,重重的拍门声。

    “爸爸!你给我讲故事吧!”裴昊昱转开书房的门,“我睡不着!你不是说要给我讲故事的吗?”

    裴斯承揉了揉眉心:“我什么时候说了要给你讲故事了?”

    裴昊昱往地上一坐,蹬着小短腿:“你又想赖账!不给我讲故事我就不睡觉!”

    “你爱睡不睡。”裴斯承看着自己儿子这一出戏,心里觉得好笑,却已经将抽屉里格子里躺着的小手机拿了出来,不动声色地放在了桌子上。

    裴昊昱直接往地上一躺,开始翻滚:“你又虐待我,我要给乔乔说!我要让乔乔给我讲故事!”

    裴斯承直接绕开裴昊昱出了门,留下一句:“你随便。”然后就进了浴室。

    浴室门一关上,裴昊昱就从地上爬起来了,速度简直不要太快!

    其实,听故事是真的,因为今天白天在学校,慕小冬炫耀的太得意了!

    不过,睡不着却是有预谋的。

    他直接钻进了老爸书房,一双鬼灵精的黑眼珠滴溜溜地转着,自己的小手机呢?到底被藏到哪里去了?

    抽屉里?

    桌子上?

    咦?竟然真的就放在桌子上!这么简单这么好找!不会有什么陷阱吧。

    裴昊昱将手机开机,就看到里面有一条短信,还是乔乔发来的短信!

    他轻轻地点开,看见里面只有一句话,“裴小火童鞋,睡了么?”

    裴昊昱抑制不住内心的兴奋,脸上展现出狂喜的神态,张大嘴笑,又怕自己老爸听见了,急忙左右看了两眼,捂住嘴,将小手机藏在裤腰带里面,小跑着出了门。

    进了自己的小卧室,将门关好,才把手机拿了出来,给宋予乔打了个电话。

    ………………

    宋予乔给裴昊昱发那条短信,只是因为下午去裴斯承的办公室,并没有见到小家伙,真的怕是出了什么事,刚刚前十分钟才鬼使神差的发了这条短信。

    不过发了短信她就后悔了。

    既然是被没收了手机,那手机就不在小家伙身边,应该是在裴斯承身上啊。

    完了,她这么关心他儿子,不知道裴斯承心里会怎么想,下一次见面肯定又该说了,你这么关心我儿子不如多关心关心我?

    这个场景在宋予乔头脑中猛的一浮现,她就有点傻了。

    为什么会开始YY这种场景?

    宋予乔觉得脸颊有些发烫,赶忙就拿了毛巾去浴室去洗澡了。擦着头发从浴室里面出来,就听见手机在响,而且还是宋予乔特别设置的铃声。

    她拿起手机来一看,确实是裴昊昱。

    可是现在都已经快十一点了,小家伙竟然还没有睡?

    一接通,电话里就传来了小家伙急哄哄的声音:“乔乔,我失眠了!”

    宋予乔坐下来,一边擦头发,一边用温和的声音说:“为什么睡不着?”

    裴昊昱说:“因为今天慕小冬跟我说,他睡不着的时候,他妈妈就给他讲故事,我就去找我爸爸,但是我爸爸死都不给我讲!”

    宋予乔电话这边听着,抽了抽嘴角。

    真不知道裴斯承死都不给讲故事是什么样子。

    ………………

    裴昊昱那边正是考验演技的时候,撅着屁股趴在床上,枕着自己的小枕头,“睡不着啊怎么办,明天还要早起去上学啊!乔乔,你给想个办法吧!”

    宋予乔本来想要让裴昊昱在手机上下一个电子收音机,然后搜索里面的讲故事频道,但是转念一想,小家伙才五岁了,这样会不会有点难了?而且小家伙属于那种比较敏感的,万一学不会打击了自信心怎么办。

    “那我给你讲故事吧。”

    裴昊昱等的就是这句话!

    他好像生怕宋予乔下一句话就冒出来一个转折词“但是”,急急忙忙说:“好!我要听三只小猪的故事!”

    “是三只小猪盖房子的故事么?”

    裴昊昱说:“不对不对!是《浪漫满屋》里的三只小猪!”

    宋予乔:“……”

    “阿姨会给你讲一个完全不一样的三只小猪,你现在照阿姨说的去做,”宋予乔一边迅速地在电脑上百度了一下三只小猪的故事,一边用轻柔的声音说,“你把手机开成外放音响,放在桌上,然后躺在床上,闭上眼睛,你做到了么?”

    话筒里,裴昊昱的声音已经有些远了,宋予乔知道小家伙一定是已经听话的将手机放在桌上,打开了扬声器,就说:“那我要开始讲故事了,讲完这个故事,你一定要睡着哦,你睡得越快,阿姨下一次就给你讲的越多。”

    “好!”裴昊昱心满意足地闭上了眼睛。

    “从前,在森林里,住着三只快乐生活的三只小猪……”

    在柔柔的壁灯灯光下,宋予乔的声音好像是绵绵缠缠的春日溪水一样,从话筒里涓涓流淌。

    裴昊昱闭上眼睛,没有几分钟就已经睡着了。

    小家伙的卧室门打开一条缝,裴斯承侧身进来,轻手轻脚地走到床边,为裴昊昱把被子向上拉了拉,手在小家伙脸上晃了晃,没有反应,想必是已经睡沉了。

    本来就困的眼睛都睁不开了,还偏偏说是失眠。

    不过,现在儿子这么黏宋予乔,还真是出乎他的意料,倒是省去了他从中需要做的许多事情。

    裴斯承伸手将壁灯的开关关掉,拿着手机出了门,拿着小手机,靠在二楼的栏杆上。

    夜晚,出奇的静谧,静的好像能从电话中,听见彼此的呼吸声。

    ………………

    宋予乔已经读到最后一段话了,稍微清了清嗓子,接着读:“那天晚上,猪家三兄弟享受了一顿丰盛的野狼大餐,并且决定要一起住在猪小弟的砖块房里,过着幸福快乐的生活。”

    她顿了顿,怕声音大了吵到小家伙,刻意压低了声音,说:“睡着了么?”

    电话那边停顿了三秒钟,宋予乔以为是睡着了,刚刚想要挂断电话,就听见电话里传来一个黯哑魅惑的声音。

    “还没有。”

    宋予乔吓的手一抖,直接就按断了手机,她惊愕的瞪着掉落在床上的手机,眼睛里满是惊诧的恐慌。

    刚才她听到了什么?

    是裴斯承的声音!

    他是什么时候在听电话的,那么刚才她在读故事的时候,他都听到了么?

    宋予乔直挺挺地倒在了床上。

    为什么说好的想要远离,想要划清界限,现在却缠的越来越紧了呢?这种感觉,好像完全不受她自己控制。

    ………………

    裴斯承听着话筒里滴滴滴的忙音,不禁莞尔。

    同样都是姓裴的,为什么差别对待就这么明显呢?

    他简直可以想象得到,在他发出声音之后,现在的宋予乔会是怎么样一副惊恐的表情了。

    虽然较之五年前性子已经沉稳许多了,在他面前一样不知道遮掩,透明的好像白纸一样。
(快捷键 ←) 上一章 加书架 目录 投推荐 下一章 (快捷键 →)

推荐:青春荷尔蒙 分手妻约 超级学生 拽丫头惹上酷总裁 很纯很萌哒 我的漂亮同桌 老子是富二代 女王凯旋 匹夫无罪 情深如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