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 都市言情 > 曾想盛装嫁给你
曾想盛装嫁给你 / 桑榆未晚

70 愿者上钩!

    叶泽南伸手拉她,她直接将塑料的小碗砸了过去,“放开我!”

    小碗砸在地上,翻了个。里面残余的粥撒落在地板上。

    叶泽南抬起手来。似乎就想要给宋予乔一个巴掌,身后躺在病床上的裴玉玲及时地叫了他一声:“泽南!”

    宋予乔低着头,狠狠地深呼吸了两下,蹲下来将地上的小碗捡起来,转身进了卫浴间,将门关上。留给叶泽南和裴玉玲母子两人一段空白相处的时间。

    裴玉玲看着儿子这副萎靡不振的样子,说:“昨天晚上又去哪里鬼混去了吧?妈妈的死活都不管了?”

    叶泽南没说话,紧紧地握着拳头,手背上青筋绷起。

    他在电话里,已经听了刘姐说明情况,自然是知道家里的情况和母亲这里的情况的。

    现下,看到了宋予乔眼下浓重的黑眼圈。也就才想到宋予乔必然是一夜都没有好好睡了。

    “这些年,妈从来都没有说过你什么,你在外面挥霍也好,妈从来都是向着你,但是现在出了一个徐婉莉,她还怀着你的孩子,妈实话告诉你,妈也想通了,想要孩子,你跟谁都可以生,这我知道,但是,之前你心心念念找了两年,终于找回来的宋予乔,只有这一个!”

    叶泽南抬起头,眼睛里全都是红血丝。

    他忘不了那两年里。恨不得将C市翻过来找,挖地三尺也要讲宋予乔找出来,每每想起宋予乔,心里都是恨意伴随着无尽的想念。

    但是,现如今,他也忘不了她的背叛和欺骗!

    其实,裴玉玲对宋予乔也是有所愧疚的。他怕儿子发现,其实隐藏了的那一段记忆,是不堪的,但是,自己的儿子是骄傲的,过去了的事情就过去了,哪个男人不偷腥呢。

    所以,只要她咬紧不说,那就不会有人知道那些事情。

    可宋予乔这边……如何尽力挽回呢?

    裴玉玲说:“儿子,现在妈问你一句话,你还喜欢予乔么?”

    宋予乔从卫浴间打开门,就听见裴玉玲问的这一句话。

    只不过,叶泽南背对着她,她没有看到他的唇形,也没有听到他的声音。

    裴玉玲让叶泽南送宋予乔回去休息,今天请假一天。

    宋予乔没有拒绝。估系土圾。

    她原本就是在叶氏工作,大老板既然都同意她带薪休假,她又何乐而不为呢?

    一路上,宋予乔和叶泽南都没有说话,虽然气氛依旧沉默,较之之前,已经要平和许多了。

    送宋予乔到金水小区,宋予乔开车门下车,没想到叶泽南也跟着下了车。

    “你准备什么时候搬回去住?”

    宋予乔冷笑:“你什么时候打算签离婚协议?”

    “我说过我不会签。”

    “那好,就只有走法律程序了。”

    “你想要起诉离婚?”叶泽南问。

    宋予乔没有再回答他,而是上了楼,留下一句:“截止到下周末,我等你的离婚协议书。”

    ………………

    今天有空闲时间,宋予乔就陪着宋疏影去医院里做了一下孕检。

    医院里正好赶上一个企业的女员工每月一次的例行检查,在B超室外面,排了长长的队。

    两个人反正也不赶时间,宋予乔就扶着姐姐,让她在走廊上的公共座椅上休息一会儿。

    不过,身后跟着的两个黑衣墨镜的保镖,实在是碍眼。

    不仅仅是碍宋疏影的眼,而且还碍着走廊上这么多排队的女员工的眼,已经开始有了窃窃私语了。

    不过也难怪,两个小女人身后,跟着两个人高马大的黑衣人,又不是在拍跑男。

    宋疏影对宋予乔说:“有点口渴,想喝酸梅汤。”

    宋予乔立即起身:“我下去买。”

    等到宋予乔一离开,宋疏影就站起来,向走廊深处走去,到一个安全通道停下,推门进去。

    两个保镖也跟在后面。

    宋疏影转身,直接抬手就刮了其中一个保镖一个巴掌:“你去告诉韩瑾瑜,我他妈这个孩子不生了!就算他拿着绳子把我绑着,我也不生!”

    保镖没吭声,只不过已经绕到宋疏影身后,以防她从楼梯上摔下去。

    ………………

    宋予乔在楼下买了酸梅汤上来,走廊的公共座椅上却没有了宋疏影的身影。

    有一个正在排队检查的女人说:“去走廊那边了。”

    宋予乔拎着酸梅汤的袋子,走过去,推开安全通道的门,就看见姐姐宋疏影靠着墙站着,前面两个保镖也站着。

    “姐?”

    宋疏影抬起头:“小乔,我手机是不是在你那儿放着?”

    宋予乔点头。

    因为宋疏影怀了孕,那些电子产品带有辐射性的东西,都是由她收起来的。

    “你帮我给韩瑾瑜打个电话,就说这两个保镖打算非礼我,让他给我废掉他们一条胳膊!”

    两个保镖原本都是古铜色的脸,现在瞬间有些惨白了。

    宋予乔知道姐姐又是在闹情绪,就挥手退开两个保镖,让他们站远点,然后拉着宋疏影从安全通道出去,到外面了,才说:“姐,你是不是不想要这个孩子?”

    宋疏影绝决的摇头:“不想。”

    “姐,你如果不想要这个孩子,你给我,我帮你养,”宋予乔顿了顿,“我被诊治为不孕,以后都不可能怀孕了。”

    宋疏影在一瞬间瞪大了眼睛:“怎么会?!”

    宋予乔苦笑了一下,真的是,想怀孩子的却不能怀,不想怀的偏偏怀上了,不过没有孩子也好,可以当机立断地和叶泽南完完全全断掉,不用再有个孩子牵肠挂肚。

    “是真的,所以,姐,你安安稳稳生下这个孩子,你不要,我帮你养着,如果韩……他想要孩子,我就把孩子给他。”

    向外走的时候,宋疏影忽然开口问了一句:“那如果他还想要你呢?”

    宋予乔一时间愣神,没有听清楚,又反问了一句:“要谁?”

    宋疏影看着宋予乔的侧脸:“没事儿,走吧,轮到我们了。”

    做过B超之后,宋予乔特意要了B超照片,看着里面小孩子的侧影,心里既是酸楚又是欣慰,原来小孩子在母亲肚子里就是这个样子的,可以隐隐约约看见一片黑影,看得出是一个婴儿的侧影。

    按照医生说的,宋疏影的胎位不正,胎儿头朝下,并且脐带绕脖,如果在这几个月里可以矫正过来,到时候就可以顺产,如果胎位还是这样,就只能剖腹产了。

    宋予乔问:“那怎么矫正?”

    医生看了宋予乔依言,她觉得挺稀罕的,孕妇在这儿不动声色安坐如泰山,而身后做妹妹的倒是紧张极了。她说了几种惯常用的姿势,说:“现在孩子才五个多月,不着急矫正,等到七八个月的时候是最有效的。”

    从医院里出来,已经过了正午,宋疏影提议说要去外面餐厅里吃饭。

    吃饭的时候,宋疏影就问起来叶泽南这个妹夫的情况。

    宋予乔说:“姐,这事儿也只有你知道,当初是我非要嫁给叶泽南的,也是我要隐婚的,在外面没有名分,什么都没。”

    宋疏影用勺子舀了一口水果沙拉,“他在外面招蜂引蝶,你也能啊,他在外面是钻石王老五,你难道不是单身贵族了么?二十一二岁,不正是如花的年龄么。”

    “姐,我二十四了!你还以为我是刚上大学那会儿啊。”

    “哦,你本命年,我给忘了。”

    宋予乔正吃着饭,忽然电话响了,她不经意看了一眼屏幕,屏幕上闪烁着的“裴斯承”那三个字,就闯入了眼帘,自然也就不期然地闯入了心里。

    “姐,我去接个电话。”

    宋疏影挑眉,看着宋予乔匆忙跑去接电话的样子,正在切牛排的刀子,狠狠地硌在餐碟上,发出刺耳的声音,可能真的是用力过猛了,在她吃下一小块牛排后,看见餐碟上一道很是明显的划痕。

    ………………

    其实,裴昊昱的小手机被没收了。

    他整整一个上午,都被裴斯承严禁限制通话,还限制了人身自由。

    等到下课的时候,裴昊昱戳了戳好朋友慕小冬的胳膊肘,问:“你有手机吗?不要智能机也行,就能打电话就行,老人机也行。”

    慕小冬摇摇头:“木有。”

    裴昊昱翻了个白眼:“就知道你没有。”

    所以,中午黎北叔叔来接他的时候,他就说要去老爸的公司去,然后趁着裴斯承出去跟顾青城叔叔见面,在老爸的办公室里开始翻箱倒柜。

    其间,虞娜在外面听见了响声,还以为是遭老鼠了,进来一看,是老板的小公子,就默默地退了出去。

    裴昊昱笑的特别甜,叫了一声:“虞娜姐姐!”

    虞娜一个哆嗦,虽然她很喜欢听小孩子喊她姐姐,但是,一旦叫姐姐,就跟老板差一个辈分了好么?还是叫阿姨吧。

    “你知道我爸爸手机放在哪里了吗?”

    虞娜眼睛一眨,指了指办公桌后面:“第三个抽屉,钥匙在右边第二个抽屉里。”

    裴昊昱眉开眼笑:“谢谢虞娜姐姐!”

    虞娜一个哆嗦,赶紧把门给关上了。

    在宋予乔这边电话接通的前一秒,裴昊昱跟变脸一样,本来阳光明媚的一张脸,立即哭丧起来,开始哭诉:“乔乔,呜呜呜,我爸爸昨天晚上打我了,他还不许我给你打电话,把我的手机藏了起来,我好不容易在他的办公室里才找到了他的手机,偷偷给你打了一个电话……”

    “他打你了?”

    听到宋予乔这么惊慌的声音,裴昊昱瞎编的更带劲了:“是啊,我爸爸昨天晚上回来的时候喝了酒,然后就说我是拖油瓶,然后我要给奶奶打电话,他都气的把电话摔了,然后把我按在沙发上脱了我裤子,使劲儿打我屁股,现在我都没办法……坐。”

    裴昊昱说完这么一长串的话,忽然觉得这个很大的办公室里,貌似有点阴森。扭头一看,果真,老爸站在门口,抱着手臂站着,脸庞背光,所以看起来一张脸特别黑。

    裴昊昱赶忙给宋予乔说:“乔乔我爸爸来了,你赶快来救我!”

    说完,他毫不犹豫地就挂断了电话。

    在这种情况下,能少说一句就少说一句,免得在乔乔来之前,激起老爸的怒气。

    裴昊昱将裴斯承的手机放在桌上,然后从老板椅上跳了下来,哼了一声:“我都告诉乔乔了!”

    说完这句话,裴昊昱就箭一样地冲向了洗手间,然后把门反锁上。

    裴斯承看着迈着小短腿儿子,跟个球似的滚进洗手间关上门,摸了摸下巴,就怕你不告诉乔乔。

    ………………

    宋予乔虽然说心里急,想要去裴氏走一趟,但是还是先把宋疏影送到了家。

    “姐,我就不上去了啊。”

    “看你一脸的慌张,知道你有事儿,还非要硬挺着把我送回来,赶紧走,”宋疏影说,“不过晚上八点之前记得回来,姐有事儿找你。”

    宋予乔比了一个OK的手势,就对前面的出租车司机报上了裴氏大厦的地址。

    ………………

    裴斯承拿出洗手间的备用钥匙,将门打开,就看见小家伙坐在马桶盖子上,一脸防备地盯着他。

    “你上学要迟到了。”裴斯承抱起手臂来。

    裴昊昱也学着裴斯承的样子,抱起肉嘟嘟的手臂,但是气势明显就弱了好多,不过嗓门上弥补了一定程度的缺憾,大声说:“不去!”

    “那我要告诉乔乔,你又想要逃课了。”

    裴昊昱梗着脖子说:“我就逃课!”

    裴斯承说:“那学期末的家长会,让乔乔去给你开,老师就要批评乔乔了,你舍得让乔乔因为你受到老师批评吗?”

    这句话正好戳到裴昊昱的小心脏里,他先是眼睛亮了亮:“下一次你让乔乔去给我开家长会吗?不给我找新妈妈了?”

    裴斯承点头。

    “爸爸你老是说话不算数!”

    “这次我保证。”

    “好吧,”裴昊昱转过身子,从马桶盖子上爬下来,“我就再相信你一次好了。”

    黎北来帮裴昊昱拎书包的时候,裴昊昱转过身来,郑重其事地对裴斯承说:“爸爸,如果你让乔乔给我开家长会,我就表现好,如果你不让乔乔给我开家长会,我就表现不好,让老师天天叫家长。”

    黎北默不作声地扶了扶额头。

    可别啊!叫家长叫的不是你老爸啊,十次有九次半都是我去的!挨骂的不是你老子而是我好不好?

    ………………

    裴斯承掐的时间点刚刚好,让黎北把裴昊昱送去上学不过十分钟,楼下前台助理已经打来了电话。

    “宋小姐刚刚上了电梯。”

    等宋予乔心急火燎地推开裴斯承办公室的门,看见坐在办公桌后面悠闲喝茶的裴斯承,忽然感觉裴斯承就好像是稳坐钓鱼台的姜太公。

    愿者上钩!

    裴斯承抬眼看着宋予乔:“既然来了,就进来吧,站在门口算是怎么回事?”

    宋予乔手一顿,才进了门,只不过办公室的门没有关死,而是虚掩着,留了一小条缝。

    裴斯承在心里笑,还真怕他在办公室里就把她怎么样了啊,时隔五年的第一次是在车上,第二次,绝对会挑一个浪漫的地方,就像是卫生间、浴室、更衣室或者办公室这类场所,以后来了兴致可以玩玩,暂时不考虑备选。

    宋予乔走进来,眼光就环顾了一下办公室,没有给她打电话的裴昊昱啊。

    裴斯承说:“裴昊昱去上学去了。”

    “哦,那……没什么事情了,打扰裴总了。”

    宋予乔说着就想要转身离开,不过她步子小,而且还犹豫了两秒钟,再向前走的时候,身后就伸过来一双手来,直接将办公室的门给关上了,而且还给上了锁。
(快捷键 ←) 上一章 加书架 目录 投推荐 下一章 (快捷键 →)

推荐:青春荷尔蒙 分手妻约 超级学生 拽丫头惹上酷总裁 很纯很萌哒 我的漂亮同桌 老子是富二代 女王凯旋 匹夫无罪 情深如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