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 都市言情 > 曾想盛装嫁给你
曾想盛装嫁给你 / 桑榆未晚

67 假的“宋予乔”

    竟然是姐姐?!

    宋予乔急忙开了门,就看见宋疏影穿了一件轻薄的风衣,黑色的卷发披在肩头,一张脸上没有化妆。身后站着两个戴着墨镜的高大男人。

    “姐?”

    宋疏影微微点头。对身后两个人说:“我现在到我妹妹这里了,你可以回去告诉韩瑾瑜了。”

    进了门,宋予乔一把拉住了宋疏影的手:“姐,你来怎么不事先说一声啊?”

    “来你这儿都要事先说一声了?”宋疏影将身上的轻薄风衣脱掉,露出里面一件墨绿色的修身裙,穿在她身上。小腹能够看见明显的凸起。

    宋予乔顿时张大了嘴:“姐,你怀孕了?!”

    宋疏影点了点头。

    “谁的?”宋予乔在一瞬间就想起刚才宋疏影口中所说的那个名字“韩瑾瑜”,不禁打了个寒颤,“不是吧?”

    宋疏影好像已经是看出了宋予乔脑子里的想法,点了点头:“就是韩瑾瑜的。”

    宋予乔揉了揉太阳穴,怪不得宋翊这一次见了她之后绝口不提姐姐宋疏影的事情,原来……

    韩瑾瑜。

    韩家二公子。是宋洁柔的丈夫。

    宋疏影和宋予乔应该是叫姑父的。

    在宋予乔的记忆里,只见过韩瑾瑜一次,还是小时候,大约十岁的时候,姐姐宋疏影过十四岁生日,有一顶镶钻的宝石王冠,她吵着闹着也要戴王冠,然后姐姐宋疏影就把自己头上的王冠给她戴上了,还拉着她的小手,说:“你今天跟我一样,小乔。”

    宋予乔从姐姐宋疏影的肩膀向上看,就看到了韩瑾瑜。

    韩瑾瑜俯身,冷声问:“你们两个,哪一个是宋予乔?”

    那个时候,韩瑾瑜看起来很凶,浑身上下都散发着冷气。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样,就好像是电视里看到的那种黑社会一样,宋予乔吓的往姐姐身后躲了躲。

    宋疏影向前走了一步,仰着脸看韩瑾瑜,一手将妹妹护在身后,说:“我是宋予乔。”

    然后,韩瑾瑜就带走了一个假的“宋予乔”。

    ………………

    算来。宋疏影和宋予乔姐妹两人也是有两年多没见面了,只是电话或者网上聊天,见了面就有说不完的话。

    这个晚上,两姐妹躺在宋予乔屋子里的一张双人床上,一直聊到深夜。

    宋予乔知道姐姐有了身孕,便让她躺在床里面,靠着墙,避免翻身的时候掉在地上。

    “爸知道这事儿么?”

    宋疏影冷笑了一声:“到现在你还叫他爸?宋翊肯定是知道了,但是之前韩瑾瑜一直把我藏在郊外的一栋别墅里,外面风言风语传的多了,但是没人证实过……”

    宋予乔动了动唇:“那你……”

    宋疏影似乎是看穿了宋予乔想要问什么,直接就打断:“韩瑾瑜的事儿你别问我,我说不出口。”

    宋予乔就咽下了已经到嘴边的话,看着宋疏影的肚子,问:“几个月了?”

    “五个月,”宋疏影说,“我打算在你这儿住一段时间,你忙你的就行,不用管我。”

    虽然宋疏影是这么说的,对于一个孕妇,宋予乔怎么能不管。

    而且,宋疏影肚子里的孩子,将来是要叫她小姨的。

    第二天早上,宋予乔起的很早,看着仍然在睡梦中的姐姐,起身就到厨房里去做了营养匹配的早餐,不过她看宋疏影还没醒,就在冰箱上贴上了一张字条:“我去上班了,早餐做好了,放微波炉里热一下就好。”

    ………………

    在一实小,下午三点半的这场足球赛,其实裴昊昱原本是没有资格参加的。

    因为足球比赛是从小学二年级才开始,而裴昊昱才一年级,而且还是一个不够格的一年级生。

    但是,他能够参加的这场足球赛唯一一个原因,就是因为他老爸,赞助了这场足球赛二十箱矿泉水和所有的白色T恤球衣,然后,学校为了响应足球应该从娃娃抓起,小学一年级也有了这么一场足球赛。

    简直就是小儿科闹着玩儿的。

    三点钟的时候,小学一年级放学,准备开始足球赛。

    裴昊昱和好朋友慕小冬都换上了足球衣,慕小冬虽然比裴昊昱要大一岁,但是身量和个子却是没有裴昊昱高大,两个人站在一起,没有什么明显的差别。

    慕小冬穿上球衣之后特别兴奋:“今天我爸爸妈妈爷爷奶奶都来看我踢球呢!看看我穿上这球衣帅不帅?”

    裴昊昱一个白眼翻过去,“小孩家大人就这么娇惯,哼,我家就来乔乔一个人。”

    慕小冬眨了眨眼睛:“就是上次你说要介绍给我认识的那个乔乔阿姨吗?”

    裴昊昱点了点头:“是把你介绍给乔乔认识,话都不会说,真不懂事。”

    慕小冬:“……”

    等到开场前十分钟,足球场外面的看台上都已经坐了不少家长了,裴昊昱还是没有等到宋予乔,心里也有点急了。

    不是又要放他鸽子了吧。

    如果这一次他再被放鸽子,他发誓,就再也不原谅那个女人了!

    慕小冬刚刚从妈妈手里拿了两瓶果奶,递给裴昊昱一瓶,说:“乔乔是不是不来了?”估讨私扛。

    这听在裴昊昱耳朵里,简直就是火上浇油,他狠狠地灌下去一口果奶,也顾不上擦嘴角流下来的乳白色的液体,说:“乔乔是我叫的,你要叫阿姨,懂?”

    他说完,就拿着自己的小手机跑到一边去了。

    他在小脑瓜里左右权衡了一下,这电话是直接打给乔乔,还是打给老爸?

    如果打给乔乔,可以装可怜,如果打给他老爸,呵呵……

    最后经过深思熟虑,小家伙还是打给了裴斯承。

    ………………

    而此时此刻,就在一实小足球场后门的裴斯承,看见自己儿子的名字显示在手机屏幕上,就向后面的小树林里走了几步,等身后的嘈杂声小了一些,才接通电话。

    “老爸,乔乔到底来不来了呀?”

    裴斯承十分淡定的拿出一支烟来叼在唇边,打火机点燃,“给她打个电话问问。”

    “你不是说不能主动和乔乔联系吗?”

    裴斯承吐出一口烟气:“此一时,彼一时。”

    挂断了电话,裴斯承靠在树干上抽烟,远处走过来几个小学生,看见这边有一个男人正在吞云吐雾,都吓的赶紧跑走了。

    ………………

    宋予乔接到裴昊昱的电话的时候,正在堵车。

    她明明已经提前半个小时就给戴琳卡请了假,但是还就偏偏遇上交通事故,一条路上堵车堵的水泄不通,她看着时间,心里也是焦躁不安。

    “嗯,阿姨马上就要到了。”

    裴昊昱一听就兴奋起来了:“那我去学校门口接你啊!”

    宋予乔怕自己一时半会儿的到不了,裴昊昱小孩子一个人等的急了,就说:“不用了,阿姨到了直接坐到看台上看你踢球。”

    裴昊昱说:“你找不到路的!我们学校就跟迷宫一样,我一定要去接你!”

    宋予乔:“……”

    她怎么会没有去过一实小,她二姨就是一实小的老师。

    还有两条街,宋予乔坐在出租车里实在是等不了了,看车窗外面有一家自行车行,就付了车钱下车,租了一辆自行车,但是因为去公司上班穿的是职业套裙,下面短裙不能骑自行车,索性就把上面的小西装脱下来系在腰上,遮挡住大腿,才沿着慢车道开始飞快地骑。

    她已经有好几年没有骑过单车了,现在为了去看一个小孩子踢足球,她也真的是蛮拼的。

    等到一实小的学校门口,宋予乔蹬车出了一头的汗,将修身的小外套解开,重新穿在身上。

    裴昊昱远远地看见宋予乔,跳着挥手:“乔乔,我在这儿呢!快来!”

    足球赛上半场已经开始了,但是鉴于是一帮小孩,体力不行,在规则上有所变化的情况下,改成上半场二十分钟,中场休息二十分钟,下半场二十分钟。

    宋予乔虽然说中间弃车骑车去学校,但是还是晚到了十分钟,上半场已经开始了。

    她觉得很对不住小家伙,就拉着他去超市,买了很多好吃的东西。

    裴昊昱一手拉着宋予乔,一手捧着一大包薯条,嘴里还叼着一个棒棒糖,说:“没关系啦,还有下半场,乔乔!我带着你参观一下我的学校吧!”

    裴昊昱真的当的一手好导游,指着一个高大的教学楼说:“这是我们的教学楼,楼上是六年级的,我们在一楼。”

    宋予乔听着,也不打断,只是偶尔插嘴问一句好让裴昊昱往下接,怕小家伙忘词了。

    在这学校里转悠,很容易就遇上熟人。

    比如说,宋予乔在这个学校里当老师的二姨。

    席雨霞起初看见宋予乔拉着个小孩儿还有点不相信,等到走近了才出声喊道:“予乔!”

    宋予乔抬眼,“二姨。”

    席雨霞走过来,“我还以为认错了呢,你怎么在这学校里头?也来应聘当老师?”

    宋予乔抿了抿嘴:“我这水平,才高中毕业,哪儿能进得了学校。”

    “你不是休学么,回去把那两年学补上!当时休学,姨就不同意你,就算是出来相夫教子的,怎么也不得有个大学文凭。”

    裴昊昱仰着头,虽然没说话,但是已经暗地里在心里把这些话记了下来,包括他所听不明白的几个词。

    席雨霞问:“咦,这小孩儿不是一年级那个小霸王么?怎么跟你在这儿!”

    裴昊昱听了席雨霞的称呼,撇了撇嘴。

    宋予乔说:“一年级足球赛,他家里面没有人过来,我反正也是闲着,就来看小孩子踢足球,也算是换换心情。”

    远处,一个老师叫:“雨霞!主任叫你呢!”

    席雨霞赶忙对宋予乔说:“多长时间都没来过二姨家了,这个周末来姨家吃饭,叫上你舅舅,咱们家里人聚一聚。”

    宋予乔还来不及拒绝,席雨霞已经跑着去行政办公楼了。

    听得远处操场上一声哨响,裴昊昱说:“上半场结束了!”

    说完,小手拉着宋予乔就往操场上跑,“快点快点!乔乔我给你占了个第一排的好位置!”

    ………………

    看一群一年级的小孩子踢球,根本就是在看他们互相跑着玩儿。

    以前,宋予乔听过一个笑话,说是在踢球的时候,一个人看不过场上十几个人都追着一个球跑,就说要发下去一个人一个球。

    当时觉得好笑,但是现在,宋予乔真的觉得有必要给这几个小孩子一个人发一个球了。

    因为裴昊昱是年龄最小的孩子,所以就安排在守门员的位置,每当一个球冲小家伙飞过去,宋予乔的心都跟着飞起来,生怕那个足球不长眼,万一砸到了小家伙该怎么办。

    裴斯承从侧门进入,就看到宋予乔一双眼睛紧紧盯着场地上乱跑的一群小孩,一副坐立不安的样子。

    他走过去,挨着宋予乔坐下,都没有发现他的到来。

    裴斯承觉得自己的存在感真是太薄弱了,拿起一瓶矿泉水,拧开盖子。

    宋予乔看着场上有一个球又一次向裴昊昱的球门飞过去,裴昊昱跳起来,一下子扑住了那个球。

    “裴昊昱真棒!”她激动地一下子站了起来,手一挥,就将裴斯承松松拿在手里的矿泉水瓶给碰翻了,哗啦啦,水洒了一地。

    宋予乔看着地上的水瓶,觉得自己是不是太咋咋呼呼了,连忙道歉:“对不起,我给您再买一……裴斯承?!”

    总算是注意到他了。

    裴斯承说:“坐下来吧。”

    宋予乔讪讪地笑了笑:“裴昊昱说你有工作不会来,我才……”

    “我忙完了,就来看看孩子。”

    裴斯承注意到宋予乔穿的是一件到大腿的一步裙,现在坐在看台上,有些走光,就将自己的西装外套脱下来,搭在宋予乔的腿上。

    宋予乔好像惊弓之鸟一样,差点弹起来。

    裴斯承按住她的肩膀,眼光向下看了一眼:“要走光了。”

    宋予乔:“……”

    和裴斯承坐在一起,当真是不自在。

    不过,宋予乔的不自在也紧紧持续了两分钟,就再一次被场地上奔跑的小家伙给吸引住了。

    裴昊昱摔倒的一瞬间,宋予乔忽然紧张的抓住了身边裴斯承的胳膊。

    裴斯承低头看了看宋予乔握在他手腕上的纤细五指,挑了挑眉,右手在宋予乔手背上拍了拍:“没事儿,别担心。”

    宋予乔惊觉,收回手,指甲在掌心掐了一下。

    裴斯承觉得球场里一群小孩儿踢球没什么意思,看宋予乔的神态表情,倒是有趣的紧,插在外衣口袋的手摸到打火机,就拿了出来。

    宋予乔注意到裴斯承的动作,再看看周围的小孩子和学生家长,微微蹙眉:“这里是学校,你注意点。”

    因为曾经在小学里代过课,说话的语气不由得像是训那些没有素质的家长。

    裴斯承上扬了眼角,将打火机重新放回口袋,轻道:“好。”

    其实他没有打算抽烟,拿出来看看也不行么?
(快捷键 ←) 上一章 加书架 目录 投推荐 下一章 (快捷键 →)

推荐:青春荷尔蒙 分手妻约 超级学生 拽丫头惹上酷总裁 很纯很萌哒 我的漂亮同桌 老子是富二代 女王凯旋 匹夫无罪 情深如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