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 都市言情 > 曾想盛装嫁给你
曾想盛装嫁给你 / 桑榆未晚

66 没妈的孩子像根草

    宋予乔在宋家,将自己带过去的东西简单地收拾了一下,就去向老太太告别。

    宋老太太说:“这次走了准备什么时候再回来看我这个老太婆一眼啊?恐怕我没的三年时间等了。”

    宋予乔说:“奶奶说什么啊,一点都不老。奶奶。要不然你跟我去C市吧?”

    宋老太太拍了拍孙女的手背:“奶奶老了,折腾不动了,老人家都安土重迁,在这儿生活了七十年。习惯了,你多回来看看奶奶,奶奶就高兴了。”

    宋予乔临走前,宋老太太拉过宋予乔的手,说:“孙女儿,奶奶能看出来,你跟泽南之间是出了问题,但是有问题就要解决,明白么?两个人坐到一起好好说说,别等到真出了问题。那就晚了。”

    是的,现在就已经真出了问题。已经晚了。

    但是,这些话宋予乔没有告诉宋老太太,她不想让奶奶为她担心,就笑了笑,说:“知道啦,不用担心我,我都二十四了,还不会照顾好自己么。”

    “对了,你不说我都忘了。”宋老太太将一个白玉的镯子从檀香木的雕花盒里拿了出来,说,“这个镯子,是奶奶那个时候嫁人的时候戴着的,原先给了你妈,你妈离婚的时候就又还给我了,现在给你,趁着你今年本命年,顺顺利利平平安安,讨个好彩头。”

    说着,宋老太太就给宋予乔套在了左手手腕上,奶白的玉镯子,更加衬出手腕细润,肤色莹亮,很是漂亮。

    宋予乔告别了宋老太太,本想要不要向宋翊说一声,却转念一想,这个父亲几天来都没有来问过一次,现在自己又为什么要去找着别人的碍眼呢,向宋家大宅里的主楼走了两步,又反身向外走。

    忽然,后面传来一个奶声奶气的声音:“姐姐!”

    宋予乔没来得及回头,后面就有一个小孩子扑了过来搂住了她,低头,就看见了宋琦涵的脸。

    宋琦涵是宋翊和徐媛怡生的孩子,现在四岁半了,不过很是瘦弱,比起差不多同年龄段的裴昊昱来说,简直就是一根小豆芽菜。

    “姐姐,你要走了呀?”

    宋琦涵拉着宋予乔一根手指头,问。

    宋予乔不想把对徐媛怡母亲的厌恶转椅到一个完全无辜的小孩子身上,于是就蹲下来,说:“嗯,姐姐走了。”

    宋琦涵说:“我可以跟姐姐一起走么?”

    宋予乔一愣,问:“你是怎么认出姐姐来的?”

    “全家福上有哦,有大姐姐,你是二姐姐,还有一个小哥哥,但是家里只有我一个人。”宋琦涵说的有点委屈,声音越来越低。

    果真是童言无忌么。

    宋家人丁旺盛的时候,原来曾经有过这么多人,但是现在,基本上是一个禁忌了,谁都不敢提。

    宋予乔正打算说什么,却被一个声音打断了。

    “涵涵,你在这儿跟谁说话呢?”

    宋予乔抬头,就看见了站在一米开外的宋洁柔。

    宋洁柔直接伸手将宋琦涵抱过来:“不要跟陌生人说话,要不然会被拐走的。”

    宋琦涵摇头:“这是我二姐姐,不是陌生人。”

    宋洁柔说:“你二姐姐?那你见她在家里住了么?都三年没回来了,算什么姐姐,还不如一个经常来宋家打扫的钟点工强。”

    她说着,转过身来呵斥不远处站着看宋琦涵的保姆:“有你这么看孩子的么?不想干了就早说,反正想要给我们宋家看孩子的保姆多得是。”

    保姆一听,赶忙走过来,从宋洁柔手里接过孩子,然后转身就走了。

    隐约,宋予乔能听到宋琦涵口中的呜咽,好像在叫“姐姐先别走”之类的话,而保姆正在哄他。

    宋予乔对宋洁柔根本没有话说,就像是对宋翊一样,索性转身就走,而宋洁柔却跟在她身后向外走。

    宋洁柔说:“你这回去还不打算跟叶泽南离婚么?”

    宋予乔冷笑:“你以为我离了婚就能轮得到徐婉莉了么?”

    宋洁柔看似语重心长地说:“你这婚姻生活根本就不幸福,不是姑姑向着莉莉,你看看,你都已经耗了三年,从二十一岁耗到现在都二十四了,你还有多少青春能耗得起啊。”

    宋予乔这次没有说话。

    她虽然不赞同宋洁柔这个人,但是这句话却是对了。

    她确实没有多少三年可以耗了。

    宋洁柔接着说:“我知道你不是已经跟叶泽南写了离婚协议了么,就差签字,你要是想让他签字其实也容易的很,你也不是不知道叶家那帮老古董,你婆婆向外说的都是你怀了孩子,但是你现在是不能生孩子,如果这件事情往外一说,叶家人肯定就闹开了,到时候叶泽南不想离婚也得离婚,也不一定非要闹到法院上,弄的谁脸上都不好看。”估布史圾。

    宋予乔听着宋洁柔的话,顿住了脚步,眯起眼睛来:“你从哪儿知道的我不能生孩子?”

    她跟婆婆裴玉玲去医院做检查,回来的检验报告单,难道裴玉玲会给宋洁柔也看过了?根本就不可能,裴玉玲和宋家也是许久都没有联系过了,裴玉玲虽然说为人势力一些,也还是顾全宋予乔在外人眼里的颜面的。

    宋洁柔这下才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说:“以前你婆婆不是老从医院给你拿药喝么,不是调理身体,治的不孕不育的?”

    宋予乔说:“不是,那是给我调理身体,利于怀孕的。”

    对于自己不能怀孕这件事情,她不想让任何人知道,但是,却对宋洁柔的话已经在心里留了一个心眼,想自己回到C市,再去检查一次。

    既然宋予乔要回C市了,那宋洁柔肯定不能留着徐婉莉在叶家一个人,肯定也是要收拾东西回去的。

    但是,临走时却被宋翊给拦下了。

    “大哥,你这又是要干什么?”

    宋翊问:“你要去哪儿?”

    宋洁柔说:“回C市啊,我女儿在C市,我干嘛不回去?”

    “那也等明天再走,今天晚上在韩家有个家庭聚会,你这个韩家的二太太再不出现,别人要以为你退位让贤了!”

    宋洁柔说:“我早想退位让贤了,谁想当韩家的这个二太太谁去当!韩瑾瑜不是外面包个地下情人,不是连孩子都怀上了?我就等着他的离婚协议书,早点让那个小妖精转正了呢。”

    “宋洁柔!”宋翊止不住地呵斥,“你都已经是快四十的人了,能不能懂点事儿!你一年半载都不回来,是要韩瑾瑜给你守贞么?!当年你给别人生下徐婉莉的事情,别以为韩家不知道!他们一个个精明的很,你和韩家老二的这婚姻,就是一个平衡,一个维系!你懂不懂?一旦散了,那S市的天必定是要乱!”

    宋洁柔被宋翊这么一吼,也渐渐平静了下来,缓了一会儿,才说:“我知道了,晚上的宴会我去参加。”

    宋翊转身。

    宋洁柔叫了一声:“大哥,你不会不知道,韩瑾瑜在外面的那个情妇是谁吧?”

    宋翊脚步顿了一下。

    宋洁柔说:“也是,这事儿说出去确实是不大好听,我这个当姑姑的,被自己的大侄女抢了老公,说出去也实在是难听,算是丑闻了吧。不过我不在意,她愿意跟韩家的谁好我都无所谓,我不会说出去,但是大哥,我有个条件。”

    都是一些捕风捉影的事情,宋翊的大女儿,也就是宋予乔的大姐宋疏影,跟了韩瑾瑜两年了,就在前两天,被韩瑾瑜送到C市,远离韩家这个漩涡去保胎了。

    这些事情,宋翊是知道的,他这两个女儿,没有一个是省心的,偏偏当初离婚的时候,席美郁还都留给了他。

    宋翊揉了揉眉心:“你说。”

    宋洁柔笑了笑:“你也知道,大哥,我这人没什么要求,我就想让我女儿得到她想要的,我既然是亏待了她,现在就要补偿她。大哥,你懂么?”

    ………………

    宋予乔与黎北交接完一些资料,距离登机时间还有不到一个小时。

    她起身,不禁伸了一个懒腰。

    “黎北,你把宋小姐送去机场。”

    宋予乔猛的回身,看见正靠在墙边的裴斯承,不知道他在这儿站了多久,这人好像天生就神出鬼没神龙见首不见尾。

    “不用麻烦了,我自己打……”

    宋予乔一句话没说完,裴斯承已经转身走了出去,好像真的已经懒得跟她说话了一样。

    黎北说:“这个地段不一定好打车,宋小姐,还是我开车送你走吧。”

    话说到这里,宋予乔再拒绝就显得矫情了。

    等到上电梯的时候,遇上了许少杰。

    许少杰看见宋予乔手里提着的包,问:“宋秘书要走了么?”

    宋予乔点头:“嗯。”

    等许少杰在楼上拐了个弯,进了他自己的办公区,宋予乔忽然将电梯又按回了十三层,许少杰这个人,绝对不简单,她想要去提醒一下裴斯承。

    “宋小姐,你这是……”

    宋予乔说:“你稍等片刻,我去找一下裴总!”

    但是,宋予乔向前跑了几步,透过打开的玻璃门,看到里面正在打电话的裴斯承,忽然就顿住了脚步。

    分明是她要划清界限的,那么以后裴斯承所有事情,就都和自己是无关的了。

    况且裴斯承是哪种人物,既然自己都能发现的,他如何能发现不了呢?真是多此一举。

    黎北见宋予乔又转身走了回来,心里真是好纠结啊,他已经自动脑补了自己老板和这位宋家二小姐本是情投意合,相恋三载,却奈何家庭的反对而硬生生拆散的故事。

    两个明明深爱的人却不能在一起,是最悲哀的事情有木有啊,要不然就让他当一次月老?

    好吧,是他想多了。

    自己老板的故事,怎么可能那么三俗。

    车上,宋予乔忽然问起黎北:“你是跟了裴总多长时间?”

    黎北说:“虞娜是从在加拿大的时候就跟着裴总,我是从去年裴总回国之后,原先我一直是跟着裴总的父亲的。”

    “哦。”

    黎北问:“宋小姐,你觉得裴总这个人怎么样?”

    宋予乔撑着下巴想了想:“说不上来,看起来衣冠楚楚的,不过我总觉得他内里有点……。”

    黎北竖起耳朵听。

    宋予乔斟酌了一下,可能是自己的文学素养还是没到家的原因,最后说出来竟然是:“有点……坏。”

    听了这个总结的词,黎北差点把刹车当油门踩了。

    宋予乔笑了笑:“我瞎说的,黎特助可千万不要告诉裴总。”

    “呵呵,那绝对不会。”

    不会才怪,这正是拍马屁的好时机,怎么能错失呢。

    ………………

    晚上,宋洁柔挑了一套看起来很显身材的高腰裙,本想要找宋家的司机送她去韩家,但是等到出了门,才发现在路边等着一辆车,是军区牌照的车。

    看来是韩家派来接她的车。

    宋洁柔告诉门卫:“一会儿让司机回去吧,就说我有车过去。”

    说完,她就走向了那辆车。

    车里,不出所料,坐着一个面容冷峻的男人,穿着一身黑色的大衣,一张脸全都隐在黑暗里。

    宋洁柔什么也没说,直接坐上去,看着窗外。

    前面司机也没开车,直到男人说:“去韩家。”

    车子才开始缓缓地开动。

    一路上都无话。

    宋洁柔原本就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但是在这个性情阴郁的韩家二少韩瑾瑜面前,还是会心里莫名的胆颤。

    车子停在韩家外一片密林前面,灯光很暗,树影摇曳。

    韩瑾瑜下车,在浓重的夜影下稍微顿了顿脚步,等宋洁柔走过来,说:“知道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吧?”

    宋洁柔冷笑一声:“你以为我不说,就真护的了宋疏影?”

    韩瑾瑜冷冽的目光看向宋洁柔,声音不怒自威:“如果你有胆量,尽管说,只要你考虑的到后果。”

    宋洁柔虽然是心里害怕,但是仍旧逼迫自己回了一句:“什么后果?你还能杀了我么?”

    韩瑾瑜忽然笑了,一个长时间不笑的人,却笑了一下,这比不笑的时候更加渗人,让宋洁柔后背的汗毛竖起。

    “听说你和他生的那个女儿,现在在C市叶家养胎,不如我找几个手下去拜访一下,也好帮你安安人心。”

    宋洁柔握紧了拳头:“你敢?!”

    韩瑾瑜说:“只要你敢,我就敢,记着,你乖女儿的幸福,就握在你自己手里。”

    宋洁柔十分不甘心地将手臂挽上韩瑾瑜的胳膊,这种被别人掣肘的滋味,当真是不好受!

    而就在前面不远处,韩铎缓步走过来,叫道:“二叔,二婶,今天聚会在偏厅。”

    韩铎带着韩瑾瑜和宋洁柔进了偏厅,立即就有一个女人迎了上来。

    “弟妹啊,你说你这一出国就是一年多,现在可算是回来了。”张慧贞是韩家的大太太,现在算是当家主母了。

    宋洁柔扯出一抹笑来:“嫂子一个人辛苦了。”

    “怎么脸色看起来这么差?”

    韩瑾瑜漠然地接过佣人递过来的湿毛巾擦手,然后断过一杯红酒,说:“可能是倒时差吧。”

    宋洁柔笑笑:“嗯,还没适应过来。”

    张慧贞说:“上次韩铎从C市出差回来,说是看见二婶了,我都说怎么可能啊,你二婶在爱尔兰呢,你说是不是,阿铎?”

    “嗯。”韩铎看了一眼母亲,点了点头。

    这一场家庭聚会,明里言笑晏晏,实则暗藏刀锋,彼此勾心斗角,在这种大家族里,根本就不可能少的了。

    宋洁柔几乎在一瞬间明白了,为什么韩瑾瑜会把宋疏影送走送到C市去。

    就是为了远离漩涡的中心。

    原来,这个男人,也有软肋。

    宋洁柔也端了一杯酒,与韩瑾瑜手中的酒杯轻碰了一下。

    但愿,你能护的了她一时,也能护的了她一世。

    只是,这根软肋,真的是宋疏影么?

    ………………

    当天晚上,回到C市,已经快晚上九点了。

    宋予乔回到金水小区租住的房子,先是做了家务,又自己给自己煮了一碗面,睡前简单做了一套有助睡眠的瑜伽,又泡了一个澡,才上了床。

    原本,做这些是为了有助于睡眠,因为她已经好久没有过高质量的睡眠了。

    可是,没有想到,竟然做了一个春梦。

    梦里,她娇喘吁吁,躺在大床上,迷蒙的看着墙上的壁灯,灯光是柔和的橘色,将她的手指上都染上了这种暧昧的颜色。

    有一双男人的大手在她胴体上来回游走,但是眼前有些模糊,只能够感受得到,却看不到这个人究竟是谁。

    她觉得自己体内好像有一股猛烈的火在烧,她忽然抓住在她身上游走的那双十分漂亮的手,说:“给我!”

    然后,一个低沉黯哑的声音在她耳边,说:“求我。”

    她顾不得其他,大叫:“我求你!”

    一整夜,好像宋予乔真的经历了那一场酣畅淋漓的性\爱一样。

    大清早,宋予乔醒来,发现自己浑身都被汗湿了,竟然会对一个梦有了反应!

    但是,梦里的一切又好像真的是切切实实发生过的一样,做这么一个梦,只是在重温……

    为什么会有这样一种感觉?

    宋予乔伏在床边喘息了一会儿,难道真的是因为太久没有过性生活而饥渴了么?应该不会啊,前两天不是还跟裴斯承……

    想到这儿,她心脏不受控制地跳动,脑海里不由得就浮现出他那张十分英俊的侧脸……

    她猛的甩了甩头。

    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想到裴斯承!

    ………………

    上午打卡上班,宋予乔去找人事部销假后,就去向戴琳卡请辞不和裴氏那边负责了。

    戴琳卡向上推了推鼻梁上的眼睛,问:“原因?”

    宋予乔说:“我能力不够,胜任不了,戴姐,你还是叫……”

    戴琳卡直接打断了宋予乔的话,“这个单子你已经跟了这么快两个月了,现在却说能力不足要转交给别人做,你觉得这个理由有信服力么?我驳回,你照例和裴氏那边的人交接。”

    宋予乔在上班的这三年,职业能力提升了不少,但是对于人际关系的处理,照旧是一张白纸,其实这件和裴氏交接的事情她不想负责,完全就可以用另外一种方法说出来的,不过她还是用了最笨的一种方法。

    宋予乔从戴琳卡办公室里出来,周海棠就料到了。

    “肯定不成吧,”周海棠说,“我早就猜到,戴琳卡绝对不会同意你不跟裴氏这个单子的。”

    宋予乔有点挫败,说:“你怎么知道的?”

    周海棠说:“你跟裴斯承有点关系啊,戴琳卡怎么会不利用这一点,能给公司带来利润的事情,她又不太操心,干嘛不用啊。”

    宋予乔动了动唇,不是她和裴斯承在S市的事情被别人知道了吧,不过看周海棠的表情,肯定不会是知道了,如果知道了,周海棠绝对会第一个叫的地动山摇,不可能这么心平气和地说出来的。

    “你说的是……”

    宋予乔刚想要开口问,门外就有同事叫她:“宋予乔,你不是邮快递么?门口来了一个。”

    “嗯好,你帮我叫住他!”

    宋予乔赶忙将柜子里上一次裴斯承送的,周海棠说在专卖店里的标价是一万二的昂贵裙子给拿了出来,下去去邮寄同城快递。

    这种东西实在是贵重,还是不要的好。

    所以,她当真就错过了一次,知道裴斯承和叶泽南之间关系的机会。

    也确确实实,周海棠口中所说的关系,就是裴斯承是叶氏叶总的小舅舅的这回事,她以为宋予乔知道,便也没有再提了。

    ………………

    两天后,裴斯承带着裴昊昱乘航班回到C市。

    裴斯承戴了一副硕大的墨镜,裴昊昱也戴了一副墨镜,不过比裴斯承的要小一号,出现在机场上众多记者面前,镁光灯闪烁的赶上蜜蜂振翅的速度了。结果不过一个小时,在某宝上“父子款”的墨镜就已经成为了热销款,而且还打上了“裴斯承同款”的标签。

    裴昊昱跟着老爸坐上私家车,十分舒服地往后座上一躺:“好累啊!不想去上学怎么办!”

    裴斯承说:“你本来就是借读。”

    裴昊昱爬起来,撅着屁股,问:“什么叫做借读?”

    前面的黎北说:“小少爷,你现在还不到上学年龄,所以只是在那个班里面借读,如果成绩好,能够跟得上,再考虑情况。”

    实际上,是裴老太太求才心切,也想要培养出一个十三岁的清华北大天才儿童,就托关系提前一年进了学校门,但是谁知道,小少爷竟然学习成绩这么渣,估计明年还要留级了。

    裴昊昱没听明白,问了一句:“啥意思?”

    裴斯承说:“意思就是,今年你和慕小冬都是一年级,明年慕小冬二年级,你还是一年级,后年,慕小冬三年级,你还是一年级,等慕小冬上四年级,你还是一年级,以此类推。”

    裴昊昱:“……”

    然后,裴昊昱就哇的一声哭了,要不要这么歧视学渣渣啊!

    ………………

    宋予乔发现,和裴氏的广告策划案,跟她联系的不再是裴斯承,而是原本的负责人,方梅。

    方梅是一个看起来十分干练的女人,和戴琳卡是同一种精英女性,语速十分快,第一次见面,开场白没有两句话就已经转到了广告策划上。

    所以,在与她谈话的时候,宋予乔必须绷着紧紧的一根弦,语速不由得也就提快了,两个小时的讨论之后,宋予乔的嗓子都有点哑了。

    方梅找助理端过来两杯茉莉清茶:“你润一下嗓子,下午我找主设计师改一下设计方案。”

    宋予乔点头。

    只用了两天,从设计,到初稿,到翻稿,已经差不多了。其实交接的工作,就应该这样雷厉风行,之前和裴斯承主动交接的时候,竟然用了整整一个月。

    这两天,在裴氏的高层办公区,也不是没有再见到过裴斯承,但是这人再见她,全然好像是一个陌生人一样了,倒是省去了宋予乔自己的尴尬。

    “方经理,把这个月的项目人员调动拿给我看一下。”

    裴斯承的声音很突兀地出现在身后,宋予乔后背僵了一下,即刻起身。

    方梅心里疑惑了一下,项目人员调动的初稿不是黎北已经拿走了么?不过她一向是以多做少说,反正初稿当时打印出来三份备用,当即将一份装订好的文件递过去,裴斯承伸手接过。

    这双手手指修长,指骨分明,只是看了一眼,就让宋予乔想起了前两天做过的那个春梦,梦里的那双十分漂亮的大手,不禁脸红了一下,向后退了一步。

    裴斯承的目光掠过宋予乔微红的脸色,默然转身离开。

    ………………

    半个小时后,宋予乔与方梅告别,将所有的资料文件收拾好,准备上电梯的时候,忽然从电梯里冲出来一个小小的身影。

    是裴昊昱。

    裴昊昱正在揉着鼻子抹眼泪,身后跟着的是裴斯承。

    父子两人在看见宋予乔的时候,露出几乎相同的表情,都是先看了两眼,然后别开脸。不过,裴斯承做的更加自然一点,裴昊昱别开脸的时候明显就是很不情愿。

    宋予乔向裴斯承微微颔首,后退一步,为两人让出通道。

    结果,裴昊昱跟在裴斯承屁股后面走了两步,就一下子坐在了地上,指着裴斯承大喊:“老爸,你不爱我!我要找我妈妈!”

    宋予乔吓了一跳,赶忙过去想要将裴昊昱扶起来。

    裴昊昱甩开宋予乔的手,继续大哭:“没妈的孩子像根草,爸爸不爱,连学校的足球赛都不去看,别的孩子都有爸爸妈妈去看!呜呜呜……”

    那一句“没妈的孩子像根草”,说的让宋予乔心里一疼。

    她确实说了,要和裴斯承拉开距离,但是孩子没有错啊,特别是像裴昊昱这样单亲家庭的孩子,没有母亲,从小缺乏母爱。

    宋予乔蹲下来,拉着裴昊昱的小手:“学校要有足球赛了么?”

    裴昊昱哭的眼睛通红,重重地点了点头:“爸爸他很忙,不陪我去学校,呜呜呜……”

    裴斯承转过身来,抱臂,看着在地上扭成一团的儿子,说:“奶奶不是说了陪你去的吗?”

    裴昊昱说:“奶奶从早上开始就一直拉肚子,她辣么大年纪了,在观众席一欢呼,肯定会被吓到的!”

    远在裴家大院,正在兴致勃勃哼着小曲儿给花花草草浇水的裴老太太打了个喷嚏,揉了揉鼻子,是谁在骂我?

    又打了一个喷嚏,咧开嘴一笑,肯定是她的宝贝孙子想她了。

    ………………

    裴昊昱哭的鼻涕一把泪一把的,作为裴三少家里的小公子,整个裴家上上下下的掌上宝,这么大的事儿,肯定是将整个六十三层办公的人员都吸引了过来。

    其实,在裴氏,第六十三层主要就是裴斯承个人的办公区,除了几位信得过的高管,就是两位日理万机的特助,黎北和虞娜。

    虞娜外出帮裴斯承办业务,就只剩下了黎北一个。

    其余几个人是看不懂现在的情形的,但是黎北远远地看着,完全明白为什么会出现这一幕情景,十分聪明地站的远远地看好戏,并不打算上前去,财务部经理邓永俊端着一杯咖啡走过来,“怎么那么热闹,你们俩不上去帮帮忙?”

    现在上去才是帮倒忙的好么?

    黎北转身就走,顺手拿走了桌上的一本八卦杂志。

    邓永俊问:“哪儿去?”

    黎北说:“蹲厕所。”

    ………………

    宋予乔将裴昊昱从地上拉起来,帮他拍拍屁股上的灰,手指抹掉他脸颊上的眼泪:“阿姨去看你的球赛好么?”

    “真的?乔乔你要跟我去?”裴昊昱一下子就不再哭嚎了,但是眼泪依旧不住的往下掉,眼睛酸涩,好像蒙了一层水膜一样,看不清楚人。

    宋予乔点头:“是真的,什么时候球赛?”

    “明天下午三点半。”裴昊昱嘟囔不清的说。

    宋予乔说:“我到时候去看你比赛……”

    她一句话都还没有说完,身后裴斯承已经将裴昊昱拉了起来,直接抱了起来。

    裴斯承说:“不麻烦宋小姐了,真不好意思耽误了你时间。”

    宋予乔听了那叫一个牙酸啊,眼睁睁地就看着裴斯承将哭成一个泪人的裴昊昱给抱走了。

    裴斯承将裴昊昱抱到自己的办公室里,门一关。

    裴昊昱眼泪还是一个劲儿的流个不停,从外套口袋里拿出刚才被他小手攥出汁液来的洋葱,一下子扔的老远:“老爸,哭的停不下来了怎么办?”

    裴斯承打开洗手间的门:“先去洗洗手,别揉眼睛了。”

    ………………

    宋予乔真的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对一个陌生的小孩有这种感觉,但是看到裴昊昱那满脸的眼泪,就觉得心里很难受,特别是听到他那句“没妈的孩子像根草”,就好像她就是将这个小孩遗弃的母亲一样。

    明天真的要去看裴昊昱的足球赛么?

    宋予乔曾经在一实小里帮她二姨带过课,那个时候是教了二年级的几节语文课,也就了解过一些儿童的心理状况,处于这个年龄阶段的孩子,心理上正是敏感时期,如果引导的不好,真的会对心理成长有很大的影响。

    “喂!”

    周海棠看见宋予乔从外面回来,就坐在位子上发呆,不禁悄悄走过去吓了她一跳。

    宋予乔果真是被吓到了,倒抽了一口气。

    周海棠坐过来:“想什么呢,这么专注,这几天总觉得你有点魂不守舍。”

    宋予乔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我想要一个孩子。”

    周海棠一听,有些潸然了。

    她以为宋予乔是在悲叹和叶氏总裁之间那段感情,索性就转移了话题:“前两天有一个猎头公司找到我,想要挖我去盛世,你看你去不去?反正还有两个月你的合同就要到期了。”

    宋予乔说:“还没打算。”

    周海棠不知道宋予乔和叶泽南之间,根本就是一个想走,一个死死咬住不放,还有一个婆婆,再加上插足的第三者是徐媛怡的女儿,有宋翊护着,这么错综复杂的关系,压根不是想走就走的了的。

    周海棠说:“我还有一个月合同就到期了,到时候我也不打算再续了,我到时候先去探探风,觉得员工福利不错了,你再过去。”

    实在是因为上一次得罪了叶氏总裁,把叶泽南骂了个狗血淋头,叶泽南这两个月没有找理由炒她鱿鱼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她还是乖乖的自觉走人。

    晚上,宋予乔本打算买东西自己回家做饭,但是周海棠说想要吃牛排,“可怜一下我这种单身狗啦,你说去西餐厅里吃东西,只有一个人很寒碜人的。”

    周海棠家就是C市人,算是小康家庭了,因为家里只有她一个算是独生女,自然眼光也很高,带着宋予乔来到了一个算是比较高档的西餐厅里,兴致勃勃地说曾经有一次在这间餐厅里还见到哪位明星了。

    宋予乔点了一份法式黑椒牛排,周海棠点了一份德克萨斯小牛排,又点了一份鲜虾披萨。

    “你尝尝,这儿的披萨很好吃,我一个人吃不完。”

    宋予乔和周海棠在大厅中间的一个位置上,正好可以看见门口,不过一会儿,餐厅里的广播声就响了起来,说是一辆奥拓,车牌照为XXXXX的车,发生了一些小事故,需要出来处理一下。

    周海棠一下子就跳了起来。

    “我的车!”

    已经吃的差不多了,周海棠直接拿了包就冲了出去,宋予乔在后面叫服务员结了账才跟出去,看见在不远处,一辆红色的私家车前,周海棠正在跟一个人吵的脸红脖子粗。

    开车的这人可能是一个新手司机,看起来也挺战战兢兢的,在停车位上,倒车的时候一下子撞上了后面周海棠的车,然后吓懵了,又赶紧打方向盘,却不料打过了头,周海棠车前的保险杠直接撞歪了,前面有严重的擦痕。

    宋予乔注意了一下,这人开的车是一辆奔驰,一辆大奔撞上奥拓,也只有周海棠敢瞪着眼这样吵了。

    不过追究起来责任,确实是奔驰的车主负全责。

    这辆车的司机只是一个新手司机,貌似还是瞒着自己老板出来试车的,所以现在看起来特别拘谨,有点想要私了。

    周海棠说:“私了?你能赔的了么?我现在就要赔偿!”

    她虽然不是那种蛮横不讲理的人,但是对于自己的车停的好好的,却无缘无故被人撞了,心里还是十分气愤的。

    宋予乔对这个新手司机说:“你给你老板打电话,这件事必须要车主出面处理一下,如果你还是这样推脱,我们就要报警了。”

    周海棠一听宋予乔说“报警”,拿起手机来就想要报警,却被宋予乔按住了。

    司机说:“别报警!我这就给老板打电话!”

    在这家西餐厅上面,是一个台球厅,这个老板就是在上面和几个朋友约好了打台球。

    等到这人从楼梯上走下来,周海棠一下子瞪直了眼,不自觉地就拉了一下宋予乔的衣袖。

    这个男人看起来文质彬彬的,身形很是俊朗,既然算得上是老板,应该也都有三十多岁了。

    他的目光先是在宋予乔和周海棠脸上依次掠过,然后上前查看了一下车的情况,直接对身后跟随的秘书说:“按照4S店的标准,赔偿给这位小姐。”

    宋予乔一时间有点愣,竟然这么简单就搞定了?不过看是一位大老板,应该也不在乎这么一点钱。

    直到这个人再度转身上了台球厅的楼梯,一直处于放空状态的周海棠才动了动唇,说:“完了,予乔,我估计去不了盛世了。”

    “为什么?”宋予乔对于周海棠忽然转换话题有点没有反应过来,说,“你不是已经面试过了么?等下个月就走。”

    周海棠哀嚎了一声:“刚才那个人就是盛世的老总虞泽端啊!当时面试了三个人,他还去面试现场了……”

    宋予乔听了也是一愣,竟然这么巧。

    “没关系,现在天黑,他不一定认得出来你。”

    周海棠这段时间真是和上司对上了,先是不分场合的骂了她现在的上司老总,现在又非要他将来的上司赔钱修车。

    现在也只能听天由命了:“但愿吧。”

    ………………

    这个晚上,宋予乔在睡觉前,将一个仿旧的唱片机打开,放了一段舒缓的轻音乐。

    她简直是已经有了阴影了,有时候都不敢闭眼,生怕一闭上眼睛,看见的就是裴斯承,做的就是一个春梦。

    但是,在这个晚上,即将入睡的时候,传来了咚咚咚强烈的敲门声。

    已经过了十一点了,这个时间会是谁呢?

    宋予乔试探性地问了一句:“谁?”

    门外:“是我,小乔,开门。”
(快捷键 ←) 上一章 加书架 目录 投推荐 下一章 (快捷键 →)

推荐:青春荷尔蒙 分手妻约 超级学生 拽丫头惹上酷总裁 很纯很萌哒 我的漂亮同桌 老子是富二代 女王凯旋 匹夫无罪 情深如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