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 都市言情 > 曾想盛装嫁给你
曾想盛装嫁给你 / 桑榆未晚

63 没见过被猫爪子挠过么

    一五一医院住院部。

    宋翊和徐媛怡从韩参谋长的病房里出来,身后跟着韩参谋长的孙子韩铎。

    宋翊说:“小韩啊,不用送了,你二婶今天刚从国外出差回来。还在倒时差,等过两天,我让她过来看看。”

    他口中的韩家孙子的二婶,就是宋洁柔。

    不过倒时差是假,宋洁柔不想过来是真,如果不是碍于韩宋两家的名望,分居超过两年,早就可以解除婚姻关系了,而现在因为利益,实质上名存实亡。

    “爷爷嘱咐过的,一定要送您到楼下上车。”韩铎显得很是彬彬有礼,对长辈也有该有的恭敬,虽然他几乎没有见过这个二婶几次面。

    徐媛怡笑着:“哎哟,你看看这孩子多好,要是涵涵长大也能像你这样我就放心了。”

    宋琦涵听见妈妈说他的名字,往徐媛怡怀里缩了缩。

    宋翊大笑:“还怕生呢。都快五岁了,怎么能长成哥哥这样子啊。”

    就在等待电梯的时候,电梯门忽然哗啦一下打开了,里面直接冲出来一个人影,一下子撞上了站在正中间的徐媛怡。

    徐媛怡大叫了一声,眼看着怀抱里的宋琦涵就抱不住了,还好一旁的宋翊及时的扶住了她,稳住了她怀里自己的小儿子。

    而韩铎,则是上前一步扶住了冲出来了的这个身影,不过因为冲劲儿太大,他反而被带的向后退了两步。连同这个人影一下子翻倒在地上,他人高马大的。倒是摔得不轻。

    “对不起,对不起。”宋予乔赶忙说,“我没有看到……”

    忽然,一声极其响亮的“姐姐”,打断了宋予乔的话,当然也打断了她紧张的思绪。

    宋琦涵已经从徐媛怡的怀里挣扎着出来,一下子扑到宋予乔的身上:“姐姐,姐姐!”

    宋予乔认了有三秒钟,才认出来,这个小男孩就是三年前还嗷嗷待哺的那个同父异母的弟弟。

    但是,他是怎么认出来她的?

    虽然说这三年来她的变化也不是多大,只不过这小孩三年前哪儿能记得事。

    徐媛怡是除了宋琦涵之外,第二个回过神来了的,叫了一声:“予乔,你这是什么时候回来的?”

    宋予乔抬眼,看向徐媛怡的眼神已经冷了三分,“我什么时候回来的跟你有关系么?是不是刚回来就嫌我碍眼了。”

    宋翊皱眉:“怎么跟你徐阿姨说话呢?”

    宋予乔既然已经看见了徐媛怡。自然也就注意到了站在徐媛怡身边的宋翊,看起来神采奕奕,精神实在是好,亏的她刚才在路上为他担心了一路,还以为真的是肾脏出了问题,恨不得当时下决心把自己的一个肾移植给宋翊,但是现在一见面就用这种语气说话,心里那点温存立即消失殆尽了。

    “怎么,把我亲妈挤走了,还要我恭恭敬敬叫她一声妈么?你知道她女儿跑去C市去给叶泽南当小三么?爸,你真是太厚此薄彼了吧。”

    宋翊一听,脸色已经变了,相当难看。

    “你这是跟谁说话呢?!你还当我是你爸爸么?”

    徐媛怡觉得气氛不对,急忙拉了宋翊一把:“予乔刚刚回来,别火气那么大。”

    在一边的韩铎听了,这就是涉及宋家自己的家务事了,他在这儿站着不免的有点局促不安,就随便说了一个托辞,先回了韩参谋长的病房。

    转身前,韩铎的目光在这个宋予乔身上又看了两眼,才转身离开。

    因为韩参谋长住的是贵宾的病房楼层,所以现在走廊上走了一个韩铎,就只剩下这么四个人,就连医生护士都敬而远之。

    宋予乔站的笔挺,和宋翊对峙着。

    宋翊冷冷说:“你大老远的跑回来,就是为了跟我这么呛的?”

    宋予乔站的笔挺,也是分好不让:“是你先这么说的。”

    “好,好,好,”宋翊一连说了三个“好”字,直接抱过仍然黏在宋予乔身边的宋琦涵,大步跨上了电梯,“大老远的回来就是为了给我这把老骨头找气受,行啊,宋予乔,你真是越来越让我这个当父亲的汗颜了。”

    “我哪儿敢给你找气受,你也说了,你是我父亲,我是当女儿的,孝顺您还来不及呢。”

    眼看着父女两人又要剑拔弩张,彼此说话携枪带棒的,徐媛怡赶紧上去打圆场:“宋翊你这是干什么?!予乔不回来你盼着,回来了你这是要把人说走么?”

    “我什么时候盼过她回来?”宋翊冷眼看着宋予乔,“你问问她,心里承认不承认这个家,承认不承认我这父亲?当初是谁说的要断了关系,一个人嫁到C市去,永远也不会回来这个家门的?!”

    宋予乔咬着牙,硬生生是把到嘴边的话给咽了下去,眼睁睁看着电梯门在眼前阖上,酸涩的眼眶终于是满含了泪水。

    她还是忍不住地喊了出来:“是我,就是我说的!怎么样!”

    她对宋翊的担心根本就不是假的,要不然也不会失了理智,不深入了解一下情况就跑回来了S市,结果发现是被骗了,还被人奚落一番。

    宋洁柔恐怕是一早就知道是这种结果了,所以才会骗她。

    身体有些脱力了,宋予乔背靠着墙壁,一点一点地滑落下去,但是却睁大眼睛,避免眼睛里蓄满的泪水滚落下来。

    但是,还是不争气的滚落下来,她便索性靠坐在地上,将头埋在双膝间。

    这种时候,真的很适合自己疗伤。

    将那些残留的碎片整理一下,然后重新抛弃在角落里。

    不知道过了有多久,宋予乔将这种悲伤的情绪彻底掩藏起来,抹了一把眼角的残泪,才抬起头来,第一眼就看见了同样靠在墙面上的裴斯承。

    他什么时候来了?

    ………………

    裴斯承插兜靠在墙面上,目光深沉,见宋予乔抬起头来了,才走过去,伸出手来将宋予乔拉起来。

    “哭够了么?”

    宋予乔微愣,随即否定:“我这是调整情绪。”

    裴斯承听着宋予乔这硬气的话,果真是和五年前那个时候没什么两样,有时候说话就是一股子小孩子脾气,他一笑,就顺着他的话往下说:“那调整好了么?”

    “嗯。”

    宋予乔点了点头,转身就上了电梯。

    她觉得她和裴斯承,原本就不该有关系,现在更是不该有关系,所以,到了楼下,看见黎北开着的车,她直接绕过车尾,在路边招手打车。

    而裴斯承也没有上车,跟在宋予乔身后。

    黎北心里想,这不是闹别扭了吧,也难怪,老板一向是不懂情趣,更何况人家已经是人妻了,看过多少男人了,用对付少女粉红心的那种手段根本就不行了。

    宋予乔觉得心烦的不行,刚才因为和父亲宋翊之间吵架,现在脑子里有一根线纠缠着,死死地缠绕着,脑壳里有两股力在用力地拉扯着。

    一辆出租车在面前停下,宋予乔打开车门想要上车,但是看着身后裴斯承也跟着,就直接转过身来,狠狠地推了他一把,瞪了他一眼:“你别跟着我!”

    然后,直到出租车开走,裴斯承都还站在原地。

    本性终于显露出来了,还以为这五年来,真的把一只小野猫驯成了贤良淑德的大家闺秀了,屡屡用一种恭谨的眼神看他,他都觉得不舒服。

    难道他就是这种受虐体质?

    裴斯承弹了一下衣服上的灰尘,看向出租车开走的方向。

    黎北以为裴斯承这是生气了,但是等到自己老板上了车,才发现他竟然嘴角是勾着的。

    裴斯承幽凉的目光看向黎北:“怎么了?”

    黎北立即摇头:“没怎么。”

    “开你的车,”裴斯承说,“没见过被猫爪子挠过么?”

    黎北差点没忍住笑出来,一边踩下油门,一边自己腹诽:您这哪儿像是被猫爪子挠过啊,摆明了就是跟一直萌猫亲密接触了一下子,餍足饭饱的表情,要不要这么明显啊。

    ………………

    宋予乔直接让出租车去了机场。

    来的时候,她之所以坐高铁,是源于近乡情怯,虽然心里担心父亲的身体,却又不想那么快到达,能让自己的心里有一个缓冲。

    而现在,她恨不得赶快离开这个城市,就跟三年前离开的时候一样,带着一种狠心的决绝,哪怕是再也不回来。

    但是,就在快到机场的时候,她却接到了一个电话。

    “乔乔,回来了?”

    这是奶奶的声音,宋予乔在听见的时候差点都哭出来。

    以前在宋家,除了妈妈对她好,就是奶奶了,当初宋翊和母亲离婚的时候,最极力反对的就是奶奶,甚至不惜动手打了宋翊,在她一意孤行要嫁给叶泽南的时候,奶奶也是一直站在她这一边。

    “嗯,我跟着领导来S市出差。”

    “那都不回来看看你奶奶啊?就准备这样不告而别是不是?”宋老太太今年年过七旬,但是说起话来仍然是中气十足,“今天中午回来吃顿饭,就跟我这个老太婆吃顿饭。”

    挂断电话,宋予乔愣了半天神,才反应过来,对出租车司机报上了宋家的地址。

    这三年来,虽然没有回过家,但是也是经常和奶奶通电话,奶奶学会了用网络视频以后,经常也会在电脑上和奶奶视频。

    宋予乔到的时候,一直以来照顾着宋老太太的王阿姨已经等在宋家门口了。

    “王阿姨。”

    “二小姐,你总算是回来了。”

    王阿姨看着宋予乔穿着一件裙子,整个人亭亭玉立,比起三年前竟然觉得更漂亮了,一路上夸个不停。

    宋予乔见奶奶的心也是很急切,只不过宋予乔没有想到,会在奶奶屋子里见到叶泽南。

    ………………

    叶泽南之所以会在今天来到宋家,他是料定了,既然宋予乔现在在S市,那么就必定会来宋家。

    可是,他还真的是低估了宋予乔的狠心。

    他派去跟着宋予乔的人打电话来告诉他,宋予乔竟然已经去了机场了。

    但是,他还有最后一张牌,就是利用宋予乔对宋老太太的感情。

    所以,他就直接来找了宋家老太太。

    在三年前,宋予乔和叶泽南的婚事,宋予乔一意孤行,宋家上上下下都反对,只有宋老太太一个人赞成孙女自己选的意中人,并且极力支持。

    当年,确实是这样,宋予乔带着整个世界的敌视,嫁给了叶泽南,没有婚礼,没有祝福,现在却落的这样的下场。

    但是,她还是不想告诉奶奶,她自己决定后的苦果,还是由她自己来尝,奶奶年龄大了,不需要为她自己所做的决定来买单。

    在宋老太太的院子前,宋予乔看见叶泽南就顿下了脚步,脸上的表情瞬息万变。

    王阿姨问:“怎么了?”

    宋予乔眼神空白了一秒,才说:“没什么事儿。”

    王阿姨当然也就注意到正站在院子里抽烟的叶泽南,看了一眼宋予乔,已经是了然了,抿嘴一笑:“我先进去,你们小两口先说说话。”

    等王阿姨先进了门,宋予乔强硬地克制住自己掉头就走的欲望,狠狠地瞪着叶泽南:“你在这儿做什么?”

    叶泽南把烟掐了,走过来:“我来看看奶奶。”

    宋予乔冷笑:“你会来看奶奶?三年了你看过奶奶么?还有,这是我奶奶,跟你没关系。”

    叶泽南直接伸手掐住了宋予乔的下巴,用拇指和食指狠狠地捏着:“跟我没关系,你想跟谁有关系,嗯?还没有离婚,你是不是已经心急地在找下家了?那个下家知不知道,你以前就被人睡过?”

    虽然宋予乔已经再三告诫过自己,对于叶泽南,就当他已经死了,心里再多的感伤,也都成了深埋在心里的痛,但是现在听见他说这样的话,心里还是会冰冷一片。

    现在宋予乔看着叶泽南,就好像是一个陌生人一样,好像她从来都没有认识过叶泽南。

    而就在这个时候,背后的门忽然开了,宋老太太人未到声音先到,中气十足:“你们两个准备在门口腻歪到什么时候呢?小乔你这是来看我呢还是来看你的亲亲老公啊。”

    宋老太太拄着拐杖,笑着探出头来。

    叶泽南将捏在宋予乔下颌的手指迅速的收回,并且改为手臂搭在她的肩膀上,回头笑了笑。

    这样的角度,这么快的动作,宋老太太应该没有看到刚才叶泽南凶狠地卡着叶泽南下巴的情景。

    叶泽南脸上带着微笑,似乎从一开始就一直是用的这种宠溺的表情。

    宋予乔也几乎是在一瞬间回神,克制住自己想要甩掉叶泽南的手臂的冲动,对宋老太太笑了笑:“奶奶,你说哪儿的话,我这不是回来了么。”

    宋老太太站在门口,看见自己的孙女,心里就高兴,再看看阳光下自己孙女和孙女婿这么一站,就觉得是郎才女貌。

    “快过来,让我这个老太婆瞧瞧自己孙女儿。”

    宋予乔走过去,扶住了奶奶的胳膊。

    已经三年没见了,就算是通过视频看到过,哪里能看的这样清楚,将奶奶脸上的褶皱,飞起的老人斑全都看的一清二楚,奶奶真的是老了,莫名的觉得眼眶酸涩,想想自己这三年来,就算是和父亲宋翊断了关系,怎么也不该这样对奶奶,太不孝顺了。共丸夹扛。

    “我们乔乔真是长得越来越好了,”宋老太太笑了笑,“快进来吃饭吧,泽南也进来。”

    说着,宋老太太就一手拉了一个,进了门。

    饭桌的安排,不知道是不是有意,宋予乔和叶泽南分坐在宋老太太的两边。

    “都是些简单的菜,你们小两口也别嫌弃我这老太婆这里吃的简陋了,在外面吃多了荤菜,在我这儿就当是洗一洗肠胃了。”

    宋予乔说:“怎么会嫌弃简陋呢。”

    不过确实是,饭菜没有那些大鱼大肉,因为宋老太太自从上了年纪,就开始信佛了,不喜欢杀生,所以饭桌上多一些比较家常的素菜,唯有一道肉菜是一个酸菜鱼。

    宋予乔正在埋头吃菜,忽然面前横过来一双筷子来,是叶泽南。

    叶泽南笑了笑,将一块已经剔过鱼刺的鱼肉放在宋予乔面前的小碟子里:“你最喜欢吃的酸菜鱼。”

    宋予乔手中的筷子顿了顿,没有推辞,也没有说话。

    他还知道她喜欢吃酸菜鱼么?

    记得还是在高中的时候,有一次暴雨,两个人中午都没有回家,就商量着要去小餐馆吃饭,到了小餐馆,宋予乔要吃酸菜鱼,而叶泽南要吃水煮鱼,宋予乔说:“我不想吃水煮鱼!要不然就酸菜鱼,要不然就不吃。”

    那个时候的宋予乔,说实话是有些刁蛮任性的,但是她只对着叶泽南一个人刁蛮,就像是很多少女对自己喜欢的男生,总是会故意撒娇故意使小脾气一样。

    然后叶泽南就生气了,说:“你爱吃不吃!”

    他依旧是点了水煮鱼。

    宋予乔眼圈红了,站起来就跑了出去,冲进了雨里。

    她跑到一个十字路口,停了下来,蹲下来抱着腿哭,脸上说不清到底是自己的眼泪还是雨水,总之心里特别的伤心。

    但是,叶泽南也冒着雨追了出来,而且脱下来自己的校服外套挡在了宋予乔头上,哄他:“好了乔乔,我错了,给你点了你最喜欢的酸菜鱼。”

    宋予乔记得,那个暴雨的中午,她一个人吃下了一整条酸菜鱼,因为她对叶泽南说,那是她最喜欢的。

    实际上,她不喜欢吃鱼,她只是想用那种跟喜欢的男生对着干的方式,来引起他对自己的注意,就跟青春期的男生,总是喜欢拽掉心仪女生扎头发的头绳,然后藏起来,是一样的,都是有一种懵懂的爱恋。

    现在,宋予乔看着自己面前小碟子里的酸菜鱼,时过境迁,已经是完全不一样的心境了。

    她将鱼肉拨到一边,没有拒绝,当然也没有吃。

    宋老太太看出了一点猫腻,目光在两人脸上依次掠过,但是什么都没有说。

    吃过饭,宋老太太要去山上的寺庙去还愿,就让宋予乔一起跟着去。

    “泽南,下午办完事儿了晚上还来奶奶这儿吃饭啊。”宋老太太对要外出洽谈工作的叶泽南说。

    叶泽南笑了笑,点头说:“好。”

    在和宋老太太一起出门的时候,意外的遇上了刚刚从外面面回来的徐媛怡。

    徐媛怡在看见宋予乔的那一刹那,脸上一闪而过了一丝惊诧,马上就恢复了常态:“妈,予乔你回来了啊?”

    宋老太太对大儿子后来娶的这个女人从来都是不温不热的态度,看不上眼,随便淡淡地嗯了一声。

    徐媛怡看见宋予乔手里挎着的竹篮,里面放着一些香火点心什么的,就知道宋老太太这是要上山去还愿了,“妈,我叫司机送您?”

    宋老太太没什么好脸色,说:“我不会自己让司机送我啊?现在你成了这宋家的女主人,我就连一个司机都叫不动了是不是?”

    徐媛怡脸色一讪:“妈,我没那个意思。”

    宋老太太拉着宋予乔就出了门,没再搭理徐媛怡了,倒是后面跟过来的宋琦涵大叫了一声“姐姐!”

    宋予乔顿住脚步。

    宋琦涵瞪着一双黑乎乎的大眼睛,就要向宋予乔跑过来,却被徐媛怡抱了起来:“姐姐现在有事出去,别捣乱。”

    宋老太太平常对徐媛怡也没有这么苛刻,只不过现在自己喜欢的孙女儿在身边,自然是要为孙女儿她妈妈争一口气的。

    不过,老太太看宋予乔的脸色,倒是也没有什么变化,想必三年了,什么都放开了?

    在车上,宋老太太就问起了宋予乔的母亲:“你妈妈在加拿大那边还好么?”

    宋予乔说:“嗯,都好。”

    “听说,”宋老太太问,“你妈妈嫁了个外国人?”

    “是,嫁给了一个加拿大人,我见过了,她在那儿生活挺习惯了,我去过几次他对我也很好,他有个儿子,比我大六岁,我去了之后……”

    宋老太太听到这儿已经惊叫起来了:“那外国毛子也是个二婚?”

    宋予乔:“……”

    奶奶,您看您都用了“也”了,就不要嫌弃人家外国人了好么。

    宋予乔知道奶奶是向着母亲的,不管是当初她父亲宋翊决议是要离婚,还是要娶徐媛怡进门,当时母亲嫁给那个外国人的时候,她也小小的反对了一把,但是席美郁女士怎么可能被宋予乔的意见左右呢。

    陪着奶奶从山上还愿下来,宋予乔的手机响了,她拿出来一看,是裴斯承的私人号码。

    她忍不住就蹙了蹙眉,将手机挂断,等到过了一会儿,手机又响,她又挂断。

    宋老太太问:“谁的电话?”

    宋予乔说:“推销保险的。”

    ………………

    在裴氏的分公司里,这个宋予乔口中推销保险的裴总裁,正在以普遍认为的霸道总裁的语气,来开一个员工大会。

    而在会议室后面的黎北,正拿着裴斯承的手机,一遍一遍地拨着宋予乔的手机号。

    这种追女人打电话工作都要他一个秘书来做,简直是欲哭无泪了。

    关键是,他这边不停地打,那边不停地挂断,最后打的时候,已经被拉进了黑名单。

    这个时候黎北明白了,原来自己老板不打电话而是让他来打,绝对是有目的的啊,这种挂电话的行为,就严重挫败了他作为男人的心,将来,这种往事该如何向他的女朋友报备呢。

    黎北绝对是一个尽职尽责的助理,老板交代下来的事情,绝对万死不辞也要办到。

    所以,他从会议室出来,走到走廊上,拿出自己的手机来给宋予乔打了一个电话。

    这一次,接通了。

    黎北在心里为老板默哀了一下,看来老板你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不是光吃到嘴里就完事儿了,看,她肯接我的电话,都不肯接你的。

    宋予乔在电话里的语气特别礼貌:“黎特助?”

    听了宋予乔这么一声“特助”,他简直要感动的哭了,因为他那个傻缺女友整天叫他助理秘书,他三番五次告诉她,他的名号是特助,特别助理的意思,绝对不是一般般的助理秘书,现在看看人家宋小姐,老板的心上人果真就是不一样。

    黎北说:“宋小姐,我有一个事情想麻烦您。”

    “请说。”

    “我女朋友在C市骨折了,崴了脚了,”黎北在心里默念了三遍:对不住,接着说,“我现在已经在机场了,但是老板身边没带人,我前天晚上看宋小姐您和老板的配合十分默契,您有作为专业秘书的基本素质,能不能替我在老板身边做三天呢?我实在是紧急。”

    “黎特助,不是我不帮,实在是我……”

    黎北听着宋予乔有心拒绝的样子,就急忙打断了她的话,“拜托了,工资什么老板给你一份,我把我的给你一份,现在老板就在分公司开会,您尽快赶过来。啊,喂,喂,你说什么我听不清楚啊,我机场这边信号不是很好,我女朋友的电话进来了,我先挂了啊……”

    黎北挂断了电话,长呼了一口气,帮你就帮到这里了,老板,接下来就看你自己的造化了。

    正好,会也散了。

    裴斯承走出来,黎北把电话双手奉上,并且告知了刚刚给宋予乔打电话的内容。

    “宋小姐应该会马上过来,”黎北说,“我说我现在在机场,准备回C市了。”

    裴斯承将手机握在手心里打转,眉毛向上挑:“那你现在还在这儿愣着干什么?”

    黎北:“……”

    “去机场啊,还要我给你买机票么?”

    “不用不用。”

    黎北可是知道裴斯承的性格,如果你真要是得罪了他,嘴上带着笑,也能分分钟把你阴死。

    ………………

    这边,宋予乔听着黎北挂断电话之后的忙音,想到又要见到裴斯承,心里就好像有几只蚂蚁在咬,又疼又痒。

    宋老太太问:“工作上的事情?”

    宋予乔点了点头:“我可能晚上不回来吃饭了。”

    宋老太太说:“去忙吧,让你一个年轻人陪着我这么个老太婆也不容易,年轻人嘛,就该多出去闯荡闯荡,不过外面走累了别忘了回头看看。”

    “奶奶。”

    宋老太太让司机直接开车把宋予乔送到了裴氏的分公司,在宋予乔临下车前,又特意叮嘱了一句:“晚饭可以不回来吃,晚上要回来睡觉啊。”

    宋予乔点头:“嗯,知道了,奶奶。”

    其实,宋老太太从今天宋予乔和叶泽南见面,就已经看出了两人之间的问题,所以,这一次让两个人在一起睡一晚上,俗话说的好,床头打架床尾和,在宋老太太眼里,还是三年前,宋予乔刚刚嫁给叶泽南的那种特别喜欢,而叶泽南,还是在高中时代学生时期,对她家孙女的那种呵护。

    但是,老太太还不知道,其实,宋予乔年少的那一份那情,已经走到了终点。

    ………………

    宋予乔在裴氏分公司前犹豫了一会儿,正准备走进去,迎面走出来一个人,就是前天晚上被裴斯承骂的那个总经理,叫许少杰。

    宋予乔颔首,叫了一声:“许经理。”

    许少杰在看见宋予乔的时候,绝对是在一瞬间肃然起敬,说:“宋秘书,裴总在楼上等您呢。”

    宋予乔问:“裴总今天有什么事情么?”

    许少杰说:“还是那批假货的问题,公告已经发出去了,还准备再借此机会做一个抽奖活动。”

    听着总经理口中这么多的话,宋予乔不禁问道:“您这是要去……?”

    许少杰说:“裴总要喝正宗的蓝山咖啡,我去买,对了,小宋秘书你想喝点什么?”

    宋予乔已经说不出话来了。

    这个裴斯承也真是傲娇的很,把堂堂分公司的总经理当成普通的杂务人员差使。

    裴斯承已经坐在办公室里了,从透明的磨砂门看进去,正在拧着眉不知道思索着什么。

    这分公司的办公也真是公开透明的很,所有高层的办公室一律都是透明的玻璃门,只不过在一些玻璃门上,中间贴着一层磨砂的玻璃纸,有时候一眼看过去,只能看到下面露出的两条美腿。

    宋予乔在玻璃门上轻叩了两下,“裴总。”

    裴斯承抬起头,看见是宋予乔,直接说:“你过来,帮我起草一份文件。”

    宋予乔微愣,这还真是用她用上手了,连一点缓冲的休息时间都没有,直接就安排工作了,看来每一个总裁都是腹黑的资本家,吃肉喝血剥削阶级。

    裴斯承指了指身边的一个椅子,让宋予乔坐下,在电脑里输入一大串的密码,然后双击打开一个界面:“你看一下这个文件。”

    宋予乔本以为还是前两天的假货事件,却没想到是另外关于供应商的问题,不对,也不完全与假货事件无关,这就是产品偷工减料的供应商,不过,很是奇怪的是,竟然有三家供应商同时入选,最后却选择了一个口碑最差的供应商。

    以宋予乔在公司里工作的这三年,了解所谓的办公室政治和一些敛财手段,她觉得应该是裴氏分公司的高层,为了牟取私利,然后选了这么一个扶不上墙的阿斗。

    电脑屏幕是面朝裴斯承的,而宋予乔坐在裴斯承身边,因为电脑屏幕上的字又不是太大的,普通的宋体五号字,有点费眼,她就向前倾身,微微侧身的同时,膝盖就碰到了裴斯承的腿。

    她惊的一下子就站了起来,将身后的椅子带翻了。

    “对不起,裴总。”

    宋予乔在反应过来的同时,赶忙俯身将椅子扶了起来,脸颊绯红,披着的头发散在肩头,更加衬出一张巴掌大的脸娇艳欲滴。

    裴斯承的喉结上下滚动了两下,别开了脸看着屏幕,三秒钟后重新转过脸来:“你这么紧张做什么?”

    宋予乔说:“对不起,我没经过这么大的场面。”

    “是么,”裴斯承轻笑一声,“让你看一个文件,算什么大场面,予乔,你是在害怕我。”

    宋予乔低着头,皱了皱眉。

    裴斯承这种说话一阵见血,还真是让她感到不习惯。

    裴斯承笑了笑:“你放心,我一向是公私分明的,现在你代替的是黎北,你就把我当成戴琳卡就行了。”

    宋予乔说:“是。”

    接下来的两个小时里,宋予乔坐到裴斯承的位置上,然后开始整理电脑里的资料,将供应商的资料归类,整理在一起,打印出来。

    裴斯承过目之后,说:“嗯,明天上午三个供应商会来公司来参加一个竞标,根据这次竞标,好好的调查一下这三个公司。”

    宋予乔说:“是。”

    她现在接触的一些东西,全部都是裴氏内部的东西,难道裴斯承就这么信任她,将这些内部的数据给她看,难道不怕她将裴氏的这些内部资料给倒手卖出去卖一大笔钱么?

    裴斯承忽然开口,打断了她的胡思乱想。

    “你在想什么?”

    宋予乔猛然回神,摇了头:“没什么。”

    裴斯承撑起下巴来,半仰着头看宋予乔:“来,让我猜一猜,你是在想……这些裴氏内部的资料,我让你看,难道不怕你把这些东西都透露出去吗?是不是?”

    宋予乔愕然抬起头。

    裴斯承脸上带着笑意:“好了,我猜中了对不对?”

    宋予乔不语。

    这种情况下,多说多错,更何况,她只是一个临时调过来帮忙的,只要撑过这两天,彼此井水不犯河水。

    嗯,是这样的,最起码在宋予乔心里,是坚定了这样的想法的。

    裴斯承忽然站起身来,逼近了一步,高大的身影将宋予乔完全笼罩在自己的气场里。

    “我不怕你卖出去这些资料,”裴斯承说,“因为我知道你不会。”

    明明只是用的一般的口吻,宋予乔的心却是跳漏了一拍,脸庞迅速的热了起来,想要向后退一步,后腰却已经抵上了办公桌。

    裴斯承若无其事地靠近,再若无其事地后退,目光掠过宋予乔锁骨处的一抹粉红,轻声说:“宋秘书,你文胸带露出来了。”
(快捷键 ←) 上一章 加书架 目录 投推荐 下一章 (快捷键 →)

推荐:青春荷尔蒙 分手妻约 超级学生 拽丫头惹上酷总裁 很纯很萌哒 我的漂亮同桌 老子是富二代 女王凯旋 匹夫无罪 情深如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