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 都市言情 > 曾想盛装嫁给你
曾想盛装嫁给你 / 桑榆未晚

2 我想离婚了

    叶泽南的话好像是一把锋利的刀子,一把掏心窝的刀子,一下子刺进宋予乔的心脏,鲜血淋漓。

    “你怎么不说话了?被我说中了是不是?”

    “你不信我,还要我说什么?”

    叶泽南见宋予乔脸上一片空白,顿时心里有一股恶狠狠地恨意,俯下身来,忽然一下子含住了宋予乔的耳垂:“破你初夜的那个人,有没有这样……亲过你,有没有这样摸过你?”

    纵使已经经受过比这种不堪的言语更多,在听到自己曾经最爱的人说出这样的话,宋予乔还是心痛的一阵阵抽搐,她咬着牙:“你这个人渣!”

    叶泽南的手向上,忽然一下子覆上宋予乔胸前的浑圆,狭长的眼眸已经眯了起来,“我是人渣么?那我们两个不正好般配么,我是人渣,你是妓女。”

    他紧紧地扣住宋予乔的下颌,脸上显现出好像恶魔一样的笑,“来,老婆,告诉我你的初夜卖了多少钱?”

    宋予乔不是没有听到过叶泽南叫她老婆,以前在高中的时候,叶泽南偶尔叫她老婆,她都会红了脸不知所措,但是现在,心里只有讽刺。

    “不!”宋予乔拼了命地挣扎,“你放开我,我不是妓女!”

    突如其来的吻让宋予乔感到眩晕,口鼻间全都是另外一个女人的香水味,抬眼就可以看见被揉成一团的床单被罩,宋予乔觉得一阵阵的恶心,忽然,身上的重量却一下子消失了。

    叶泽南逆着头顶的大灯,居高临下地看着宋予乔:“碰你,我觉得脏,真他妈脏。”

    宋予乔好像被闪电劈中了一样,眼前灰白了一下,等到再回过神来,直接抓起散落在床上的女包,向早已经人去房空的门口扔过去:“叶泽南!你干净吗?!你有什么资格说我脏?!你有什么资格……”

    声音渐渐低下来,宋予乔觉得这间房的灯光太刺眼了,要不然怎么会想要流泪呢。

    这个时候,走廊上爆发出一个女人的尖叫声,宋予乔抹了一把颊边的泪,急忙下了床跑出去,第一眼就看见了正在揪着一个女人头发的华筝,一脸怒容。

    两个女人为了一个男人打架,而这个男人……现在正倚着墙抽烟,一副坐视上观的模样,背影颀长,身上只穿了一件深紫色衬衫,携烟的手指指骨分明。

    这个男人就是那个让华筝疯狂的裴斯承?

    宋予乔看这个男人的同时,这个男人我转过头来看了她一眼,一时间,两人都愣了。

    宋予乔是因为这个男人太让人惊艳过目不忘的面容,怪不得华筝惦念了三年,追也要追到国外去。

    而后者,一双精光四射的眼睛里闪过一丝惊愕,而这一抹惊愕,竟然逐渐灼灼,似乎还带着一丝探究,目光慑人,让宋予乔不由得别开了脸,弯腰去拉华筝。

    在酒店保安的帮助下,终于把两个女人拉开了,华筝手里攥着细碎的一把头发,脸上鲜红的两道抓痕。

    当这个女人拨开挡在眼前的头发,露出一张妖娆的小脸,宋予乔愣了一下,这是最近风头正盛的女模特张梦琳。

    张梦琳倒是不紧不慢地打了经纪人的电话,临走时对华筝留下一句——“你等着!”

    华筝就像是打了鸡血,要不是宋予乔按着,已经冲了上去,“好啊,我等着!看看到底是你先弄死我还是我先弄死你!”

    华筝已经数不清这是第几次来捉裴斯承的奸了,她轰轰烈烈追了裴斯承三年,甚至在语言不通的情况下去了国外。每当他身边有女人的时候,就会冲出去以女朋友的身份自居去棒打鸳鸯,但是,裴斯承却一直当她是妹妹。

    宋予乔安抚她,“你脸上有伤,要不要先去医院?”

    华筝摸了一下脸颊,倒抽了一口冷气,顿时骂了一声:“操,真后悔没撕烂那贱货的嘴!唉,裴斯承呢?”

    走廊上只剩下了明晃晃的灯光,哪还有人的影子。

    “对了,你和叶泽南怎么样了?”华筝按下了电梯开关。

    宋予乔垂下了眼睑,“我想离婚了。”

    “想好了?”

    等到电梯门叮的一声打开,宋予乔低喃了一声上了电梯,华筝没听清,又问了一次,电梯门关上。

    电梯旁边的安全通道,隐在黑暗里的裴斯承淡淡的勾了勾唇,眼前浮起宋予乔那张一看就是哭过的小脸,手指间的烟蒂结了长长一段烟灰。

    五年了,真是好久不见。

    他拿出手机来打了一个电话,“查一个人,华筝的一个朋友,宋予乔。”

    电话另一头,裴斯承的御用调查员啪啪啪的敲打键盘,“老板,哪个宋予乔?哦,查到了一个,她老公是叶泽南,不是你大外甥么……喂,喂!”

    话筒里,只剩下了忙音。
(快捷键 ←) 上一章 加书架 目录 投推荐 下一章 (快捷键 →)

推荐:青春荷尔蒙 分手妻约 超级学生 拽丫头惹上酷总裁 很纯很萌哒 我的漂亮同桌 老子是富二代 女王凯旋 匹夫无罪 情深如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