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 都市言情 > 贴身兵皇
贴身兵皇 / 寂寞的舞者

第四十二章 荆老与荆贝儿

    古老的朱漆大门,发出吱嘎嘎吱的响声,缓缓打开。

    萧风站在门口,入眼的是院中的那棵老槐树,依旧枝繁叶茂,郁郁葱葱。

    “既然回来了,为什么不进来。”敞开的屋门,苍老的声音从中传出。

    萧风甩甩头,压下心中的诸多思绪,快步向着正屋走去。

    “爷爷,我回来了。”萧风走到屋门口,双腿一软,跪在了地上。

    短暂的沉默,颇含欣慰的笑声响起:“你小子,以前不都是叫我老家伙的吗?怎么忽然改称呼了?男人,归天跪地跪父母,除此之外,任何人都不值得你跪,起来吧。”说到最后一句话,声音甚是威严。

    萧风缓缓站起,吐出一口闷气,大踏步跨进正屋客厅。

    正屋中央对着门口处,摆着一张中堂桌,旁边则是两把太师椅。中堂桌上的紫砂茶杯,还在腾腾的冒着热气。

    萧风嘴角颤抖一下,家中的摆设,亦如四年前一样。目光,投向坐在太师椅上的老人。

    这个老人,就是萧风口口声声叫着‘老家伙’,对他有着养育之恩的荆老。

    “爷爷。”萧风深吸一口气,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勉强露出笑容。

    荆老缓缓站起来,看着萧风,露出欣慰的笑容:“小子,较之四年前,你果然成熟了不少,最起码,知道尊敬我老人家了。”

    萧风听到这话,忍不住笑了:“以前那是年少轻狂不懂事儿,呵呵。”

    “阿风,坐吧,咱爷俩聊聊。”荆老指着旁边的椅子,呵呵笑着:“家里没有沙发,只有椅子,还坐的习惯?”

    此时萧风也恢复常态,玩世不恭的笑道:“那是必须的,咱这屁股,啥东西坐不习惯?就是皇帝的龙椅,我也坐的习惯。”

    “呵呵,你小子,说说吧,四年没上学,跑出去干嘛了。”

    萧风讪笑着:“做了个经纪人,呵呵。”

    “poker的四大经纪人,黑桃A?”荆老的表情,似笑非笑。

    “你怎么知道!”萧风一惊,脱口问道。

    荆老忽然笑了:“哈哈,小子,你那点事情,我怎么会不知道。”

    萧风仔细的观察着荆老:“额,爷爷,你到底是什么人?”从小到大,萧风对荆老的感觉,那就是神秘。他曾多次问过荆老身份,都被他搪塞过去。

    荆老听到萧风的问话,脸上的笑容,渐渐收拢。原本无神的双眼,猛地爆出精光,稍一思量,缓缓伸出枯柴般的手指,蘸着茶水,在中堂桌上,画了一个字符。

    “嘎吱”一声,萧风屁股下的椅子发出惨叫。再看萧风,满脸的震惊与不相信。

    荆老听着椅子的惨叫,有些肉疼:“阿风,轻点啊!你屁股下面的,可是清朝的古董!纪昀的东西哟!”

    萧风听到这话,再次一愣,脱口问道:“谁的?纪昀?纪晓岚?!”说完,猛地蹦了起来,上下打量着椅子。

    荆老苦笑道:“你能不能不一惊一乍的?还有,你小子不许打这把椅子的主意。”

    萧风讪笑着,再次坐下:“爷爷,这真是纪晓岚坐过的椅子?我擦,我问这玩意干什么,差点让你绕过去。你刚才说的,是真的?”

    “是真的,绝对的纪晓岚之物,而且还是他书房里的那一把。”荆老很认真的点头。

    萧风忙摇摇头:“我问的不是椅子,是这个。”说完,指了指桌子上未干的茶迹。

    荆老点点头,笑道:“嗯,要不然,你以为你会那么巧,进入这里面?这四年,你的事情,我都知道。甚至,你勾搭了谁家的娘们,这我也知道。”

    萧风一愣,随即无语的竖起中指:“你个为老不尊的老家伙,我决定了,我还是叫你老家伙吧!”

    “哈哈,我也感觉这个称呼顺耳多了。好了,先不谈别的,脱了衣服,我看看。”荆老戏谑的看着萧风。

    “啊?脱衣服?”萧风瞬间毛骨悚然,“哎,我说,老家伙,你还好这一口?”

    荆老一愣,随即破口大骂:“王八蛋,你才好这一口呢。”骂完之后,忙摇摇头:“淡定淡定,奶奶个熊,怎么见到这臭小子,就搂不住火了。”

    萧风咧咧嘴,站起来,缓缓脱掉了上衣。精壮的上身,布满了伤痕。看到这些伤痕,又想起了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不由得一叹,萧风啊萧风,你以后怎么面对林琳啊!

    荆老如刀的目光,扫过萧风纵横的伤疤,最终停留在一处,沉声问道:“你在英国受过伤?”

    萧风苦笑着:“嗯,更严重的是,受伤后,我发现我的身体出现了毛病,力量和敏捷度,正在缓缓的降低。”

    荆老目光一凝,惊讶道:“力量和敏捷度降低?”

    萧风点点头:“嗯,我来找你,就是想问问,有什么办法可以解决吗?”

    荆老看着萧风,若有所思的问道:“你是怎么受的伤?说说当时的经过。”

    萧风叹口气,开始讲述自己在英国的刺杀经过。当他讲到英国军情五处和六处联合出手对付他时,荆老皱起了眉头。

    “除了力量和敏捷度,其他的呢?”良久,荆老抬起头,认真的问道。

    这种表情,在萧风的印象中,可是不多见。“没了。怎么了,老家伙,不治之症?”

    荆老枯柴的手在桌下微微颤抖着,脸色却故作轻松的笑着,摇摇头:“没什么大事儿,可能是伤还没好利索。等过几天再看看,应该就好了。”

    “啪”外面门打开,一个如黄莺般的声音传来:“爷爷,我回来了。”

    萧风听到这个声音,哪里还顾得上再问什么,忙站起来:“是贝儿回来了。”说完,向着外面走去。

    荆老看着萧风的背影,脸色变得难看起来:“难道天妒英才吗?黄毛鬼子,该死!!”

    萧风站在屋门口前,看着远处走进来的女孩,不由得眼前一亮。

    精致的五官,如雪般的肌肤,黑色长发,一身休闲长裙,清新典雅,犹如西湖出水芙蓉,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

    此时荆贝儿,也注意到了站在门口的萧风,先是一愣,随之心中一颤,猛地抬起头,脸上写满了不相信:“哥?是你?!”话落,手里的包包掉在地上,眼圈泛红。

    萧风微笑着:“是我,哥回来了。呵呵,我家贝儿出落的越来越水灵了。”说完,张开了双臂:“过来,哥抱一个。

    荆贝儿泪水滚落,猛地扑进了萧风的怀里:“哥……”

    若有若无的淡淡香气,自荆贝儿身上散发出来。萧风抽了抽鼻子,有些心旷神怡。“贝儿不哭,好不好?呵呵,只要贝儿不哭,那哥就带你买棉花糖吃。”

    以往,每次荆贝儿哭鼻子,萧风都会带她去买棉花糖,保准有用。现在见到荆贝儿哭,他又拿出了老办法。

    荆贝儿扑哧一声笑了:“哼,哥,我又不是小孩子,这一招对我没用了。”

    萧风也笑了:“哦,我忘了,我以为贝儿还是那个跟在我屁股后头要棉花糖吃的小丫头。”

    “你才呢。”荆贝儿皱着鼻子,不依的叫道。

    “灯初上夜未央,来往的人多匆忙……”手机响起。

    萧风松开荆贝儿,按下了接听键:“喂,林琳,怎么了?”

    “风哥,我听说你晕倒了?没事儿吧?”林琳有些焦急的声音,从听筒中传出。

    萧风心中一暖:“放心吧,我没事儿。今晚我不回去了,你和舞儿吃吧。”

    林琳的声音有些低落:“哦,我知道了。对了,风哥,韩爽姐来过,说找你有事。你不在,她就走了,说明早再来找你。”

    “嗯?好,我知道了。嗯,先挂了。”萧风挂断电话,有些疑惑,韩爽又来找自己干嘛?难道因为今天的火拼?

    
(快捷键 ←) 上一章 加书架 目录 投推荐 下一章 (快捷键 →)

推荐:青春荷尔蒙 分手妻约 超级学生 拽丫头惹上酷总裁 很纯很萌哒 我的漂亮同桌 老子是富二代 女王凯旋 匹夫无罪 情深如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