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 都市言情 > 分手妻约
分手妻约 / 禾维

番外后续之说书人在笑言(全剧终)

    江城的村子里,有这样神奇的两户人家,一户姓莫,一户姓楚。两家的先生都是从外边搬来的,拖家带口的搬来了此地,也就没有再离开。莫先生在城里上班。据悉是做金融业的,楚先生也在城里上班,据悉是做房产业的。

    这一年,莫先生和楚先生联手,倒是开发了江城的一个大项目,赢了满江红。

    只是这些事情,却是不为人知的,也唯有村长知晓些许。

    其实听闻,这莫先生和楚先生两位都是大有来头。那远在千里之外的港城,是他们的家乡。在那家乡里,两人都是有身份地位不可小觑的人物。

    然而。村民们是不知晓这些的,朴实的他们自小世世代代都在这里成长,偶有外出工作,也不会接触这样上层的社会。

    于是这两人就成了村子里隐匿的大人物,尽管旁人都不知晓。

    这一天晚上,莫先生开始咳嗽。

    本来以为只是感冒伤寒,但是情况却越来越糟糕。

    每天的咳嗽止不住,一直咳了几天后,莫先生捂脸的手帕上沾了些血迹来,这是吓坏了一旁跟随的齐简。立刻的便送去了医院,只以为是旧病复发,吓得几乎魂不附体。

    齐简立刻将事情告诉了何桑桑。何桑桑一接电话,她也是吓了一跳,那手机也直接掉在了地上。

    这“哐啷——”一声惊到了一旁的莫太太,莫太太扭头去瞧她,“桑桑,你的手机不要啦?”

    何桑桑也不敢说实话,只是随意扯了个理由,“太太。我出去一下,我去修手机。”

    莫太太点头,何桑桑便往外边走。

    何桑桑开车一路奔去了医院,急忙去问,“怎么样了?”

    “还在检查。”齐简回道。

    医生检查了半天,结果倒是出来了,“没事。只是柳絮过敏。”

    两人一愣,那惊吓过后倒是没了声音。

    原来是莫先生因为过敏了,大概是近日前往江城另一片地方,那里春日柳絮繁多,所以惹了鼻子不舒服。本以为会好转,但是一连几天下来,却是反倒愈发糟糕了。身体还算强健的莫先生,平时都是好好的,可因为这柳絮入喉,他开始咳嗽。再加上本就心脏不是太好,所以一直的咳嗽引发了一些弊端。才会有血丝来。

    莫先生笑道,“没事,休息几天就好了。”

    尽管是如此可还是要留院观察,因为这先天的原因实在是不敢耽搁,齐简道,“先生,那您以后就别去那片地了。”

    莫先生向来就爱惜自己的身体,自然是不会再去,所以就叮嘱道,“让笑信去照看吧,你也要费力盯着些。”

    齐简点了头。

    莫先生又是看向何桑桑,“那我这不能回去了,家里边你就说我出差了吧。”

    何桑桑想想也好,于是应了。

    何桑桑折返回家里,就把莫先生的事情告诉了许阿姨,许阿姨也是明白了。这边他们也就没有再多言,等到了晚上绍誉和笑烟相继归来也是要开饭。坐上了饭桌上,莫太太数了数人道,“还有人没到。”

    “我家老头去哪里了?”莫太太开口问道,莫先生在她口中就是那个老头。

    何桑桑回道,“先生他出差去了,大概要过几天才回来。”

    莫太太一听这话,有些不高兴了,“为什么他走了也不带我去?”

    这又要怎么去回答?

    何桑桑道,“没几天就会回来的,而且你还要陪着楚太太和笑烟啊。”

    莫太太这才又回过神来,想着似乎是该如此,不再有异议了。

    “哥哥。”笑烟喊了声,绍誉道,“来,吃饭吧。”

    等到晚餐过后,莫太太牵着笑烟的手去陪伴她的母亲了,绍誉悄悄问道,“老爸是去哪里了?桑桑阿姨,你可别骗我,老爸不会一声不响就走了。”

    对着孩子,何桑桑不隐瞒了,“你老爸他有些不舒服在医院里边呢,不过没事,只是柳絮过敏,所以观察几天。”

    绍誉已经懂得病痛,“很严重吗?”

    “不严重,不过是怕吓到太太了,所以先生就先不回来。”何桑桑笑道,“没事,你放心。”

    绍誉道,“那我明天去看老爸。”

    小霸王要去医院探视莫先生,这倒是好办,车子一开领了过去。父子两人一见面,绍誉瞧了瞧,“老爸,你真弱。”

    虽然是孩子,可这个时候已经开始舒展义气架势,也开始知道作为强者需要强健的体魄。作为男孩儿,没有一个不练武的,绍誉更是从小就开始习武了。

    莫征衍瞥了眼儿子,“等你打得过我再说吧。”

    父子两人平时练手的时候,绍誉当然是败下阵来,莫先生根本不费吹灰之力,这下让小霸王反驳不了。

    绍誉又道,“过不了多久,我一定把你打败。”

    这话题聊了几句立刻就过了,因为莫先生急于询问,“你老妈在家都好?”

    “桑桑阿姨和齐简叔叔难道没有向老爸你每天报告吗?”绍誉问道,这小霸王太熟悉父母的相处了,也知道父亲是个粘人精。

    莫先生扬起唇角,“你老爸我最近有些无聊,一个人在这里没意思,要是笑烟能陪我就好了。”

    “不行,她要上学的!”

    “那就放了学。”

    “不行,她要做作业的,还要练口语说话还要学算数,好忙的。”绍誉急忙说,更是投降了,“老爸你为什么不让老妈来陪你!”

    莫先生道,“你老妈她离不开你楚阿姨。”

    “喔。”这一点绍誉也是知道,他这才道,“其实老妈挺好的,老爸你就放心吧,除了吃饭的时候,老妈都不会想起你!”

    “……”这话听到耳朵里,莫先生有些不是滋味了。

    莫先生在医院里一连待了几天,医生例行检查,更是调养心肺。宏叉记技。

    莫太太还在村子里过着日子,每天都是一样,但是这几天下来,她整个人却是越来越暴躁,越来越不平静,终于又有一天,她发怒了,“为什么那个老头还不回来!”

    原来还是因为莫先生不归,众人都是相劝,可是莫太太已经不肯了,她非要去找莫先生不可。

    何桑桑见这样下去不行,实在是控制不住,只怕半夜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太太跑了出去,那才是不妙。立刻的,打电话和齐简商量了,是否要送太太去医院的问题。但是齐简这边也没有个决断,因为莫先生此刻正被医生推进了急诊室,因为今天又检查出来被隐藏到的柳絮还有剩余吸入了肺腔里。

    正是两难的时候,齐简道,“还是让太太来吧。”

    何桑桑也是同意后,便告诉了太太,“先生回来了,不过他不在这里,我开车载着您去吧。”

    莫太太立刻动身前往,回头不忘记指着楚笑信道,“你!留下来看家!”

    楚笑信一脸的无辜,他这是招惹谁了,那躺在医院里的家伙,可是好吃好睡的。

    笑烟很是茫然,看着父亲,又看了看绍誉,喊了一声,“哥哥?”

    “我们来吃饭吧,我老妈去看老爸了。”绍誉牵着笑烟往屋子里边走。

    莫太太赶到那医院后,何桑桑带着她去,莫太太问道,“这里是哪里?”

    何桑桑想了想道,“这里是办公的地方。”

    “好大喔。”莫太太感叹了一句,却是兴冲冲的想去见他,“那走快点,不然我家老头等。”

    这边疾步前行,何桑桑终于和齐简碰了面,齐简道,“先生在这房间里呢。”

    莫太太一瞧那地方,却是不知道是门诊室,她可不管那些医院的条例,就在说话之际推开了门往里边走,两人急忙呼喊,“太太,这不行……”

    急诊室里正在做检查和治疗,莫先生白色的衣服躺在那里,医生正用仪器在诊治,突然之间莫先生半眯的眼眸对上了她,像是一下子太过激动,就着急着要起来,那速度过快,忽然仪器逆转,本来是有效的治疗,却是因为医生颤了手而用力过猛,“躺下……”

    “你……”莫先生正是要开口,那后边的两个字还来不及,登时一口血哗啦一下吐了出来。

    那鲜血来的突然,登时惊了所有人,齐简和何桑桑又吓坏了,只以为是旧疾彻底发作。

    而那鲜血撒溅的场面,映入了莫太太的眼中,突然之间好像定住了。她懵懵懂懂间走过去,一直看着他,满目都是那鲜血的颜色,莫先生却是慌了,只怕她害怕,他急忙解释,却甚至都忘记了她或许根本就不明白那些医疗的方式,“我没事,只是医生帮忙把积在身体里的淤血给弄了出来,我一下呛到了,所以才会这样,我真的没事……”

    但是她的眼睛却是呆呆看着那片鲜血,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好似勾动了心弦,让她整个人一颤。

    莫先生着急的去扶住她,让她看向自己,“怎么了?我没事啊,真没事!”

    视线在浑浑噩噩中摇散着,她对上了他,那周遭的人只见她的嘴唇动了动,好似是她念了什么。

    突然莫先生也定住了,在失神后猛地抱住了她,不肯再放开。

    医生和护士在旁瞧着,齐简和何桑桑也瞧着,不知所以。

    是她那声音太轻了,旁人听不大清楚,却是唯有莫先生听见了,那两个字,太过久违,久违到他几乎以为这一生一世都不会听见,那是他的名字。

    她喊,“征衍。”

    至于后来,莫先生当然安然无恙平安出院了,听闻出院的时候,莫太太买来了一打的口罩,让他出门必定戴着,除非春日过去了,柳絮不再飘扬的时候才能拿下。这近两个月里都是如此,直到春日过了,初夏都上了来才算是作罢。

    ……

    这一年的港城,算是一帆风顺和泰安康的景象,除却那些商场上依旧较劲的劲敌和伙伴们,一切都是安好的。久远集团的董事会上,总经理莫柏尧一再表示董事长该亲临,但是董事长还是没有出现。

    但是这一年的下旬,却是突然有律师派了信件来,由莫总亲启。莫柏尧打开来一瞧,他吓了一跳,却竟然是将公司所有注资金额折现的文书,而那签名的本人竟然是——宋七月!

    这巨额的资金去向何处不为人知,只是之后又听说北城大变,后来被摆平了。

    又隔一年,莫先生和楚先生一家外出游玩,却是又来到了宜城。

    他们此番前往,是去参观一出画展。

    那不过是一场个人画展,本是名不见经传的,但听说画展的画师其实很有背景,传闻他是知名画家李宪大师不曾收到门下的学生,李宪大师本来有意将他收为学生,可是被此人拒绝了,后来他便再也没有收过第二个。

    这消息传得沸沸扬扬,倒是惹人关注。

    他们前来参观画展,但是不见画师本人,只是那画展厅外无数的花篮,一瞧那名讳,让人瞠目,竟然是各界富商政要,这样大的排场。而那展厅内布置的不过像是个画廊一般,随意而且慵懒,却极富魅力。那画廊的墙上地上,挂着摆着一幅幅的画像。

    “鼻子,眼睛,耳朵……”笑烟瞧着,童声柔软道出。

    绍誉一瞧,指着另一幅画问道,“这个呢?”

    “手手。”

    女人的手,纤细的呈现在画中,没有其他。众人再是一瞧,果真这里所有的画里,都是一幅幅单幅的作品,全都是人体的素描,勾勒了极美的颜色,凝重而且艳丽。

    这所有的画像,好像能拼凑出一个人来。

    那分明是一个女人,可却不知道是谁。

    这画展参观完后,并没有前去和画师会合,两家人牵着孩子就这样离开了。

    ……

    冬日里边的港城,午后那天桥下边有在喝茶下棋的闲人,还有说书四处游走的老书生。老书生正是说到那里,和港城的豪门世家有关系,“那个莫家,他们家名下可是了不得的久远集团,那个久远的董事长,他娶了一个妻子,可是他的那位妻子是个疯了的女人……”

    “不过说她是疯了,倒也是稀奇了,因为她聪明的不行,听说之前高盛集团遇到了困难,是她出的手……”

    那说书人说着,有一道童声响起,“那她到底是疯了还是没疯?”

    众人一瞧,却是一个七八岁模样的少年,身边还带着一个年纪小一些的女孩儿,少年长得俊俏,女孩儿也是可爱,站在一起如同招财的金童玉女一般。

    孩子一问,众人也是跟着询问,“那她到底是疯了还是没疯?”

    “这谁知道啊,不过啊,听说那家北城的集团遇上了困难也是她出的手,还带去了百来号人呢……”老书生说的正是起劲,众人却是唏嘘不已,“瞧你吹的!”

    “我没吹,我真没吹啊!”老书生喊了起来,众人闹作一团。

    那少年和女孩儿听着,机灵的双眸里相识一笑,忽然听见一声呼喊,“笑烟!”

    他们扭头去瞧,女孩儿喊了一声,“妈妈!”

    后方的人群里边,那老书生一边慌忙解释着,一边余光瞥了一眼,那前方处两对男女,生的也是人中龙凤,站在那里,大概是那一对孩子的父母。

    老书生瞧过一眼,又是朝面前的人道,“我可没吹,这都是真的,那莫董事长的夫人,真的这么厉害……”

    老书生辩了几句忍不住再去瞧方才的几人,却已经不见了踪影。

本站访问地址http://www.ziyouge.com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紫幽阁 即可访问!

(快捷键 ←) 上一章 加书架 目录 投推荐 下一章 (快捷键 →)

推荐:青春荷尔蒙 分手妻约 超级学生 拽丫头惹上酷总裁 很纯很萌哒 我的漂亮同桌 老子是富二代 女王凯旋 匹夫无罪 情深如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