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 古代言情 > 盛宠之嫡女医妃
盛宠之嫡女医妃 / 天泠

091信物

    从闺学回到墨竹院后,南宫玥忙吩咐意梅:“你去把鹊儿唤来。”

    “三姑娘……”意梅欲言又止。

    南宫玥感觉到意梅应该是有话要说,面色一正,问:“怎么回事?”

    意梅突然上前几步关上了房门,跟着又走回南宫玥身爆她从腰间取出一块龙眼大小的金镶玉牌和一张纸条,低声道:“三姑娘,刚刚在惊蛰居时,我去了趟净房,那边洒扫的小丫鬟把这张字条塞给了我,说……说是容公子给的。”她的脸色不太好看,那位容公子还真是手脚通天,居然把人安插到南宫府了。

    南宫玥也是心生不悦,但还是接过了玉牌和字条。

    那是一块白玉错金牌饰,牌饰做得十分精致,玉质纯白,细腻温润,面上错金丝勾连云纹,纹质纤细规整,不是凡品。

    至于字条上说什么,南宫玥约莫已经猜到了。

    昨晚她去浅云院陪着双亲和哥哥一起用晚膳,就听父亲南宫穆提及,昨日三个皇子在上书房起了争执,竟连皇帝都惊动了,最后三皇子被皇帝罚了闭门三日。

    那时,她惊诧之余,又觉得有几分理所当然。前世那个智计百出的官语白毕竟不是徒有虚名,难怪前世能和萧奕一起最终覆灭了这个皇朝!

    南宫玥慢慢展开字条,如她所想,字条上写着:你的要求吾已做到。

    南宫玥将字条放到烛火上烧毁,眸光闪了闪。确实,她提出那个要求时,是打算为难官语白,因为他提出的利益虽然诱人,对于她,却是与虎谋皮,风险太大了!

    可是没想到他真的做到了她提出的条件,还如此之快!

    她虽是女子,也知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既然他做到了,那么她也不会事到临头又改口反悔。

    另一方面,她的心思此刻也发生了变化。

    这官语白既有翻云覆雨之才,与他结交也许是值得……即便自己要冒很大的风险……

    思绪间,南宫玥墨墨铺纸,执笔飞快地写了一张字条,然后交给了意梅:“明天你寻个机会把这个塞给那个丫鬟吧。”

    “是。”意梅恭敬地应道,跟着问,“三姑娘,可还要把鹊儿给唤来?”

    南宫玥点了点头,意梅应声退下,立即唤了鹊儿前来。

    鹊儿利索地跑了进来,福了个身道:“三姑娘。”

    “鹊儿,过来。”南宫玥招了招手,让鹊儿走到近前,然后在她耳边小声地吩咐了几句。

    鹊儿惊得眼珠子差点没有掉下来,三姑娘居然吩咐她去打听萍表姑娘的换洗情况。虽然心中疑惑,但鹊儿还是应了。

    南宫玥拿了几个银裸子给鹊儿:“这些你拿着,好好办事。”

    “是,三姑娘。”

    

    待鹊儿走后,南宫玥走到书桌前,再次提笔写了张单子……吹干之后,又让意梅唤了安娘进来。

    “三姑娘。”安娘挑着帘子进了内室,笑意盈盈地看着南宫玥。

    “奶娘,你拿着这张单子帮我去药铺抓药,别让任何人知道。”南宫玥把手里刚写的那张纸交给安娘。

    安娘接过,躬身应了,连忙出府办事去了……

    当晚,南宫玥便用安娘抓回的草药配置出了几颗小药丸。

    这时已是夜黑如墨,摇曳的烛光下,南宫玥拿着那颗药丸,微微地笑了。

    次日,南宫玥按照惯例,向苏氏请过安后就去了惊蛰居,这时,苏卿萍已经到了,正安静地坐在自己的座位上。

    南宫玥笑盈盈地上前打招呼:“萍表姑好。”

    苏卿萍优雅地站起来身来,脸上露出一抹笑:“玥姐儿来了。”

    “今日,萍表姑穿得可真漂亮啊!”南宫玥上下打量了苏卿萍一番,只见她今日穿了一袭绯色暗银牡丹的衣裙,发间一枝红玉珊瑚簪,映得面若芙蓉,看着气色明显地比昨日要好了很多,仿佛服用了什么神药似的,容光焕发。

    南宫玥心中轻嗤:看情形很有可能是四叔已经找过苏卿萍,说不定给了她什么承诺……却不知男人的承诺是何等的脆弱!

    苏卿萍闻言心中不免有点得意。她今日穿的这身衣裙那可是由云雾锦裁成的,是四表哥特意从江南找来送给自己的。一想到情郎,苏卿萍就心甜如蜜,双颊飞红。

    见她这般表情,南宫玥哪里还猜不出她的心思,心中不由一阵冷笑:难不成苏卿萍还真认为南宫程能娶她进门?

    这时,南宫琤、南宫琰和南宫琳也陆续惊蛰居,见南宫玥和苏卿萍正凑在一起说话,也围了过来。

    “萍表姑,玥姐儿。”南宫琤脸上挂着恬淡的笑,款款走来,“你们在聊什么,这么高兴?”

    南宫玥微笑着道:“没什么,只是看萍表姑的衣服漂亮,多说了两句。”

    南宫琤看了看苏卿萍的衣裳,眼中闪过一丝错愕,嘴里也赞了一句:“是很漂亮,萍表姑今天穿得这一身,真是人比花娇。”

    苏卿萍一听就连南宫琤也夸自己,心里更高兴了。

    南宫琰欲言又止,而南宫琳却心中不服气,挑剔地上下打量苏卿萍,这一打量,不由地惊呼出声:“咦?我没看花眼吧,萍表姑身上的这身是云雾锦……”

    苏卿萍脸上露出了骄傲的神采,可是下一刻,她不由地心下一慌,只听南宫琳一脸羡慕地道:“一定是祖母送的吧。”

    苏卿萍心中暗悔:她一心想着穿出来显摆,却忘记了这云雾锦价值不菲,容易引人怀疑。

    “大姐姐。”南宫琳一脸好奇地看向了南宫琤,“祖母送了萍表姑的是牡丹花样的,大姐姐呢,是什么花样的?可不可以让妹妹看看?”

    南宫琤笑容不变,道:“四妹妹,你可能有所误会,祖母不曾送我云雾锦。”

    

    “这怎么可能?”南宫琳自然不信,“府里进了云雾锦,少了谁也不可能少了大姐姐啊!”

    连苏卿萍都有了,苏氏没理由会忘记南宫琤这个得**的长孙女。更何况,府里可是赵氏当家,即便苏氏不给,那还有赵氏呢!

    听到这,苏卿萍急得额头冒汗,南宫府有没有进云雾锦她不清楚,问题是她身上的这一身根本不是苏氏送的,这要是真的细究起来,根本经不起推敲……无奈之下,她只好语调僵硬地说道:“我这个不是云雾锦姑母送的,是我从家里带来的。”

    南宫琳眉尾一挑,啧啧称奇:“这云雾锦牡丹花样到王都据说不超过半个月,没想到萍表姑的老家流行得比王都还快。”

    苏卿萍面色一白,心中既后悔自己做事不周到,又怨南宫琳多嘴多舌,给自己惹麻烦,害得自己又要绞尽脑汁想方设法把谎话给圆周全了。

    “萍表姑,”南宫玥一脸担忧地看着她,“你怎么了?脸色不大好,是不是身子不爽利啊?”

    苏卿萍干脆借坡下驴岔开话题:“玥姐儿,我没什么……只是早上起来时,头有点晕。”说着,她装作一副不适的样子,身体摇晃了两下。

    南宫玥趁机大步上前,故作担忧地扶了她一下。没有人看到,一枚银针从南宫玥的指尖滑出,趁苏卿萍不备,在她后背的一处位上飞快地扎了一针。

    苏卿萍只觉得一阵晕眩涌上心头,身子一软,顿时昏迷了过去。

    南宫玥连忙托住苏卿萍的上半身,焦急地对着六容喊道:“快!还不如赶紧扶萍表姑坐下!”

    六容花容失色地急忙过来,帮着南宫玥扶苏卿萍靠在座椅上。

    南宫琤则吩咐丫鬟书香快去派人请大夫,书香急匆匆地领命而去。

    南宫玥面上做出担忧的样子,又道:“现在这样也不是办法,六容,你可有生津丸?”

    六容连忙道:“有的,上次老夫人给了一些。”

    “还不快去取来,先给萍表姑服上一粒。”南宫玥瞥了她一眼道。

    六容早就在看到自家突然晕倒时,已经六神无主了,如今自然是南宫玥说什么,她便照着做了,急匆匆地把生津丸取了来递给了南宫玥。

    南宫玥不动声色地把将那小瓶生津丸换成了自己昨日调配好的药丸,并喂给了苏卿萍吃了下去。

    不一会儿,苏卿萍就幽幽地醒了过来。

    “萍表姑,你醒过来就好了!”南宫玥看着松了口气,“可吓死我们了,大姐姐已经派书香去请大夫了。”

    南宫琤也是一脸关怀:“萍表姑,等大夫到了,可要让大夫好好给你看看……”

    “不用了!”苏卿萍略显慌乱地打断了南宫琤的话,“何必那么麻烦,我已经好了,不用请大夫了。”说着,她连忙吩咐六容,“六容,你赶快去把书香拦下,就说我的身子已经没什么大碍了,不用请大夫了。免得让人白跑一趟。”

    这时,六容也马上反应了过来,急急道:“奴婢这就去。”说着,一阵风似的跑出了惊蛰居。

    苏卿萍强作精神,对着众人道:“琤姐儿,玥姐儿,我真的没事,大家别担心……快要上课了。大家快坐下吧。”

    当事人都这么说了,几位姑娘互相看了看,也只好作罢,一一坐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快捷键 ←) 上一章 加书架 目录 投推荐 下一章 (快捷键 →)

推荐:至尊农女千千岁 王爷,别过分 凰女风华 妾室职业守则 冷情王爷追逃妃 冷宫公主种田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