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 古代言情 > 盛宠之嫡女医妃
盛宠之嫡女医妃 / 天泠

090授官

    再想到南宫家将来所要面对的覆顶之灾,南宫玥沉默了许久,才缓缓道:“你如何证明你值得我为此不惜背上与朝廷钦犯勾结的罪名……”

    闻言,小四冰冷的眸光又冒出丝丝寒气来,而官语白仍旧淡定从容,他仿佛看出了南宫玥的心思,道:“姑娘,你想我做什么?”

    “普通的事情自然显不出你的能耐!你若无通天的手段,就不值得我冒如此大的风险,弄不好甚至会连累父母、亲人,乃至整个家族……”南宫玥眉头一皱,故作沉思状,“这样吧,若是你有办法让三皇子受到陛下的责罚,我就相信你,然后我们再谈合作!”

    “你……”小四气得上前一步,觉得南宫玥分明是在存心为难他们,想让他们知难而退。他右手向腰间抹去,试图拔剑,却又被官语白一个眼色阻止。

    他脸上不见怒色,明明关乎自己体内剧毒,他甚至没有露出一丝失望之色,似乎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他微微笑道:“那就一言为定,姑娘请回去静待消息,三日之内,容某必让姑娘心想事成。”

    这时,门外传来意梅紧张的声音:“三姑娘,二少爷在楼梯上了……”

    她话还没说完,就听南宫昕大呼小叫的声音从走廊的另一头传来:“妹妹,妹妹!我烤了好多肉好多肉给你吃!”

    南宫玥也不慌张,既然这位官公子能谋算精确地在这里等着她,现在脱身想必对他也不算困难。

    果不其然,官语白脸上完全不见一点慌张,给小四使了一个眼色。小四转身在墙壁上敲了两下,墙壁上顿时出现了一道暗门。

    官语白走到暗门前,对南宫玥一笑,用口型做出“三日后见”,跟着俯身走了暗门。小四跟着进去……弹指间,暗门消失得无影无踪。

    等南宫昕和林氏再次回到雅座时,一切已经恢复如常,好像什么也没发生过。

    用完午膳,他们继续上路,一路再没有停留地回到了府中。

    三人先回自己的房间整了整行装后,跟着便去荣安堂向苏氏请安。

    现在并非晨昏定省的时间,可是府里的一干女眷除了黄氏外,居然都在东次间里。

    苏氏一贯讲究喜怒不形于色,现在却顾不上了,脸色明显不大好看,看到林氏三人,只是恹恹地让他们坐下说话。

    南宫玥猜苏氏必定是因为大伯父迟迟没从宫中回来,有些寝食难安了。

    南宫琳看着南宫玥三人从庄外回来,忍不住出声讽刺道:“如今府里正是多事之秋,亏得三姐姐还有兴致出府游玩,彻夜未归!”

    苏氏的脸色沉了沉,眼中闪过明显的不悦。

    南宫玥心中大怒:这个南宫琳真是狗嘴吐不出象牙,她这么一句话,坏得可是她和林氏的名声。

    南宫玥心中怒极,冷冷地说道:“本来祖母在,也由不得我这个小辈说话。今天就请祖母恕孙女多嘴教导教导四妹妹两句,免得四妹妹将来出府做客不会说话,给府里带来滔天大祸!”

    听到这里,其他人倒觉得南宫玥有些夸大其词了。虽然南宫琳说话确实不懂分寸,嘴上无门,可是怎么也与滔天祸事扯不上关系吧?

    南宫玥淡淡一笑,道:“四妹妹刚刚说府里正是多事之秋,可我看,府里一切安好,怎么就是多事之秋了?”

    “大伯父入宫**未归!”南宫琳猛不丁地被南宫玥给打了,心中早就炸开了,想也不想的张嘴就说了南宫秦入宫之事。

    “那是圣上器重,才召大伯父入宫商讨要事!”南宫玥义正言辞地道,“怎么到妹妹嘴里就成了多事之秋了?这若是传到了圣上那里……”

    苏氏眉头一蹙,冰冷的目光如剑般刺向了南宫琳。

    南宫琳心惊肉跳,连连摇头:“不,不,我没这个意思。”

    苏氏懒得理会南宫琳,又朝南宫玥看去。细细一想,她觉得玥姐儿说得没错,谁说秦儿进宫**是坏事了?明明是好事才对。也只有那些个白眼狼,才会巴不得秦儿出事!

    正在此时,有一个圆脸婆子跌跌撞撞地冲进了荣安堂。

    苏氏面露不悦,下一刻,就听那婆子结结巴巴地道:“宫,宫里来人了,有……有圣旨!二老爷让老夫人和几位夫人小姐去前厅接旨。”

    苏氏面色肃然,站了起来,对大家道:我们去前厅。

    **◆**

    前厅,南宫穆正陪着一位面白无须的公公说话,见苏氏等来了,连忙介绍道:“母亲,这是宫里来的刘公公。”

    “老身见过刘公公。”苏氏礼节周到地与那刘公公行礼。

    “老夫人客气了。”刘公公笑眯眯地说道,然后手捧圣旨高声道,“圣——上——有——旨——”

    “万岁,万岁,万万岁!”南宫府一干众人连忙跪拜迎旨。

    刘公公缓缓打开手中的圣旨,声音尖细地念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南宫家举族向国,忠诚可鉴,今封南宫秦晋为正三品礼部侍郎,南宫穆任正六品内阁侍读,钦此!”

    “谢主隆恩,万岁,万岁,万万岁。”南宫穆双手举过头顶恭敬地接过圣旨,脸上表情庄严肃穆。

    众人一脸喜气地起了身,刘公公笑眯眯地开口道:“恭喜诸位了。咱家这便告辞了。”

    “有劳公公了。”南宫穆笑着对身旁的小厮使了一个眼色,那个小厮立刻机灵地上前,偷偷地把一个早就准备好的荷包塞入了刘公公的手里。

    刘公公掂了掂荷包,心满意足地走了。

    待刘公公走后,南宫府顿时沸腾起来。现在圣意已经十分明确,南宫家要再次直升青云了!

    苏氏更是笑得合不拢嘴,道:“今日双喜临门,人人有赏……”若不是因为现在江南战局未明,苏氏真想大肆摆设酒宴,庆祝一番。

    府里的下人们俱是感恩戴德地一阵叩拜。

    南宫琳绞动着手中的帕子,又妒又恨,妒二伯父有了官职,南宫玥成了名副其实的官家女,恨南宫玥丝毫不顾及自己的脸面,如此对自己说话,让自己在众人面前大失颜面。

    南宫琤面带喜悦,却眼神复杂地看了南宫玥一眼。父亲南宫秦入宫迟迟未归,全府上下都提心吊胆,前朝余孽作乱,南宫府又与前朝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人人都担心,圣上会龙颜大怒,迁怒与南宫府。可是偏偏只有三妹妹一人说,父亲南宫秦入宫,那是圣上器重。如今果然应验了她的话。

    南宫府不但没事,而且更上一层楼了!

    三天后,府里的两位老爷一个升官、一个授官的喜事余温未消,又有另一桩喜事像张了翅膀似的传遍了府里各个角落。

    府里四老爷南宫程已经定下了婚事,女方正是长平侯世子夫人之庶妹——顾家三姑娘。

    苏卿萍得到这个消息时,正好在荣安堂内的东次间里与一干女眷向苏氏请安。

    南宫玥敏锐地察觉到,虽然苏卿萍的神色看不出异样,但是身子还是微微摇晃了两下,显然深受打击。

    再细看苏卿萍面上敷了厚厚的一层粉,像是在遮掩着什么。别人不知道,还以为是因为她脸伤未愈的缘故,南宫玥却是知道得一清二楚,苏氏对这个侄女也算是尽心尽力了,为了她脸上的伤,还特意找林氏要了上好的伤药。

    苏氏开口,林氏自然是给了,还特意把一切禁忌之事都给仔细说了。

    照道理,此时苏卿萍脸上的伤即便没有好全,那也应该差不多了,用不着涂这么厚的粉。

    再看苏卿萍的身形与从前相比,越发显得瘦弱纤细……以此可推断,她最近必定寝食难安,因而容颜憔悴。如今,府内喜事不断,若苏卿萍顶着一张丧气脸来见苏氏,很可能惹得苏氏不喜,因此逼得苏卿萍不得不涂上厚厚的脂粉以作掩饰。

    一众女眷请过安后,苏氏便让大家都散了。

    南宫玥跟在苏卿萍身后,见苏卿萍一出东次间,脚步有些不稳,身子微微摇晃,南宫玥连忙上前,扶住了她。

    “萍表姑小心。”南宫玥做出一脸关心地道,却顺势搭了搭苏卿萍的脉。这一探之下,南宫玥心中顿起惊涛骇浪,但很快地又归于平静。

    苏卿萍居然已不是处子之身了!

    苏卿萍不知自己最大的秘密已经被人窥知,勉强对着南宫玥露出笑容,道:“多谢玥姐儿了。”说着,便强自振奋起精神,在六容的搀扶下回了她的屋子。

    南宫玥低头沉思:苏卿萍多半是与南宫程行了苟合之事,那么前世呢?前世她是否也如此了呢?

    南宫玥越想越觉得极有可能前世苏卿萍被南宫程始乱终弃,又不愿将就着嫁给那王举人,最后才会盯上自己的父亲!

    记得前世,苏卿萍怀孕七月就诞下麟儿……也就是说那孩子极有可能是南宫程的。

    想到这里,南宫玥觉得一阵恶心。这苏卿萍为了荣华富贵,果真是不折手段!

    现在,四叔南宫程已定下婚事,苏卿萍很有可能会如同前世一般故技重施。看来自己得想个一劳永逸的法子,把这个女人给解决了!

    ------题外话------

    谢谢几时余送的鲜花(づ ̄3 ̄)づ
(快捷键 ←) 上一章 加书架 目录 投推荐 下一章 (快捷键 →)

推荐:至尊农女千千岁 王爷,别过分 凰女风华 妾室职业守则 冷情王爷追逃妃 冷宫公主种田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