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 古代言情 > 盛宠之嫡女医妃
盛宠之嫡女医妃 / 天泠

088交心

    南宫玥哭笑不得,这个萧奕一时疯癫一时冷酷,她都搞不明白,到底哪个才是真正的他了。不过再想一下,任何人又岂会是简单的一面呢?

    “那我就却之不恭了。”她没再坚持,瞥了一眼成伯尸体,道,“这个,你自己处理!”她虽然也不想提这个煞风景的话题,只是这么一具成年男性的身体,可不是说无视就能无视的。不过经此一遭,南宫玥倒是体会到什么叫做“药到用时方恨少”,越发觉得自己应该在手头上多备几种“好用”的药了。

    萧奕的目光落在成伯的尸身上,眸光又变得阴郁起来。意梅不自觉地缩了缩身体,以前只觉得这萧世子武功虽然不错,却太爱胡闹,此刻才知道他毕竟是一方藩王镇南王府的世子!

    萧奕再抬眼看向南宫玥的时候,已经又恢复如常,轻描淡写地说道:“放心,我会处理的。”他大步走向成伯的尸身,一瞬间,那背影看来却分外落寂……

    南宫玥本以为自己已经是铁石心肠,除了家人外,再也没人能撼动自己半分,却没想到此刻心中竟是微微有些触动……她想到了自己,前世的自己,满门被抄,只留下自己孤身一人;再想到前世的萧奕,生母早亡,而他后来杀父弑弟之举更是为天下人所诟病,不仅有“杀神”之号,更有人暗地里称他为“天煞孤星”!

    南宫玥无奈地叹了口气,还是叫住他:“萧奕……”心道:前世,他们好歹也是合伙人,就当她今生还这个缘法吧。

    “……”萧奕收住步履,一脸疑惑地回头看着她。

    “我的外祖父这些年云游天下,每次相见时,都会告诉我一些有趣的故事。你愿意听吗?”南宫玥故意这么问,实际上也是把选择权放到了萧奕手上。她活了两世,总该知道就算你自以为为别人好,也要别人领情;若是对方听不进去,说千言万语亦是无用!

    萧奕眸光闪烁,他亦是聪明人,自然知道南宫玥想说什么。可此事又岂是三言两语可以断的是非。十多年了,这十多年他一直那么信任她,敬爱她,可是她呢……

    他想转身离去,却又觉得步履异常沉重。呆立许久,他才道:“你说吧。”那声音仿佛从喉咙深处挤出,带着一点嘶哑。

    南宫玥不疾不徐地讲述道:“很久很有以前,有一个小国的王子,在他年轻的时候,认识一群有志之士,在他们的辅佐下,王子从众王子中脱颖而出,登基为国王,而他的那些朋友或为文官或为武官,帮助国王治理国家。几十年过去后,国王渐渐老迈,他的王子们则年轻力壮,有一天,王子暗中和一名深受国王重用的大臣,也就是当年的其中一名有志之士勾结在一起,逼宫谋反……一番血战后,王子还是失败了。可竖王虽然保住了自己的王座,却从此没有一日得以安矛他开始怀疑他的每一个儿子,怀疑他的每一个大臣。国王的疑心病日重,性格更是变得尤为偏激,觉得宁可错杀一千,不肯放过一人!于是屠刀挥下,他下令杀死了一个又一个王子,一个又一个大臣……直到有一天,敌国来袭,国王这才发现自己已经无臣可用,而他的王子也只剩下了两名,一名重病在**,一名嗷嗷待哺。不到一个月,这个小国就灭亡了!”

    顿了顿后,南宫玥笑眯眯地看着萧奕问,“你觉得这个故事如何?”

    萧奕又是好一会儿没有说话,他又不是笨蛋,当然知道南宫玥口中的那个小国国王就是暗指他……她是在劝他不要因为这**的变故变得多疑偏激,以致最后众叛亲离!

    可是他还有亲人吗?父不像父,母不像母,他本来就孑然一身,没有什么可失去的!

    “萧奕!”南宫玥注意到他眸色渐渐暗沉,突然道,“会伤害你的人,自然不在意你,又何须为他们而伤心!你越是伤心,便代表此人对你越是重要,但是会如此伤害你的人真的有这么重要吗?”

    就算是不重要,也不代表此人可以肆意伤害自己……萧奕本想这么说,却在对上南宫玥的双眸时,话哽在了喉头。他从她清澈的瞳孔中看到了担忧,让他不由心头一松,连原本绷紧的嘴角都放松下来……

    臭丫头是在担心他吧?臭丫头果然是担心他吧!嘿嘿嘿,他就说嘛,他英俊潇洒,臭丫头会拜倒在他举世无双的魅力下,也是理所应当的事!

    

    他用挑剔的目光上下打量了南宫玥一番,虽然干瘦了一点,但总算长得还算齐整,他就勉强接受她这个爱慕者好了。

    南宫玥被他看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虽然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但见他眼神又明亮起来,总算稍稍放下心来。

    “放心吧。”萧奕突然抬起手拍了拍南宫玥的头顶,“我会处理好一切的。”说完,他轻松地一把提起那尸体,深深地看了南宫玥一眼,“臭丫头,保重。”他便大步离去,很快消失在了茫茫的夜色之中。

    南宫玥看着萧奕消失的背影,眉心抽搐了一下,始终觉得他刚才的目光有些不对劲,好像有什么她不知道的事情莫名其妙地发生了……

    **◆**

    这**不得好眠的还有一人。

    镇南王府内,小方氏倚在贵妃榻上,柳眉轻蹙,如月般皎洁白皙的脸庞上含了一丝淡淡的愁绪,美人含愁,楚楚动人,叫人看了惹不住就心生怜惜。

    “世子到现在还没回来吗?”小方氏放下了手中上好的青花瓷茶杯,语气中尽是满满的关切和担忧。

    “王妃放心,已经派人去寻了,相信很快就会有消息了。”侍候她的是小方氏从娘家带来的文嬷嬷。

    “那就好。”小方氏轻轻地应了一声,随即慢慢地道,“不管如何,总是姐姐的骨血,若是出了什么意外,我真是万死难辞其咎了。更是无脸面对王爷了。”说到后来,她脸上的担忧之色更是浓重了几分。

    正在此时,一道黑影从窗外一闪而入,小方氏不见惊色,反而面露喜色,心道:这一天终于来了!以后,这镇南王府就是她的……

    却不想黑衣人跪在地上禀告道:“禀王妃,成伯的行动失败了!”

    “什么!?”小方氏失态得差点打翻了青花瓷杯。这么简单的事居然也办不好!

    “不过王妃请放心,成伯已被灭口,他什么都没来得及说。”黑衣人连忙又道。

    “好了,我知道了。”小方氏面色恢复如常,挥了挥手,“你也辛苦了,下去吧。”

    “是。”眨眼间,黑衣人便在屋内消失了。

    “砰!”

    

    随着一声撞击声,上好的青花瓷杯摔落在地,碎成了粉沫。

    “真是没用的东西。”小方氏低声冷嗤。她那个过世的姐姐留下的的人还真是无用啊,连这么点小事都办不成!含死了也好,省得哪天反水又把她给了!

    至于萧奕……她瞧着自己鲜红的指甲,眼中阴鸷之色一闪而过,这次就便宜他了。

    她心里还有几分不甘:这次失败,那个小兔崽子很可能会有了堤防,弄不好,更甚至会怀疑到她身上……

    幸好她平日做得再周到不过,就算是亲生的,恐怕也没她做得那么好!应该有办法糊弄过去。

    **◆**

    天光微亮的时候,林氏三人就收拾好行礼准备启程回府。

    可是马车还未启程,却出了一个小小的插曲。

    “啊!”如意忽然惊呼了一声,惊魂未定地从马车里探出头来,对林氏道,“二夫人,马车里好像有什么东西?”

    “什么东西?”南宫玥走上前去,一把掀开帘子朝里面看去,只发现车厢里的座椅下黑乎乎的一片,只有一双琥珀色的眼睛泛着寒光。眼睛的主人仿佛也知道瞒不住了,从座椅下爬了出来,竟是一条体型庞大却干瘦得几乎皮包骨头的大黑狗。

    这只大黑狗太眼熟了,正是昨日他们在几个婆子手中救下的大黑狗。这狗自然不会平白无故地出现在这里……

    这一点不只是南宫玥想到了,林氏也想到了,母女俩的目光齐齐地看向了南宫昕,南宫昕有些心虚地缩了缩脑袋。

    “哥哥!”南宫玥不由扶额。

    “昕哥儿,是不是你把这条狗带上马车的?”林氏略显无奈地问道。

    南宫昕怯怯地点了点头,道:“大黑一直跟着我,所以我想养它。”

    一听哥哥已经给狗取了名字,南宫玥心里差不多略略有数了,细看起那条狗来,若有所思地说道:“娘亲,一定是哥哥昨日救了这条狗,所以它想报恩,所以才跟过来的吧。”她这口气明显有帮南宫昕说话的意思。

    林氏微微皱眉,却是不置可否:“什么报恩?我看这流浪无主之犬就是谁能给吃的就跟着谁。”说着,她语气缓了一缓,劝道,“昕哥儿,你看这条狗又脏又臭,不知身上有什么病……你若是真想要养狗,娘可以送你一只小狗养,乖巧又可爱!”林氏心里其实觉得这么大的狗太危险了,若是突然凶性大发,咬起人来……
(快捷键 ←) 上一章 加书架 目录 投推荐 下一章 (快捷键 →)

推荐:至尊农女千千岁 王爷,别过分 凰女风华 妾室职业守则 冷情王爷追逃妃 冷宫公主种田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