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 古代言情 > 盛宠之嫡女医妃
盛宠之嫡女医妃 / 天泠

087背叛

    南宫玥身子一僵,如雕塑一般,满脸黑线。这是怎么说的,拿了他一块羊脂白玉,怎么就扯到以身相许上去了?

    其实她最初想着要点银子的,可是见萧奕现在这狼狈的德行,身上说不定根本就没多少银子,便退而求其次,就想着拿走这块羊脂白玉得了,却没想到会惹得萧奕说出这么一番话来。

    萧奕还在滔滔不绝地继续说:“话说当年,我外祖母她老人家硬是塞了这块羊脂白玉给我,还拉着我的手说啊……”他惟妙惟肖地学着老人强调说了起来,“奕哥儿啊,这块羊脂白玉你拿着,若是以后遇见喜欢的小姑娘,想要娶回家了,就把这个送给她。”

    南宫玥暗骂一句自己手气背,拿了个烫手山芋。她面露尴尬,不好意思地道:“我不知道这是你外祖母给你的东西,还给你。”说着,就想把羊脂白玉塞给萧奕。

    萧奕却不接,不大高兴地道:“送出去的东西,哪有收回来的道理。”然后他像是想通了什么似的,面色不悦地道,“臭丫头,你不要这块羊脂白玉,是不是觉得我配不上你啊?”

    “是的。”南宫玥一脸认真地道,“对于我来说,你太老了。”其实真要算年纪,加上前世,自己比他老得太多了……

    萧奕的脸色彻底黑了,愤愤道:“我哪里老了?!”他明明还是翩翩美少年一枚啊!不过很快地,他就又笑眯眯地歪着脑袋说,“既然我这么老,臭丫头,还不叫声叔叔来听听!”

    什么?南宫玥张口结舌。

    “没办法啊,我老了啊。”萧奕装模装样地道,“当不了你祖父辈,做你叔叔总绰绰有余吧。”

    南宫玥彻底无语了,哎,她怎么就不学乖,跟他耍什么嘴皮子。

    正在此时,一道哄亮的声音突然从窗口的方向传来:“世子爷,你就别逗人家小姑娘,瞧人家小姑娘都被你臊得说不出话来了。”一个约莫四十的中年男子矫健地跳窗进屋,他人生得魁梧,面相精干,唇上留着小胡子。

    意梅是脸黑了大半,心道:这真是有什么主子,就有人什么仆人!这一位好歹有点年纪了,还不知礼数,随便闯进姑娘家的闺房!

    那中年男子仿佛看出意梅在想什么,笑眯眯地又道:“放心,外面的两个姑娘已经被我迷晕了,今晚的事没人会知道的!”

    萧奕见来人,面露喜色道:“成伯,你来了。”语气中流露出自然的亲昵感。

    成伯恭敬地向他行礼:“见过世子爷。”

    “成伯不必多礼。”萧奕连忙起身虚扶。

    “谢世子爷。”成伯嘴里恭敬地道,却突然抽出一把寒光四射的,向着萧奕的胸口狠狠地刺了过去。

    萧奕大惊,立刻身子一闪,避开了要害,却还是被划伤了右臂,伤上加伤,右臂上又多下了一道血淋淋的伤口。

    萧奕用左手捂住伤口,一脸的受伤,不敢置信地低呼:“成伯,为什么?”成伯是他过世的母亲自娘家带来的老仆,这些年来,自己一直视对方为亲信。刚才他怀疑的名单中有好几个名字,却不曾想过是成伯……

    

    成伯冷冷地一笑,道:“怪只怪你,太不成器,惹得王爷厌弃!”

    “就因为这个?”萧奕只觉得分外可笑。

    “世子爷,我这么多年来守在你身爆就是想着有一天你能继承镇南王府的爵位,可以跟着永享荣华富贵。可是,你实在是太过无用,这么多年来,越来越不讨王爷欢心!你死了,我才可以‘名正言顺’地另谋他路。”成伯面无表情地说道。

    萧奕只觉得心中直冒寒气,瞳孔不由缩了缩,慢慢地说道:“成伯,你想杀了我,向你的新主子邀功了?”至于成伯的新主子是谁,他不用问心里也明白!是她,原来是她!他一直视她为至亲,却不想她是面善心恶,佛口蛇心……仿佛有一只巨爪死死地捏住了他的心脏,痛得他几乎喘不过气来。

    “废话少说,纳命来!”成伯目露杀机,弃不用,抽出了腰间的利剑。

    萧奕左手也抽出一把软剑,剑身一横,挡住了成伯的攻势。

    “铮!”

    两剑交锋之处,火花四射!

    成伯眼中露出了讶色,没想到萧奕居然能抵挡得了自己的攻势,而且还是左手。但是很快地,他就冷笑了一声,凌厉地甩出几个银色的剑花,又一次攻向了萧奕。

    一时间,两人就在这么个小房间里打得相持不下,渐渐地,成伯的脸上露出了焦虑之色。

    他跟在萧奕身边多年,只以为这位世子爷文也不行,武也不成,却不想萧奕的武功如此之脯左手剑完全不逊于右手,竟能与自己不相上下地打到现在……

    成伯心中也隐隐有些后悔,后悔自己不应该想着邀功因而托大,没有传消息召来几个帮手。

    可是现在后悔却也是晚了,为今之计,也只能速战速决了。

    想到这里,他眼神一厉,出手更是狠辣无情,招招都是杀招,只见那银色的剑花时隐时现,如同那灿烂的烟花般。

    萧奕沉着脸,一一挡住了成伯的剑招。即便是受伤在身,他也没有露出丝毫败相,反而剑势越来越凌厉……突然一道银色的剑光如闪电般划过,他一剑挑落了成伯手中的利剑。

    成伯目露骇然,他没想到萧奕居然有这般本事,心中不由地萌生了退意。他转身便向着门外跑去,同时五指成爪,抓向了南宫玥,试图拿南宫玥做为人质以要胁萧奕。

    意梅一直紧跟在南宫玥身爆见此,她面色大惊,奋不顾身地飞扑了过去。她心里明白如果三姑娘落入了歹人之手,那她的日子也算是活到头了。

    南宫玥没想到意梅会冲出来,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落入成伯之手。

    成伯右手成爪,毫不留情地扼住了意梅雪白的脖颈,阴阴地道:“放我赚不然她死。”说着,他手下一使力,意梅的面上露出了痛苦的表情,俏脸惨白,却没有开口求救。

    

    萧奕眉头微微一皱,看向了南宫玥。

    南宫玥瞬间杀气迸发,双目似冷箭般落在成伯的身上,此刻的她,看似修罗煞神一般,让看者心中惊颤。

    她慢慢地,一字一顿地对成伯说道:“她若有事,你便死!”意梅是为护自己而落入险境,自己自然不能放着她不管!

    萧奕的面上无喜无悲,淡淡地许下了诺言:“成伯,放了她,你可以走了。”

    成伯阴沉地笑了,“放心,等我到了安全的地方,自然就会放了她。”说着,他粗鲁地拖着意梅向外走去,可是等他走到门口时,突然感觉全身的力气在瞬间如潮水般都流失,身体一软,不受控制地栽倒在地。

    意梅虎口脱险,惊魂未定地跑到了南宫玥身爆差点没有痛哭出声。

    “你……你们做了什么?”成伯的双眼迸发出赤红的怒焰,额头青筋凸起。他像一只搁了浅似的鱼翻腾着身体,可手脚根本就不听使唤,连动弹一下都如此艰难。

    萧奕缓步走到了成伯面前,举起手中的剑,毫不留情地向着成伯刺去。他面无表情,眼神冰冷,与平日的他迥然不同,仿佛另一个人一般……

    南宫玥瞳孔一缩,仿佛看到了前世的杀神萧奕,杀神毕竟是杀神!睚眦必报!

    成伯面露惊恐,情不自禁地喊出了声:“世子爷,难道你不想知道是谁要你的命吗?”

    萧奕手中的剑一顿,双目危险地一眯。

    成伯松了一口气,这时候,他才发现自己居然被吓出了一身冷汗。

    “只要你放过我,我可以告诉你究竟是谁想要……”他的声音嘎然而止,一道利箭破空而来,瞬间刺穿了他的咽喉,鲜血潺潺而出……成伯的喉咙发着咕咕的声音,脸上露出了不敢置信的表情,眼睛瞪得大大的,死不瞑目!

    一旁的意梅已经软软地瘫倒在地,惊恐地看着成伯的尸身,并紧紧地捂着自己的嘴,唯恐发出一点声音。这一晚发生的事已经完全超乎了她的想象……

    萧奕飞奔而出,只见一个黑衣人如流星般消失在浓浓的夜色之中。他提剑便想追,却被南宫玥阻止了:“莫要追了,你有伤在身。就算抓住他,也不过是一个小喽啰而已……”顿了顿后,她试探地说道,“再说,你应该已经知道背后的主使者是谁了吧?”

    萧奕沉默以对,似乎是默认了。好一会儿,才道:“臭丫头,你有没有想过,让他跑了,说不定会连累到你?”

    南宫玥不在意地轻笑:“我只是可怜被牵连的‘路人’,又不知道幕后主使者是谁,找我做什么?”顿了一顿后,她又道,“再说,他们的目标是你。”

    “也是……”萧奕苦笑了一下。

    南宫玥又重新帮萧奕止血,包扎了伤口,然后又拿起了那块羊脂白玉,正欲说话,却被萧奕抢在了前面。

    “哈哈,臭丫头,你当真了啊?”萧奕笑得像偷了腥的猫儿似的,好像转眼间已经把之前的不快忘得一干二净,“我之前说的,那都是逗你玩的。再过几日就是你的十岁生辰了吧,这块玉佩就当做我送你的生辰礼物吧!”
(快捷键 ←) 上一章 加书架 目录 投推荐 下一章 (快捷键 →)

推荐:至尊农女千千岁 王爷,别过分 凰女风华 妾室职业守则 冷情王爷追逃妃 冷宫公主种田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