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 古代言情 > 盛宠之嫡女医妃
盛宠之嫡女医妃 / 天泠

086受伤

    有什么事会让南宫晟亲自来此呢?南宫穆眉头拧了拧:“晟哥儿现在人在哪……”

    话还没说完,就见南宫晟风尘仆仆地走来,歉然地作揖:“二叔父,请恕晟儿无礼……”

    “一家人何须多礼!”南宫穆和蔼地打断了他,跟着问道,“晟哥儿,到底出了什么事?让你匆匆来此?”

    林氏和南宫玥也有些紧张,唯恐是府里出了什么大事。

    南宫晟一脸凝重地说道:“今早圣上收到了三千里加急……”

    他这么一说,南宫玥等都想了起来,今早他们出城的时候,确实有看到士兵大叫着三千里加急,没想到这事竟然跟南宫家也扯上了关系?

    南宫晟还在继续道:“江南总督来报说,前朝余孽在江南一带作乱,而且已经攻下了两座城池。”

    一悉话让众人都是一惊,好不容易过了这些年的安稳日子,他们都对几十年前的战乱还心有余悸。

    南宫晟虽然外表还算镇定,却难掩忧色,“二叔父,圣上已命威扬将军领兵五万平叛,父亲被宣入宫至今未归,府中如今人心惶惶。此事事关重大,祖母派我来,是想请二叔父您即刻回府,稳定人心!”

    林氏连忙道:“既然这样,我们马上收拾东西回府。”

    南宫穆却摇了摇头道:“今日天色已晚,如果乘坐马车,怕是无法在城门关闭前进王都,你们母子三个明日再回,我一个人快马加鞭先随晟哥儿一起回府。”

    林氏看了看外面暗沉下来的天色,只得同意了南宫穆的安排,嘴里叮嘱着:“相公,晟哥儿,你们一路可要小心!”

    南宫穆简单地整理了行装,就匆匆地和南宫晟一起在夜色中策马而去……

    南宫玥在一旁低头沉思,刚刚听了南宫晟那番话。她终于想起来了,前世,也有这前朝余孽叛乱之事。还记得只因这叛乱发生在江南,江南文人学子纷纷口伐笔诛,怒斥朝廷不作为,才会让前朝余孽连破两城,猖獗至此,害得百姓死伤无数,无数家庭妻离子散。

    皇帝怕此事在有心人的推动之下,愈演愈烈,届时无法控制局面,只得重用在士林中很有威望的南宫一族以安抚江南文人学子。

    可以说,此时的皇帝再也顾不得疑心南宫府是否心系前朝,只想把当前的乱子给平息了,因而便升了大伯南宫秦为正三品的礼部侍郎,就连父亲南宫穆都被皇帝破格起用为正六品内阁侍读。

    那时,南宫府可谓是风光无限,祖母的野心进一步得到膨胀,贪心地想要更多,更多……继而把南宫府推到了风口浪尖,最终致使南宫府落得个满门被诛的下场……

    想到这里,南宫玥眯了眯眼,今生绝对不能再因为祖母的野心,而痛失好不容易得以重来的机会。

    南宫玥转头看向林氏,见母亲一副愁眉不展的样子,连忙安慰道:“娘亲,别担心,不会有事的。”她顿了顿,略带讽刺地说道,“甚至家里还会因祸得福!”至少目前,南宫府是不会出事的,还会因这叛乱之事得了好处。

    林氏不禁有几分羞愧,自己这个做母亲的居然还要年幼的女儿来安慰。她暂时放下心中的忧虑,与儿女说笑起来。

    当晚,直到天色完全暗下来,南宫玥才回了自己的房间。她一进屋,便发觉到了不对,空气中有一丝血腥味,味道极淡,普通人根本就闻不出来,但她前世跟着外祖父学医,外祖父强调望闻问切,缺一不可,在外祖父的**下,她的嗅觉变得犹为敏锐。

    南宫玥心中警铃大作,自己的屋子里会有血腥味?难道是……

    唯恐自己的举动打草惊蛇,南宫玥不动声色地对意梅道:“也不知道爹爹到府里了没有?”

    “看时辰,二老爷应该已经到了吧。”意梅点燃烛火,看了看窗外的天色道。

    “这该死的前朝余孽,不夹着尾巴好好做人,居然敢叛乱,害得爹爹不得不现在回府,都不能陪我们在庄子上多呆两天。”南宫玥故意做出孩子气的模样,噘嘴抱怨道。

    “三姑娘是想念二老爷了吧?别急!二夫人说了,明天我们就回去了。”意梅连忙安慰道,心中却不免嘀咕,三姑娘怎么突然变得孩子气了。不过想到二老爷之前匆匆离去,也就释然了,只以为南宫玥是因为不能在庄子上多玩两天而不开心。

    “真扫兴,明天就要走了。”南宫玥气呼呼地走来走去,同时细细地观察整个房间……当她看到地上的几滴不甚明显的血迹时,目光一凝。

    南宫玥嘴里不停地抱怨着,眼睛却瞟向了血迹后方的衣柜,这一看,南宫玥心中一凛,衣柜的门上有一道不明显的血指印……

    “……不行,我得去找娘亲说说,怎么能明天就走呢?我要多玩两天。”南宫玥嘴里咕哝着,转身欲走。

    正在这时,那个衣柜的柜门猛地被人推开,一道蓝色的身影闪电般从衣柜里面飞蹿而出,来人速度太快,南宫玥根本避无可避,瞬间就被对方扼住了喉咙。

    南宫玥闭了闭眼,心中苦笑,看来自己还是失算了。

    “臭丫头,我们又见而了。”一道熟悉的声音轻笑着响起,同时对方松开了扼制她的喉咙。

    这个声音是……

    南宫玥心中一动,抬眼看去。入目的是少年一张翩若惊鸿的脸,漂亮的丹凤眼目光流转,一脸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萧奕,你怎么会在这儿?”南宫玥的面上满是错愕。

    一旁的意梅几乎要晕倒了,姑娘房里居然藏了一个人,还是萧世子!

    萧奕没有回答南宫玥的问话,反而一脸调侃地看着她:“臭丫头,你早就发现房里有人了吧?演技不错啊,若不是我与你有过几次相处,铁定被你给瞒过去了……哎,我们还真有缘,没想到这个庄子居然是你们家的。”他说得煞有其事的模样,其实这世上哪有什么巧合。臭丫头平时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他“偶然”听说臭丫头难得出门游玩,就想着来找她一起踏踏青,却不想路上竟遇上了刺客……他眸中闪过一道阴鸷,知道他行踪的人其实屈指可数……

    南宫玥抚额,心想:这种孽缘不要也罢。她怎么也没想到躲藏在此处的人居然会是萧奕。

    萧奕突然歪了下脑袋,四下看了看,问:“对了,那只小猫呢,怎么没见你带在身边?”

    意梅一听,又想晕了。她说姑娘房里怎么突然多了一只猫,竟然是这萧世子送来的!

    南宫玥淡淡地答道:“小白在府里。”

    萧奕顿时不乐意了:“臭丫头,实在太没良心了,我送你的东西,怎么可以随随便便地扔给了别人了呢?”语气中透露出丝丝哀怨。

    南宫玥刚想说些什么,却见萧奕突然脸色一白,身体摇晃了两下。

    想到刚刚那股子血腥味,南宫玥不由地心中一紧,脱口道:“你受伤了?”

    “是啊,我受伤了。”萧奕好像自己家似的随意找了把椅子坐下,把血迹斑斑的右胳膊大刺刺地送到南宫玥面前,一脸委屈地抱怨,“可疼了。”

    南宫玥一脸的黑线,认命地问道:“需要我为你上药吗?”

    “好啊,好啊。”萧奕点头如捣蒜。

    南宫玥只好吩咐意梅去取盆清水来,自己则上前撩开了萧奕的衣袖。这一看,不由地倒吸了一口冷气,只见那右上臂的伤处,足足有两寸多长,皮肉横翻,再深一点恐怕就会伤及经脉。由此可推断,当时必定凶险异常,若是一个不慎,他这条胳膊可就废了。

    南宫玥也不多话,取出装银针的荷包,挰出几根银针,手法娴熟地扎了几个穴道,先为萧奕止了血。等意梅取来清水后,又为他清洗了伤口,最后抹上了她的伤药。

    伤口处传来阵阵清凉,萧奕目光专注地看着身前这个一脸认真地为自己辽伤的小姑娘。

    几天不见,小姑娘好像出落得越发水灵了,那双明亮清澈的眼睛,像是汪着水一般,配上白皙莹润的肌肤,在柔和的灯光照耀下,散发着珍珠般的光泽,越看越叫人忍不住目光流连。

    待南宫玥为他上完药,又为他包扎了伤口后,只听萧奕大方地说道:“臭丫头,你这次帮了我大忙了,有什么要求尽管提……不过你欠我的还是归你欠我的,这是两回事!”他虽然受了伤,但还是歪理一堆。

    我没什么要求,只想你快点离开这。南宫玥内心其实很想这么说的,可是一想到他胡搅蛮缠的个性,就把这句话给咽下了。想着还是提个简单的要求,当场就能了结的为好。

    她目光一转,便看到萧奕腰际悬挂的一块羊脂白玉,伸手一把扯了下来,“就把这个给我,算是还了人情了。”她轻快地扬了扬手上的羊脂白玉,却见对方面色古怪地看着自己,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突然涌起了不好的预感。

    “原来是这样。”萧奕又恢复了他一惯的嬉皮笑脸,“原来你是想要我以身相许啊!”
(快捷键 ←) 上一章 加书架 目录 投推荐 下一章 (快捷键 →)

推荐:至尊农女千千岁 王爷,别过分 凰女风华 妾室职业守则 冷情王爷追逃妃 冷宫公主种田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