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 古代言情 > 盛宠之嫡女医妃
盛宠之嫡女医妃 / 天泠

067敷衍

    连日恶梦,让苏卿萍睡不好一个安稳觉,搞得她容颜憔悴,肤色暗淡,精神萎靡不振。

    最终她实在是受不了了,才想了这么一个法子,让苏氏这一家之主去查查,看看究竟是谁在背地害自己?

    苏卿萍的眼中闪过一抹阴郁,自己的好日子可还没开始呢,岂能止步于此!

    苏氏回到东次间后,遣开其他人,与王嬷嬷说起了话:“你说萍儿这事,是不是有人故意的?”南宫昕撞鬼是花婆子扮鬼,这萍儿在她的荣安堂夜夜梦鬼,又是谁在此作祟!又有谁能在她的荣安堂动手脚?这手也伸得太长了吧?

    “这个奴婢不敢妄下断言。”王嬷嬷迟疑地道,心里却早有了定论,委婉地说,“听说最近苏表姑娘胃口也不太好……”

    苏氏捻动手里的佛珠,要说最近苏卿萍得罪了谁,那也唯有赵氏了。可倘若真的是赵氏,自己是罚她还是不罚她呢!总不能让林氏来当这个家吧?

    想到这里,苏氏眼里闪过一抹厌恶。

    好一会儿,她淡漠地说道:“王嬷嬷,你去查查,然后把结果告诉表姑娘。”顿了顿后,又喃喃道,“这神鬼之事,怕是有些玄乎。看来我们该去上香了。”

    王嬷嬷应了一声,心里明白苏氏不希望自己细查。因而只做了个样子,便亲自去禀告苏卿萍。

    当苏卿萍得到消息时,无疑是晴天霹雳,心直坠谷底。她真心没想到,由苏氏出面,居然还是查不出一点蛛丝马迹。她心中不由地也有了几分动摇。但是很快地,她就又坚定了信念,还是认为自己被人暗算了。

    虽然苏卿萍这样暗示着自己,可是一到晚上,她却是不敢闭眼,可是到了最后,她的眼皮子却是不由自主地开始打架,昏昏欲睡了。

    这一晚,她竟然稳稳地一夜好眠。

    第二天起来后,苏卿萍越发觉得自己所料不差,定是有人在算计自己,如今见自己住到碧纱橱,因而便不敢再出手。

    赵氏!苏卿萍在心里咬牙切齿地暗暗发誓绝对不会放过她!

    她在六容的伺候下洗簌完毕后,便去给苏氏请安。苏氏一见她,便道:“萍儿,昨晚歇息得可好?你应该好好休息才对,何必如此多礼!”

    苏卿萍心想:苏氏可是自己在南宫府中唯一的依靠,当然要抱紧她的大腿。表面却是装出亲热又恭敬的样子,道:“姑母,萍儿昨晚总算一夜安眠。多谢姑母关心!”

    南宫玥比苏卿萍早了半炷香到此,看着苏卿萍的模样,心里仍是不太解气。四天前,她在惊蛰居上闺学的时候,悄悄地给苏卿萍下了药,这药名叫“魇三夜”,顾名思义,就是三夜噩梦。因为之前无论苏卿萍怎么注意饮食以及其他事项,都没有发现自己的病因。

    这时,其他的女眷也都陆续抵达了。

    苏氏看到女眷都到齐了,便对着众人道:“最近府里连着出事,不甚太平,许是冲撞了什么了。”说着,她意有所指地看了赵氏一眼,继续道,“我看了看日子,暂定三日后去白龙寺上香礼佛。老大媳妇,老二媳妇,萍儿,还有姑娘们都跟着一起去……”苏氏心里想着自己已经很给赵氏面子,没有明说,希望赵氏知情识趣,别再把手伸这么长!

    赵氏被苏氏看得很是委屈,心想自己不过在吃食上委屈了苏卿萍一下,这连夜梦恶鬼分明就是苏卿萍自己心里有鬼!现在可好,全栽赃到自己身上了!这苏卿萍还是真是一个挑事精!

    姑娘们一听可以出门,不禁一阵雀跃。自从她们从老宅搬到王都以后,还没有正儿八经出过门。唯有南宫琳脸色微微一变,她的母亲黄氏正被罚着闭门思过,也就是说这次礼佛,母亲是不能去了。

    赵氏还在继续说着:“这白龙寺可是王都内除皇家的皇觉寺外最大的寺庙,到时,肯定也会有不少权贵之家上香礼佛,姑娘们要仔细自己的仪态。”

    苏氏眼神凌厉地扫视了室内众人一眼,突然神情严肃地叮嘱道:“到了白龙寺,不许到处乱跑,若是失了礼数,冲撞了贵人,丢了南宫府的脸面,到时可别怪我家法处置!”

    姑娘们惟惟应诺,至于苏氏的话她们听进了几分,那就只有各自心里明白了。

    苏氏又告诫了几句后,就让众人散了。南宫琳迟疑地朝苏氏看了看,却是欲言又止。

    出了苏氏的院子,姑娘们像是得到了解放似的,顿时松了口气,去闺学的路上,叽叽喳喳地就白龙寺讨论了一番。

    南宫玥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只是偶尔附和两句,对于去白龙寺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前世她去过那白龙寺不知道多少次,早就将白龙寺里里外外逛了好几遍,委实没有什么好看的。

    三天后,便是去白龙寺上香礼佛的日子,赵氏特意到方先生那里给姑娘们请了一天假。

    南宫玥用过早膳后,便带着意梅去浅云院和林氏会和。虽然南宫昕也很想出门去玩,但是他刚大病了一场,林氏自然不许。

    母女俩跟南宫昕依依不舍地告别了一番后,便一起去了荣安堂。一进院门,就看到冬儿守在廊下,一看到林氏母女,便迎了上来,意有所指地说道:“二夫人、三姑娘也来得这么早。”

    也?南宫玥若有所思地微挑眉,冬儿自然不是平白跟自己说这句话。是谁呢?

    南宫玥和林氏在廊下止步,跟着就听到正堂内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祖母,孙女求求您!”

    是南宫琳!

    “祖母,也带我娘一起去吧!今日全府的女眷都去白龙寺上香礼佛,就我娘没去,您让她以后怎么在下人面前抬得起头来。”

    很显然,南宫琳正在为母亲黄氏求情。

    南宫玥心中嘲讽地叹息,四妹妹恐怕是下一招错棋,祖母是绝不会心软的,弄不好四妹妹还会累及自身。

    林氏虽厌恶黄氏,却也感触于南宫琳的一片孝心,心下有些感慨。她没打算再听下去,轻声对冬儿说:“冬儿,我和玥姐儿去花园走一走,一会儿再来。”

    母女俩毫不留恋地离开,而正堂中的发展如南宫玥所料。
(快捷键 ←) 上一章 加书架 目录 投推荐 下一章 (快捷键 →)

推荐:至尊农女千千岁 王爷,别过分 凰女风华 妾室职业守则 冷情王爷追逃妃 冷宫公主种田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