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 古代言情 > 盛宠之嫡女医妃
盛宠之嫡女医妃 / 天泠

065噩梦

    苏卿萍不由地看向了六容,当初六容刚到自己身边时,自己便对她做了仔细的调查,偶然竟发现六容的母亲是花婆子的那个私生女,也就是说六容正是花婆子的外孙女。当时得知这不为人知的秘密后,她就觉得搞不好将来有用,没想到这如今还真的用上了,可惜最后功败垂成。

    “六容,你有没有觉得花婆子有点可怜啊?”苏卿萍故意试探性地问了一句。

    “那个花婆子啊,她年纪那么大了,还要受这番苦楚,是有几分可怜。”六容面带同情地说了一句,然后又摇了摇头道,“不过,她做出这等谋害主子的事,也只能算是自作自受了,不值得人同情。”

    苏卿萍总算放下心来,心想:看来六容应该还不知情。不过为了以防万一,自己得再物色一个可用的筹码了。

    至于南宫昕,苏卿萍阴阴地笑了。就算他向苏氏告状了又如何,自己死不承认,谁又会相信这个撞鬼说胡话的傻子呢?

    想到这里,她不由又眉头轻蹙,不过这始终是下下策,如果可以的话,最好还是不要传出一丝一毫与自己名声有损的事为好!

    苏卿萍所担心的事,最终没有发生,南宫昕似乎把昨天下午所见忘得一干二净,府里没有传出任何有关于她和南宫程之间的流言,苏氏也没有召她过去问询。这虽然让她松了口气,可是同时她也发现自己这两天的日子开始过得不顺畅起来。

    平时她想吃点燕窝、银耳羹什么的,厨房送得是又好又及时。而现在,拖拖拉拉地半天才送来,还是些碎沫渣子,看着就让人倒尽胃口。

    这倒也罢,更让她可气的是,那些膳食从前那是又新鲜又好吃,让她忍不住就胃口大开。可最近两天她吃得味同蜡嚼,苦不堪言。

    找厨房里人理论,说菜太淡,对方却说府里的素食一直都是以清淡为主,表姑娘若是吃不习惯,那就拿罐子盐去吧。

    和厨房里人说鱼太腥了,对方却又道,清蒸鱼就这样,表姑娘若是嫌这鱼腥,可以尝尝酸菜鱼,一点也不腥。拿酸菜鱼过来一尝,却是辣死个人的。再和对方理论,对方振振有词地道,酸菜鱼就这样,不会吃辣的,就不要吃啊!

    点了一道南瓜饼,却是甜得她牙疼,对方却说这是某某庄子出的南瓜,比其它地方要早上市二个月,就这味道。表姑娘若是不喜,可以出府另购。

    苏卿萍被这一番刁钻的言论气得整个人都要炸了。可是又拿对方没办法,她总不能为了这么些细枝末节的事,跑到苏氏那里去告状吧。又不是缺了你吃的,只是不合口味而已。她毕竟只是客而已!

    最终,她只能吃下了这个哑巴亏,心里却恨极了赵氏。

    在南宫昕撞鬼事件上,自己算是得罪了赵氏,想着赵氏昨日看自己那阴森森的眼神,必定是怀疑上自己了。而自己被这些刁奴如此刁难,必定是赵氏背后主使!

    至于二房那一家子,苏卿萍根本就没放在心上,南宫昕是个傻的,林氏是个痴的,南宫玥看上去倒有几分机灵劲儿,可是她一个小小女娃能成什么气候。至于二表哥南宫穆,就算是怀疑自己和南宫昕撞鬼一事有关,可没有证据,也不至于使这些不入流的妇人手段。

    倒是赵氏是南宫府里主持中馈的当家主母,完全有能力也有理由做到这一点。

    苏卿萍抚着发疼的牙齿,照起了菱花镜。心里一个劲地诅咒着赵氏,牙齿这么痛,也不知道脸有没有肿?

    菱花镜里映出了一张美人脸。肤色如玉,晶莹白皙,一双秋眸顾盼生辉,秀鼻檀口,虽非国色天香,却也称得上清丽脱俗。

    苏卿萍自信地笑了笑。自己长得这样的美,没道理不能嫁个如意郎君,享受荣华富贵。

    苏卿萍对镜顾影自怜,拿起眉笔正准备画眉,下一刻却骇然一震。

    只见菱花镜中原本的如花美人,大变了模样。原本水嫩的肌肤,像突然失了水似的干瘪了下去。原来顾盼生辉的秋眸,已失了光泽,仿佛风干的葡萄干似的黑洞洞地挂在那里,眼珠子一转好似还能听到“咔咔”声。

    苏卿萍吓得尖叫了一声,甩掉了手中的菱花镜。

    “啪”的一声,菱花镜摔得四分五裂。

    可是那“咔咔”声却还是不绝于耳地钻进她的耳里。

    “咔咔!”

    “咔咔咔咔!”

    那古怪的咔咔声似远又似近地在她耳边回响着……她忍不住转头看去,顿时吓得魂飞魄散。

    自己的房间里不知道何时多了一个白骨嶙嶙的骷髅头,那两团幽幽绿火在眼眶里闪闪发光,让人禁不住地毛骨悚然。那骷髅嘴一张一合间,发出“咔咔”的响声。

    恐惧,如同在地上生长攀升的藤曼,顺着苏卿萍的脚踝向上爬,捆缚住她的双手,渐渐缠绕住脖颈,让她觉得呼吸困难。

    “啊!”苏卿萍再也遏制不住内心的恐惧,惨叫连连,整个人都要崩溃了。

    “咔咔!”骷髅嘴依旧发着“咔咔”声。那两团幽幽绿火更像是噬人的魔兽,随时都会扑面而来。

    “救命啊!有鬼啊!”苏卿萍终于再也支撑不住,眼前一黑,失去了知觉。

    苏卿萍再次醒来是被六容唤醒的。

    “姑娘,你怎么了?”六容一脸担心地看着苏卿萍问。

    苏卿萍一脸的惊惶失措,眼里流露出深深地恐惧。她一把死死地抓住六容的手,六容的面上闪过一丝痛楚,却没有喊出声。

    “六容,鬼,有鬼啊。”苏卿萍颤声道。

    六容吓了一跳。“姑娘,你,你,别吓我,哪来的鬼啊?”

    “真的,真的有鬼。”苏卿萍惊魂未定地道,“你没听到那些个‘咔咔’声吗?”

    “咔咔”声?

    六容侧耳倾听,还真的听到了一些响动,她循声望去,却见一扇窗户没有关严实,风一吹便发出类似“啪咔”的响声。顿时安慰道:“姑娘,那只是风吹窗户发出的响声,奴婢这就把窗户关好。”说着,她就尝试着抽了抽手。

    苏卿萍半信半疑,松开了手。待六容关严实窗户后,果真没再听到那“咔咔”声了,她稍稍松了口气。
(快捷键 ←) 上一章 加书架 目录 投推荐 下一章 (快捷键 →)

推荐:至尊农女千千岁 王爷,别过分 凰女风华 妾室职业守则 冷情王爷追逃妃 冷宫公主种田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