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 古代言情 > 盛宠之嫡女医妃
盛宠之嫡女医妃 / 天泠

060狡辩

    “大胆奴才,居然还敢喊冤,难道昨晚不是你扮鬼吓得昕哥儿?”赵氏气得咬牙切齿,若不是还在意形象,她真是要冲上去,狠狠地踹这个恶奴几脚。

    “是,是,昨晚是奴婢惊吓到了二少爷,奴婢有罪。但奴婢不是故意的。”花婆子虽然招认了,但还是做着垂死挣扎,开口狡辩,“奴婢更没想过要嫁祸给大姑娘,奴婢也没想到随手偷拿的居然是这么珍贵的物件。”说着,她又开始连连磕头,“奴婢不是故意,奴婢真不是故意的啊。”说到后来,她几乎是嚎起了嗓子,像是在唱大戏似的。

    赵氏几乎要被气笑了:“你这奴才偷了东西,居然还敢怪东西太过珍贵?居然还敢说不是故意的?!”

    南宫玥却是若有所思,道:“这么说来的话,花婆子,你原本想要偷的只不过是府里惯用的寻常布料,却因不识货偷错了东西,反而把自己给暴露了。”说着,她看了那些碎布料一眼,“要不然,也不会留下这么一个证据了。”

    花婆子诚惶诚恐地匍匐在地,连连求饶:“是,是,奴婢有罪,但奴婢真不是有心要惊吓二少爷的。”

    南宫玥盈盈上前,对苏氏道:“祖母,既然她已经认罪,那就按府里的规矩办吧!”

    花婆子闻言面色惨白,全身的力气都像是被抽干了似的瘫倒在地。她怎么也没有想到,三姑娘居然是这么个反应,完全不问她为何要戴鬼面穿白衣,而是直接让苏氏治罪,甚至不问她背后有没有人指使!

    苏氏也有点意外:“玥姐儿,你就不想再问点什么了?”

    “就是。”赵氏恨恨地道,“怎么也要问问是受谁指使的?”

    “没,没人指使。”花婆子连连摇头。

    “大伯母,花婆子本是祖母的陪嫁下人,后来被祖母指派到大姐姐院里当差。在府里可以说是颇有脸面。如果真有主使者,能指使得动她干出这种偷盗,甚至暗害哥哥之事,那必定是有什么把柄落在那个主使者手里。要想让她松口可能不大容易。”南宫玥有条有理地分析道。至于花婆子嘴里口口声声地喊着什么不是故意的,南宫玥对此是嗤之以鼻,根本就懒得和对乱争论。

    苏氏的脸色黑如祸底,花婆子的所作所为让她大失颜面。

    花婆子垂下了头,眼中闪过一丝恐惧,心想:三姑娘怎么会知道的?仅仅只是猜测吗?

    赵氏心中怒意难平,恨恨道:“那就往死里打,我就不信她不招认。”花婆子虽然否认受人指使,可是赵氏却是不信她的话。一心想要问出个结果。

    花婆子面若死灰,恐惧如蔓藤似的缠住了她的四肢百骸,让她动弹不得。其实早在自己被揪出来的那一刻,心里就明白,自己就算不死,那都会被脱下一层皮,可是如今这形势看来,自己是活不了了。

    可是一想到死,花婆子就觉得不甘心,真的很不甘心。她不想死,她真的不想死。她求助地看向苏卿萍,嘴唇动了两下。

    苏卿萍手中绞动着帕子,对花婆子可是恼恨得紧。这花婆子实在办事不利,居然出了这么大的纰漏,把现成的证据留到现在,真真是找死!可是若是自己不帮着说几句求情的话,万一这个死婆子不管不顾地闹了开来,倒霉的还是自己。

    “姑母,这个花婆子口口声声说没有人指使她,那她无缘无故为什么要这么做呢?”苏卿萍面露困惑,然后就冲着花婆子好言劝道,“花婆子,你倒是说啊!说了实话,说不定姑母就会从轻发落了,弄不好还能保住一条小命呢。”

    花婆子眼中闪过一丝希望。“奴婢招,奴婢招。”只听她哭哭啼啼地说道,“奴婢这是想起了奴婢的孙子长鸣,心里一时不甘心,这才起了坏心思,想要吓吓二少爷解解气。可是奴婢真的没想到会把二少爷吓病啊!”

    苏卿萍诧异地问道:“你还有一个孙子,但这又和昕哥儿有什么关系?”

    “当年二少爷从假山上掉下来……我的长鸣也摔死了。”花婆子一脸的伤心欲绝,泪如雨下。

    “原来是这样。”苏卿萍面露同情之色,得体地对着苏氏道,“姑母,虽然花婆子的所作所为的确令人厌憎,但细究起来也其情可悯。不如饶她一命吧。”

    “这怎么能行。”赵氏第一个跳出来反对,一贯的端庄再也维持不住了,“这个贱婢偷了琤姐儿的东西,又妄想嫁祸给琤姐儿,抽筋扒皮都不为过!”

    “大表嫂,我想这花婆子并没有心想要嫁祸给琤姐儿。”苏卿萍柔声道,“要不然也不会把碎布料留下了,平白成了证据。”

    “萍表姑说得似乎是很有道理。”南宫玥故意来了一个先抑后扬,“可是萍表姑是否就能保证,当我们查到是大姐姐的松江细布不见了,当大家把怀疑的目光放在了大姐姐身上时,这个花婆子是不是会第一时间站出来为大姐姐澄清呢?”她冷冷地反问,那双黑漆漆的眼睛一霎不霎地盯着苏卿萍看。“更何况,这么多年过去了,花婆子都没因不甘心而动手,怎么如今反而沉不住气了,莫不是受了什么人怂恿?”

    “我……”苏卿萍心头一震,只觉得一股无形的压力当头罩下来。她自然不能保证,她又凭什么保证?没得真把自己给牵扯出来。

    “花婆子,你又有什么好不甘心的!”南宫玥幽幽地道,“当年哥哥之所以会去假山,不就是你的长鸣怂恿的吗?”

    花婆子身体瑟瑟发抖,嘴唇哆嗦了两下,再也说不出话来,只能一脸期待地再次看向了苏卿萍。

    苏卿萍咬了咬牙,羞愧地开口道:“原来当年还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是我不明究理,求错了情。”然后又一脸唏嘘地道,“花婆子之因孙子长鸣之死,而做下了这一系列的错事,看着也着实可恨可怜可悲……”说到后来,她的语气中透露出几许同情,“说起来,其实也是个可怜人。”
(快捷键 ←) 上一章 加书架 目录 投推荐 下一章 (快捷键 →)

推荐:至尊农女千千岁 王爷,别过分 凰女风华 妾室职业守则 冷情王爷追逃妃 冷宫公主种田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