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 古代言情 > 盛宠之嫡女医妃
盛宠之嫡女医妃 / 天泠

057不慈

    浅云院里气氛凝重,空气沉重压抑得仿佛暴风雨来临前夕。

    丫鬟、婆子们个个步履匆匆,沉着脸,没人敢在这时候嬉皮笑脸,大声喧哗。

    昨夜二少爷和青芽在花园撞了鬼,二少爷醒来后就说起了胡话,服下安神汤后,到现在还没醒过来。说不定二少爷还真被鬼给勾去了魂,想想都觉得让人心里发毛……

    南宫玥把浅云院中的异样气氛收于眼底,径直去了南宫昕的房间,正巧在门口遇上了刘嬷嬷,她身后跟着一个提着食盒的小丫鬟。

    “见过三姑娘。”小丫鬟连忙跟着刘嬷嬷一块儿行礼。

    南宫玥点点头道:“免礼。”接着急忙问道,“刘嬷嬷,哥哥现在状况如何?”

    “昨晚服了安神汤,到现在还没醒。”刘嬷嬷愁容满面地说道,叹了口气,“三姑娘,二夫人一直在照顾二少爷,昨晚几乎一夜没合眼,一会儿您帮着劝劝,怎么也要顾着自个儿的身体才是。”

    南宫玥应了一声,小心地推门而入,把脚步放轻。

    屋里,林氏还守在南宫昕的床边,眼睛痴痴地看着爱儿,双手更是紧紧地握着他的左手,不肯松开。

    “娘亲。”南宫玥轻唤了一声。

    林氏回过头来,只这一晚,她就像是老了好几岁,脸色黯淡,神情憔悴,双眼浮肿通红。

    南宫玥见了大为心疼,急急地上前:“娘亲,您怎么就不好好保重自己的身体?您这样,哥哥醒来见了,不知道有多难受!”

    “我没事。”林氏硬是扯出一丝笑,心疼地看着南宫昕,“我希望你哥哥清醒后,能第一眼看到的就是我,这样他就不会害怕了!”

    南宫玥心中叹气,又道:“爹爹呢?他也不劝着您点。”

    林氏连忙道:“你爹爹劝过我,可是我实在是担心得睡不着……他也在这里陪了一夜,刚刚前院有事,把他叫走了。”

    “爹爹也一夜没睡?”南宫玥不由微微皱眉。

    “你爹爹也担心你哥哥,硬是不肯走。”林氏叹道,“我劝了他好久,他总算在榻上睡了两个时辰。”

    南宫玥神情变得极为严肃:“娘亲,请听玥儿一言。”

    林氏神情微怔:“玥姐儿,怎么了?”

    “你和爹爹这样可不行,一会儿你们俩都要好好去休息,不能这样整日整夜不休息,先不论你们的身体都会受不住,传到祖母的耳朵里,说不定还会怪罪你和哥哥。”

    林氏闻言悚然一惊,如醍醐灌顶一下子清醒过来。

    是啊,这若是传到婆母的耳里,虽说是因爱子心切,情有可原,可自己没能劝服夫君回房歇息,却也绝非为妻之道。婆母一向对自己不喜,弄不好恐怕会对自己与昕哥儿芥蒂更甚。

    自己倒也罢,可是她的昕哥儿不能再被他祖母更加厌弃了!

    想通了这一点,林氏的脸上露出了坚定之色。“玥姐儿,你放心,娘知道该怎么做了。”

    这时,如意正好进来禀报:“二夫人,三姑娘,王嬷嬷来了。”

    王嬷嬷自然是苏氏派来的。

    林氏赶忙道:“如意请王嬷嬷进来吧。”

    王嬷嬷带着一个小丫鬟神情严肃地走了进来,她先向林氏、南宫玥行完礼后,才一板一眼地说道:“二夫人,老夫人听说了二少爷的事,特意派老奴来探望二少爷,顺便告知二夫人一声,二夫人照顾二少爷辛苦了,等二少爷大好了,再去荣安堂请安不迟。”然后她又一脸关心地问道,“不知二少爷如今可还好?是否可以让老奴看上一眼?”

    “哥哥还在睡着,王嬷嬷这边请。”南宫玥把王嬷嬷引到了床边。

    王嬷嬷匆匆看了一眼,只见南宫昕面色惨白,就算不省人事,也还是眉头紧促,显然深陷梦魇之中。她连忙收回了视线,心中暗暗叹气:二少爷也算是命运多坎了,五岁时从假山上掉下来,成了傻子,前不久落水,这次又发生这种事……也不知道能不能撑过去。

    “老奴把话带到,这就回去禀报老夫人了。”王嬷嬷说着行礼转身欲走。

    “王嬷嬷,”南宫玥喊住了她,“我正要去向祖母请安,不如与嬷嬷同行。”

    王嬷嬷自然是点头应下:“三姑娘,请。”

    南宫玥告别林氏,就带着意梅,随王嬷嬷出了浅云院,来到荣安堂。

    此刻的荣安堂里,不止是苏氏在,前来请安的赵氏、南宫琤、南宫琰、南宫琳和苏卿萍也在。昨晚南宫昕撞鬼的事已经传得阖府都知道了,赵氏等人看着都是担忧不已,唯有南宫琳眼中藏着一抹幸灾乐祸,之前她娘因为二伯母被祖母重惩,这下可好了,二伯母终于遭报应了,连鬼都知道帮着她娘出这口恶气!

    南宫玥恭敬地给苏氏行了个礼:“孙女给祖母请安。”

    苏氏抬了抬手,道:“免礼。”见南宫玥起了身,她才又问道,“昕哥儿现在如何?听说你爹娘为了照顾昕哥儿一夜未阖眼?”语气中透露出一丝不悦。

    “回祖母,大夫说哥哥受了惊,被魇着了。哥哥昨晚服了安神汤,到现在还没醒。”南宫玥恭敬地答道,“哥哥出事,娘亲忧心得一夜未阖眼,爹爹担心哥哥,也想要陪着,娘亲扭不过爹爹,好歹劝爹爹在榻上将就了一晚。”

    苏氏总算面上稍缓:“昨儿个究竟发生了什么事,闹得阖府都惊动了?”听她的语气,隐隐带着不悦,似乎怪他们大惊小怪。

    “正要禀报祖母,孙女昨晚已经从青芽口中问了事情的经过。”南宫玥口齿伶俐地把事情说了一遍,“昨晚哥哥与青芽在花园走路消食,突然被一阵铃铛声引了过去,接着就从花丛后窜出一个白影,面容阴森恐怖,如同索命厉鬼,这才吓晕了哥哥和青芽。”

    “够了!”苏氏不悦地斥道,“什么索命厉鬼?你的意思是我们府里还闹鬼不成!我看分明是昕哥儿胆子小,杯弓蛇影,自己把自己吓着了!他说孩子话,你别跟着也闹腾!”

    南宫玥心中不由嘲讽。听祖母这口气,出了事,首先担忧的不是孙儿的安危,却是更怕府里出了闹鬼的丑闻!

    只可惜就算祖母不慈,他们这些儿孙却不可不孝!
(快捷键 ←) 上一章 加书架 目录 投推荐 下一章 (快捷键 →)

推荐:至尊农女千千岁 王爷,别过分 凰女风华 妾室职业守则 冷情王爷追逃妃 冷宫公主种田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