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 古代言情 > 盛宠之嫡女医妃
盛宠之嫡女医妃 / 天泠

038赝品

    午膳以后,南宫玥亲自把安娘抓回的药熬成了汤药,正欲把汤药端去林氏的浅云院,却不想林氏正好来了。

    没想到女儿真的给自己熬了药,林氏不由感动地眼眶微红,在女儿期待的眼神下,将汤药一饮而尽。

    跟着,林氏说起此行的正事,“玥姐儿,你这儿不是还有一个空缺……”原来为了苏氏的寿宴,府里打算添些新的丫鬟,林氏想着正好南宫玥这里也有一个缺,便打算把缺给填上。

    话语间,刘嬷嬷已经领了牙婆过来墨竹院,那牙婆带了十几个小丫头,最大的十四五岁,最小的看来只有六七岁。

    空旷的院子中,一溜排地站了十几个小丫头,神色各异,有的期待,有的拘谨,有的慌张……容貌倒是都不错,至少是清秀有余,偶尔几个容貌特别出挑的,眉宇间有几分艳丽。照道理,丫鬟不该挑容貌太过出挑的,万一容貌盖过了主子,便不美了。

    只是这一点,南宫玥倒是不在意。她前世在宫中见过太多貌美的女子,有的空有美貌,有的蕙质兰心,有的蛇蝎心肠……见得多了,便知道最重要的并不是这些。

    她看了一圈,也没立刻挑选,只是在意梅耳边吩咐了一句,意梅便让她们做自我介绍。

    会被牙婆领过来卖的自然大都是家境寒贫的,所以名字也不甚好听,全是花啊春啊娣啊之类的。她们都没见过什么世面,因此非常拘谨、紧张,大部分答得磕磕巴巴,语不成句,因此难得出两三个口齿清晰、有条有理、声音响亮的,自然吸引了南宫玥、林氏和安娘的注意力,暗暗点头。

    南宫玥比较看中的是一个名叫黄花的丫头,模样算是周正,父母双亡,是以被继母卖给了牙婆。这黄花一个人无牵无挂,相对容易控制,再者,她年龄才八岁,可以多留上几年。

    想到这里,南宫玥便开口道:“黄花,你且上前我看看。”

    黄花本觉得自己相貌不是最好,头脑不是最聪慧,口才亦不是最佳,没想到这府里的姑娘竟选中了自己,不免有些受宠若惊,兢兢战战地上前了两步。

    南宫玥静静地打量着黄花,黄花的眼睛不大,却是极亮,透着一抹坚定;双眉浓黑,皮肤是健康的小麦色,指掌粗糙,一看便是常年干粗活所造成的;一身洗得发白的青色衣衫穿在身上,显得干净精神。

    被南宫玥这样打量,黄花虽然紧张,但还是力图镇定,挺直腰板,安静地站在那里。

    南宫玥突然问道:“黄花,你觉得我这里如何,可愿留在我这?”

    黄花深吸一口气,用牙婆教的礼数行了一个礼,大着胆子道:“姑娘,您这里钟灵毓秀,奴婢自然是愿意的。”

    闻言,南宫玥露出一丝兴味,“既然你说得出钟灵毓秀,想必是识一些字?”

    这回,黄花是想也不想便开口,“奴婢的爹爹生前是个秀才,可惜寒窗苦读十数年,也再没有长进。爹爹不想奴婢做个目不识丁的人,生前也教了奴婢一些。”

    听到这里,南宫玥对她越发满意,这年头丫鬟不难找,可会识字的却是少之又少,况且这黄花还有几分小聪明,亦懂分寸。

    “娘亲,”南宫玥当即对林氏道,“玥儿就要这个黄花了。”

    林氏点了点头,也觉得这个黄花的确是不错。此外,她又挑了两个适龄的丫头给自己院里,然后便让牙婆下去领钱。

    “玥姐儿,”林氏宠爱地看着女儿,“你自己给这丫头赐个名儿吗?”

    这乡下丫头名字都上不了台面,是以,丫鬟被分配到主子下面,都会被自己的主子赐名,换上一个体面好听的名字。

    南宫玥微微侧首,做出思考的模样,然后笑了,道:“黄花,那以后你便叫画眉了。”

    黄花,也就是画眉,忙行礼应下,“谢姑娘赐名。”

    这时,燕娘前来禀告:“二夫人,荣安堂的花厅已经布置好了,夫人是否要过去过目一下?”

    苏氏的寿宴如此重要,林氏当然不敢轻慢,立时起身,却见女儿笑着缠上自己的臂弯,“娘亲,玥儿也想跟去看看,可好?”

    林氏想着女儿也不小了,可以开始学些管家的事,便点头同意了。

    林氏一行四人便去了荣安堂跨院的花厅,花厅已经焕然一新,重新换了墙纸,家具、窗棂擦得一尘不染,那些装饰的花瓶、熏炉、字画等等已经被仔细地摆放起来。

    燕娘跟着林氏多年,品味和办事都算靠谱,林氏一路看下来,连连点头,只稍稍调动了几个位置。

    南宫玥也仔细查看着,母亲这个差事非常重要,做得好,便是功劳;可若是弄个不好,在其他世家面前丢了脸面,怕是会被祖母彻底嫌弃。

    南宫玥扫视了大半圈,目光突然在一个墙角的落地大花瓶上停住,眉头一皱,却是不露声色。

    这个花瓶……

    她上前一步,装作欣赏的样子,而心里却是一沉,事情恐怖不妙。

    林氏一直留意女儿,见她似乎对这个花瓶很感兴趣,走到她身旁笑着道:“玥姐儿还没见过这个十罗汉粉彩釉上彩冬瓜落地花瓶吧,这可是你曾祖父自前朝收藏的,有些年代了,可是价值不菲呢。”

    南宫玥若无其事地笑了,故作兴奋地说道:“那玥儿更要好好欣赏一番了。”她漫不经心地用指头在花瓶上抚过,眼帘半垂,藏住眸中的晦暗。

    该死的,这个落地花瓶釉色不对,打胚时的技术不够精湛,图案画工尚可,却还是差一分火候。前世她做过太子妃也做过皇后,什么珍贵的东西没见过,自然也培养出一些眼力,只这一看一摸,她便能确定这是赝品。她的曾祖父世家出身,官拜首辅,怎么可能收藏一个赝品?

    也就是说,这个花瓶被人调换了!

    可恶,到底是谁?!

    那头的林氏却是毫无所觉,笑着问南宫玥:“玥姐儿,你觉得如何?”

    “挺不错的。”南宫玥笑眯眯地答道,心里却有些担忧:既然这个花瓶被掉包了,那库房里的其他物品呢?娘亲之后肯定还会再去库房调取物品,万一又拿到赝品的话……
(快捷键 ←) 上一章 加书架 目录 投推荐 下一章 (快捷键 →)

推荐:至尊农女千千岁 王爷,别过分 凰女风华 妾室职业守则 冷情王爷追逃妃 冷宫公主种田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