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 古代言情 > 盛宠之嫡女医妃
盛宠之嫡女医妃 / 天泠

036诊脉

    刘嬷嬷越说越轻,南宫玥却一下便懂了。

    祖母早上在自己这里吃了瘪,便叫了母亲过去,变着法子迁怒了一番。偏偏母亲就是有一个不足之处摆在那里——子嗣!

    自己已经九岁了,母亲九年未再孕育孩儿。二房人丁单薄,只有哥哥这个心智有亏的长子和自己这个女儿,祖母能忍九年已是不易。一定是祖母说母亲不能生养,劝她早些给父亲纳妾,好绵延子嗣。但痴倔如娘亲,又怎会同意……结果自然是不欢而散。

    想着,南宫玥脸色也难看了起来。

    其实她也知道林氏为何子嗣艰难。前世,自己小产之后,痛不欲生,于是便自我放逐地任由身体衰败下去……这时,是刘嬷嬷大哭着求她千万别这样伤害自己,还说出了林氏当初便是因为生她时难产,又没调理好,才导致后来子嗣艰难。

    刘嬷嬷劝诫她,女人怎么也不能委屈了自己,更不能伤害自己,有些事,一步错步步错,不要令自己后悔莫及。

    想到今天林氏难看的脸色,南宫玥不由紧紧捏起拳头。她一定要把哥哥治好!才不枉她重生一次!

    不止如此,她还要让娘亲还要再生下一个孩儿,无论是男是女,她都会好好爱护他(她)……那样,娘亲的命运一定会彻底改变吧?

    前世的自己那时只能无措地看着那一系列的悲剧在眼前发生,却无力抵抗。

    而今生,以她的医术肯定能将娘亲的身体调理好,让娘亲再次诞下健康的麟儿。

    在心中立下决心后,南宫玥便离开了刘嬷嬷的屋子,去了林氏房里。

    谁想林氏却是不在,连南宫昕也不在浅云院里。

    “三姑娘来了。”林氏的一等丫鬟如意笑眯眯地迎上来,“二少爷去花园玩了。二夫人刚刚被大夫人叫过去了,好像是跟老夫人的寿宴有关。”

    “没事,我在这里等一会便是。”南宫玥甩了甩手,如意立刻遣一个小丫鬟给南宫玥上了茶。

    没过多久,林氏就带着陪房燕娘回来了。

    “娘亲,”南宫玥立刻迎了上去,缠上林氏的胳膊,“大伯母叫您过去有什么事啊?”

    “娘亲。”南宫昕很有默契地缠上了林氏另一边的胳膊。

    林氏本来眉头微皱,一看到女儿,眉宇立刻舒展开来,“你大伯母叫为娘过去,是为了你祖母的大寿。再过半月,便是你祖母的大寿了,到时会有许多朝臣、权贵的家眷前来,你大伯母一个人忙不来,便叫我和你三婶过去帮忙,一起布设宴席。”说着,她拿出一块木牌子,“你大伯母打算把女眷的席面安排在荣安堂的花厅里,她把布置花厅与席面的事宜交给了为娘负责,这便是库房的对牌。”

    林氏也没想到赵氏会对自己委以重任,至今都有些受宠若惊,拿着那对牌又看了看。

    南宫玥也掩不住讶色,这也是前世未曾有过的事。再一想,约莫是因为前世哥哥没了,母亲沉浸在悲伤中,大伯母自然不好拿寿宴的事烦扰母亲。

    “娘亲,”南宫玥甜腻地靠着林氏,“那您可不要太累了啊。”

    “我们玥姐儿真乖,懂得关心娘了。”林氏温柔地笑了起来,轻抚着女儿的发顶,眸中的暖意化人。

    “那当然,以后娘亲尽管靠我。”南宫玥故作骄傲地拍拍胸膛,笑嘻嘻地捉起林氏的手腕,道,“娘亲,我近些日子都在研究您给我的医书,我来给你把把脉吧。”

    她娇笑着撒娇,抱着林氏的手轻摇着,见她这样,林氏也笑了起来,应道:“好好好。”然后便被南宫玥扯着一同坐在炕头上。南宫玥顺势摆好林氏的手腕,食、中、无名指搭在林氏的腕间,脸色一沉。

    娘的脉象极浮,像是病寒入侵。南宫玥再仔细感受了会,却发现林氏竟是宫寒血虚!

    女人体质本就偏寒,娘亲又阳虚阴盛,才导致了宫寒,而母亲生自己的时候又难产,失血过多而导致一直气血不足,再加上了宫寒,才形成了如今宫寒血虚的病体,却偏生这种症状平日里又看不出来。

    南宫玥抿了抿唇,看来,导致娘亲多年不育的原因就是这个了!

    这宫寒血虚症说难不难,说易不易,不过以南宫玥的医术,却是轻而易举。她斟酌了一番,“娘亲,你有血虚之症,玥儿记得医书上有一个调理的方子,回去玥儿就让安娘去抓药,等玥儿煎好了药,娘您可要喝啊!”她没有说宫寒,只单单说了血虚症,倒也与林氏的身体状况有些贴合。

    林氏虽不懂医术,但自小在杏林世家长大,基本的调理常识还是懂的,听自己是血虚之症,便知道这调理的汤药就是常人喝了也是无碍的,便笑着点了点头。“喝喝喝,我们玥姐儿亲自煎药,娘怎么敢不喝!”

    这时,南宫昕小跑着冲了进来,丫鬟青芽气喘吁吁地跟在后面。见母亲和妹妹开心地笑闹在一起,便好奇地问道:“娘,妹妹,你们说什么这么开心?”他急切地挤到南宫玥的另一边,一脸期待地看着她们。

    见他玩得满头大汗,南宫玥忙拿出一方帕子,细细地帮哥哥擦去了汗水,跟着神秘兮兮地笑了,“不告诉你。”

    “妹妹,告诉我嘛!告诉我嘛!”南宫昕不依不饶地缠了上去。

    林氏在一旁看着,只觉得一双儿女相亲相爱,不由失笑。

    浅云院中,和乐融融;而这南宫府的另一头,黄氏一回到自己的岚山院,却是一脸铁青,恨恨地把手上的对牌扔到了地上,对着奶娘方嬷嬷和贴身丫鬟以灵抱怨道:“可恶,这赵氏实在糊涂,竟然将那么重要的任务交给林氏那个没用的废物,却只让我负责戏班和戏台这等小事!也不想想,以林氏这懦弱的性子,若是出了差错,她担当得起吗?!”

    黄氏越说越是愤怒,只觉得林氏的差事事关席面,肯定油水颇丰,哪像自己?这戏班能有什么油水啊?就是一群下三滥的家伙罢了!

    黄氏心里觉得赵氏就是瞧不起他们庶房的,所以才会让林氏那样的废物委以重任。她扭紧着帕子,脸上咬牙切齿,愤怒而又狰狞。

    “我的三夫人啊!”方嬷嬷赶忙把那对牌捡了起来,“这可是库房的对牌啊,要是弄坏了,可怎么跟老夫人和大夫人交代。”她仔细看了看那对牌,发现没什么损伤,这才松了口气。“还好,没事。”

    黄氏本来也有点紧张,听方嬷嬷这么一说,总算松了口气,却还嘴硬道:“弄坏就弄坏,谁怕谁啊!”

    “我的三夫人啊,你就别犟了。”方嬷嬷赶忙把黄氏拉进了屋,又让以灵去守着门,跟着压低声音道,“三夫人,您还记得三年前的事吗?这次二夫人也拿了库房的对牌,会不会被她发现我们……”

    三年前?!黄氏脸上的表情蓦地一僵。约莫三年又两个月前,公公南宫皓去世,府里大乱,赵氏忙得不可开交,便将库房执事权交给了她。

    那时,她以为老爷子去世了,怕是三年守孝期一过,便要分家。怕以后的日子难过,她便偷偷将库房里的几样珍贵藏品给调包了,换了点私房钱。可谁知守孝期刚过,当今圣上突然一道圣旨便将大伯南宫秦传回王都,还封了大官,可谓是飞黄腾达,举家欢喜。

    如今事隔三年,她早就把这事给忘了……

    “不可能,这事隔这么久,就算查到我们头上,谁有证据说是我给掉包的?到时我来个抵死不认便是了!况且林氏那么傻,恐怕是根本发现不了。”黄氏这样说着,心里却是底气不足。她知道,若是被人认出那几个赝品的话,苏氏一定会大怒,到时细查起来,说不定还真会查到她身上。

    黄氏愈想愈是焦急,心底甚至有丝丝恐惧在蔓延。
(快捷键 ←) 上一章 加书架 目录 投推荐 下一章 (快捷键 →)

推荐:至尊农女千千岁 王爷,别过分 凰女风华 妾室职业守则 冷情王爷追逃妃 冷宫公主种田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