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 古代言情 > 盛宠之嫡女医妃
盛宠之嫡女医妃 / 天泠

035勾搭

    课程结束后,几人便各自回去,苏卿萍和丫鬟六容一同回荣安堂。走出惊蛰居,又穿过几条回廊,几道垂花门……荣安堂终于出现在前方。

    苏卿萍一路都没有说话,心里复杂极了,有嫉妒,有不甘,有怨恨……她找人弄污了南宫玥的画,就是想让对方在姑母面前出丑,却没想到结局会是如此!

    六容完全不知道自家姑娘在想些什么,一边看着四周,一边倾羡地开口:“不愧是三品大官的府邸呢,不仅这院落极大极多,且装饰华丽奢贵,还能请来这王都最好的教习先生来教闺学,真真是普通人想也不敢想的。”

    苏卿萍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前行。

    六容以为她也默认,便说得越发起劲了起来:“昨日奴婢去厨房领膳食的时候,看见厨房炖满了各种珍贵的药汤呢!什么血燕炖红枣啊,什么鲜蒸鳕鱼呀,真真是色香味俱全,真是大户人家的做派。”

    苏卿萍绞着手里的帕子,仍旧不语。南宫家的这一切确是她来前想也不敢想的……难怪南宫玥一个小辈也如此待自己,连她这表姑都不放在眼里。说到底,也不过是看她是个没权没势的穷亲戚罢了!

    对主子的复杂心理,六容毫无所觉,还在滔滔不绝地说着:“大姑娘,你说我们要是能永远留下来,那该有多好!”

    永远留下来?!闻言,苏卿萍双眼一亮,仿佛她眼前突然敞开一扇大门。要是她能永远留下来,就好了!

    南宫玥,你不喜我,你轻辱我,我偏要留下来!我不仅要留下来,更要在南宫府站稳脚跟,看到时候还有谁敢看不起我苏卿萍!

    思想间,她已经到了荣安堂的门口,一个青衫男子突然从门中走出,差点就跟她撞了个满怀。苏卿萍赶忙退了几步,抬眼看去,只见对方中等身高,熨烫平整的锦缎合贴在略显削瘦的身体上,他容貌还算俊美,只是眼神有些油滑,正是苏氏的庶出四子——南宫程。

    “萍儿见过四表哥。”苏卿萍得体地施了个礼。

    一旁的六容也忙施礼:“奴婢见过四老爷。”

    “萍表妹真是好生见外,为兄听见表妹叫二哥是叫穆表哥,听着甚是亲切,为兄也好生羡慕,不如萍表妹也叫为兄一声程表哥吧?”南宫程略显轻浮地笑着,双眼灼灼地盯着她,掌间的折扇轻摇,看起来好生风流。

    苏卿萍对于这个四表哥所知甚少,只知道他是老太太的庶子,尚未婚娶。或者说,是四个表哥中唯一一个没有妻室的。或许,她可以……

    “程表哥。”她半垂脸颊,飞快地瞟了南宫程一眼,看来含羞带怯。

    见状,南宫程又摇了摇折扇,语气轻佻地说道:“萍表妹,你可是刚从闺学回来?想必萍表妹也饿了,这王都之中可有不少的美食,要不今天就由为兄做东,待你去见识一下如何?”说罢,他大手一挥,猛地一收折扇,脸上笑意盎然。

    想到王都的繁华,苏卿萍差点就答应了,可是想到自己的身份和所处的地方,她立刻冷静下来,矜持地欠了欠身,“多谢程表哥的好意,只是表妹一个闺阁女子,怎能随意出门。大姑母还在等我一起用膳,表妹就先告辞了。”

    “既然如此,那为兄就不耽误你了。”

    “萍儿告辞。”苏卿萍又欠了欠身,领着六容进了荣安堂。

    南宫程痴痴地看着苏卿萍的背影,久久没有离开。

    他这表妹还真是美人儿,要是能弄上手,嫡母也会对自己客气几分吧……

    那厢,南宫玥带着意梅回了墨竹院,林氏和她的奶娘刘嬷嬷正在她屋里等着她。

    南宫玥一眼便看到母亲的脸色有些难看,但一见自己,母亲立刻露出了笑容,小心翼翼地问道:“玥姐儿,你没事吧?为娘听说今天在课堂上你祖母说了你几……”

    “娘,我没事的。”南宫玥立刻打断了林氏,若无其事地笑道,“我知道祖母为了我好,她只是怕我年纪小,吃不住苦。”

    林氏又细细打量了女儿一遍,确定女儿真的不在意,总算松了口气。

    南宫玥干脆拉着林氏陪她一同用午膳。期间,南宫玥一直卖笑讨巧,林氏的脸上才渐渐有了一抹笑意。

    待林氏与刘嬷嬷离开后,南宫玥悄悄去了刘嬷嬷屋里等她回来,面沉如水。今天娘亲的脸色不对,一定是经历了什么,不然不会是这个模样。

    刘嬷嬷回屋午睡的时候,就见南宫玥坐在桌旁的圆凳上,举止优雅地品着杯里的茶水,顿时吓了一跳。

    “三姑娘,你怎么在我屋里?”

    南宫玥放下杯子,又用手帕轻轻擦拭了口唇,这才抬头看向刘嬷嬷,眼神中露出一丝锐利。“刘嬷嬷,我娘亲今天怎么了?”

    闻言,刘嬷嬷脸色一僵,有些僵硬地笑了笑,“夫人没什么啊。”

    许是南宫玥的眼神太过摄人,刘嬷嬷口中这样说着,眼睛却不敢看着南宫玥,微垂着眼帘。

    见状,南宫玥不禁抿紧嘴唇,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刘嬷嬷,我是娘亲的女儿,可以说我是这世上最关心她的人。虽然我年纪小,能力有限,但也想为娘亲尽一份心力。”

    刘嬷嬷对娘亲一直忠心耿耿,就算娘亲陷入疯狂,也一直陪在娘亲身边。后来娘亲过世,刘嬷嬷便一心一意地守着自己,一直到后来病逝。

    南宫玥说得真情实意,刘嬷嬷不由若有所动,按理说,做女儿的想要知道自己母亲的情况,完全在情理之中,她没必要隐瞒,可问题是那个话题太敏感,实在不适合说给小孩子听。

    见刘嬷嬷一脸纠结,南宫玥微叹了口气,“刘嬷嬷,我保证一定不会说出去的,再说……我真的担心娘亲。”说着,她的眼眶已经红了,“今日娘亲的脸色那样差,我却什么也帮不了她,我感觉自己好没用。”

    她说得哽咽,看得刘嬷嬷一阵心疼,她是林氏的奶娘,南宫玥也是她看大的,见她哭了,立马便软了心肠。“三姑娘,老夫人今早从惊蛰居回荣安堂后,就把二夫人叫了过去,质问夫人……”她迟疑了一下,还是说了下去,“对子嗣的事……有何计划……”
(快捷键 ←) 上一章 加书架 目录 投推荐 下一章 (快捷键 →)

推荐:至尊农女千千岁 王爷,别过分 凰女风华 妾室职业守则 冷情王爷追逃妃 冷宫公主种田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