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 古代言情 > 盛宠之嫡女医妃
盛宠之嫡女医妃 / 天泠

032作弊

    月西落,日东升,这多事的一晚总算是过去了。

    南宫玥又起了大早,一切都是如常,等姑娘们抵达惊蛰居时,正好辰时还差一刻,她们还有时间做些课前准备。

    南宫玥不紧不慢地把自己的字画放在书桌上。昨天方先生让她们完成一幅字画带过来,可是只有南宫玥自己知道,她带来的却是一幅以前画的旧画。她讽刺地勾唇,大伯母不喜欢她风头太盛,却不知她根本就不稀罕这些!

    南宫玥不动声色地看着其他人,南宫琤面上是一贯的清高自信,南宫琰还是怯懦自卑的模样,南宫琳一脸骄傲,而苏卿萍……

    南宫玥玩味地看着苏卿萍,她没记错的话,前世的苏卿萍对琴棋书画只是一知半解,而如今她一脸自信的模样……

    这时,方如准时到了。她还是一贯地严肃,面无表情,第一句就是开门见山:“几位姑娘,把你们的字画在书桌上展开。”

    一如既往地,方如第一个看的是南宫琤的画。南宫玥记得南宫琤的画一向是不错的,不过她的字相对弱了一分。

    果然,方如看了南宫琤的画后,赞赏地点了点头,“此画山水相与,搭衬协调,自在写意,可惜画工稚嫩,不过你这年纪能有此水准便算上乘。”顿了顿,她又看了眼南宫琤的画,总觉得少了点什么,“为何不提字?”

    南宫琤露出一丝窘迫,解释说:“学生的字差了三分,恐影响整体美感,便没有提字。”

    方如点了点头,眼中含了丝遗憾,没有再说话,接着去看南宫琰的画。

    南宫琰画的是小鸡啄米图,歪歪扭扭的几笔线体勉强勾成一只小鸡的模样,四只纤细的爪子,歪斜的撑着整个身子,鸡爪下是几滴浓墨,被当作米,画风简单幼稚,如五岁孩童所作。

    可就算是这样,方如也仍旧面色如常,淡淡地说了一句:“多加练习。”

    “是,先生。”南宫琰羞红了整张脸,整个人几乎缩成一团。

    第三个是南宫玥,她带的是自己一个月前,由重生前的自己所作的画,一副夕阳晚照——当然,九岁的她,画技实在非常普通。

    方如皱了皱眉,有些失望。南宫玥的琴技让她高估了这位二姑娘。方如抬头看向南宫玥,却见对方一派坦然,竟有一丝洒脱的味道。她愣了愣,再看南宫玥,见对方一脸局促,与这个年纪该有的的稚嫩没有什么不符,便有些好笑,自己竟也会眼花。

    “寸有所短,尺有所长。”方如没有直接评价南宫玥的画技,委婉道,“三姑娘平日里多花点时间练琴吧,有一门出挑的,便已不错。”

    一旁的南宫琤闻言,不由挺直腰杆,脸上挂上自信的微笑,心里暗暗下了决心。

    南宫玥当然明白方如的意思,虽然她并不在意对方的评价,但还是装出虚心的样子,道:“是,先生,学生会好好练琴的。”

    随后轮到南宫琳。不同于别人,南宫琳带的不是画,而是一副字,只见那漂亮的梅花篆便跃然纸上,散发着幽幽墨香。

    “不错。”方如微微点头,眼中有一丝赞赏。原先受赵氏邀请的时候是说只要专注教南宫琤就够了,她当时也见了南宫琤,又的确觉得她是个可塑之才后,便答应了。却不想这南宫府的小姐,各有所长,南宫琤擅画,南宫玥精琴,南宫琳通书法,真是出她意料!

    最后一个是苏卿萍。

    第一眼的时候,方如的眼中隐隐闪过一抹赞赏,可后来她的眼神越来越不对劲,锐目微微眯起。她看了没看苏卿萍一眼,既没说好,也没说不好,直接朝讲桌走去。

    有趣。南宫玥当然没遗漏方如和苏卿萍之间的波涛汹涌,不禁有丝兴味。她虽然对这方先生所知不多,却也知道对方不是狗眼看人低之辈,所以事出必有因……

    南宫玥眸光一闪,飞快地往左后方苏卿萍的书桌看了一眼,那是一幅望江图,江水与山峰之间淌过,意境高雅,画技极是精湛老练,景象跃然纸上,栩栩如生,一片大气之美!而据她所知,苏卿萍是万万没有这等技术的!

    此时,苏卿萍的双手在书桌下紧紧地握成拳头,心里觉得方如一定是故意的,故意羞辱自己。她憋红着脸,羞愤地开口:“先生,你为何不看学生的作业?莫非是学生做得不够好?”

    闻言,方如只是淡淡地瞟了她一眼,道:“假的真不了。”

    紧紧咬住牙关,苏卿萍死死地捏住掌心,想起自己好不容易才能进这闺学,不能就这样轻易放弃。她突然出声道:“……先生,是学生错了!”她声音微微哽咽。

    方如没有回头,苏卿萍又咬了咬牙,毅然下跪,嘤嘤啜泣道:“先生,是学生一时糊涂,表侄女们珠玉在侧,让学生自惭形秽,所以才想到李代桃僵。请先生宽恕学生一回,学生以后再不敢了……”

    她这番表现,南宫琤等也知道是怎么回事了,表情均有些怪异,而南宫琳更是直接嗤笑出声。

    南宫玥却是佩服苏卿萍,没想到她竟有这样的魄力,当堂认错。这个女人果然不凡,能屈能伸,难怪前世能活得顺风顺水。想要对付她,果然没那么容易!

    这时,方如终于转过身来,看向苏卿萍的眼神也软了一分,“知错就改,善莫大焉。”  之后,方如果然不再无视苏卿萍,简单地点评了她的书法作业,也代表着苏卿萍曾经的错误就这么简单地被带过了……

    这个结果,南宫玥并不意外,毕竟方先生不过是南宫家请的先生,何必与主人家较真,显得自己好像心胸狭隘,容不下人。

    下课后,南宫玥带着意梅回到墨竹院,一进去却发现林氏也在,身旁站着于宝柱家的与意萱。

    见南宫玥回来,林氏便笑着向她招了招了手,“玥姐儿,快过来。”

    南宫玥依言走到娘亲身边,苏氏拉起她的小手,满脸疼爱地又道:“玥姐儿,这是于宝柱家的,是厨房的管事,也是意萱的娘亲。今天于宝柱家的过来求我一件事,说意萱年纪不小了,想接她回家,寻一门亲事。意萱是你的丫头,因此娘亲就把她们带过来,问问你的意思。”

    让意萱离开本来就是南宫玥的意思,所以她怎么会有意见,笑眯眯地说道:“一切由娘亲做主便是。”说完,便一脸依赖的赖在林氏怀里,眼睛却凌厉地看向于宝柱家的。

    于宝柱家的八面玲珑,立时装出一脸欣喜的模样,携着意萱一起行礼道:“多谢二夫人,多谢三姑娘。”

    “不必多礼。”林氏抬了抬手,“意萱,你服侍三姑娘多年,没功劳也又苦劳,我备了些东西给你,也算全了你们主仆之情。”说着,她的丫鬟玲珑已经捧了一个红色的木盒进来。

    “多谢二夫人。”于宝柱家的又赶忙行礼,并推了推意萱,“傻丫头,还不给你们姑娘磕头。”

    意萱赶忙走到南宫玥面前,重重地磕了一个头,南宫玥正要扶她起来,却发现手中被塞进一张纸条,赶忙飞快地藏如袖中。
(快捷键 ←) 上一章 加书架 目录 投推荐 下一章 (快捷键 →)

推荐:至尊农女千千岁 王爷,别过分 凰女风华 妾室职业守则 冷情王爷追逃妃 冷宫公主种田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