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 古代言情 > 盛宠之嫡女医妃
盛宠之嫡女医妃 / 天泠

031收服

    这丫头倒把自己当主子了!南宫玥心里既嘲讽又好笑,对着门外探头探脑的两个二等丫鬟鹊儿以及雁儿下令道:“拦住意萱!”

    雁儿迟疑了一下,似乎在掂量着值不值得因此得罪了意萱,而那鹊儿却是果决极了,扑过去,一下子拦住了意萱。雁儿这时终于反应过来,钳住意萱的另一边,把她压到了南宫玥跟前。

    鹊儿往意萱后膝一踢,让她再次跪倒在地。

    “意梅,掌嘴!”南宫玥又道。

    而这一次,意梅再不迟疑,狠狠地一掌打在意萱脸上,这一次在她娇嫩的脸颊上留下一个明显的五指掌印。

    “三姑娘,你这是屈打成招!”意萱还不死心,冥顽不灵地尖叫着,挣扎着。

    南宫玥倒是不怒反笑,“这杯茶是你倒的吧?既然你说你没有动手脚,那就把这碗茶饮下如何?”

    “我……奴婢……”意萱本来就心虚,一下子语不成句。

    南宫玥淡定地又道:“你不承认也行,我也可以请各大夫过来验验,只是到那时,事情恐怕就没那么好解决了!”

    铁证当前,意萱好一会儿说不出话来,脸色青了又白,白了又青,纠结了许久,最后她颓然地低下头,认下:“奴婢错了,请三姑娘饶恕奴婢。”

    南宫玥眯了眯眼,对着鹊儿和雁儿挥了挥手,“鹊儿,雁儿,你们先出去,把门守好,不要随意让人进来。”

    “是,三姑娘!”鹊儿和雁儿松开意萱赶忙退下,远远地守到院门口去。

    南宫玥沉吟一下,再次质问意萱:“意萱,是谁指使你的?毒害主子,这罪名可不轻!若是我禀告老夫人,你可知你会有什么下场!”

    “你一条命还只是轻的,连你老子娘没准也要受你连累!”意梅在一旁道,“意萱,你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

    一说到自己的爹娘,意萱的脸色变得极为难看,咬了咬牙,道:“三姑娘,是大夫人指使奴婢干的。今日三姑娘风头太盛,盖过了大姑娘,大夫人便指使奴婢给三姑娘下迷药,教三姑娘明日起晚了,好让方先生不喜。奴婢可绝不敢毒害主子啊。”说着,她自己给自己掌起嘴来,“都怪奴婢贪财!”她倒也狠得下心,三两下就把自己的双颊打得红肿起来。

    意萱说得有理有据,合情合理,南宫玥心里已经信了,却故意做出质疑的表情,打算给意萱一个下马威!

    “噢?是吗?我凭什么要相信你?万一你是包庇背后那人,故意嫁祸大夫人的呢?”南宫玥把玩着手指,眼中却有利芒闪过。

    “奴婢说得都是真的。”意萱立刻抬起头来看向南宫玥,“奴婢愿意与大夫人对质。”

    南宫玥当然知道就算与大夫人对质也不会有什么结果,大夫人肯定不会承认,更何况,如果为了这件事和赵氏彻底挑开,实属得不偿失。

    她玩味地看着意萱,叹息道:“意萱,可惜你还做不得这个主……”她转头对身旁的安娘道,“安娘,想办法将于宝柱家的唤来。”于宝柱家的是府里的二管家于宝柱的媳妇,也就是意萱的亲娘。她原先是苏氏的贴身丫鬟,名为鹂娘,只是这嫁了人后,也只能被唤作一声于宝柱家的。

    怔了怔,安娘才匆匆出去,待再来时,她身后多了一个娟秀利索的青衣妇人,而意萱已跪得双腿发麻。

    一进来便见到女儿被罚跪在堂下且双颊红肿,于宝柱家的心中既是心疼又是不悦,她规矩地行了个礼,跟着客气地问道:“三姑娘,不知奴婢这愚钝的女儿又犯了什么错?奴婢在这里先给她赔个不是。”她明显比意萱会做人多了,一句话就先把错误揽到身上。表面看着规矩,却是句句带刺。

    轻抚了抚腕间的纹金白玉镯,南宫玥这才慢悠悠地抬眼看向于宝柱家的,姿态慵懒,道:“于宝柱家的,我叫你来是想跟你说一件事。”

    “娘……”堂下跪着的意萱脸色发白地看着于宝柱家的,知道只有母亲能救自己了。

    于宝柱家的又看了看女儿,再看向冷静从容的南宫玥,一种莫名不安的情绪猛地蹿进心窝,心里隐隐有种直觉,女儿这回搞出的麻烦可不简单。她定了定神,又道:“三姑娘请说。”

    “于宝柱家的,”南宫玥淡淡地瞥了意萱一眼,这才道,“意萱刚刚在我饮用的茶水里下了药,若不是被我及时发现,怕是就要出大事了。”

    她说得含糊,故意不提是被下了迷药,于宝柱家的却听得胆战心惊,先入为主地以为是毒药。她底气不足地反问:“三姑娘怎就肯定那药是意萱下的?以奴婢看,一定是有人想害意萱……”

    南宫玥根本不想与她耍嘴皮子,冷冷地打断了她:“她自己已经承认了。”

    于宝柱家的不由瞪了意萱一眼,却还不死心,“三姑娘,奴婢这女儿胆子小,不经吓,她一定是一时昏了头,才胡乱认了……”

    南宫玥不由冷笑起来,她盯着于宝柱家的,目光冰冷似箭:“于宝柱家的,我刚刚少说了一句,意萱指认大夫人在背后指使的她,想与大夫人对质。你觉得可有必要?”

    一听到事情涉及大夫人,于宝柱家的一下子泄了一口气,仿佛瞬间卸下了身上的重甲,变成一个普通的妇人。任何事情一旦涉及主子,除非有确凿的证据,肯定落不得好。她在府里多年,早已见了无数见不得人的阴私……这事追究下去,背后的主使者很有可能直接杀人灭口!再者,对主子下药,这可是为奴的大忌,这事一旦捅出去,不止意萱可能命不保,连她和孩子他爹的差事都可能保不住!

    她的身体剧烈地抖动了一下,对南宫玥伏低身子,一派卑恭,“还请三姑娘宽恕意萱一次。”

    南宫玥满意地笑了,淡淡道:“于宝柱家的,我叫你来,自是也不想将这事宣扬出去,不过我这里是万万留不得意萱的了。”

    意萱的身子颤了颤,眼眶中溢满泪水,心里后悔极了,她本以为这事简单极了,轻松就可以赚一百两赏钱,谁知道竟然会反战到这个地步……

    于宝柱家的知情识趣,立刻知道事有转机,“三姑娘,您的意思是……”

    南宫玥微微笑了,“意萱的年纪也不小了,我想着不如明儿你去二夫人那里求个恩典,领她回去便是。”

    闻言,意萱的眸子瞬间亮了,出了这趟子事,她自是待不下来了,越早走越好。

    于宝柱家的却是笑不出来,三姑娘这么容易的放过她们,肯定是有要求的。

    果不其然,南宫玥又道:“不过,我需要你们画押为证,从今以后为我用,如何?”

    她们还有退路吗?于宝柱家的无奈地闭了闭眼,艰难地点点头,面容有些沧桑。从曾经老夫人的贴身丫鬟,到如今的厨房掌事,她活得顺风顺水,见过多少风浪,却不想如今为了女儿竟栽在了这三姑娘手里!

    南宫玥朝意梅看了一眼,示意她将之前写好的证词拿出。

    于宝柱家的看了那张轻飘飘的澄心纸,咬了咬牙,终于在拇指上按上红泥,在纸上画押。意萱也是依样画葫芦。

    跟着,由安娘带着母女俩出了墨竹院。

    看着于宝柱家的母女离开的背影,南宫玥静坐原位,久久不语。

    这于宝柱家的做过苏氏的贴身丫鬟,如今是厨房掌事,在府里也是老人了,而意萱她爹又是府里的二管家。有了这两个助力,以后自己在府里行动起来,可就方便多了。

    而安娘心里却惦记着另一桩事,三姑娘这院里有两个一等丫鬟,两个二等丫鬟,四个三等丫鬟,如今意萱要走了,便只剩意梅这一个一等丫鬟了,还得再补上一个。如今出了这档子事,到底提拔谁更需要神思。自己得重新观察观察这些丫鬟才行,也好留个心。
(快捷键 ←) 上一章 加书架 目录 投推荐 下一章 (快捷键 →)

推荐:至尊农女千千岁 王爷,别过分 凰女风华 妾室职业守则 冷情王爷追逃妃 冷宫公主种田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