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 古代言情 > 盛宠之嫡女医妃
盛宠之嫡女医妃 / 天泠

024胎毒

    一路七绕八弯,南宫玥玩味地看着前面带路的闻嬷嬷,前世在宫内活了十几年的她又怎会不认识这是去哪的路,“那人”的心思已昭然若揭,也正如自己所愿。

    最后的目的地果然是皇后寝宫的侧殿,一个宫女早就备了一叠新衣裳等在里面,一脸恭敬地道:“小姐,请去内室换衣。”

    “多谢。”南宫玥点了点头,接过衣服便去内室的屏风后换衣服。

    那是一套刻丝的宫装,珊瑚红平金绣百蝶穿花,绣工精致繁复,一看就不是凡品。

    南宫玥换完衣服出来,不出所料地看到了皇后。

    “参见皇后娘娘。”

    听见声响,原本静坐在软塌上的皇后转过头来,笑看着南宫玥,“玥丫头果真是天生丽质,这么小便如此清丽,长大后必定会是个倾国倾城的大美人。”皇后细细地打量着南宫玥,意外地发现这丫头各种仪态行得极为标准,每一个动作都像是尺划过来的,就如同宫里调教出来的一般。相比较之下,南宫家的大姑娘各种仪态虽然也做得标准,却远没有她仪态自如,恭敬之中还透着一股落落大方的味道。

    南宫玥适时地做出害羞的样子,“皇后娘娘谬赞了。”

    皇后拉过南宫玥的小手,和蔼地抚摸着,又道:“玥丫头,你可知道你外祖父现在在哪吗?”

    南宫玥摇摇头,一脸无辜地说:“臣女也不知道,外祖父常年外出游历,行踪飘忽,臣女也好久未见外祖父了呢!”说着,她眼中露出浓浓的思念。

    皇后露出一丝遗憾,好一会儿没说话。

    “皇后娘娘,您是为了五皇子吗?”

    皇后一愣,抬头却见南宫玥一脸认真地看着自己,直觉地点了点头,随后发现自己失态了,无奈地笑了。

    “是啊,樊儿自出生以后就体质虚弱,常常染病在床,看过名医无数,尝尽天下奇药也不见好转。本宫原本是想请你外祖父为樊儿医治,却不想连你也不知他的踪迹。”她的语气中满是遗憾和失落,这个时候的她褪下了皇后的华丽外表和身份框架,如一个普通的母亲一般为儿子的身体健康而忧愁。

    见到她这副模样,南宫玥也有些唏嘘,前世五皇子病逝时,听闻皇后哭了三天三夜,整个人也仿佛老了十岁。为安慰皇后,今上下旨举国哀丧。

    一入深宫,身不由己,都是可怜的女人罢了。

    思及此,南宫玥心里觉得讽刺,却是将声音放柔:“皇后娘娘,臣女曾随外祖父学医,对医术尚通一二,而五皇子这般模样的病,臣女曾在外祖父的一本行医笔记中见过相似的病例。”

    “你说得是真的?”皇后急急地问道。

    南宫玥点了点头,却只说了一半的真话,对中毒之事只字未提:“据臣女所知,那个病例是产妇怀胎七月早产下一名女婴,女婴因此心肺弱、气血虚,自小体弱多病,不仅有盗汗、噩梦、舌红等症状,而且每月十五都会胸痛咳血,一次比一次严重,一次比一次疼痛……”

    南宫玥每说一个症状,皇后的脸色愈是难看,喃喃道:“都是因为本宫没有照顾好自己。当年本宫怀胎七月却不慎着凉,皇儿提前来到这世间,险些没能留住。虽然本宫精心照顾,不敢有一点疏忽,但皇儿还是从小体弱多病,身体一年比一年弱……”说着,她紧紧地握拳,指甲几乎掐进皮肤里。

    这深宫之中,走错一步,便足以致命。

    这一点,南宫玥最清楚不过。

    好一会儿,皇后才平静下来,又道:“那……能不能治?”眼中带着一丝急切,一丝紧张。

    南宫玥飞快地点点头:“如果外祖父出手,应该能治好。请娘娘给臣女一点时间,臣女会想法子联系外祖父。”

    “太好了。”皇后的眸子瞬间亮了起来,握紧南宫玥的小手,“玥丫头,你可不可以答应本宫一件事?”

    “皇后娘娘请说。”

    “切记,此事不可外传!”

    闻言,南宫玥福了个身,恭敬而真挚道:“皇后娘娘请放心,臣女定不外传。”

    “好好好!”

    皇后大喜,脸上的喜悦之色清晰可见,但她很快就恢复如常,招了招手,闻嬷嬷立刻捧来一个小盒子,并将盒盖打开。

    皇后从中取出一个金镶玉嵌珠宝手镯,亲自给南宫玥戴上,赞道:“玥丫头真好看,去吧,樊儿还在御花园等你。”说罢,唤来闻嬷嬷,让其带南宫玥回御花园。

    临走前,皇后的嘴唇嗫嚅着,没发出声音,南宫玥却看清楚了,她是在说:记住今日的话!

    **

    待闻嬷嬷领着南宫玥再次来到御花园时,却发现五皇子和李嬷嬷已经不在那里了,取而代之的竟然是三皇子韩凌赋,他手上正摘了一朵大雪兰在手中把玩着。

    南宫玥心下一惊,深吸一口气,硬生生将似快要蹦出胸腔的心脏压了下去。她不敢表现出任何异样,努力做出闺阁小姐应有的羞赧与拘谨,福身行礼,“参见三皇子。”闻嬷嬷也同时行礼。

    “不必多礼。”韩凌赋饶有兴趣地打量着面前的少女,不,这还只是个女童而已。他对她并非有什么男女之情,只不过想起凤鸾宫中的那道如芒在刺的目光,有些好奇罢了。“南宫姑娘,五弟说要送你一份礼物,先回凤鸾宫了。正好本宫在此,就托本宫给你传句话。”

    看着对方带着三分玩味的俊逸脸庞,南宫玥用尽全身力气才能抑制住自己高涨的情绪,用僵硬的声音说道:“有劳殿下,那臣女就先退下了。”

    谁想对方竟理直气壮地说道:“那可不行。你要是走了,待会五弟回来,岂不是以为本宫有负他所托?”顿了顿,他又打趣般开口道,“南宫姑娘,似乎不太想看到本宫?”

    压下心中翻涌的情绪,南宫玥扯出一抹笑来,佯装轻松道:“哪里,臣女初次进宫,只是有些紧张而已。况且殿下乃真龙之子,贵气逼人,气度不凡,故臣女不敢直视。”

    这话倒是说得忒好听。韩凌赋微微挑眉,半眯起眸子盯着南宫玥道:“哦?本宫真的有这么好?”
(快捷键 ←) 上一章 加书架 目录 投推荐 下一章 (快捷键 →)

推荐:至尊农女千千岁 王爷,别过分 凰女风华 妾室职业守则 冷情王爷追逃妃 冷宫公主种田记